张宇燕 姚枝仲:世界经济提速复苏 基础尚需继续巩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9 次 更新时间:2018-01-17 16:12:44

进入专题: 世界经济  

张宇燕 (进入专栏)   姚枝仲  

  

   核心要点:

   ■2017年世界经济增速明显回升。全球多年中低速增长态势结束,发达经济体与包括新兴经济体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同时提速,两者间增速差距进一步缩小。

   ■发达国家失业率持续下降。新兴经济体的劳动力市场表现存在差异。经济形势较好或者有所好转的中国、俄罗斯等经济体,失业率在下降,而南非劳动力市场还在恶化中。主要新兴市场国家的通货膨胀都得到了较好的控制。俄罗斯、巴西、印度、南非以及中国的CPI增长率均有所回落。

   ■贸易增长率在过去6年间首次追上全球经济增长率。国际贸易显著回暖是主要国家经济复苏与繁荣的重要渠道。全球债务水平继续上升。居高不下的全球债务一直威胁着全球经济稳定。

   ■2017国际金融市场呈现两大特征:一是全球股市大幅上扬,二是美元持续贬值。美元剧烈波动会为未来全球稳定埋下隐患。

   ■未来两年投资和消费增速恐难以恢复到危机前5年的平均速率,其原因除了主要国家的货币与财政政策已经或将很快进入收紧阶段之外,也包括市场竞争不断加剧而引发的投资缺口扩大、一些领域内出现的结构性问题以及收入差距扩大仍在继续等方面。

   ■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制造业增长明显提速,三季度增速达到4.5%,为过去5年的最高值。在低技术、中等技术和中高技术三类制造业中,表现最为抢眼的是以自动化、机器人和数字产品为代表的中高技术制造业,2017年三季度比2016年同期增长6%。

   ■随着特朗普推行税改而来的财政赤字进而贸易逆差扩大,美国将会在贸易政策上采取更加强硬且力度更大的保护主义措施,全球面临的逆全球化的“雷声”将会更加响亮,“雨点”也会有所加大。

   ■2017年全球经济提速的动力,来自于主要经济体就业市场稳中有增、中高技术制造业稳步扩张、劳动生产率逐步改善、国际贸易增长加快、国际投资回暖以及市场信心的逐步恢复等,而更大的背景则是过去数年极度宽松货币政策累积效果的释放。

   ■全球经济还面临一些风险和不确定性。世界经济尚未完全回归到强劲、平衡、可持续的增长轨道上来,维持中速增长的基础需进一步巩固。

   ■预计2018年世界经济维持2017年增长率的可能性较大,即购买力平价计算的增长率约为3.6%,按市场汇率计算的增长率约为3.0%。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仍将是全球增速的1.5倍以上。

   ■作为世界主要经济体,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持续推进,经济更具活力和韧性,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源和稳定器。中国愿与各国一道努力,共同为世界经济增长发掘新动力,使世界经济增长更加均衡。

   2017年,全球经济增速明显提升,劳动力市场持续改善,全球物价水平温和上升,国际贸易增速提高。与此同时,支持国际贸易高速增长的长期因素尚未形成,美国财政与货币政策调整对世界经济将产生一些不确定溢出效应,逆全球化特别是贸易投资保护主义倾向不断加强,债务积压的状况越来越严重,资产泡沫快速积累并随时可能破裂,地缘政治风险和恐怖主义等问题依旧,表明世界经济持续稳定平衡中速增长的基础还不稳固。

  

   2017年世界经济总体形势

   经济增长速度明显提高。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经济展望》报告,2017年全球经济增长率按购买力平价(PPP)计算约为3.6%、按市场汇率计算约为3.0%,比2016年上升0.4个百分点。发达经济体与包括新兴经济体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同时提速,两者间增速差距进一步缩小。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经济保持6.9%的中高速增长,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了约1/3,并继续扮演着最大贡献者角色。俄罗斯与巴西由负增长转成正增长。

   主要经济体劳动力市场持续改善。国际劳工组织报告显示,2017年全球失业率从2016年的5.7%微增至5.8%,同时主要国家失业率均下降。发达国家中,2017年10月美国失业率降至过去16年的最低点,欧盟和日本的失业率已达到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值。新兴经济体的劳动力市场表现存在差异。经济形势较好或者有所好转的中国、俄罗斯等经济体,失业率在下降,而南非劳动力市场还在恶化中。

   物价水平温和上升。美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于2017年10月同比增长2.0%,这和能源价格与工资缓慢上升有一定关系。欧盟调和消费者物价指数(HICP)2017年10月同比增长1.4%,比上年同期提高近1个百分点。日本总体走出了通货紧缩困境,但目前物价水平和安倍政府通胀目标相比尚有较大差距。主要新兴市场国家的通货膨胀都得到了较好的控制。俄罗斯、巴西、印度、南非以及中国的CPI增长率均有所回落。

   国际贸易显著回暖。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数据,2017年一季度和二季度,世界货物出口额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1.4%和7.4%,排除价格因素后的实际世界货物出口总量同比增长率分别为4.4%和3.5%,从而使贸易增长率在过去6年间首次追上全球经济增长率。国际贸易显著回暖是主要国家经济复苏与繁荣的重要渠道。

   国际直接投资开始摆脱低迷。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预测,2017年全球对外直接投资流入额增长5%,至1.8万亿美元,从而扭转了2016年的负增长局面。在一系列促进投资政策出台的同时,也有部分国家强化了对外来投资的限制性政策,比如单方面终止或重新评估所签订的国际投资协定,故2018年全球跨国直接投资活动很有可能是有限增长。

   全球债务水平继续上升。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估计,全球非金融部门的债务总额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在2017年仍在继续攀升并一再突破历史纪录。美国和日本政府总债务与GDP之比微弱升高,分别达108.1%和240.3%。欧元区政府总债务与GDP之比从2015年开始回落,2017年至87.4%。新兴市场与中等收入经济体政府总债务与GDP之比处于缓慢上升过程中, 2017年达48.4%。同时全球居民和企业债务也在不断累积,并扮演了推动全球非金融部门债务总额与GDP之比不断攀升的主角。居高不下的全球债务一直威胁着全球经济稳定。

   金融市场动荡风险加大。2017年国际金融市场呈现两大特征:一是全球股市大幅上扬,二是美元持续贬值。2017年11月末,以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公司编制的明晟指数衡量,全球股市指数从年初以来上涨19.32%,其中发达市场股市指数上涨17.61%,新兴市场股市指数上涨33.86%。美国20个大中城市的标准普尔/CS房价指数已经非常接近次贷危机以前的最高水平。相对于2016年12月,2017年9月实际美元指数贬值7.9%。美元贬值引起的新兴经济体货币升值会恶化部分经济体的经常账户,而美元升值也将损害债务国还本付息能力。美元剧烈波动会为未来全球经济稳定埋下隐患。

   大宗商品价格在波动中缓慢攀升。从2016年10月到2017年2月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出现过一次明显上涨,此后便连续4个月下跌。从2017年7月开始,大宗商品价格再次连续上涨,至2017年9月,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指数相对于6月份上涨了4.3%。以特别提款权(SDR)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指数上涨了1.6%。布伦特、西德州和迪拜三地原油现货平均价格在波动起伏后于2017年10月末升至约60美元/桶的年内高点。沙特阿拉伯政局演化及与部分中东国家关系不确定性增强,对油价上涨也产生了影响。

  

   决定世界经济能否延续目前中速增长的因素分析

   全球总需求。总需求由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组成,其增长速度往往会直接影响到经济增长速度。据联合国统计司数据,2011年至2015年间,全球资本形成和消费年均增长率分别为3.3%和2.1%,大大低于2003年至2007年间的6.0%和3.2%。尽管当前市场信心恢复势头良好,长期停滞的工资增长也开始回升,有可能逐步扭转全球投资疲弱和消费增长迟缓局面,但仅就目前的态势看,未来两年投资和消费增速恐难以恢复到危机前5年的平均速率,其原因除了主要国家的货币与财政政策已经或将很快进入收紧阶段之外,也包括市场竞争不断加剧而引发的投资缺口扩大、一些领域内出现的结构性问题以及收入差距扩大仍在继续等方面。

   劳动生产率。经济增长主要来自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据国际劳工组织数据,按购买力平价不变价计算,2012年至2016年间全球劳动生产率平均年增长1.8%,大大低于危机前2003年至2007年间的3.2%。劳动生产率增长缓慢甚至停滞原因是多方面的,既包括技术进步和与之密切相关的投资增长减速,也包括因市场竞争不充分或制度惯性导致的技术扩散缓慢,还包括人力资本积累减缓和主要经济体的人口老化,以及许多国家不得不尽力克服因过度宽松政策引发的资源错配等问题。2017年,全球劳动生产率增速有所提高,大约达到2.2%,但由于上述影响因素并未发生明显改观,因此提升幅度不大。

   技术进步。显示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产生积极影响的一个关键指标是中高技术制造业的增长率。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制造业增长明显提速,三季度增速达到4.5%,为过去5年的最高值。在低技术、中等技术和中高技术三类制造业中,表现最为抢眼的是以自动化、机器人和数字产品为代表的中高技术制造业,2017年三季度比2016年同期增长6%。尽管制造业占全球GDP的比重大约只有1/4,尽管中高技术制造业的稳步扩张尚未在劳动生产率增长中充分体现出来,但制造业特别是高端制造业的发展确是长期经济增长的源泉之一。需要指出的是,技术进步是一把双刃剑,在释放正向效应时也会造成诸如部分人失业和收入差距扩大等问题,进而直接或间接拖累经济增长。

   经济全球化与区域一体化。在国际贸易增速开始提升的同时,美国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美国与欧盟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谈判以及美国与中国的双边投资条约谈判陷入停滞,2017年12月召开的世界贸易组织部长会议无果而终。随着特朗普推行税改而来的财政赤字进而贸易逆差扩大,美国将会在贸易政策上采取更加强硬且力度更大的保护主义措施,全球面临的逆全球化的“雷声”将会更加响亮,“雨点”也会有所加大。未来全球实际货物出口量的增长率大致在5%左右。这一贸易增长率只能支撑与之互为因果的全球经济中速增长。

   全球债务。过去几年来史无前例的高债务对世界经济而言一直是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今天这种局面仍未改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一项包含57个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研究显示,其家庭债务占GDP比重在未来3年每上升5个百分点,经济增长率将下降1.25个百分点。高债务妨碍经济健康增长的另一个途径是它已成为政策制定与实施的掣肘。这意味着发达国家在使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的过程中面临着很高的政策风险,而新兴经济体在去杠杆过程中则会面临防范金融风险与降低经济活力的两难境地。

金融泡沫。虽然美联储2015年12月至2017年12月期间五次提高联邦基金利率,但目前1.25%—1.50%的利率水平无疑处于历史低位,并成为推动2017年全球股价与房价大幅度上涨的基本原因。资产管理公司追逐短期高额回报,企业为了股东利益回购股票以增加分红,是导致资产价格暴涨的直接原因。数量宽松政策释放出来的流动性中相当部分进入了资产市场,进而加大了金融市场的脆弱性,以致资产泡沫问题又开始成为议论的话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张宇燕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世界经济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宏观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907.html
文章来源:求是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