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宇燕:人类应共同维护大变局背景下的世界总体和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260 次 更新时间:2024-01-27 00:37

进入专题: 世界和平  

张宇燕 (进入专栏)  

 

当今世界,各时段影响人类历史发展的长、中、短期因素相互叠加,大国博弈不断升级,由政治原则主导的“全球碎片化”“区域集团化”趋势增强。面对世界变局的诸多不确定性,国际社会应凝聚共识、共担责任,以更广阔的视角理解和平问题,为维护世界总体和平、共建人类美好家园尽最大努力。

今天人类又一次走到了历史的十字路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共同挑战,特别是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和安全赤字。这些“赤字”说明今天的世界是不稳定的。

法国著名历史学家费尔南·布罗代尔把历史分为长时段、中时段和短时段,并分别论述了在各时段影响人类历史发展的重要因素。所谓“长时段”,也叫结构或自然时间,主要指历史上在几个世纪里长期不变和变化极慢的现象,如地理气候、生态环境、社会组织、思想传统等。所谓“中时段”,也叫局势或社会时间,是在一定时期内发生变化形成一定周期和结构的现象,如人口的消长、物价的升降、生产的增减。所谓“短时段”,也叫事件或政治时间,主要是历史上突发的现象,如革命、战争、地震等。

把这一框架稍加修改和补充,便可用来讨论世界变局。可以看到在长时段中基本不变或变化非常缓慢的那些因素,今天正在发生深刻变化,特别明显的就是地理气候。气候变化已经成为今天人类必须认真面对的问题,环境污染也是现在非常紧迫的问题。

中时段指的一般是几十年甚至一二百年,与其中重要因素密切相关的变量有技术进步和一些制度安排,特别是涉及全球治理的一些制度安排。我们刚刚经历过的疫情、正在发生的俄乌和巴以冲突,以及自然灾害和重大历史事件,都是影响短时段人类进程的因素。

“短时段”因素还可以加上一条:技术突破。技术突破也是短期冲击,比如人工智能的发展将会对世界带来巨大影响。

今天的世界,各时段影响人类历史发展的重要因素叠加到了一起,并且长期因素的影响短期化、短期因素的影响长期化特点愈发明显,为世界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

几千年不怎么变的环境、气候、生态等现在都在加速变化,甚至已经成为短期内人类必须处理的问题。中时段的变化涉及产出,而产出涉及大国力量对比的变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印度、印尼、中国等一些新兴经济体在过去几十年中快速发展。大国力量对比发生重大变化,自然会影响到国际秩序的变化,如何包容、应对这些变化,也为原有全球秩序的确立者提出了挑战。ChatGPT本是短时段因素中的技术突破,但它的影响将是巨大而深远的,涉及人类发展的方方面面,包括教育、劳工市场,以及人类交流对话的形式等。而这些都为世界添加了很多不确定性。

冷战后,在二十多年经济全球化迅速发展的过程中,国际社会遵循的主要原则是经济原则,也就是根据成本和收益进行资源配置,进而推动了世界经济较快发展,形成了前所未有的开放型世界经济雏形。但随着国家间经济力量对比发生深刻转变,主要大国间的博弈不断升级,作为资源配置主要原则的经济逻辑退居其次,权力逻辑逐渐占据上风,此时大国博弈寻求的是与竞争对手拉开更大距离。曾经由经济原则推动的“全球一体化”开始转变为由政治原则主导的“全球碎片化”。

面对世界变局中的诸多不确定性,寻求和平稳定的世界秩序已成为当今人类的基本诉求之一。和平问题关乎每个人,它不仅仅是指没有“热战”的状态。传统上,当谈到和平时,我们想到与之相对应的是战场上的战争。然而实际上,理解和平需要更广阔的视角,不仅要关注传统的战争与和平,也要关注那些非传统意义上的战争与和平问题,比如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文化战等。这些非传统意义上的战争都是当前国家间博弈的重要内容,也是今天世界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

今天的世界越来越集团化,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小院高墙”和针对特定博弈对象的区域组织或集体安排。今年夏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推出了一份名为《歧视性区域主义的兴起》的报告,用“歧视性区域主义”一词定义当今世界。虽然我们并不能断然地把这种现象称为“战争”,但今天的世界确实正朝着碎片化的方向发展。

受此影响最直接的是全球经济增长,全球的福利都会受到负面影响。今年6月,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一位研究人员发表文章称,去年10月美国商务部把一些中国企业列入“未经核实清单”,限制中国企业获得与芯片相关的半导体等高科技,这是一份向中国发起经济战的“宣战文书”。今年在日本广岛举办的七国集团峰会联合声明中正式提出“去风险”一词,主要把风险来源定位为中国。

《外交》双月刊专门有一篇文章解读了“去风险”,认为它有三点含义:一是要限制中国在战略部门的能力;二是要削弱中国在特定关键投入品(包括重要矿产品)上的主导地位;三是让美西方企业的经济敞口更加多样化,以降低中国和外部世界(主要是和西方企业)的贸易投资关系突然中断造成的潜在风险。这些现象,都可被称为非传统意义上的“战争”。

人类需要形成全球共识,特别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要就一些重大问题达成统一认识,在共识的基础上找出具体的解决办法,还要有专门的机构去执行。每个人都有责任为杜绝包括“热战”和各种形式非“热战”在内的总体和平作出自己的贡献。人类联手应对共同的风险,是我们在不确定的世界中寻求确定性最应该做的事情。

(本文英文标题为 "Concurrent time factors")

进入 张宇燕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世界和平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8906.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中国日报中国观察智库,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