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飞彪:世界经济“弱衰退” 增长动能看亚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99 次 更新时间:2023-01-04 23:30

进入专题: 世界经济  

徐飞彪  


“冬至阳来复,草木渐滋萌”,寒冬本是蓄势待春的时节,世界经济却呈现另一番景象:全球通胀居高难下,市场巨幅震荡;增长动能持续流失,世界经济挑战增多,“弱衰退”势头难阻。但亚洲经济板块稳健增长,尤其中国经济,2023年经济表现将好于预期,为不确定的世界注入确定性。

2022年,全球经济在大动荡中高开低走,展现明显的“滞胀”“分化”“动荡”特征:

特征一:增势大幅放缓。今年初,世界经济挟上一年度高速反弹之势,取得较好开局,但进入下半年,复苏动能明显转弱。根据经合组织(OECD)预估,第二季度世界经济环比增速降至–0.1%,其中,占全球经济接近八成的二十国集团(G20)整体降至-0.3%。第三季度的全球经济,在中国、美国的带动下有所反弹,但基础不牢,越来越多国家转入零增长和负增长,包括英国、日本、荷兰、希腊、芬兰、土耳其、智利等。越来越多的信号表明,第四季度全球经济将再度走低,世界综合经理人采购指数(PMI)自8月以来便跌入50以下,11月份降至48,为29个月以来最低;世界新增出口订单指数跌至11月的47.8,表明世界贸易趋于疲软。对此,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在内的国际机构大幅调降世界经济增长预期,普遍预计将从去年的6%,放缓至今年的3%左右,低于潜在增长率。

特征二:通胀高居不下。今年,全球通胀达到创纪录的水平。发达国家通胀整体创近40余年最高,OECD国家今年整体将达到9.4%。其中,美国在6月份达到9.1%,当前虽然有所下降,但仍在高位徘徊,11月份为7.1%;欧元区逐月升高,11月份达到10%。发展中经济体也创1999年以来的新高,今年三季度达到11.0%,全年预计接近10%。部分国家如土耳其,2022年平均通胀率超过70%;东亚国家通胀形势稍好,但东盟全年也将达到7.6%左右。

特征三:经济分化严重。由于各国疫情防控不一、政策空间不同,2022年各国经济明显不同步。俄罗斯、乌克兰以及东欧部分国家因冲突危机遭受重创,经济负增长;欧盟、日本、英国等在上半年复苏较快,但从下半年直转直下,普遍失去动能;美国在前两个季度连续负增长,但第三季度环比增长2.9%,暂时躲过衰退,全年或将增长2%;亚洲新兴经济体则维持较强动能,中国、印度和东盟将分别增长3.3%、6.6%和 5.3%左右。

特征四:市场大幅震荡。2022年,全球股市、债市、汇市、房市、大宗商品等上演罕见“过山车”行情。反映全球股市走向的明晟(MSCI)世界指数年内下跌近20%,达到熊市标准,其中,美纳斯达克以及俄罗斯、越南等股指更是跌超30%。债市遭遇“二战以来最差行情”,美、欧、英等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从年初的1.5%、-0.2%和1%,最高上升到4.3%、2.55%和4.6%,相应地,导致债券价格暴跌。美元指数一度升破110,非美元货币集体“跳水”,欧元、英镑一度与美元平价,而日元最低跌破150,年内最大跌幅超30%。主要经济体的房市遭遇“寒流”持续降温。布伦特原油价格从年初的每桶76美元涨到年中125美元,此后一路下行至年底的80美元附近。

“弱衰退”难以避免

世界经济当前乱局背后的驱动力量是多方面的。疫情尽管逐步消退,但其辗转反复还是对中国等经济体造成超预期影响。地缘政治上升为幕后主角之一,乌克兰危机爆发以及西方对俄史无前例的全面制裁,成为今年最大的“黑天鹅”,不仅对全球经济带来直接冲击,还加剧世界粮食、能源和供应链危机,从供求两端拖累全球经济。同时,美国延续对华“无底线”围堵遏制,包括纵容佩洛西窜台、鼓噪“芯片战”等,举维护“世界秩序”之名,行破坏现行国际规则之实,严重毒化国际经济环境,已经成为世界经济最大风险源。

与前述外部因素相比,世界经济“基础病”,如通胀、升息、债务等,则是内部掣肘力量。其中,高通胀既是乱局之果,又是乱局之因,侵蚀购买力,恶化各国收支,引发连串“多米诺”效应。主要经济体短期连续大幅度升息,美欧基准利率一年之内分别骤升425基点、250基点,导致常年极度宽松的金融环境急剧收紧,动摇市场信心和投资者预期,改变全球资金流向格局,阻滞经济复苏势头。全球债务风险急剧拉高,超半数中低收入国家濒临债务违约,叠加劳动力短缺、贫富分化、供应链受扰等因素,加大世界经济颓势。

展望2023年,上述阻力因素并未完全消除,并出现诸多新挑战。地缘政治风险居高不下,乌克兰危机前景不明,美对华经济与安全挑衅短期不会消失,甚至还将加码。通胀压力可能缓解,但当前形势下,还将维持较高水平。据IMF的最新预计,全球平均通胀水平将从2022年的8.8%,下降至2023年的6.5%左右,远高于2021年之前数十年平均水平。债务方面,当前债务规模仍将维持,而且,未来两年发展中国家进入偿债高峰期,叠加利率提升、美元坚挺、增长放缓等因素,发展中国家的债务负担不降反增,2023年或出现债务违约高峰,成为新风险因素。

更重要的是,美国等主要经济体为应对通胀、债务而采取的紧缩、节支等政策,经过一段时滞之后,政策效应将集中显现,对消费和投资需求带来抑制作用。金融市场包括房地产的风险并未全部释放,仍将存在波动下行可能。其中,美国经济将明显走弱,2022年美经济在持续高通胀及连续加息下仍保持增长,主要归功于服务消费反弹与出口大幅增长,商品消费及私人投资实际处于负增长状态。内需占美国经济动能的85%左右,尽管今年第三季度美经济反弹至正增长,但其内需对美国经济增长的拉动率实际为负,经济增长几乎全靠出口拉动(俄乌冲突的“红利”),这种状况难以持续。随着通胀与升息持续,美消费者信心与投资者信心将持续下滑;而全球经济放缓,尤其是欧洲陷入衰退,美出口前景难言乐观。因此,2023年美经济前景不乐观,但因居民资产负债表仍较稳健,应能避免负增长问题,全年增速约达0.5%左右。

欧洲问题较为严重,英、德、瑞典、芬兰以及东欧部分国家等将陷负增长,欧盟整体或跌入零增长边缘。发达经济体、拉美以及非洲部分经济体将延续当前颓势,占全球大半壁江山的经济体增长动能萎缩,2023年世界经济增长动能将大幅弱于2022年,衰退或难避免。

世界看好亚洲

但世界经济也存在一些积极因素,因而将不会呈现2008年、2020年那种大衰退的局面。各国纷纷调整疫情防控政策,有助激活消费投资,提振市场信心。主要经济体加息节奏放缓,部分经济体将在明年下半年停止加息,甚至可能转为降息,全球金融紧绷状况的缓解,也将延缓世界经济下滑势头。

世界经济希望还在于亚洲经济板块的逆势稳健增长。印度、东盟经济虽较2022年有所降温,但仍将实现6%和4.6%左右的中高速增长。沙特等中东经济体受益于全球能源短缺危机,2022、2023年也将有不错表现。尤其是中国经济,目前已经渡过最困难时刻,随着疫情防控常态化,以及各项宏观政策、微观政策和结构性政策的落地实施,政策效应将持续放大,经济新动能增多,市场信心正在重新聚集,再加上前期的低基数效应,因此,2023年中国经济将有超预期的表现,增速预计将达到5%-6%,并带动周边、非洲和拉美经济发展,成为世界经济增长主要“发动机”。对此,国际机构纷纷上调对2023年中国经济增速的预测。高盛集团近期将2023年中国经济增速的预测从4.5%上调至5.2%。其研究部门认为,消费板块有望成为2023年中国经济增长的亮点。

由于亚洲经济板块的强劲支撑, 2023年世界经济将能避免“硬着陆”风险,预计整体将呈“弱衰退”走势:上半年或出现持续的衰退,但下半年将有所支撑,全年将增长2%左右。但在高度不确定的环境下,世界经济能否触底回稳,还存在变数。

与此前各轮经济衰退不同,当前世界经济乱局既有上世纪70年代“滞胀”特点,又有1997、2008年金融危机的高债务、高泡沫和高杠杆特征,还具备2002年前后突发战争的外部冲击特性。“后疫情”时代,大国博弈全面升级,经济全球化遭遇逆风,产业链供应链加速重组,潜在经济增长率走低,世界经济的基础生变,进入通胀较高、增速走缓、风险上升的新周期,需未雨绸缪,积极谋划应对。



    进入专题: 世界经济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39828.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CICIR,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