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胜湘 胡小芬:国际格局的两极态势与中国中东战略的选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64 次 更新时间:2018-01-12 00:41:22

进入专题: 两极态势   中东格局   中国中东战略  

刘胜湘   胡小芬  

   目前,国际战略安全局势呈现出新特点,国际格局处于快速分化重组过程中,国际秩序正在重建。中国正步入世界政治舞台的中心,在国际社会中扮演着日趋重要的角色。随着中国的持续崛起,中国需要更加积极主动地参与世界事务,提前投棋布子。中东地区作为世界三大战略地区之一,是中国主要的能源来源地,也是中国实施“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衔接地区,牵涉中国广泛的国家利益。“随着实实在在的商业利益越来越多,中国作为世界大国的身份认知在中东正在逐步形成”。因此,中国需要在中东进行战略谋划和布局,以维护并拓展国家利益,为中国的和平崛起创造有利的国际环境和条件。为此,中国要善用当前国际局势,选择合适的中东战略。笔者拟从国际格局变化的趋势入手,分析中美和亚欧等主要国家和地区的心态,探讨中国中东外交面临的战略难题,并就此提出相应的建议。


一、国际格局两极态势与中东格局新趋势

  

   进入21世纪,国际关系错综复杂,国际局势激烈动荡,大国间利益结构出现重大变化。随着中国日益崛起为国际舞台上的主要角色,中美战略关系正成为塑造国际格局的核心动力,未来国际格局将呈现中美两极态势。从历史上看,两极的出现是世界历史循环发展的逻辑所致。国际格局的历史演变表明了两极结构的周期性循环。威斯特伐利亚战争是以神圣罗马帝国为首的宗教力量和以法国为首的民族国家力量之间的较量,拿破仑战争是法国和反法同盟两大力量中心之间的角逐,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协约国”和“同盟国”之间的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以“三国同盟”和“三国轴心”间的冲突为主,冷战期间又出现“西方阵营”和“东方阵营”的对抗。由此可见,未来世界的两极化依然是国际格局的变化趋势之一,历史上的两极周期性循环可能再次上演。在美国霸权相对衰落的过程中,中国是最有可能挑战其霸权地位的国家。单极化是暂时的,也是不稳定的。随着中国实力的增长,两极格局可能重现。

   从实力对比上看,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的相对实力呈总体下降趋势,中国的相对实力呈总体上升趋势。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中国已经或者即将成为自冷战结束以来国际体系的第二个超级大国”,“在不久的将来,中国是最有可能威胁乃至取代美国霸权地位的国家”。美国的单极体系正在走向终结,中美两极趋势日益明显。“中美两极化”并不否认中国与美国的实力差距,两国彼此之间实力的不均衡并不是两极出现的障碍。例如,冷战时期的美、苏两国,苏联在综合国力上与美国有很大差距,但不可否认其超级大国地位。20世纪50年代中期,苏联的实力还未及美国的一半,但此时世界已进入美苏两极格局。与此同时,两极与霸权并不必然冲突,两极体系同样可以存在霸权。如果不久的将来的确形成了中美两极,也并不意味着美国霸权地位的丧失。美国继续保持其霸权地位并不妨碍中国或者其他任何一个大国崛起为新的一极,成为“极”的门槛低于成为霸权的门槛。

   从战略关系角度来看,自二战结束后,美国便在欧亚构建广泛的同盟体系,包括北约、美日同盟、美韩同盟、美澳同盟等。美国为其盟友提供安全保障,与其盟国形成了军事网络体系。“相比之下,中国由于采取不结盟政策,没有一个严格意义上的盟友,”中朝同盟关系早已名存实亡。但中国已经形成一个全球性的、并具有不同层次的战略伙伴关系网络,这种战略伙伴关系没有条约义务约束,谋求加强彼此在国际事务中的协调与合作,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和“一带一路”倡议会进一步加强这一关系网络。目前,世界正在形成一种新型的两极关系,即以美国为中心的紧密的同盟关系体系和以中国为中心的松散的战略伙伴关系体系,以美国为中心的海洋国家和以中国为中心的大陆国家间隐现微妙的对抗。

   中美新型两极关系是相对于历史上原有两极关系而言的。原有两极关系的主要特点是“结盟、冲突、对抗、零和博弈”。无论是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维也纳体系,还是凡尔赛—华盛顿体系、雅尔塔体系,都没有逃脱这一历史宿命。中美新型两极关系由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衍生而来,因此包含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基本特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但又与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不同。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是中美双边关系的一种形式,只涉及中美两国;而中美新型两极关系是全球性的战略关系结构,不仅仅涉及中美。中美新型两极关系是在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是经过国际关系力量的重组、演化和发展而来,是合作与竞争并存的关系。其主要特点是结伴不结盟、竞争不对抗、不搞军备竞赛、不谋求势力范围。

   一是结伴不结盟。原有两极体系都是一方的结盟体系针对另一方的结盟体系,而中美新型两极关系的核心是双方不是一种结盟式的对抗关系。尽管美国在全球各地建立了不同的多边和双边结盟关系,但中国对外明确宣布要做到真正的不结盟,中国只结伴,不仅与俄罗斯、欧盟等结伴,也愿与美国结伴。

   二是竞争不对抗。原有两极体系是一种军事对抗和政治对抗。从一战到二战,再到冷战,不是“热战”就是“冷战”,都是对抗式的两极体系。中美新型两极关系会超越这种“战式”对抗关系,将走出一条新的两极关系道路,即竞争不对抗之路。

   三是不搞军备竞赛。原有的两极体系从一开始出现就进行着日益升级的、不可逆转的军备竞赛,双方对抗关系不断恶化,直至两极体系解体。中美新型两极关系将不搞针对对方的军备竞赛,中国没有针对美国的军事力量优势来与其进行军备竞赛。中美之间将建立一种“增进互信、防范风险、管控危机”的新型军事关系。四是不谋求势力范围。原有两极体系实际上是争夺世界市场、谋求势力范围的斗争,如冷战时期美苏不仅把拉美、东欧视为自己的后院,而且在全球各地谋求各自的势力范围,造成世界分裂。中美新型两极关系将摆脱这一历史怪圈。从2012年2月开始,习近平主席就反复强调,“宽广的太平洋有足够空间容纳中美两个大国,”中国不排斥美国。2017年4月,蒂勒森访华时明确表示,“美方愿本着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发展对华关系,”美国也不排斥中国。只要中美两国彼此相互尊重,以合作共赢为目的,世界将构建一种中美新型两极关系。

   俄罗斯试图恢复其大国地位,极力防止美国单独构筑任何地缘政治秩序的考虑有利于世界两极结构的形成。一个巧合的事件是2017年6月5日,黑山共和国加入北约,北约东扩仍在持续。2017年6月9日,印度和巴基斯坦正式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成员,这是该组织第一次实现扩员。两个组织的扩员似乎加剧了两极趋势的发展。

   国际格局的两极化趋势会影响地区结构的两极化发展。例如,冷战时期美苏的两极对抗导致欧洲和东亚分裂为两个不同的阵营,中东各国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以后也被迫在美苏之间选边站队。因此,当今世界格局的中美两极化趋势也会导致中东地区格局向两极化发展。冷战结束以后,中东是美国主导的单极格局。此后,美国通过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强化其在中东地区的单极霸权,然而美国的霸权并没有因战争而变得稳固,相反其霸权地位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这些挑战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伊斯兰国”的崛起;二是俄罗斯重新武力介入中东;三是中国崛起。“伊斯兰国”崛起打乱了美国急于谋求稳定中东的计划,俄罗斯通过打击“伊斯兰国”重新介入中东事务是美国始料未及的,中国崛起正日益影响着中东地区格局的变迁。可以说,“进入21世纪,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对中东的影响在多个领域都开始衰落”。

   未来中东格局的变化趋势主要取决于美国、中国和俄罗斯三个大国之间的角力,具体而言,主要与“伊斯兰国”、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意愿和中国崛起的可持续性有关。从“伊斯兰国”来看,以其为代表的中东恐怖主义会进一步削弱美国的实力,这意味着美国在中东的单极体系会进一步消解。从俄罗斯方面来看,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意愿取决于其介入的成本、国内局势和外部世界对俄罗斯的支持等因素。目前来看,除叙利亚、伊朗等极少数国家外,还没有国家真正支持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而俄罗斯目前的经济状况也不支持其加大对中东的介入力度,因此俄罗斯深度介入的意愿不足。未来,俄罗斯只是扮演搅局者的角色,其真实的意图是通过重返中东以缓解因克里米亚问题招致美国等西方国家制裁的压力。从中国崛起来看,如果中国的全面深化改革持续推进,中国的崛起将具有持续性。

   中东格局将出现美国霸权的进一步衰落和中国持续性崛起造成的影响力增加,与此伴随的将是美国介入中东的意愿呈总体下降趋势,而中国介入中东的意愿会逐渐增强,中东有可能出现中俄共同反对美国霸权的趋势,进而出现以美国为一方和以中俄为一方的两极竞争态势。事实上,与中美相比,中俄在中东事务上的立场更为接近。2017年4月13日,美国突然轰炸叙利亚空军基地使这一趋势更为明显。2017年5月20—23日,特朗普访问中东期间在沙特首都利雅得与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领导人举行首脑会晤,6月7日即发生卡塔尔“断交”风波,中东地区出现了阵线更加明显的两极,即美国支持的以沙特为代表的逊尼派和俄罗斯支持的以伊朗为代表的什叶派,中国虽然与逊尼派、什叶派同时保持着友好关系,但中美全球性的战略竞争将会把中国推向俄罗斯一方,俄罗斯为了应对来自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压力也自然会向中国靠近。“中国与俄罗斯主导的上海合作组织进入中东,并与伊朗和土耳其建立关系,”说明中俄关于中东事务的立场更加接近。伊朗是上海合作组织观察员国,中国已表态支持伊朗加入该组织。沙特与伊朗的对抗也有可能演变为中美在中东有影响力的代理人的交锋。

   由此可见,未来世界格局和中东格局将可能出现两极化趋势,博弈的主线将在中美之间进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与中美两国同时保持着不同程度的双边关系、结盟关系、伙伴关系等,在战略、安全、经济、地缘等方面对中美两国也存在不同程度的需求。然而,在中美两极格局态势下,世界各国面临在中美之间做出选择的困境,是中立,还是靠近中国,或是靠近美国,成为各国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中国的中东战略无疑也会受此影响。

  

二、主要国家和地区的战略心态


   在美国出现相对衰落,中国持续崛起,国际格局和中东格局加速出现两极化趋势的背景下,世界其他主要国家的对外战略也在不断调整,包括中美两国在内的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均表现出不同的心态。

   (一)美国的焦躁矛盾心态

   国际政治具有周期性,国家的崛起与衰落是影响国际关系发展的主要因素。乔治·莫德尔斯基(George Modelski)提出五个霸权周期:葡萄牙周期、荷兰周期、两个英国周期和美国周期,每个霸权周期平均为一百年左右。霸权的兴衰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国际关系的发展史表明,霸权国家最终都不可避免地走向衰退和瓦解。美国的霸主地位于二战后得以确立,基于百年霸权周期理论,美国的霸权周期为1945—2045年,也就是说,美国的霸权体系将于21世纪上半叶开始衰落,21世纪中叶解体。现实中,美国的实力逐渐呈相对下滑趋势。“‘9·11’事件暴露美国军事实力的脆弱性,2008年的金融危机使美国的金融霸权和经济霸权受到了极大削弱,美国霸权的统治根基发生动摇”。美国当前处在百年霸权周期的末期,表现出一种继续称霸世界而实力又不足的焦躁矛盾心态。

美国的这种焦躁矛盾心态在其对外战略报告中有所体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两极态势   中东格局   中国中东战略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786.html
文章来源:公众号“文化纵横”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