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梦:当代资本主义的危机与西方左翼的反抗

——从2017年纽约左翼论坛看西方左翼思想发展新动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6 次 更新时间:2018-01-11 10:10:36

进入专题: 资本主义   西方左翼  

金梦  

  

   自特朗普2017年1月正式入主白宫以来,美国乃至全球各地爆发了一系列反抗特朗普政权的游行示威活动。抗议规模之大、持续时间之长、影响力之广泛乃美国数十年之未见。不断加剧的抗议活动暴露了美国社会长期以来形成的尖锐矛盾,妇女、生态、种族、移民等问题成为抗议者的主要聚焦点。因而,如何分析特朗普时代资本主义社会的现实冲突,并探索超越资本主义的有效路径,成为西方左翼学者的主要关注点。

   2017年6月在美国纽约举行的以“反抗:战略、策略、斗争、团结与乌托邦”为主题的左翼论坛集中反映了西方左翼思想发展的最新动态。正如论坛组织者所声称的,虽然当下抗议活动的直接诉求是反抗特朗普及其危险的、反动的政权,但抗议活动存在超越特朗普、将斗争矛头指向产生这一总统的制度本身的可能。全体会议的多位主题发言人表示,妇女、种族、移民、生态等问题在资本主义社会始终存在,特朗普并非始作俑者。产生这些现实矛盾的根源在于资本主义制度,特朗普政权仅仅是这一制度的延续者。因而,应从批判资本主义制度本身着手寻找现实出路。旧的所谓“合理的、负责任的”剥削体制已经破裂,持续的抗议活动见证了左翼力量的壮大。

   左翼学者就马克思主义及其当代价值、特朗普时代资本主义的危机与社会主义的未来,以及左翼反抗的历史、现状与未来等问题展开了广泛探讨。

   一、马克思主义及其当代价值

   马克思主义及其当代价值一直是国外左翼学者的热点议题。左翼学者一致认为,马克思主义至今仍对现实有重要影响。

   2017年恰逢《资本论》第一卷出版150周年,作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光辉巨著,《资本论》的当代意义成为国外左翼学者的重要关注点。学者们不仅重点探讨了《资本论》的核心思想及其现实意义,而且还从多角度探讨了《资本论》的当代价值。他们一致认为,时至今日,《资本论》仍然提供了对现代资本主义社会最科学和最有说服力的分析与批判工具。从蒸汽时代到当代由自动化生产和数字金融主导的全球化时代,资本主义虽然取得了很大发展,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本质没有改变,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依然存在。马克思提到的诸如剩余价值剥削、异化劳动、失业、两极分化等资本主义顽疾,越来越成为阻碍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的突出问题。在特朗普时代资本主义内部矛盾异常激化的背景下,很有必要对《资本论》的理论贡献及其当代价值进行深入探讨。芝加哥洛约拉大学哲学系教授戴维·施韦卡特(DavidSchweickart)列举了《资本论》的三点现实价值。第一,《资本论》对资本主义剥削隐蔽性与欺骗性的揭露,有助于大众认清当代因金融创新而更加隐蔽的资本主义剥削实质。第二,《资本论》分析与批判的过度劳动问题,已成为21世纪劳动者普遍面临的现实压迫。据2008年哈佛商学院一项针对美国数千行业的调查显示,94%的劳动者每周工作50小时以上,其中有一半人工作时长多于65小时。而在金融领域,两所大型投资银行的调查结果显示,工作人员每周工作多达120小时,并在4年后开始出现如压抑、焦虑,免疫系统疾病,创造力和判断力衰退等精神疾病问题。第三,马克思从制度层面揭示失业现象的根源,为当代提供了解决失业问题的根本之道。面对严重的失业危机,当代资本主义经济学家试图通过经济增长和生产力的提高加以缓解,却致使危机日趋严重。《资本论》表明,相对过剩人口是资本主义私有制的特殊产物,只有废除这一制度,才能根本克服危机。在当代,异化劳动也是资本主义社会普遍面临的现实问题。罗格斯大学哲学系教授南茜·霍姆斯特姆(NancyHolmstrom)指出,《资本论》继承了《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对异化劳动的四重规定,但克服了其早期的抽象人本主义分析路径,基于资本主义制度的分析,更深刻地揭示了异化劳动现象的经济根源。此外,霍姆斯特姆还依据《资本论》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分析,探究了解决问题的可能性。她指出,资本主义的实质是资本积累,这决定了资本主义条件下不可能实现真正的男女平等。因为资本家不会将主要由女性承担的无偿或者低薪的照料工作作为公共产品,否则会导致利润大幅削减。同时,生态危机与资本主义发展相伴而生,资本主义的实质决定了全球性生态危机得不到缓解。一些环保主义者提倡更简单的非增长式经济是正确的,但在资本主义社会不可能实现。左翼学者、《卢森堡全集》总编彼得·胡迪斯(PeterHudis)指出,《资本论》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暗含了对后资本主义社会的预测。它表明,想要超越资本主义必须根本破解人类具体劳动为抽象劳动所统治的生产逻辑。《资本论》隐约提供了一种概念化的基于照顾、培养和爱的新型劳动———情感劳动。这种劳动由劳动者的实际劳动时间而非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衡量,劳动者自己决定怎样生产、分配、消费社会总产品。当创造剩余价值的生产劳动随资本主义社会的结束而消失时,情感劳动将在后资本主义社会扮演重要角色。许多左翼学者认为,较之马克思写作《资本论》的19世纪中叶,《资本论》对当前反抗资本主义的实践更具指导意义。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开始学习《资本论》,试图反抗资本主义。原因在于:第一,《资本论》为当代年轻人提供了分析与批判资本主义的工具。《资本论》深刻阐释了资本主义运行规律,分析了当代资本主义社会面临的日益严重的失业、阶级压迫等问题产生的根源,有助于年轻人认清资本主义的实质。第二,《资本论》是当代年轻人反抗资本主义的斗争宝典。《资本论》能够启迪无产阶级如何运用自身优势对抗资产阶级,实现自身的解放。第三,年轻一代自身正承担着沉重的生活负担,《资本论》批判的资产阶级压迫让他们有切身的现实体会。

   150年前,马克思坚持唯物史观的立场、观点、方法,通过对大量事实的科学分析,深刻揭示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实质。今天,随着由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导致的一系列问题的日趋凸显,《资本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具有现实价值,这一点已为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2017年纽约左翼论坛的书展特别展出了来自世界各地学者关于《资本论》的新近著作。如法国学者雅克·比岱(JacquesBidet)的《探究马克思的〈资本论〉:哲学、经济与政治的维度》,阿根廷学者吉多·斯塔罗斯塔(GuidoStarosta)的《马克思的〈资本论〉:方法与革命主体》,英国学者本·法因(BenFine)等著的《马克思的〈资本论〉(第六版)》,德国学者米歇尔·海里希(MichaelHeinrich)的《马克思〈资本论〉三卷本导读》,以及美国学者大卫·史密斯(DavidSmith)的《图解马克思的〈资本论〉》等等。总体而言,《资本论》受到了左翼学者的普遍关注,但也不得不指出,一些学者的主张带有空想色彩和曲解意味,这是我们应当分析和明辨的。

   左翼学者对于在21世纪的自动化时代,怎样推进马克思主义时代化和大众化的问题也给予了关注。他们提出运用当代语言、借助多媒体、走向和联合工人等方式促进马克思主义的传播。也有学者运用马克思关于波拿巴主义的理论以及地缘政治学理论解释了特朗普主义的兴起及其矛盾。还有学者建议从葛兰西著作中汲取当代左翼可资借鉴的战略和战术。总之,面对当代资本主义的现实顽疾,左翼学者以马克思主义为理论工具深刻揭露了当代资本主义发展的实质,充分挖掘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价值及其当代意义,提出了较有创新性的思想观点。

   二、特朗普时代资本主义的危机与社会主义的未来

   2016年美国大选堪称史上最具争议的总统选举,普遍不被西方政界和主流媒体看好的地产大亨特朗普的胜选引起了美国乃至国际舆论的一片哗然。自胜选结果揭晓以来,美国多地爆发了大规模示威游行,民众的抗议、冲突不断。“特朗普现象”引发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因而也成为国外左翼学者的热议话题。

   特朗普曾在多种场合抨击美国资本主义的现实。那么,资本主义制度为何会选出看似“反资本主义”的特朗普?特朗普的当选究竟是对资本主义制度的反动还是对这一制度的延续?美国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大卫·科兹(DavidM.Kotz)、密苏里大学堪萨斯分校经济系教授迈克尔·赫德森(MichaelHudson)及加州州立大学经济系教授迈克尔·佩罗曼(MichaelPerelman)等学者普遍认为,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逐渐形成的新自由主义危机是特朗普当选的根本原因。20世纪70年代末,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取代凯恩斯主义主导美国经济。经过数十年的发展,这一政策在使少数资本家迅速积累巨额财富的同时,导致了2008年严重的金融危机和愈演愈烈的经济停滞,并正在摧毁普通劳动人民的生活。以白人男性为主的工人阶级面临工资持续减少、失业风险增加、被资本主义边缘化的生存危机,形成了支持特朗普的土壤。同时,学者们认为,由新自由主义危机引起的大众的“阉割性焦虑”、仇富心理和威权主义思潮的影响等社会心理因素也是促成特朗普现象的原因。进而,大卫·科兹指出,特朗普政权的实质是右翼民族主义。当两党无法在新自由主义框架内解决资本主义危机时,右翼民族主义异军突起,它将国外势力与移民者作为当今资本主义危机的替罪羊,通过强调民族主义、仇外主义、种族主义和一切被认为有利于美国复兴的复仇主义,试图挽救资本主义。但特朗普政权却难以改变美国新自由主义的现状。自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通观政府当局的人员构成及政策实施,新自由主义色彩不是被削弱,而是被强化了。特朗普政权仍然为少数大资本家服务,其施政纲领只是在资本主义框架内的改革,并没有动摇资本主义制度本身,更挽救不了资本主义的危机。

   左翼学者分析了特朗普政权可能引发的后果,并指出解决资本主义危机的根本之道———社会主义。他们从国内和国际角度阐述了特朗普政权的危险性。从国内看,特朗普政权将通过对工人、受种族压迫的人、移民、妇女、同性恋群体、青年人与老年人的权利的侵犯,为跨国银行与企业牟取巨额利益。选举权、工会与公共服务系统将成为他们攫取公共财富的目标。从国际看,为了追求世界霸权而发起的战争与攻击将全世界人民带到了核战和环境灾难的边缘。通过深刻揭露特朗普政权的危害,左翼学者们一致相信,只有超越资本主义制度,开辟一条能够保障所有受压迫群体利益的社会主义道路,才能在根本上克服危机,建立公正美好的新世界。左翼学者提出了替代资本主义的具体方案,包括提供全民基本收入保障和全民工作保障,设立公共银行和工人合作社,以及回收矿物燃料公司资源以资助再生能源发展等。为了实现社会主义美国的目标,在现阶段,一是需要建立一个包括所有受压迫群体和他们的左翼、中间派政治代表结成的政治联盟,二是需要不断壮大的社会主义运动。

此外,许多左翼学者还从妇女、生态、种族、移民问题等多个角度具体探讨了特朗普时代的现实矛盾及其解决路径。有的学者阐述了资本主义社会女性受压迫的历史与现实,并强调,妇女问题由资本主义制度造成,妇女斗争从属于阶级斗争,应从性别与阶级的双重视角寻求妇女解放之道。有的学者分析了当前的气候变化危机及特朗普拒绝承认气候变化的实质,并指出了解决路径。面对气候变化危机,左翼学者们认为,现阶段左翼应立即发起大众的、全球性的、非暴力的气候动员运动以挑战特朗普政府关于气候变化的观点,积极推动绿色新政。但他们强调,资本主义制度是造成气候变化危机的根本原因,资本主义的实质决定了在资本主义框架内不可能消除危机。超越资本主义,建立民主的、联合的生态社会主义社会,才是根本解决之道。关于种族问题,有的学者从历史与现实的角度讨论了种族问题及斗争策略,认为特朗普政权强化了资本主义社会一直存在的白人至上主义,黑人等少数族裔处在被剥夺财产、国家暴力和与日俱增的死亡境遇中。当今种族运动应与阶级斗争相结合,黑人应在跨种族、跨国家的阶级斗争中发挥强大作用。同时,当今的所谓“非法移民”问题也备受左翼学者关注。左翼学者指出,不公正的全球经济秩序和种族主义是导致移民问题的罪魁祸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资本主义   西方左翼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比较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776.html
文章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2017年第10期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