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回顾2017:美国动乱警示大国覆辙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0 次 更新时间:2017-12-26 22:42:17

进入专题: 美国动乱  

梅新育 (进入专栏)  

   前言:

   岁末之际,回顾2017,八月前后以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移除罗伯特·李将军塑像而引爆的美国社会动乱无疑是重大事件,其影响不仅迅速传遍全美,而且马上溢出美国,在整个北美、西欧、大洋洲等地都引起了广泛反响与回应、效仿。这场动乱打着“反对种族歧视”的旗号,本质上则是当今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美国和整个西方世界的历史虚无主义大爆发,而类似的历史虚无主义已经导致了二战反法西斯主力、超级大国苏联自我解体。作为一个拥有光辉灿烂历史、已经走出历史低谷、正在奋力攀登新高峰的泱泱大国,中国同样面临类似的历史虚无主义问题,能否有效解决这一问题,关系中国国运前途。已经步入“新时代”的中国需要从新的视角看待曾经与自己有过冲突、现在依然存在各种矛盾摩擦的国家,包括美国,也包括别的一些国家。

   本文初稿完成于8月,定稿于9月初,当时由某内部材料刊发。今天正值毛泽东主席诞辰,4天之前,《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被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发出这篇文章,兼作为对2017年国际重大事件回顾,正当其时。

   本文主要论点:

   任何一个民族、任何一个国家在很大程度上都可以说是“想象的共同体”,对传统文化、开国领袖和理念的认同发挥着一国社会凝聚核心的作用。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越高,越是大国,越是不单纯依赖强力捏合,其持续稳定与发展就越依赖于这一认同。

   向前看的民族与国家有前途,沉溺于纠缠历史旧账不能自拔者没有希望。

   对待历史虚无主义的态度差异是决定二十世纪中苏两党两国命运迥异的关键,很可能也正在成为决定中美两国国运的分支点。

   美国对中国的多面性:既是有过激烈矛盾冲突的潜在竞争对手,又是经济政治多方面密切合作的伙伴,还是能够给中国这个新兴大国提供各方面可贵经验教训的守成大国。对新兴大国而言,从内政到外交,没有任何东西比守成大国的经验教训更有借鉴价值了。

   2017.12.26

  

  

美国动乱警示大国覆辙

梅新育

  

   毫无疑问,以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移除罗伯特·李将军塑像而引爆的当前美国动乱,连同此前的苏联解体,正在向其它大国、特别是雄心勃勃的新兴大国提出避免重蹈历史虚无主义覆辙的严峻警示。

  

   究其本质,任何一个民族、任何一个国家在很大程度上都可以说是“想象的共同体”,对传统文化、开国领袖和理念的认同发挥着一国社会凝聚核心的作用。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越高,越是大国,越是不单纯依赖强力捏合,其持续稳定与发展就越依赖于这一认同。无论移除罗伯特·李将军塑像打着何等貌似“正义”的招牌,如果由此引发的运动迅速发展到堂而皇之主张拆毁华盛顿、杰斐逊等美国国父纪念物,对美国国家而言,这种历史虚无主义客观上都是在摧毁美国社会凝聚核心,瓦解美国赖以立国的根基,消除这个国家继续发展的希望。向前看的民族与国家有前途,沉溺于纠缠历史旧账不能自拔者没有希望。无论是个人、机构还是民族、国家,没有成就和自豪感就难以生存,遑论发展了;无论是物质文明还是精神文明,美国有资本自豪,而美国所有这些足以引为自豪的领先于世界的成就,正是在华盛顿、杰斐逊等美国国父创建奠基的国家框架下取得的,并不是在什么别的框架下取得的。

   而且,以“反对奴隶制”、“反对种族主义”之类旗号否定罗伯特·李将军以至华盛顿、杰斐逊等美国国父,这种做法本身就不公平。任何人都不能彻底摆脱时代的局限,倘若事事以现在标准苛求前人,则今人将何以立足?一旦树立这样的规则,今人又何以摆脱被后人全盘否定的命运?如是恶性循环,结果将是一个社会及其秩序的彻底解体。由于美国的国际地位和强大示范效应,美国一旦陷入这种恶性循环,必将在其它国家和地区引发连锁反应。美国国内已经显现出由此陷入“所有人反对所有人”局面的风险苗头,其它国家也出现了跟风的动向。无论是美国人还是非美国人,无论对美国国内秩序及其主导的现行国际秩序有多少抱怨,都需要明白这一点:好秩序胜于坏秩序,坏秩序胜于无秩序。

  

   不仅如此,倘若将历史上的贩奴贸易和奴隶制罪恶全部归咎于欧美白人,那将是一种遗祸深远的逆向激励。因为历史上向新大陆贩运黑奴的欧美奴隶贩子虽恶,但他们实际上不过是利用了阿拉伯人、突厥人此前千百年间与黑人部落酋长们合伙发展起来的“成熟”的黑奴捕俘、贩卖网络,很多情况下充当奴隶贸易“二道贩子”的欧美白人贩卖的黑奴数量也未必有阿拉伯人和突厥人那么多,欧美废止奴隶贸易也不是在非西方国家外部压力下进行的,而是自己主动废除的。

   美国黑人民权运动先驱威廉·杜波依斯(William Edward Burghardt Du Bois,1868-1963)对欧洲人贩卖的黑奴数量估计严重偏高,即使如此,他估计的贩卖到美洲的黑奴数量为1000万—1500万人,而同期贩卖到阿拉伯、波斯的黑奴数量则高达4000万人。[1]就连欧美西方国家本身,历史上也长期笼罩在中东北非海盗掠卖“白奴”的阴影之下,仅以北非为基地的巴巴里海盗就威胁几乎整个地中海北岸和东大西洋长达三百年之久,连英国本土,连荷兰、丹麦、瑞典等北欧国家和新大陆的船舶和商民也不能幸免,上百万欧洲人被他们掠为奴隶,其中包括《堂吉诃德》作者米盖尔·塞万提斯这样的历史文化名人。而新生的美利坚合众国19世纪初首次派遣海军越洋作战,正是拒绝的黎波里海盗政权提高岁贡的勒索,派遣驱逐舰分舰队奔赴地中海打击巴巴里海盗,保护美国国民与贸易。

   欧美国家主动废除奴隶制后还相继出动海军截击运奴船,如英国议会1807年禁止从非洲贩卖奴隶,英国海军当年就开始派出战舰巡逻非洲沿海,执行禁令,共计拦截贩奴船千余艘,释放奴隶近15万人,执行禁奴任务的英国海军部队为此付出了5.4%死亡率的代价,远远高于英伦海域(不足1%)、西印度群岛(1.8%)的死亡率。[2]作为中国人,我不会忘记英国军队对华鸦片战争的不义,但也不会因此而抹煞他们打击奴隶贸易的贡献。相比之下,欧美主动废奴之后,阿拉伯人与黑人部落酋长掠卖黑奴的贸易仍然持续了上百年,一些中东国家直到1970年代才在主要来自欧美的国际压力下宣布废除奴隶制。直到现在,在某些非洲国家,奴隶制仍然是不可忽视的严重社会问题;在某些1970年代才宣布废奴的国家,一直不乏以宗教之类名义主张恢复奴隶制的呼声。如果对主动改正、承认历史过错的人不依不饶,无限上纲,却对拒绝承认历史过错、甚至拒绝改正的人粉饰美化,这会发挥什么样的示范和激励作用?由此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在美国的这场动乱中,双方都存在极端分子,但对美国本国前途命运损害更大的是那些打着自居“正义”旗号企图暴力剥夺他人言论自由的人。对待历史虚无主义的态度差异是决定二十世纪中苏两党两国命运迥异的关键,很可能也正在成为决定中美两国国运的分支点。从赫鲁晓夫到戈尔巴乔夫,断送超级大国苏联的正是他们的历史虚无主义;而从毛泽东主席、小平同志直到现在,中国党和政府历代领导核心对历史虚无主义苗头和倾向保持了高度警惕,为中国经受住国内外多次冲击实现赶超奠定了政治基础。今天,在成功利用苏联历史虚无主义并诱导其自我解体后,美国、欧洲是否会重蹈苏联历史虚无主义的政治自杀之路?西方长期输出“和平演变”、“颜色革命”的“成功”到头来是否会反噬他们自身?让我们拭目以待。可以肯定,历史规律冷峻无情,美国也绝不是什么可以摆脱普遍规律影响的“山巅之城”、天骄之国。

   那么,面对美国当前动乱,我们当如何应对?最直接的影响无疑是要注意防范政治乱局给美欧经济社会带来的系统性风险,毕竟,中国是世界第一出口大国,外贸依存度在全球经济大国中数一数二,而欧美数十年来一直是中国最大出口市场,这一地位在可预见的未来也不会根本改变。今年8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近2%,创造2005年汇改以来人民币汇率单月升值幅度最高纪录,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应当归因于美国政治动乱削弱了市场参与者对美元的信心。

   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清醒认识到美国对中国的多面性:既是有过激烈矛盾冲突的潜在竞争对手,又是经济政治多方面密切合作的伙伴,还是能够给中国这个新兴大国提供各方面可贵经验教训的守成大国。对新兴大国而言,从内政到外交,没有任何东西比守成大国的经验教训更有借鉴价值了。而且,一个独立自主的大国,其对外政策不能以与某一外国的“友谊”或敌视为基石。正因为如此,凭中国当前国力,我们看待美国乱局时需要少一些潜在对手的幸灾乐祸,多一些类似周对商、汉对秦的观察总结教训之心,多一些大国惺惺相惜之情。

   没错,就是惺惺相惜之情。社会主义要吸取并发扬光大人类文明的一切优秀成果,而在近代以来世界史上,西方长期扮演了物质文化进步的“主场”;我们唯物主义者讲求客观,我们拥有足够的自信与才智、勤奋,我们无需追求信口抹煞、贬低对方成就的虚荣,而是要追求赶超对方的实实在在成就。在苏联遭遇“八一九”剧变的1991年,中国现价GDP为4156亿美元,美国为61741亿美元,美国是中国的14.86倍;彼时之中国,确实没有资格谈论对美国惺惺相惜。到了2016年,美国现价GDP(185619亿美元)只比中国(113916亿美元)多63%,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实际GDP,美国(185619亿美元)更只相当于中国(212690亿美元)的87%,中国现价GDP何时超越美国已成国际经济界热门话题,我们已经有资格谈论对美国惺惺相惜了。为了我们自己的发展,我们需要超越以往心态,争取摆脱与美国的“自伤性竞争”。

  

   (初稿2017.8.26,修订2017.8.27,三稿2017.9.7,仅代表个人意见)

  

   [1]《美国黑人的觉醒(一)》,《参考消息》,1968年5月16日。

   [2]【英】布赖恩·莱弗里(BrianLavery):《海洋帝国:英国海军如何改变现代世界》,第212—214页,中信出版社,2016年。

  

  

进入 梅新育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美国动乱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481.html
文章来源:梅新育论衡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