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毓生:学术自由的理论基础及其实际含意

——兼论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63 次 更新时间:2017-12-12 23:57:56

进入专题: 自由   学术自由   博兰尼   伯林  

林毓生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 本文首先以反思“五四”时代蔡元培倡导与坚持思想自由、学术自由的历史性贡献,与陈寅恪提示的王国维自尽所体现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精神意义,来铺陈在中文学术界论证学术自由的脉络。在进行论证学术自由之前,对于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的意义及其局限予以简要分析,以便解释为什么学术自由是结合那两项自由的自由,而没有它们的缺失。然后,根据博兰尼对于学术自由的精微而深刻的洞见并加以推演,以及笔者的观察与思考所得,说明学术自由的理论基础及其实际含意。学术自由最有力量的理据建立在学术自由能够形成良性循环的认识上:学术自由产生学术秩序,学术秩序增进学术成果,学术成果肯定学术自由。最后,对于学术自由的实际含意进行扼要的说明:在具有能够遴选一流的、不投机取巧、诚实、负责任的学术人才的条件下,学术自由实际上蕴含着要求学术官僚系统“尽量少管学者们”的戒谕;如此,学者们才能自动自发地根据学术自由的原则,组成一个相互切磋、交流的秩序,只有在这个秩序之中,学术才能持续地发展与积累。

   【关键词】 学术自由,消极自由,积极自由,博兰尼,伯林,学术评鉴


一、引言: “五四”以来中文学术界谈论思想自由、

学术自由的脉络以及笔者讨论这个题目的现实关怀

  

   中文学术界,尤其是人文学科与社会科学方面,自“五四”以来,虽然经常受到战乱、左右意识形态,以及种种政治势力的干扰与限制;然而,至少在形式上或口号上,好歹已经形成了一个共识:大家都赞成思想自由与学术自由。在这方面,蔡元培先生的倡导和力行,与陈寅恪先生所赋予它的精神意义,具有历史性的贡献。

   不过,假若把他们简短的说法,当作是对于思想自由、学术自由的充分论证的话;事实上,他们的说法都有不足之处(至于他们心中是否认为他们的说法已是充分论证,不在笔者今天的考虑之列,我之所以提出来讨论,是因为许多中文学术界中的人这么看)。在我们尚未讨论学术自由的理论基础及其实际含意之前,我想先简短地分析一下蔡、陈两先生的说法,以便铺陈在中文世界讨论这个论题的脉络,然后再进入讨论的主题。

   蔡元培先生主张学术自由的看法,见1919年3月18日他回复林琴南的信。蔡先生说:

   对于学说,仿世界各大学通例,循“思想自由”原则,取兼容并包主义,与公所提出之“圆通广大”四字,颇不相背也。无论为何种学派,苟其言之成理,持之有故,尚不达自然淘汰之运命者,虽彼此相反,而悉听其自由发展。{1}

   蔡先生的这个说法提出来以后,在中国听到的是一片颂扬的声音,很少看到学理上的讨论。当然,蔡先生推动学术自由的历史地位,不容质疑。然而,严格地说,他的说法是“态度”而非“思想”。要形成“思想”,必须在一定程度之内,提出严密的论证并系统地思考清楚它内蕴的复杂含意。{2}

   蔡先生推展思想自由、学术自由的态度是根据“世界各大学通例”,这一点当然没有什么问题。世界(尤其是欧美)各大学通例,的确是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然而,蔡先生既不从权利或效益 (benefits)的观点,也不从权利与效益的观点出发,他所提出的“理据”(即“无论为何种学派……尚不达自然淘汰之运命者……悉听其自由发展”)看来似乎是根据中国当时流行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来论说的。假若是那样的话,他的说法就与他所主张的思想自由、学术自由产生矛盾了。因为“物竞天择、优胜劣败、适者生存”蕴涵着社会达尔文主义者所相信的自然淘汰的“规律”,拿那一套说法来论证思想自由、学术自由,将会导致很势利的态度:被人遗忘或不合时宜的东西,是被淘汰的东西,不值得再提。如果大家遵奉这说法为圭臬的话,一些超前的学说(它们出现时不被当时人所理解,时过境迁以后人们才发现它们的深刻性,如维柯[Giambattista Vico]的著作)就没有重新被发现的可能了。

   陈寅恪先生主张学术自由的精神意义,乃从他于1929年为纪念王国维先生自尽两周年撰写的碑铭中显示出来,这座石刻的纪念碑至今仍然屹立于清华园中:

   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章,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3}

   陈先生的说法,在纪念王国维先生自尽的历史时刻提出来,确实具有强烈的精神意义。不过,那是一篇碑铭,不是一篇或一本论证思想自由、学术自由的专文或专著。纯就碑铭中提出的看法来说,虽然正确但过于简单:发扬真理,并不仅在于从“俗谛之桎梏”中解脱出来便可办到,还需要主动地追寻、提出真问题,而非假问题等等条件。

   如前所述,思想自由、学术自由,在现代中文学术界的内部,自“五四”以来没有不赞成的(外面的政治势力对其侵逼与干扰,当然是另一个故事)。也许因为大家都同意,所以以为没有什么好讨论的了。在思想自由、学术自由被禁锢的年代,有的人为了争取思想、言论的自由,不畏压迫,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那些直面专制的迫害、争取思想自由、人格独立的事迹所展现的“威武不能屈”的精神,可歌可泣,令人深深感动。然而,当禁锢缓解或取消以后,由于中文学术界向来没有关于思想自由、学术自由及其实际运作的深入讨论与建设,一旦客观环境出现了(至少在形式上)相当甚至极大程度的思想自由、学术自由以后,中文学术界却出现了未能从思想自由、学术自由中获得更大效益的窘境。明显的例子是:台湾的学术界一旦从威权体制的控制下解脱出来,便匆忙地进入庸俗的民主化体制之内。而庸俗的民主化便自然而简易地使学术研究,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变成了官僚系统运作的一部分(详下)。因此,学术自由、学术发展反而受到了限制。所以,笔者除了要讨论学术自由的理论基础以外,还要分析一下,从学术自由的理论基础推论出来的学术自由的实际含意,希望能对中文世界的学术发展有所助益。(当然,学术发展,除了学术自由以外,还需要其他的许多条件的支持,才能真正落实。不过,其他的条件,即使已经完备,假若没有实质的学术自由的环境持续支持学术的发展,学术研究的成果,很难多元地、丰富地、有序地积累下去。)

  

二、自由的两种意义


   要谈学术自由、思想自由,首先需要谈一谈什么是自由?自由,实际上有两种:消极自由 (negative freedom) 和积极自由 (positive freedom)。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人的自由涉及两种不同性质的问题。这两种问题,虽然彼此有关,确实是不同种类的真问题。它们是由20世纪著名政治、社会思想家伯林,参考前人(特别是法国自由主义思想家贡斯当[Benjamin Constant])的贡献以后提出来的。{4}

   1. 消极自由及其问题

   消极自由乃是解答,什么是(作为主体的)人根据自己的意思做自己要做的事的领域(或空间)? 在这个领域(或空间)之内,他不受别人或政府的干扰与强制。如果他确有这个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思做自己要做的事的领域(或空间),那么可以说,他在这个领域(或空间)之内是自由的。我们称这种自由为消极自由,因为我们不对这种自由作积极的界定,我们不说这种自由是什么?我们只问,他有没有这个领域(或空间)? 如果有,那么这个领域(或空间)有多大?这种消极自由至为重要,它是必要的自由,如果一个人没有这个自我的自由空间,别人可以干扰他,政府可以不受限制地进入这个空间强制他,他当然没有自由可言。显然得很,赋予这种个人自由的最重要的必要条件是:健全的法治 (the rule of law, 不是 the rule by law) 与法律保障的人权。它们的落实需要支持这种自由的文化、社会、道德秩序的稳定而不僵化的发展。

   不过,这种消极自由虽然至为重要,但它在今天欧美宪政民主的国家中,也有困扰它的问题。简略言之,它有两个基本的问题:

   第一,16世纪以来的西方,消极自由是从对抗政治与宗教的迫害中成长起来的。当20世纪欧洲左、右极权主义兴起以后,它屹立于风暴之中,守护着以个人主义为基础的西方文明。可是,以往的光荣历史,并未能预见(并设法制止)后极权主义时代的今天困扰它的问题的出现与扩散。

   消极自由只问:“你有没有不受外界强制与干扰的独立空间?这个空间有多大?够不够用?”它不问:“你如何在这个自我空间之内做决定?以及你自己做决定的能力如何?”消极自由认为这两个问题,都是你自己个人的问题,不是消极自由可以或应该过问的。如果提出来,反而会干扰到消极自由所要保障的个人自我空间。

   过去,在消极自由对抗政治与宗教迫害的年代,其诉求是建立在两个预设 (presuppositions) 之上的:一是每个不同教派里的人可以信其所信的需要;二是社会中的基本制度(教会、家庭、学校)有资源、有能力提供做人所需要的教养与锻炼。然而,在世俗化的潮流冲击之下,教会、家庭、学校的权威已经松动,甚至失落得很厉害,无法肩负起过去所承担的责任了。而许多欧美宪政民主国家,基本上,法治与人权已经落实并已行之有年。另外,消极自由过去对抗的对象也早已消失。

   这样的情况之下,消极自由在过去的针对性已经不存在了,而消极自由所预设的社会上培养做人的教养与锻炼的机制也已失落殆尽,社会上个人自我为中心的倾向却越来越强。因此,继续强调消极自由的结果是:要求扩大不受干扰的空间变成了社会中的趋势,要求从尚存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变成了时尚。所以,许多年青人(以及不少并不年青的人),在消极自由之内,常常把“有资格自己做决定”当成“自己有能力做决定”,以致产生许多个人心理上与社会上的问题,包括任性、放纵、寂寞。

   这种现象,当然也和其他因素与之相互加强有关,包括在全球化资本主义强势扩张的影响下,史华慈 (Benjamin I. Schwartz) 先生在其遗笔中所谈到的,“排他性物质主义的宗教”(the exclusive religion of materialism) 的兴起所导致的文明的物质化、庸俗化与异化。{5}

   第二,由于消极自由的落实,主要需靠法治的保障,而非社会的规范或宗教与道德的戒律所能保证,自己在自我空间做自己的事做惯了,社会成员经常只想到自己,彼此之间除了契约关系以外,互不关心,以致变成 “原子人”,社会变成没有人味的“原子人”社会。

   根据以上的分析,在今日欧美的社会中,仍然惯性地继续强调消极自由的重要,令人难免觉得这样的眼光在面对新的问题时的迟钝。不过,话还得说回来,在面对东方一些威权体制的国家以及后极权、却仍然保存着不少极权特色的威权体制的国家时,由于仍然尚未实现真正的宪政民主,即使消极自由将来真正落实以后,可能也会出现不少问题,强调赋予个人自由空间,确实具有至为重要的现实意义。我们总不能因噎废食!因为没有消极自由,就没有自由可言。

2. 积极自由及其问题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林毓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自由   学术自由   博兰尼   伯林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术规范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291.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 2011年第7期

1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