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朴民:韩国的教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82 次 更新时间:2017-10-13 23:49:32

进入专题: 教授  

黄朴民 (进入专栏)  

   这些年,国内教授的声誉直线下降,有关教授的各种负面新闻消息常常见诸报端,教授嫖娼,教授造假,教授剽窃,教授走穴之类的现象有如雨后春笋般的滋长、蔓延,成了形形色色媒体乐此不疲的炒作对象。影响所及,是原来享有清誉的“教授”一职越来越失去人们的尊重,其头上的“光环”被打个粉碎,终于从高高在上的半空,跌落到满是泥泞的大地,有网民更发明了一个词汇,用“叫兽”来称呼那些失德无行的教授。

   其实,今天教授地位的沦丧也不奇怪,在以往,要当上教授可真不容易。我的硕士生导师黎子耀先生,1927年入国立武汉大学读书,师从李剑农、刘永济等名家,1940年到国立浙江大学执教,与谭其骧、缪钺诸先生过从甚密。次年,定级为副教授,这一当就是近40年,直到1979年才在杭州大学晋升为教授。可见,在当时,教授的确是高校教师精英中的精英。说起教授,给人的印象就是温文尔雅,学富五车,道德文章俱臻一流的谦谦君子(其实也不尽然)。

   可在今天,教授数量早已到了车载斗量的地步,有些重点大学的老牌院系,教授的人数占了整个教师队伍的一半以上,一块砖头掉下来,就可以砸死一大堆教授。敝人家乡的一所高校,上世纪70年代末刚开张时,全校上下也就是二、三个教授,可如今,却早已人数过百。俗话说,“物以稀为贵”,教授既然是批量生产,以几何级数递增,人人都觉得挨到年头就该升任(至于学问究竟合不合条件倒不乐意去考虑),那么,“谷贱伤农”,教授的身价自然也只能是江河日下,一落千丈!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教授队伍吹气球似的膨胀,其结果必然是鱼龙混杂,泥沙俱下,中间出几匹害群之马,也不是令人诧异的事情。可是,社会上仍然是按原先的教授形象来观照检验今日的教授表现,这无疑会大失所望,于是群起而攻之,教授便成了众矢之的。应该说,这虽然不尽公平,但却完全可以理解。因为在物欲横流、世风日下的今天,人们是以“教授”这个清流群体为最后防线的。现在这条防线都毫无悬念被突破了,人们的失望可想而见,就不能不大张鞭挞。

   的确,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某教授嫖娼曝光,报纸会作重要社会新闻来报道,若是换了一个民工下窑子被抓,还会有哪家媒体关注和炒作?北京交通大学某教授与女考生玩“潜规则”丑行败露,顷刻成为网络上的大热点,口诛笔伐,铺天盖地,但如果是张三光棍与隔壁李四娘子偷腥嘿咻,可会让网民们热血沸腾,义愤填膺?

   所以,我觉得社会大众对当下某些教授丑陋行径的声讨、挖苦乃至咒骂,其实体现了他们对社会公道正义还有最后一丝的期待,如果哪一天他们连“教授”都懒得骂了,那么,我们这个社会也就真的无药可救了!

   到韩国一年,我很自然地接触了许多韩国的教授,做为“同类”,我有意识地关注他们的生存状况,看看他们究竟有哪些不同于我们的地方。

   发现之一:韩国的教授队伍规模不曾失控。韩国高校的教授,是比较严格按学科岗位设置的。每个学科、每个研究方向,教授数额都有相对严格的规定,一般没有随机性的变通与突破。像高丽大学史学科中国史专业,就划分为三个方向:上古史、中古史、近现代史,每个方向设一个教授。老教授不退休,其他人就不得晋升,你如果不乐意,可以走人,到其他高校去应聘教授,竞争上岗。这样一来,整个教授的数额就被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保证了其队伍的稳定性,绝不会出现国内那种“博士贱如狗,教授满街走”的不正常现象。

   发现之二:韩国的教授生活待遇相当优渥。与香港的大学教授、尤其是讲座教授的神仙境遇相比(我的一位在香港中文大学任讲座教授的同学,每月月薪是20多万元港币),韩国教授的月薪尚不算太夸张。但是在韩国国内,他们绝对算得上是比较富裕的阶层:新任教授的月薪在500万韩币上下,资深教授的月薪可达1000万上下(相当于8万多元人民币),而且旱涝保收,不发生特殊情况,可以一直干到退休,退休后还有一笔相当丰厚的养老金(公立大学教授工资低于私立大学教授,但养老金要高,私立大学教授的情况恰好相反,平衡下来,两者基本扯平)。这样的收入,可以确保教授们过上安逸舒适的优雅生活,而不必象中国一些教授(主要是文史哲等人文学科清贫教授)那样靠爬格子或多吃粉笔灰来挣外快贴补家用。所以,韩国的教授大多能心平气和地把主要精力投放在教学与研究上,潜心治学,心无旁鹜。

   另外,像首尔大学、高丽大学、延世大学等重要高校,教授一般都有国家课题项目,这些项目费到了其手上,可以完全自由支配,吃饭喝咖啡刷卡消费便可,而不象国内的课题经费报销关卡多多,结果变成电脑年年换,造成更大的浪费。如果考虑到自由支配课题经费这个因素,韩国教授的生活舒适指数还可以有上调的空间。正因为教授岗位如此优越,人们看教授的眼光也充满着尊敬与羡慕。我听到过一个传言,说是一个人如果当上教授而琴瑟未谐、孤枕独眠,那么,大公司老板就会通过“媒探”(演艺界有“星探”,婚姻介绍那就是“媒探”了)主动找上门来,推销其家中的“千金”,一旦成事,那么,大老板就会送给“钻石王老五”教授三把钥匙:一把开宝马车的锁,一把开big house的锁,一把开办公室门的锁。这传言是否属实,有待考证,但的确多少反映了韩国教授的人气指数。中国传统戏曲中落魄秀才的美梦-----“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看来在韩国更有实现的机会,无语!

   发现之三:韩国的教授上岗竞争异常激烈。人性趋利避害,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司马迁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实为不刊之论。在韩国,教授的岗位既然数目有限,教授的待遇又是这么优渥,那么,教授的上岗竞争之异常激烈也就很正常了。当一个学科方向的教授岗位因各种原因而出空缺之时,就会向校内外公开招聘。这时,就会涌来一大帮竞争者争抢这个位置,而最终结果,得意的只能是一位,绝大多数人不得不空手而归。

   为了赢得竞争的胜利,设局者与当事人都施尽浑身解数,或纵横捭阖,或欲擒故纵,或剑走偏锋,或勾心斗角,奇招迭出,昏天黑地。“厚黑”之道的表演一样淋漓尽致,“关系”之学的因素一样水银泻地。地缘、学缘、人缘,样样不可欠缺,占先机者往往得天下。毕竟同属东方文化圈,谁都能把《孙子兵法》、《三十六计》玩得出神入化,无师自通!

   发现之四:韩国的教授普遍注重个人形象。教授岗位来之不易,教授的声誉在社会上广泛认可。所以,一旦走上这位置,人人都爱惜羽毛,处处避免任何有损于个人形象的行为举止发生。这除了在事业上锲而不舍、追求卓越,以证明自己的学术贡献、学术能力之外,也体现在日常的生活细节之中。像我的合作教授朴先生,每次与我见面时,都要打上领带,套上西服,搞得散漫惯了、不修边幅的我也只好依猫画虎、衣冠楚楚。至于参加学术讨论会、给学生授课等等,韩国的教授们更是十分注重仪容的整洁端庄,西装革履,一丝不苟。穿衣着装是小事,可就是这种细微之处,反映了韩国教授的一种文化素质,即以整洁仪容来表达对他人的尊重,而尊重他人,也恰恰是尊重自己。

   在学生面前,教授个个展示“大牌”的气派,不苟言笑,高深莫测,昂首阔步,旁若无人,真正的不怒而威。而做学生的见到教授,也如同老鼠见猫似的,垂手肃立,侧身让道,低眉请安,鞠躬如仪,亦步亦趋,把“尊师”之道外化在一举一动之中。就这样,韩国的教授以注重自己仪容的方式,无形中凸显自己在社会上的超然地位,默默维系着自己的精神尊严与文化清誉!

进入 黄朴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教授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434.html
文章来源:黄朴民读史

2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