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鸿钧:这是我亲身经历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15 次 更新时间:2018-05-13 19:36:54

进入专题: 教授   忽悠  

高鸿钧 (进入专栏)  

   编者按:本文写于2011年10月30日,收录于高鸿钧《法缘记忆》一书的第53篇。

  

   这是法学院硕士和博士合上的宪法课。上完最后一堂课,学生就要毕业离校。孙教授说,"余下的时间大家提提问题吧。"一位年龄较大的学生站起来:"孙老师,我们就要离校,前程未卜。我们涉世不深,希望您能够给我们一些人生指导"。随后的掌声表明,这是多数学生的愿望。"说什么呢?"教授略有所思,"说立志的话吧,你们从幼儿园就听烦了;说我的感想吧,有自吹之嫌;说劝诫的话吧,又好像是规训"。孙教授停了一下,然后说,"那好吧,我就讲一段最近亲身经历事吧"。一阵掌声。

   孙教授清清嗓子,从容道来。"20多年前,我在国外的时候,认识一位美国朋友。"教授打量众多好奇的眼睛。"他的年龄比我大一些,是男的。"教授解释道,"他得知我研究孙中山宪政理论,又是中山先生的本家,待我非常亲切,错以为我是中山先生的后人。""他常带我到他家去玩,还驾车拉我去旧金山的唐人街、优山美地原始森林、好莱坞以及拉斯维加斯。每个周末都安排满满的。那时我们都很穷,想省点美元回国过日子,哪有旅游的费用。好在这位美国朋友从来不让我破费。真是遇到美国的活雷锋了。"

   教授见学生一脸问号,便不紧不慢解释道:"你们猜这是为什么?原来孙中山当年在美国时,同他奶奶的父亲是莫逆之交。这位美国先生是宪法学者,对孙中山的气象、人品和才华十分钦佩,尤其被中山的宪政理想所感动。他请中山先生住在家中,并四处为它筹款,介绍他加入基督教。两人还按照中国的仪式磕头拜把子。原来这位老先生的名字开头Sun,同中山论上了本家。"教授停了一下,接着说:"这位先生人到中年,家中有一个女儿,也就是我这位美国朋友的奶奶。她正当二八年华,名叫sunshine。在同孙中山的接触中,一来二去,产生了好感,她竟坠入了情网。当时,中山先生也喜欢sunshine小姐,但他革命大业重任在肩,哪敢贪恋儿女私情,且家中还有糟糠之妻。但中山先生越是有意回避,表示婉拒,sunshine小姐越是狂热。中山需要回国一趟,顺便也让sunshine小姐冷却一下。临行前,他把《建国方略》英文版手稿留作纪念,签下"孙文"中文名字,还按了个指印。据说中山先生在自己的藏书上按指印,是一种特殊的习惯,后来把这种习惯用在了中华革命党上,要求党员人人按指印。"教授很得意地说,"这份手稿就保存我这位美国朋友手里,我到他家去时,亲眼看到了这份手稿!"

   教授接着说,"孙中山走后,sunshine小姐大病一场,差点没有殉情。好多年后,知道中山先生已经娶了宋庆龄,她才草草嫁人。为了纪念孙中山,她要求后代都研究美国宪法,名字都用Sun作为开头。" 教授见学生越来越好奇,有些神秘地说:"最近,我接到了这位美国朋友的来信和一个小包裹。你们猜包裹里是什么?他把孙中山当年的手稿寄给了我!中国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的信息,让他想起了奶奶当年的遗嘱:届时把它赠给中国研究孙中山的学者,让它魂归故国。"

   "这份手稿可惜我今天没有带来",教授接着说,"我这位美国朋友是研究宪法的著名学者,他著作等身,《偏颇的宪法》、《权利革命之后》、《网络共和国》以及《信息乌托邦》,我们在座的许多人都读过。他是谁还不清楚吗?"学生中突然有人叫一个名字:"孙……!",全班顿时如沸腾鱼乡。

   大家又静下来后, "这只是我亲身经历的第一件事。"教授看了一下学生笑脸,继续说,"最近参加一个小型会议,会后免不了饭局。座中有一位官员,享受副部级待遇的正局级干部,算是高干了。他讲了几件小事很有意思。"教授从学生的目光中判断出,他们急切想知道下文, "大家都知道,美国副总统来北京吃了顿炸酱面,吃炸酱面纯属作秀,其实他最喜欢喝茅台,每次一瓶都不够他喝。临走前,在欢送会上,我们国家的一位陪同领导问他,在中国期间,什么事情使他最开心,他脱口而出,喝中国的茅房最开心!当时在场的人们都楞了,随后才发现他把'茅房'与'茅台'搞混了。"教授补充道,这是饭局中那位官员朋友讲的,他说他当时在场,亲耳听到的,让我们不要外传,希望你们也别外传。"学生突然笑起来,重复着"茅房"一词,觉得好玩。

   孙教授说,"前不久,在一个国外的记者招待会上,我们国家出方领导人正在讲话,突然从听众席中飞出一个鸡蛋,直奔领导的面门砸来,当场的人都惊呆了,眼看躲不及。突然一个中国服务员飞身跃起,在飞蛋距离领导脑袋不到一米地方,硬是把飞蛋拦截在手中!全场顿时响起一片掌声。"学生先是一惊,随后感到诧异。教授不慌不忙复述道:"原来中国领导出访前早有准备,让中国女足的最佳守门员扮作服务员,随同出访,关键时候挺身而出。"教授补充说,我这位官员朋友参与了这个拦截计划,希望你们别往外传。"学生脸上顿时浮现"特别佩服"的表情,有人还伸手在空中做了个拦截飞蛋的姿势。

   教授继续说到:"我这位官员朋友还跟我提到一件事,他的一位国企老总朋友,近期需要两名高级助理,要名校的硕士生或博士生。他最看好咱们学院的毕业生,年薪在50万左右,试用期年薪可能就20、30万吧,不用参加公务员考试。他让我给推荐,谁有兴趣课后请与我联系。"学生顿时一片掌声。

   孙教授见学生情绪高昂,故事继续下去:"前几天,参加了一个朋友聚会,遇到一个企业家朋友。没有他买单,天下第一宰那地方,我们进得去,出不了门。这位企业家特别慷慨,也特别能侃,每次吃饭,他都让大家当'听长'。"

   教授开始复述企业家朋友的故事:"我这次来京是陪省里的一位主要领导,名字就保密了。他总想体验一下总统套房,这次我给他安排了,但不是一般的,而是魔幻总统套房,其实在北京刚开业不久。领导自然美滋滋住进去,还骂我瞎安排,玩'魔幻'。第二天早上,他满脑门双眼皮,说是我坑了他。原来这魔幻套房中,有四个寝室,分别以"天""地""人""鬼"命名。天房是吊床,地房是榻榻米,人房是普通家居床,鬼房是高级席梦思水床。人房最小,简单朴实;鬼房最大,复杂豪华。我这领导老兄自然选择了鬼房。他刚睡着,就忽然被什么声音惊醒,"咯噔"、"咯噔"、"咯噔",听似高跟鞋踏地声,由远而近;睁眼一看,只见墙壁上一条白色连衣裙飘来飘去,还有女子哀怨的叹气声。这老兄惊得目瞪口呆,一跃跳起,按下报警器。他叫来服务员,跟她们大吵大闹。服务员说,住这种魔幻套房需要先看说明书,我们不能指导,否则就失去了魔幻的悬念。其实,进住时曾经提醒他看说明书,他没看。这老兄只好熄怒,开始阅读说明书,但读完需要八小时。他没有耐心,就进入了人房。心想,管它什么套房,能睡着就行,人房应最实惠,最适合人居住。他刚刚睡下,没等合眼,就觉得高跟鞋跟了过来,连衣裙和哀叹声也飘过来。他又把服务员叫来。服务员说人鬼未了情,选这个房间就是这样效果。他问应该选择哪个房间,服务员摇头不语。他这时才有点明白,无论是否看说明书、怎样选择,这种十万元人民币一晚的魔幻总统套房,效果都是'今夜无人入睡'。我以住过一次,知道其中的奥妙,但我没告诉这老兄。"学生听完这段复述,各个目光惊异地"哇塞"。

   教授说,我这位企业家朋友也有苦衷,他告诉我们,"中国的企业家赚钱很辛苦,苦就苦在人脉关系上。没有关系,办不成事。就说刚才提到的这位领导老兄吧,没有他帮助,我的房地产根本做不起来。求领导办事,也得为领导分忧。两年前,这位领导把自己公主送到我们公司,说是学习学习,锻炼锻炼。没说的,安排吧,至少也得给个中层领导职务'学习'、'锻炼'。她第一天到公司,我说填个表,走个形式。拿到表一看,没把我乐死。他在'政治面貌'一栏,填的是'瓜子脸',在'有何特长'一栏填,填的是'头发',在'有何爱好'一栏,填的是'爱老虎油'。后一句可能是从港台黄飞鸿片子里学的,我都不知道啥意思,回家问孩子才搞清楚。就这样的水平,也得安排呀。让她当了策划二部部长,配7、8个助手,其实是虚的,策划方案我看都不看,拿到手一律锁起来。这个部长年薪四、五百万,钱其实是给他老爸的。其他人再花几百万,陪公主小姐玩吧,让她高兴就行。话说回来,我出这些钱,他老爸抬抬手就翻番回来了。"教授复述得津津有味,学生听得听得也津津有味,还重复"爱老虎油"。

十一

   "本来这种安排两全齐美,可后来不知谁给这位公主她出了馊主意,搞了个书院策划方案,图纸是参照中国四大书院的建筑风格,组合而成。公主这次没有把方案交给我,而是交给了他老爸。他老爸找到我,一脸严肃,要我把他宝贝闺女的策划方案变成现实,说地皮任我选。这下我可傻眼了,但硬着头皮也得应下来。"

十二

教授觉得故事有些长,但讲到这里也不能太简化,继续复述企业家的话:"我从小就羡慕爱读书的人,可自己一看书就头疼,高中没念完就下海了。事业做大之后,接触面宽了,朋友的档次也高了,感到自己知识不够用,就又想读书。花钱在名校弄个硕士、博士,都不成问题,我觉得那没意思,谁都知道那文凭、学位是骗来的。我想,把中国四大名著读熟了,对一个企业家就够用了。你说怪吧,人们都说《红楼梦》最难读,可我就喜欢这部书。西游写的都是旅游的事,我去过的地方比书里写的还多,用不着看书,看实景不更好吗。水浒写造反的事,咱们现在还得维稳,一折腾,房价下去了,生意怎么做?那三国吧,我也看不进去,文言文不好读,再说现在一国两制都够闹心的,一国三制不更麻烦?不瞒孙教授说,我就喜欢《红楼梦》,喜欢那大观园。你说一个宝玉在园子里,有那么多美女围着,多大的福分呢。听说毛主席也喜欢读红楼,让许世友看五遍,我也想看五遍。可第五遍看到建大观园那一章,我眼睛就得了飞蚊病。一个蚊子哼哼哼,飞来飞去,没法看,眼睛就是出不了大观园!后来,我就开始搜集《红楼梦》的各种版本,现在总算搜齐了。一个孤本花了100万美金,从国外淘回来的,是曹雪芹一百二十回本的手稿和脂砚斋点评真迹。前不久,我托人请国内权威红学版本专家,想做个鉴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高鸿钧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教授   忽悠  

本文责编:hongjil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90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