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旭:西方“中国观”在新世纪的三次转换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8 次 更新时间:2017-10-11 08:37:21

进入专题: 西方中国观  

吴旭 (进入专栏)  

  

   什么是“西方中国观”?简单来说,就是在以美国为首的欧美发达国家中,其主流知识界和决策层对于中国的总体认知和评判。

   从2000年到2014年,二十一世纪前十五年,从世界史研究的角度看,时间跨度太小,还不足以沉淀出具有历史影响力的大型思想体系和脉络。但对于中国和西方世界的关系来说,这是一个东西方“实力架构”和“心理平衡”同时被打破,历史坐标体系和观念话语体系同时被重整的裂变期。在看似平稳的外表下,整个世界因为中国超乎西方想象的崛起规模与速度,经历了、并正在经历着如同二十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一般的站位和重组。

   如果将盟友和敌人设定为相对固定的两大阵营的话,中西方关系目前正处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中间过渡时期。而这种不稳定的过渡性,贯穿于二十一世纪前15年中西方之间所有的波波折折。是敌人,还是朋友?看似简单的问题,却包含着根深蒂固的价值观立场和永远躲不过去的地缘实力评判因素。中西方关系的复杂性,也恰恰反映在“朋友”与“敌人”这种简单的两极归类划分法,无法涵盖其性质和现实。

   为了描摹这个狮身人面、阴阳一体的“怪兽”,西方的国际关系学界特别创设了几个独特的杂交概念。流传最广的包括像哈佛著名历史学教授尼尔-弗格森创造的“Chimerica”(将中国和美国的名字拼凑在一起),以及将英语单词中的“敌人”(Enemy)和“朋友”(Friend)  各取一半所创造的合成词:“敌友”  (Frenemy)。这几个概念一经提出,便在媒体和相关学术界大行其道;因为它将中西方之间这种“一手拥抱,一手握剑”的尴尬奇特关系,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

   以上的敌友混合划分法,正好为本研究提供了一个重要而实用的指标衡量体系。为更全面地梳理“西方中国观”生成和演变的轨迹,本研究将考察样本群设定为四个既相互关联、又自成体系的领域;分别是:(1)与中国有关的西方学术界研究成果;(2)西方政界和外交领域的公开文献资料; (3)西方主流传媒和新闻评论界的报道论述;(4)西方一般公众舆论中的涉华民意部分。在遴选、对比和总结西方对华观念转变发展的大致脉络后,本研究将“西方中国观”在新世纪的沿革大致划分为三个不同的时期:分别是,半敌半友期(2000-2005);亦敌亦友期(2005-2009);实敌虚友期(2009-至今)。

  

   潜龙在渊:半敌半友期(2000-2005)

   在西方的国际关系学界和智囊思想库中,中国“龙”的特质,在新世纪之初已经被发现并大加渲染。但是,总体来讲,在西方人的眼中,中国龙还是处于“潜行”状态,而且其起点也不高,也未必就能够腾空而起,仍处于可上可下、阴晴未定的“渊薮”之中。

   至于说到实力,在西方意见领袖和政治决策群中,可以明显感到对于中国未来崛起所抱有的怀疑多过信任、调侃多过赞颂的心态。在这一时期,西方中国观的主导情绪中,混杂着惊讶、质疑和傲慢这三重色彩。

   首先,西方社会从上到下普遍惊讶于中国发展的速度和崛起态势。2001年中国成功叩开世界贸易组织的大门后,彻底去除了横亘在崛起道路上最大的、也是最后一块障碍。

   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事件,无疑为中国龙的腾飞提供了一个可遇不可求的战略机遇期。在接下来的五年中,美国深陷阿富汗、伊拉克两场反恐战争的泥潭中,无法自拔,更无暇他顾;而中国乘势攻城掠寨,埋头奋进,短时间内占据了世界市场的大块份额,并为自己赢得了“世界工厂”的头衔。等到西方决策者们重新把目光转向东方时,中国已经今非昔比,腾飞在即了。

   关于这一种倾向,比较有代表性和影响力的西方言论和著述包括:《中国军事现代化》(2004,David Shambaugh),《中国红色资本家》(2003, Bruce Dickson),“中国即将到来的变革”(2001,  《外交事务》双月刊,,“中国的新革命”(美国《时代》周刊封面特别报道,2005), “中国如何主导世界经济”(英国《经济学人》封面报道,2005),“中国龙:新的世界强权的诞生”(德国《明镜》周刊,2004。 

   另一种西方中国观的主导情绪是无所不在的质疑。这种质疑的声音,几乎伴随着中国每一步的起起伏伏,波波折折。在中国取得成功时,你可以听到如背景音一般的阵阵怀疑声;在中国遭遇挫折时,这种声浪立刻汇集成一股潮流,吞噬掉刚刚萌芽的一些积极正面因素,将中国形象瞬间打回原形。

   这种质疑,主要聚焦在几个主要的问题上:中国的发展是否可以持续?中国共产党是否能够继续其威权统治?中国的发展对于世界来说,到底是福是祸?这种普遍的质疑声,在2003年中国非典危机时,达到了某种程度的最高点。

   代表这种情绪的有影响力的作品包括:《中国即将崩溃》(2001,章家墩),“中央帝国干渴难耐”(2000, 《外交事务》,William  Gamble),“中国奇迹背后的幻象”(2004,《外交事务》双月刊,George Gilboy);“当中国改变后”(2000,英国《经济学人》封面报道),“非典病毒:这是否会成为中国的切尔诺贝利”(2003,英国《经济学人》封面报道)。 

   最后的一种傲慢情绪,更多是延续数百年来西方对华态度中那种居高临下的惯性态势。这种傲慢,不同于简单意义上的轻视和贬低,而是一种夹杂着猎奇、看笑话、“不明就里”所以“不置可否”的隔岸观火状态。它既可以是惊奇之后的自我解嘲,也可以是怀疑之后的自我安慰。

   美国著名的国际政治学者Aaron Friedberg 在其2011年出版的《争霸:中美在亚洲的主导权之争》一书的前言中,这样记述二十一世纪头几年弥漫在华盛顿“中国专家圈子”里面的共同情绪:“绝大多数我遇到的中国问题专家们几乎都认为,所谓的中美敌手关系,要么是根本不可能出现,要么是太恐怖以至于无法设想,要么是太危险以至于根本不能讨论——好像讨论这个问题都会增加它出现的几率一样”。细究来看,Aaron Friedberg所描述的恰恰是中国发展过程中那稍纵即逝的换档磨合期,以及中西方关系从一个层级过渡到另一个层级的模糊阶段。

   当然,在西方主流政治精英和决策者的眼中(当时处于统领地位的是美国的新保守主义团队,他们相信二十一世纪仍旧是“美国世纪”,并且誓言要将一切潜在的敌手消灭于萌芽状态),中国和西方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既够不上朋友的资格,也算不上一个真正的对手,因此,称为“半敌半友”也许更恰当。

   现在转头来看,这五年时间,恰恰是中国从青涩走向成熟的战略机遇期。到了2005年秋天,当中国的高级政治智囊郑必坚在美国的《外交事务》刊物上发表“中国的和平崛起到大国地位”一文时,正式宣告了“中国龙”五年潜行的结束。

  

   见龙在田:亦敌亦友期(2005-2009)

   2005年以后,曾经在西方对华评论中占据一定比例和影响的“中国崩溃论”,在这一时期,基本上销声匿迹了。而过去十年中起起伏伏的“中国威胁论”,也因为中国在全球反恐大格局和全球经济一体化新态势下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而改换了一种新面貌,以“中国责任论”和“G-2”(中美两国共管世界)等“黄袍加身”的形式呈现出来。

   经过新世纪前五年的蛰伏,此阶段的中国龙昂首翘爪,以不容置疑的强势和力量,预示了西方主导世界五百年这一历史大周期的终结。五年前的置疑者,此时还多多少少没有缓过神来;而西方先知先觉的战略思想者们,已经开始为“后西方时代”准备后事了:美国当时的副国务卿罗伯特-佐利克在2005年9月21日的一篇讲话,标示着“西方中国观”从“俯视中国”到“平视中国”的心理分水岭。他在这篇不长的讲话中,多次用到了一个新概念:“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或者译为“负责任的持筹人”)(Responsible Stakeholder)。这一认知标签细微转变背后的巨大历史意义,恐怕只有熟悉西方政治史和世界现代史的专家学者们才能感悟得到。

   在这一中国观发展的新阶段中,主导西方学术界、新闻界、决策界集体情绪的三条主线是:震惊、反思和恐惧。

   首先,前一时期带有相对调侃和猎奇成分的“惊讶”,已经被中国强势崛起这一无可置疑的事实所再次确认,而西方金融恐慌与北京奥运辉煌登场所呈现的反差效果,只能用“震惊”来形容西方世界的整体心态了。

   这一时期西方有代表性的著述,充斥着诸如“新霸权”,“乾坤移位”,“新新世界秩序”,“魅力攻势”等渲染性词汇,无不显示着视觉和心理上受到强烈震撼之后的后遗症。比如,《乾坤大挪移:中国和亚洲的新动力》(2006,  沈大伟编著), 《中国:新霸权的收支表》(2006, Fred Bergsten, Bates Gill, 等),《魅力攻势》(2007,Joshua Kurlantzick);“新新世界秩序”(2007,《外交事务》双月刊,Daniel Drezner), “新帝国的黎明”(2007,美国《时代》周刊封面文章),“红色中国的崛起”(2007,德国《明镜》周刊封面报道),“新殖民者”(2008,英国《经济学人》周刊封面特别报道)。 

   震惊过后,是西方知识界整体的深刻反思。中国发展奇迹产生的巨大冲击,不仅体现在直观的感性层面,而且也深深触及到西方学界、思想界、政治界精英人士的抽象和理性层面。

   中国所走的道路,无论在经济领域还是在政治领域,都是跳出了西方所划定的框架和模式,以一种“非西方”甚至是“反西方”的整体形态,超越了历史上任何一个大国的崛起轨迹。特别当西方自身的社会经济发展模式,在新一轮“准萧条”的金融危机冲击下,显得千疮百孔、摇摇欲坠的时候,如果再来贬低和嘲笑“中国特色”和“中国模式”,就显得太不识时务了。

   于是,在反思的基础上,中国作为世界势力版图上无可争议的“一极”,被西方正式提出并确立下来。2005年9月,佐利克“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的提法,就是一个大格局调整后的标志性事件。顺延着这个思路,在接下来的一年中,中美两国启动了一年一度的、由高层领导人参加的“中美战略与经贸对话”机制。

   这一阶段,代表着这一“反思”思路的重要著作出版物还包括:《脆弱的超级大国》(2007,  Susan Shirk),《中国幻觉》(2007,James Mann),《中国共产党:萎缩与变通》(2008, 沈大伟);“平等伙伴关系:华盛顿应该如何应对中国的经济挑战”(2008, 《外交事务》双月刊,Fred Bergsten),以及“中国如何看待世界”(英国《经济学人》周刊,2009),“来自远东的冲击”(德国《明镜》周刊,2006年),和“毛泽东和中国式管理”(英国《经济学人》周刊,2007)。 

   很多西方学者从中国的成功中看到了机会和一种崭新的发展模式,但是,也有同样多的学者看到了莫名的恐惧以及西方模式一统世界的终结。

美国著名政治学者John Ikenberry将中国崛起所造成的威胁上升到了事关“西方未来”的高度;在发表于《外交事务》双月刊一篇名为“中国的崛起与西方的未来:自由体系还能够生存吗?”的文章中,他给那些在震惊、反思过后,极度悲观的西方人士开出了一剂解药:“中国不仅仅是面对美国,它面对着一个以西方为轴心的体系;这个体系是开放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吴旭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西方中国观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传播学实务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374.html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