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坦·费舍尔 彼得·施特罗施耐德:保留性文化:民粹主义时代的民主与科学(学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07 次 更新时间:2017-10-09 12:35:01

进入专题: 民粹主义  

卡斯坦·费舍尔   彼得·施特罗施耐德  

   作者介绍:

   卡斯坦·费舍尔,慕尼黑大学政治学理论教席教授

   彼得·施特罗施耐德,中世纪学学者,德国科学基金会主席

  

   译者:蔡廷建,慕尼黑大学政治系在读博士,柯政佑,慕尼黑大学政治系在读博士

  

   现今在许多西方社会中都能够看到一种政治和政治沟通领域的构造性变动,这种变动在改变着认知(Wissen/Knowledge)和权力之间复杂的功能分化。而且,这一变动在美国表现的尤为明显。在2012年的总统选举中,在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Mitt Romney)阵营中服务的民调专家尼尔·纽豪斯(Neil Newhouse)公开宣称,选举活动不会被所谓的“事实调查员”(fact-checkers)所左右。当时民主党非常轻松地仅仅通过引述这一宣称便为自己赢得了加分。这种成功的前提是当时全社会所共同分享的理所当然性(Selbstverständlichkeit / matter of course),而这一基础在过去的五年里已经被腐蚀。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获胜意味着出现了“替代性事实”(alternative facts)秩序的威胁,在这种秩序下“认知的要求“(Wissensansprüche / claims of knowledge)不再需要论证也无需立足于事实,而仅仅需要决断论式的立足于权力。

  

   民粹主义对民主的挑战

  

   上文描述的民粹主义攻击既针对现代社会,也针对下述现状,即现代社会在众多方面都依赖于科学(学术)体系的信息资源,这对于有高度创造力的多元化科学(学术)体系来说既是前提也是结果。同时更多的是,民主宪政国家体系的构造条件也受到了挑战。

  

   正如彼得·格拉夫·凯尔曼赛格(Peter Graf Kielmansegg)提出的(见《法兰克福汇报》2017年2月13日刊文),民粹主义代表的是“单维度的民主理解对复杂的民主现实的反抗”。只要可以将差异通过以下方式加以制度化,即“将人民统治的理念与对该理念法制化的要求对立起来”,“把人民以代表和被代表两个范畴区分开来”,并且“在一元的、与自身保持一致的人民的立场上,建立对群体、世界观以及利益多样性的承认,通过这种承认使得一元的人民概念逐渐崩塌”,那民主现实就能保持其复杂性。

  

   民主与带有合乎宪法的预先决定(Vorentscheidung / pre-decision)(诸如基本权利)的程序性保留(prozedurale Vorbehalte / procedural reservation)有关。自由、民主和人权互相补充:普遍的个人行为自由的权利论证了对民主参与的要求。反过来只有与自由和人权相符的决定才能够被视作具有正当性,否则人们就只能承认每个多数决定都是正当的。

  

   “民主保留性”(demokratische Vorbehaltlichkeit / democratical reservation)对一个开放、自由与和平的社会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如果否认存在着高度差异但又具有同样正当性的生活方式和解释体系的多样性,就会损害和平共处。如果没有“民主保留性”,那这种多样性就无法得到承认并且积极地塑造。原则上来看长久以来,民主对个人来说都意味着在利用公共讨论的方式为自身的立场寻求多数支持时要在一定程度上承担风险——即可能随着讨论的发展其自身立场会因为其他立场的影响而发生改变。而公共理性的应用是这一民主保留性原则的实现形式,通过这种形式民主人士能够形成反思性的自我关系,即实现自我疏离(Selbstdistanz / self-distance)。

  

   这些关于现代社会和民主宪政国家的间接性与保留性的原则,正在被目前美国和欧洲右翼政治光谱中占据主导地位的民粹主义所削弱。与腐朽堕落的精英阶层阴谋相对,民粹主义呈现出所谓纯粹的人民感受(Volksempfinden / People’s feeling)。精英冷酷的、功能性的理性被置于直接性与确定性要求的对立面,这种要求经常会在情绪上被煽动起来,并借由直觉上的可理解(Zugänglichkeit / accessibility)与主观上的臆想,同方法论上可靠的、可实现主体间沟通的理性区分开来。这种排外且退化的同质性幻想与多元主义持续且有创造性刺激(Irritation / irritation)下的保留性意愿(Vorbehaltsbereitschaft / Willingness for reservation)产生对立。这些持续且有创造性的刺激(Irritation)通过不断变化的现实和新的体验得以产生,即通过这些现实和体验在现代社会各个体系中不断得到处理的过程而产生。

  

   民主保留性原则的这一特性并不符合当前的民粹主义。因此对于民主的基本原则是否在民粹主义中仍然能够得以实行,其答案是明确否定的。民粹主义者寻求的不是公共意见交换,而正是公共意见交换塑造了民主社会的公民性。他们宣称自己是人民的传声筒,将人民理解为一元的,并且与所有清醒的真实感受相反,将其理解为同质性的族群(ethnos)而非多元性的人民(demos)。民粹主义者忽视了民主能够实现并要求实现对于弱者、寡言甚至完全沉默者以及少数群体的关注,否则为多数地位设定时间限制就完全没有意义。对人权的保护同时也是对民主基本价值的保障。对人权的保护需要实现独立司法,使得司法可以承担起建构性的民主代表功能。然而民粹主义则反对制度多样性,因此它反对超越党派的司法(尤其是宪法诉讼)、学术自由和调查性媒体。

  

   就像本身是商人的特朗普和诸如德国另外选择党(AfD)、法国国民阵线(Front National)、英国独立党(Ukip)、匈牙利青民盟(Fidesz)或者波兰法律与公正党(PiS)的职业政客所尝试的,在通过宣传对人民政治意愿塑造(politische  Willensbildung des Volkes / the political decision-making of the people)进行操控的过程中,可说与不可说之事的边界发生了推移。民粹主义煽动性地激起人们心中的怨恨,而它只不过假装代表了这种怨恨心理。歪曲、误导以及丑化会对所宣称的人民感受产生反作用。其中“人民”的概念从公民社会中融合性多元主义的概念突变为某种认同种族主义的主导概念。这种认同种族主义试图实现其退化同质化要求,但由于处于现代状态而并不现实。认同种族主义甚至会在必要情况下使用暴力驱逐的手段排除所有被其视为无法信任和相异的人。这个过程中犯下针对群体的非人道罪行的案犯被描绘为过分的外来影响和歧视的受害者,最终这一受害者叙事成为政治权力游戏中道德意义上自我赋权(moralische Selbstermächtigung / moral self-authorization)的有效手段。因此,对民粹主义政客来说,典型具有攻击性的受害者状态的身体语言和面部表情在特朗普(Trump)、威尔德斯(Wilders)、卡钦斯基(Kaczynski)、勒庞(Le Pen)、埃尔多安(Erdogan)和普京(Putin)等人身上都可以观察到。这种受害者心理通过对所有外来的、不能信任的和不受欢迎的人的憎恨得到发泄,他们论辩时的粗俗野蛮也并不仅仅只是个人风格的问题,这是一种反对人性标准和公共理性应用的权力手段。

  

   随着现代社会发展分化的部落化趋势,即发展成为情绪上易受煽动的社群,这些群体感到自己无需在相互之间进行区分,并从承认理性导向的现代社会中复杂的多元主义的义务中解脱出来。只要各个群体只关心自身之事,那现代社会所要求的实现相互理解和坦诚的主张就会遭到侵蚀。在哈贝马斯(Jürgen Habermas)将放弃语言与行为之间的矛盾视为理性沟通准则的同时,民粹主义则肆意发展出一系列这样的矛盾:民粹主义者也会在那些“谎言媒体”上散布谎言,这些谎言会通过“替代性事实”在语言上得到掩饰和无害化处理。大众媒体会被指责为排外和丑化他者,尽管民粹主义自身正在大众媒体中享有受人瞩目的地位。民粹主义运动中看似反精英的领导层同样也由精英构成,他们反对无可替代(Alternativlosikeit / there is no alternative)的政治叙事,但却主张自身的无可替代性。他们认为可以系统地拒绝任何关于少数人权利的争论,因为民主程序下的选举结果不再自然导向能够接受错误并在时间上受限的保留性状态,反而政治的确定性要求会被置于制度化的、民主的可谬论及其对人权的保障之上。所有的矛盾都汇集成为一个由新的民族主义者组成的国际联盟。

  

   民粹主义能够对这种矛盾的论证表现出完全的不为所动,因为民粹主义是一直伴随着人类文明史的阴谋论的一个变种。通过将批评者和竞争者怀疑为某种阴谋的一部分,他们对任何的反驳都能够免疫并且可以谴责政治上的任何其他选择。在保留性、论证性争议的诠释学位置上出现了这种暗示性怀疑的手段,其中,民粹主义是回到直接群体性(unmittelbare Gemeinschaftlichkeit / direct communality)的前政治的自我暗示(die vorpolitische Autosuggestion)的倒退形式。杨斯·杨森(Jens Jessen)在《时代周报》(Die Zeit)中如此写到,“愚昧和野蛮被称做毫不伪饰的通向世界进路的源泉。正是在这些高贵的野蛮人看来,恰恰由于他们在文化上尚未开化,因此他们拥有着更高层次的而且是直觉上的世间智慧(Weltweisheit / world-wisdom)。”

  

   随着对于精英和专家不信任的扩展,不仅作为共同理解基础的意见交换受到公然谴责,而且这种意见交换被那些自我任命的、所谓“人民感受”的代表们置于怀疑之中,因此民主协商成为了民粹主义指责的受害者。如同所有的阴谋论,这种二元论式的精英仇恨也将多层次的真实性歪曲为单一的世界观。同样地,被民粹主义所宣称的(以及技术治国论上所要求的)专业论述的一致性也只是一种幻想。

  

这里也出现了最新形式的启蒙辩证法(die Dialektik der Aufklärung / dialectics of enlightment),即由好的论点所培育的人却推动了对于教育及好的论点的仇恨。民粹主义式的简化声称可以避免科学社会(Wissenschaftsgesellschaft / socity of science)的复杂性并且毫无损害地摆脱现代世界的无理要求。因此它需要贬低具体事务性的讨论、方法论上对真理的寻求以及对适用性要求(Geltungsansprüchen)进行合理化说明的需求。目前例如美国对人为造成的气候变化研究的审查计划、伪科学的新神创论、政府对“人文学科国家资助”计划的撤销、对土耳其大学进行专制的“清洁化”以及匈牙利政府对仍旧出于欧洲大学范围内的布达佩斯中欧大学的威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民粹主义  

本文责编:邢宗民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34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