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怡芳:1997「前进钓鱼台」空降行动大揭密!

——万里奔袭,为了仅有一次的「打击」机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71 次 更新时间:2017-08-30 17:25:24

进入专题: 钓鱼岛  

刘怡芳  

  

   1997年,七个人,一年筹备期,一架骨董机。

  

   他们要前进钓鱼台宣示主权。

  

   升空20分钟,在5500英呎高空,

  

   一段直面生死的惊险航程!!!

  

   1996年的夏天,为了钓鱼台列屿主权问题,台湾民间与日本爆发了激烈的主权争端。台湾的金介寿县议员领军和香港的爱国护土人士乘渔船为了全力抢攻上岛,遭到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大批驱逐舰艇极其蛮横的冲撞与阻挡。期间,香港保钓人士陈毓祥在行动中牺牲,更是激发了全球华人的怒火,让沉寂多年的「保钓运动」再次升温。

  

   当时,美国华侨鲁国明除气愤之外,更萌生了另一种行动构想:如果能从菲律宾或香港租一架飞机,找一位飞行员,再加上一位神龙小组的高空跳伞员,飞降上岛,拆除灯塔及日本旗帜,日倭又能拿我等奈何。

  

   第二天夜里,正是9月18日,他拿起了电话打给在台湾新竹的退役中校飞官王仲年。

  

   鲁国明与王仲年结识于1994年的美国硅谷。当时王仲年提前自军中退伍,以一架单螺旋桨飞机去完成「中国人飞越太平洋」。19天后,他的「乘翼华翔号」降落在台湾松山机场。这是中国人的骄傲,也是中国空军的骄傲!

  

   「前进钓鱼台」那时全只是灵光一闪,说财力没财力、要组织没组织,有的只是彼此的共同意愿、信任与决心;但是王仲年二话不说志愿加入这项行动。行动目的主要有三点:

  

   一、中国人空降登陆钓鱼台,宣扬国家领土主权。钓鱼台列屿是我中华民族祖宗基业,寸土不让;

  

   二、铲除日本右翼团体青年社非法设立的灯塔、日本国旗广告牌及所有不当的标志;

  

   三、安放妈祖神像在中国领土钓鱼台上,以庇佑来往海面船只及人员。

  

   鲁国明并不富裕,为了这个行动在侨界展开募款,联系上成为主要捐款人的臧大化、吕建琳伉俪,他们日后对活动一直给予极大的支持与关怀。王仲年则赴菲律宾寻找飞机租赁公司。经过一番洽询,他们租机又要改装的条件难到让飞机租赁方无法接受,租飞机的「遐想」被迫打消。这时王仲年脑力激荡出「要搞就搞大,我们自己买一架大飞机,跳他『一个班』下去」的火花。鲁国明惊愕不已,却又被「跳他『一个班』下去」的「霸气」给吸引住了。那会是个什么场景啊?!

  

   兴起「空降钓鱼台」概念这段期间,还有一位他们的共同好友──美国大陆航空张重和(DC-10 喷射客机的机长)发挥了起承转合的作用。张重和平时上班主要基地则是远在西太平洋上的塞班岛,航线是飞日本、菲律宾、关岛等地,正是进入钓鱼台的地缘中心带。在听到鲁国明和王仲年电话商议出「要搞就搞大」之后,张重和对买二手飞机提出过许多重要建议与方向。

  

   整个计划的进行可以说是隔着太平洋的三个场景同时的转动着。鲁国明和在台湾的王仲年通常在三更半夜以长途电话、传真机彼此连系;与塞班岛的张重和主要是靠传真机。计划的进行随着不停的数据收集、讨论、构思、分析及模拟实作中,状况、条件、规模也一直顺应着做调整。整项工程的复杂度、难度超出想象。

  

   计划执行必然牵动到极敏感的国安神经,保持高度机密是必须的。依当时台湾敏感的政治环境,弄一架飞机飞进台湾接载跳伞人员,再从台湾飞到钓鱼台跳伞是不可能的。飞机必须是由国外飞向钓鱼台,在接近钓鱼台附近找到一个集结地,可能是塞班岛、韩国济州岛、或菲律宾,作为最后发起线。

  

   与购机同时,空降训练也加紧进行着。几经辗转,他们找到了年轻、热血、敢接受挑战的青年,从头训练出包括李卫华、彭进基、王光华、尹莉文跳伞空降人员赴美国受训,中间历经空降人员受伤更替,甚至连原来的座舱长张国灏也加入伞训。

  

   选定了第一架双螺旋桨CESSNA-411飞机即请王仲年由台来美加州试飞。见面的同时,共同确定了行动的目的、方式、对外名称及彼此的分工。「前进钓鱼台执行委员会」于焉成立,是一个非政党取向,纯民间自发的团体。飞机试飞成功后,整个计划骤然紧绷了起来,王仲年负责寻访到的三位跳伞人员立刻办理出国手续飞美接受伞训。鲁国明则一边筹钱,一边飞机下订、送检、买保险,并针对长程飞行及跳伞找特装公司,准备加装舱内长程油箱及改装机门。

  

   跳伞人员一到,真正考验开始了,跳伞学校是在距离硅谷两个小时高速公路车程的 Yolo镇。白天上课、跳伞,晚上全员到齐,在旅馆房间里,机长王仲年对整个情况做说明、模拟、讨论、补强。鲁国明经常是深夜返家,白天则稍事处理自己小公司的事及飞机相关事宜后,立即又奔回Yolo 跳伞场或机场。他给自己立下了一个原则,只要有跳伞人员、飞行员在跳伞学校或机场受训,一定到场和成员在一起。因为大家都是正在从事一项既崇高又极危险的任务,他要尽其所能的不容些微闪失,才对得起所有参训人员的家人。

  

   伞训时人员意外或受伤,也曾发生过数起。最严重的一起是第二期的空降员王光华在伞训中着陆时,被瞬间刮起的强风连伞带人在地面拖行,造成他尾椎多处折断痛苦异常。而王光华在休养了5天后抱病继续伞训,而且成绩非常好,坚忍卓绝的精神,令人敬佩。

  

   一路上,遇到许多突发的困难、瓶颈,但都共同竭力的解决了。大家士气始终如虹,积极争取在1997年夏秋之前,东北季风刮起前出发、奔赴钓鱼台。

  

   第一架飞机后来在买保险时浮现出设计上的问题,张重和、王仲年认为有安全隐忧,决定停购。伞训一周后完成,人员返台,待购新机后,出发前再来美复训。加上人员更迭,后续又办了第二期及第三期伞训。两个半月后又买了第二架飞机(QUEEN BEECH 65),但交机受到严重耽搁;后又再购买海岛通勤常用的BEECH-18 双螺旋桨运输机,1954年出厂,高龄43岁的「Old Lady」。几经讨论之后,将她命名为「保钓精神号」。

  

   1997年2月,鲁国明请具有飞机机械师资格的美国机师去接机,从加州的Lodi出发搭民航机飞到Ohio州的Columbus为我们检视相中的飞机;并在美东大雪纷飞中经过12天、逐州逐站飞了2000浬抵加州首府Sacramento南方的Lodi机场;王仲年提早由台抵美准备试飞。

  

   购机的两次延宕、引擎大修、飞机买来时底部1呎见方大破洞及其撞断的横梁进行修补与换梁、ILS 仪降系统的加装、机舱内长程油箱及额外机油箱的设计、订制及整个系统的安装、固定与测试、FAA每次派人检查,都造成时程上的延长。由于经费拮据,飞行员、空降员在训练任务结束后即行返台。王仲年对情况非常体谅,没有丝毫怨言,也无时无刻都关心着美国这边的发展。他三次由台赴美试飞、受训、签核、接机。同时与所有相关跳伞人员、工作人员及飞机机械师互动,针对任务沟通、仿真、亲力亲为,带给大家无比的信心。

  

   在飞机由旧金山出发前,第三期伞训达成了他们当初自定义的一项指标:用自己的飞机、跳伞人员、伞具装备在 Lodi 实施完成了整合伞训的科目。

  

   1997年8月6日飞机由旧金山湾的Oakland国际机场起飞出发,12天后飞抵了马绍尔群岛。依照事先的约定,鲁国明发出动员令,所有相关人员向菲律宾集结,他和后舱长张国灏携带所有跳伞装备及空投相关物品,搭菲律宾航空由旧金山飞往马尼拉。出发前,鲁国明清楚地知道,所有经费(包括借款)已经秏尽,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又因为台风接二连三的来,尽管心焦难耐每隔几小时便向机场塔台询问气象状况,所有人只能耐心静待起飞放行的通知。

  

   终于雨过天青了!199年9月2日,所有行动组员:机长王仲年、座舱长兼空投员张国灏、空降员李卫华、王光华、《联合报》记者高源流、章家源,以及环球电视台摄影记者罗树明,一行七人在清晨四时多抵达停机棚,安静地装载行动所需的设备工具。

  

   「保钓精神号」在微光中缓缓滑出停机棚。在07号跑道头45度坪上,王仲年踩死煞车,按程序叫过塔台,排第二位起飞。前面是一架FedEx联邦快递的B-747全货机,必需等待它起飞后加上2分钟的扰流消散时间才轮到「保钓精神号」起飞,算算至少还有个3——5分钟的时间,他机械式的作完了「起飞前检查(Before tale off check)」,伴随着双发动机慢俥运转的嗡嗡声以及整个机身有规律的晃动,发怔似的想着所有这一切:

  

   年来的酸甜苦辣,就为了今天这一击,他们几乎就要成功,但成功又似乎那么遥不可及。海面上有几艘渔船及快艇已早他们数小时出发,准备配合登岛并抢救完成任务的空降员;鲁国明在台北带领一个地面小组,提供法律支持的义务律师群已就位;美国几个参与的侨团成员们正焦急的守在电话机前;几家参与支持行动的媒体,保密了将近一年,这两天的报纸头版头条早已空了下来──为的就是这一击,就为这一击!

  

   机上这七口,个个携家带眷,代表的何止七个家庭而已;滑行途中,机内通话系统已经故障,前、后舱之间只能靠大声喊叫沟通,不知后面那五位心里正在想什么?王仲年转头看了看右座(副驾驶座位)上的《联合报》文字记者老高(高源流);这是他此生第一次坐在驾驶舱,双手紧抱着一具手提灭火器。

  

   「我该做些什么事?」上机前老高很慎重的问王仲年,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兴奋及恐惧。

  

   「替我管好这个。」王仲年随手拿了具手提灭火器交给他:「听我的指示!」

  

   「OK!No problem!」老高兴奋又紧张的声音透露出他一定会负责管好这工作。

  

   6点13分,「保钓精神号」开始滚行。机身内加装了3000磅长程油箱,总重量超过11,000磅,使「保钓精神号」加速的很不顺利,跑道道肩上4,000呎的标示牌很快出现,而飞机连go/no go speed(放弃起飞速限)都还没达到,一转眼6,000呎的标牌又向王仲年眼前扑来!王仲年将双油门一推到底,「保钓精神号」终于从菲律宾苏比克湾机场起飞!

  

在一片蔚蓝的湾面上空,「保钓精神号」迎着初升的朝阳艰难地爬升,(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钓鱼岛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往事追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71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