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业进:市场过程及其驱动者

——科兹纳的《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9 次 更新时间:2017-07-13 10:29:38

进入专题: 科兹纳   《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刘业进 (进入专栏)  

   我们有必要从一个更宽广、更深刻的背景来理解奥地利学派代表人物柯兹纳。从社会科学角度,马歇尔以来主流经济学没有预言到1929大萧条,更没有预言20世纪末期中央计划经济大溃败这一历史重大事件。特别是后者,意味着经济学背叛了人们对它的厚望。在一定程度上,主流经济学范式应该对20世纪的中央计划经济试验和它的持久延续负责。作为一门深深地扎根于理性狂妄或人类自负之上的抽象思想体系,社会主义中央计划经济注定会一次再一次地重现(因此1920-1930年代的社会主义经济计算大辩论不是故事的终点而是起点)。分工、交易展现的大范围合作是人类经济行为的基本特征。迄今为止,这种合作有两种根本不同的的协调安排:系统性的制度强制vs.自由的企业家行动。没有企业家精神,经济计算是不可能的;没有企业家精神,就没有社会生活的可能。抛弃企业家精神,在“团结一致”和“利他”原则的基础上强行组织社会经济事务,在理论上不可行(仅仅信息产生和传播方面),而且这一企图最终会扼杀我们现在所知的全部文明。(哈耶克,2000b;德索托,2010)实践和理论分析都越来越清晰显示出,我们需要一种主观主义、证伪主义(严格波普尔原本的意思应该称为“批判理性主义”)的经济学,在这个方面的探索上,有一条而远未得到应有重视的智力线索:米塞斯-哈耶克-柯兹纳……

   主流经济学有一些令人诧异但又泰然处之的现象:生产理论不讨论企业家;完全竞争理论不讨论竞争……这源于瓦尔拉斯一般均衡模型通过联立方程组求解均衡条件,其中,从时间上看是异质的变量被假设为同时发生,生产和交易被假设为闪电般完成;个体被抽象为一组偏好表达。均衡分析从作为辅助思考工具演变成唯一重要的研究对象。普遍存在于消费者、生产者、产品中的多样性事实被同质化假设所掩盖。连同多样性一同消失的,有新奇和创新,选择压力、企业家精神,市场学习过程……奥地利学派不回避,反而正面这些真实经济世界中的重要现象。柯兹纳对经济人假设的反思、企业家精神及其警觉品质、利润现象、对资源配置范式的批评与市场过程范式的推进、垄断与竞争的解释等重大议题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本文以柯兹纳的竞争与企业家精神一书为基础,结合他本人后期的一些扩展,探讨由他发展出来的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分析框架。柯兹纳(1973;1997)自始至终强调三个关键性概念:企业家作用;发现的作用(从而警觉的作用);对抗性竞争。本文第一部分探讨了柯兹纳竞争性动态过程分析的前提预设:一种不同于新古典范式的知识假定以及由此引出的具有奥地利学派特征的经济人概念的扩展——行动的人。第二部分讨论市场过程的驱动力企业家精神及其警觉品质。第三部分讨论与企业家精神的运用紧密相关的利润现象及其本质。第四部分是基于无知和企业家精神概念的市场过程范式分析。第五部分单独考察了柯兹纳框架下的垄断与竞争分析,这是一种非常有别于新古典视角的分析。第六部分考察了一个重要推论:政府指导经济之不可行性的分析。最后是几个其他方面的政策推论。


一、不完全知识假定与经济人概念的扩展


   从完全知识假定到不完全知识假定在柯兹纳的框架中具有先导性意义。不完全知识假定除了新古典范式放松完全信息假定所确认的“信息不完备”的含义以外,还包含“纯粹的无知”(sheer ignorance,unknown ignorance)的含义。纯粹的无知,是这样的一种情形,由以减少这种纯粹无知的“企业家发现”根本事先不知道那个无知的存在(Kirzner,1997)。知道无知,根本不知道无知,这是两种不同的不完备信息含义。柯兹纳的不完全知识假定包含了两种情形,而且尤其强调后一种情形的无知。这与新古典经济学家的修正路径不同。新古典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正视不完全信息问题,但是在他看来,信息不完全但信息的可得性是知道的,只是生产和获取成本太高,存在一个高昂的信息成本。一旦完美对于世界的知识被设定的完全的,那么一系列的逻辑推论就导向新古典主流范式;相反,一旦做出了不完全知识假定,这意味着市场参与者不是全知全能的,获利(从而资源配置改善)机会总存在,这一假定的引入则有可能导向一种新的分析范式,这就是柯兹纳在《竞争与企业家精神》中论述的市场过程范式。柯兹纳正是在另一个逻辑层次发现了企业家精神在市场中的作用,未被利用机会的存在,向市场参与者决策制定敞开了一片空间,它原则上根本不依赖于罗宾斯式经济计算。存在着一种重要的知识,它不隐含在既存的数据中,它存在于企业家的设想和想象中。存在一种机会,这些机会不隐藏在既存的数据中,存在于市场过程的进程之中。

   柯兹纳强调更加宽泛的米塞斯式“人的行动”概念。 行动的人概念包含经济算计和效率驱动的含义,但是“人的行动”概念与配置和经济算计概念不同,它不会限定决策制定者(或他的决策制定的经济分析)在一个给定的目的和手段框架内。既然在米塞斯所阐发的意义上,包含由人所采取行动的过程——排除忧虑,使自己更愉快。那么比经济算计概念更广,“行动者”不仅被赋予有效追求目标的倾向,只要手段和目标是清晰地确认的话;而且被赋予驱动力和警觉,以确认哪些目的该追求,哪些手段是可得的?人的行动包括典型罗宾斯式经济人的效率搜寻行为,更重要的是包括了一个非经济计算的成分。由此,柯兹纳确认的经济学中关于行动者的假设:人的行动对待双重任务,确认相关目的-手段可框架,以及寻求与之相关的效率,把这二者视为一体的,整合人的全部活动。这意味着想象力、惊奇、魄力在人类决策中发挥着中心作用(Kirzner,1997),而不仅仅是给定数据做最优化的机械计算。这种洞见通过放宽人—行动概念而获得——人的行动被赋予一种倾向,即对于新目标的警觉以及对迄今未知资源的发现。这一概念的清理和扩展,为市场过程中企业家精神的出场做了很好的理论铺垫。

   与行动的人概念相关,“警觉”概念是积极的,藉由警觉,企业家发现那些可能的、新的、有价值目标和可能的可得资源。正是这个企业家元素使我们易于理解主动的、创造性的以及人的活动,而不是罗宾斯式经济人的消极的、自动的、机械的活动。如果说罗宾斯式的经济人对“给定客观”的一套经济数据做出刺激反应式的反应,那么市场过程中行动的人则是主动积极地表现出一种“警觉”。如果说完全知识条件下对应的是经济计算,那么不完全知识条件下对应的是企业家的警觉。

  

二、企业家精神及其“警觉”品质

  

   人不会在一个完美知识的世界里行动,基于给定一套数据计算最优化行动路径根本沙漠上建大厦,基于此,柯兹纳强调个人对新信息表现出来的警觉的重要性。没有一个客观的数据集合在那里,从而,基于一个客观数据集合导出唯一的最优资源配置方案也不存在。对于经济世界的完美知识假设,是配置范式的逻辑前提。在一个完美知识世界,需要工程师而不需要企业家,企业家精神因而没有其存在空间。一旦我们把注意力从知识完全的均衡世界转向知识远不是完全的非均衡世界,罗宾斯式经济人的分析不再有效,我们必须认真解释市场过程怎样给市场参与者提供新信息,决策制定者怎样根据他们的情况修正手段-目的框架视角。这正是企业家精神概念介入的地方。

   企业家精神所需要“知识”的类型是“知道到哪里寻求知识”,而不是,实质性市场信息的知识。 “警觉”,即企业家的知识,也许可以描述为“知识的最高阶”( highest order of knowledge)——一种利用可得的已被拥有(或能被发现)信息所需的最后知识,是一种抽象、非常总体和曲高和寡、阳春白雪的知识。随着奥地利学派拉赫曼和沙克尔一支的发展,柯兹纳后来也进一步扩展警觉的含义(无疑受到拉赫曼和沙克尔一支的影响,而在拉赫曼和沙克尔看来所有的经济行动都指向将来),柯兹纳后来指出,警觉指向既存事实的觉察但不限于此,“重要的是,警觉必需包括这样的意识,其中人们能由想象、信念的大胆跨越、决断性行动创造将来。” (Kirzner, 1982)也就是说,警觉不仅仅是对既存事实的觉察,也可能产生自想象;既有对当前的事态的觉察,也有对于未来机会的预测和未雨绸缪。既着眼于捕捉当前的利润机会也着眼于未来的利润机会。

   企业家精神是市场过程的基本促动因素,是建立均衡的力量。这一点与熊彼特的作为创新者的企业家理论有相同点,但差异也是显著的,在熊彼特那里,企业家是打破均衡的力量。[1]柯兹纳的企业家精神的功能不是转换他面对的成本和收益曲线,而是注意到(警觉)事实上它他们已经转换了。

   后期,柯兹纳进一步吸收其他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关于企业家行动特征的刻画,除了“警觉”,柯兹纳也重视决策制定者的“想象”(imagination)、“魄力”(boldness)、与发现相关的“惊讶”(surprise)等特征[2],一种不同于罗宾斯式经济人机械计算的特征。


三、利润:纠错、套利与创新


   在一种情形中,利润存在本身是资源错误配置的忠实表达。利润存在于空间上的资源错误配置,也存在于时间上的错误配置。米塞斯和柯兹纳都认为,利润出现于要素市场和产品市场协调的缺乏。成功的企业家精神正是先于他人意识到这种失调。企业家行动正是对资源错误配置进行协调的努力。与科斯以来的新制度经济学不同之处在于,柯兹纳强调企业家的有意识和主动采取行动纠正资源错误配置的行动特征。柯兹纳指出,其理论的中心主题在于探索下述洞见的含义:即使交易成本为零,即使无法律障碍,均衡状态的达致一点也不会被“确保”,也无论如何肯定不会是瞬间的事情。这一洞见,把我们的注意力引向企业家过程在带向均衡趋势中的有意识作用。柯兹纳批评既有文献这样的观念,零成本、无障碍交易假设条件足够确保配置立即、自动、无摩擦排除所有资源错误配置,市场时时处处表现出的主动积极行动被忽视了。交易成本为零不能保证一个均衡世界的来临,这里从交易成本为零到信息成本为零的推导过程是存在问题的。获取信息的过程,有主动积极寻求的因素在其中。特别是市场中的机会而言,柯兹纳指出的是,无成本获取与可得、想要的机会相关的信息,根本不能足够保证这些机会就能被抓住。一种信息可以无成本去接触并不等于知道那种信息,因为一个人可能根本没有意识到它。利润的发现和捕捉,不是拆除障碍这种消极意义上的努力自动即可达成的,还需要企业家对机会的警觉。零交易成本自身不能保证交易机会将被发现。也就是说,即使在一个零交易成本世界,企业家行动仍然是必要的。新制度经济学看来是清除过高交易成本的过程,柯兹纳看到的还有知识传播以达成协调的过程,正是这一过程中,利润机会被捕捉。

为什么利润现象是经济中的一个常见现象?因为不均衡是一个常态。不均衡的代名词就是利润机会。只要不完全知识和不完全信息假设得到确认,只要放松不现实的偏好和技术不变假设,利润就是经济中的永恒现象。对于一个相对满意的资源配置状况的达致,消极层面的排除交易障碍从而降低交易成本是必要的,同时积层面的企业家精神更是必要的。这就是柯兹纳(1973)说的资源配置所必需的两类激励。(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刘业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科兹纳   《竞争与企业家精神》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宏观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072.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