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明葵:“21世纪彬龙协议”是我外交斡旋的胜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92 次 更新时间:2017-06-08 23:43:31

进入专题: 21世纪彬龙协议  

纪明葵 (进入专栏)  

   5月29日,缅甸第二届“21世纪彬龙会议暨联邦和平大会”闭幕,各方代表就政治、经济、社会、安全和土地与自然环境五个主题41项协议条款中37项达成一致,其中政治12项、经济11项、社会4项和土地与自然环境10项的联邦协议文件,这份文件将成为未来实现永久和平时最终版《联邦和平协议》的一部分。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在闭幕式致辞中说,经过数月努力,如今达成这些协议非常不易,这些协议将成为把缅甸建设成为民主和联邦制国家的第一步。

  

排除干扰支持和平进程

  

   中国政府历来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绝不干涉内政,积极做好促进各国内部政局稳定工作,就是在缅甸内部武装冲突炮弹落在中国境内,严重干扰我边境和平稳定,大量灾民涌入我国境内的情况下,积极做好安置工作,竭尽全力的维护缅甸内部的安定统一,为和平解决缅甸内部矛盾创造条件。

   在西方大国介入缅甸内部事物,拉一派、打一派制造缅甸内部民族分裂的情况下,中国仍秉持维护缅甸内部团结和谐的原则作了大量的促进团结消除分歧的工作。在中缅甸密松水电站建设受地方武装干扰破坏的情况下,仍然以坚持缅甸内部团结为重,宁可停止水电站建设也要维护缅甸内部的团结统一。

   特别是缅军对克钦独立军进攻,并在掸邦德昂地区、果敢地区和若开邦分别对果敢同盟军、德昂民族解放军和若开军进行军事打击的情况下,中国仍坚持做缅甸政府工作,不顾前嫌、不搞落进下石,坚持和平解决民族内部矛盾。在北方四家民地武装组成缅北阵线在勐固和木姐等地对政府军展开大规模反击时,中国仍就积极动员各方主动停火,避免矛盾升级。

   当缅甸政府通过联邦议会在民盟的其他政党15名议员缺席,强行以微弱多数,将缅北阵线四家组织打成恐怖组织遭到否决后;联邦议会在掸邦通过军方议员和巩发党议员强行通过了该议案,形成掸邦地方法律。根据2008宪法,宣布实行紧急状态进而接管掸邦的民盟政府的情况下,中国仍然坚持做双方工作,希望双方能以民族利益为重、以包容和历史的态度看待存在的矛盾和冲突,为第二次21世纪彬龙会议顺利召开,和民族团结做出了积极贡献。否则,民地武会因“恐怖组织”性质与缅军矛盾激化,使民族内部矛盾冲突变成敌我矛盾,给图谋干涉的外部势力提供法理依据,使内部矛盾冲突扩大化,很难实现民族团结合作。在中国和平解决缅甸内部民族矛盾精神的斡旋下,从2013年11月起,缅甸政府和民族武装组织举行9轮和谈,最终于2015年10月与8支民族武装签署全国停火协议。

  

缅甸国体有其历史原因

  

   现在缅甸联邦的国体是基于历史上的《彬龙协议》确定的,如果没有《彬龙协议》,就不可能有现在的缅甸联邦。昂山素季国务资政也非常明白,因此,她在竞选和上台后,就将民族的和解与和平会议继续定名为彬龙会议,意在沿续《彬龙协议》的精神,通过新的民族和解与和平协议,来继续巩固缅甸联邦的统一和完整。

   《彬龙协议》曾在1962年奈温将军的军事政变中被废除,这只是缅政府的单方面行为,一直未获民地武同意,从法理上不能成立,这是造成缅甸多年内战的主要原因。现在的《政治和平谈判框架协议》是要将缅甸从联邦国体变成单一制国体国家,完全要改变缅甸的国体,加上缅甸在联邦时期从来就没有实行过真正的民族平等,如果变成单一国制,大缅主义只会使民族间更加不平等,因此,遭到绝大多数的民地武的拒绝。

   昂山素季在民族的和解与和平的问题上,与民地武目标一致;但在国家的国体上,与缅军目标一致,这就形成了政府与缅军、民地武合作的窘境,很难实现以联邦制包装的单一制。

   缅甸联邦制是反抗殖民和反抗侵胜利的结果。民地武在缅甸立国之前就已经存在,《彬龙协议》没有取消各邦的武装,称呼为“民族地方武装或民族革命武装(简称民地武或民革武)”,民地武是缅甸联邦武装力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果给这些武装戴上“恐怖组织”帽子缅甸将再无宁日。《彬龙协议》的基础是北方各邦享有自治权、有自己的独立政策和军队,联邦框架是政府与北方邦合作的基础,重新召开彬龙会议便于在这一基础上统一思想,团结合作,应对变化了世界格局。

   现在,缅甸国内和国际局势发生了深刻地变化,历史上的那种简单几条的《彬龙协议》已经不能满足这种变化,但是《彬龙协议》所折射出的彬龙精神,是新的历史时期下缅甸联邦还继续存的法理基础,是昂山素季政府与民地武都承认的“彬龙精神”。

   王毅外长接见缅甸和平委员会主席丁苗温时,谈对了“彬龙精神”的看法,认为“彬龙精神”非完整、可扩充,应“以和平协商谈判、民族团结自治为内涵”。要正视缅甸联邦的立国法理依据,并在此基础上来调整各方政策,推进缅甸的民族和解与和平进程。中国外交部亚洲事务特使孙国祥大使率团与会,根据缅政府及有关方意愿,继续发挥劝和促谈的建设性作用。


中方以公正身份参与

  

   第二次“21世纪彬龙会议”的胜利闭幕,开启了缅甸内部民族和解新起点 “彬龙精神”达成各方的最大共识。中方以公平公正的见证人身份,从“彬龙精神”入手,劝说各方明确缅甸联邦立国的法理基础和“彬龙精神”的完整内涵。在接受的解释和内涵的基础上,重新推进缅甸的民族和解与和平进程,而不是再通过这个会议来强行推进NCA和排斥一些民地武。

   这次大会果敢同盟军、德昂民族解放军、若开军是首次受邀,佤联军、克钦独立组织等7支缅北武装一同出席,为是缅甸和平进程释放了一个积极信号,为缅甸政府所提的全面包容迈出了可喜的一步。

   缅甸第二届“21世纪彬龙会议暨联邦和平大会”有来自政府、议会、军方、政党、民族地方武装组织等各方代表1400多人出席,并将会期延长一天,充分体现出各方对大会的高度重视。

   在这次“彬龙大会”召开之前,中方与FPNCC成员在昆明召开了一个简单的座谈会,双方做了进一步的交流。24日下午,中方再次与代表团举行了会谈,中方表示希望缅北7家组织能签署全国停火协议(NCA)。代表团指出了NCA的缺陷和对缅北和平的长期危害性,我方代表听后,对FPNCC坚持不签署NCA,要求直接与联邦政府进行谈判,另签署适合缅北实际情况、更有利于缅中边境和平的停火协议的立场,表示理解。

   会议认为:“在争取民族平等和民族发展的道路上,只有牢牢团结在一起,最大限度地凝聚我们的共识、我们的智慧、我们的力量,以必胜的信心、以更加昂扬的斗志、以更有效的斗争手段,以更扎实的努力,来铸就我们各民族的共同愿望!”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因素,各民族武装的诉求不尽相同,如克钦、若开追求的是民族独立,而佤邦和第四特区要求实现高度自治。如何统筹民族武装中间出现的各种问题,也是FPNCC面临的一大挑战。

   “21世纪彬龙和平会议”对增进缅甸各方了解和互信、推进缅甸和平进程、促进缅甸民族和解具有重要意义,我们希望缅甸有关各方坚持通过对话协商,以和平方式解决分歧,早日实现全国范围停火,为国家实现持久和平创造条件。(纪明葵:国防大学教授、中国战略思想库专家组成员)

  

  

进入 纪明葵 的专栏     进入专题: 21世纪彬龙协议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中国外交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60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