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世佑:李庄罗南陔欢迎同济十六字“电文”质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01 次 更新时间:2017-05-21 17:24:03

进入专题: 同济大学  

郭世佑 (进入专栏)  

  

   摘要:所谓十六字电文“同大迁川, 李庄欢迎, 一切需要, 地方供给”,既非源于任何历史档案,也与“电文”接收方同济师生的李庄追忆无关,却出自舛误不少的李庄内部印刷品“李清泉遗稿”,如今原件已不翼而飞。即便是“遗稿”属真,也是孤证无凭,只能存疑。该“电文”未经确证,却被层层放大,移花接木地书写和表演成“罗南陔起草”,从内容到形式,漏洞百出,更像是在模仿当代领导人或名家题词的急就章,顶多可以充当影视创作的道具来“戏说”历史,却不宜当作纪实物件来呈现历史,更不应作为李庄的历史文献来复制,干扰史书的撰述,以讹传讹。虽然十六字“电文”与“罗南陔起草”之说均有作伪之嫌,罗氏与李庄士绅对同济与中研院等的友情支持却是真实的存在,完全可从现有的档案资料中遴选真实的字句,重现真情。当年农协会主席的政治权力之任性摧毁了罗南陔的肉身,今日历史叙事者的话语权力之任性却容易扰乱他的天国之魂。

  

   关键词:同济大学;李庄;罗南陔;电文;质疑

  

   中图分类号:K2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1569(2017)03-2017-08

  

   作者简介:郭世佑,同济大学特聘教授,香港浸会大学历史系近代中国研究中心高级海外研究员。

  

   中国既是全球人口总量最大的国家,也是盛产回忆录最多的国家,这对一个举世公认的文明古国兼人口大国来说,也许就是顺理成章,无可厚非,然当近数十年的回忆篇章已使惜墨如金的历代文贤相形见绌时,逐级评比的文字竞赛游戏与重量轻质的文风也该让人捏一把汗了。近代国史研究早已存在一个易被忽略的难处,就是当事人的回忆与后人的综合(包括可信度悬殊颇大的各种“三亲”与渐次疏离于“三亲”的文史资料)、厚今薄古的地方志、人物传记、滚动式的纪念文章等等虚实相间,层出不穷,似有威逼档案文献的存在之势,而当事人的回忆、后人的综合等等,不仅同记忆的准确性有关,也与情感的支配、利益的驱动等人性的弱点互动,还需审慎考订,好事多磨。倘若不加甄别,拿来就用,那就易乎以讹传讹,类似的教训可谓多矣。倘若史学前贤顾颉刚生当今世,也该呼唤“今史辨”了。

  

   历史资料的真实性是人文学科的历史学蕴含科学属性而受到特殊尊重的关键所在,也是历史研究者的职业诉求。诚如英国哲学家沃尔什所说:“如果历史学家要在科学这个名词的任何意义上被宣称为是一种科学的话,那么其中就必须能发现有某些符合于自然科学的客观性的特点。”他还说,历史学家的著作只能是”无党无私和一视同仁”,而不是拿来“投合作者个人的偏见或宣传的目的”,否则就应该“普遍地被谴责是恶劣的。”[1]

  

   最近,一个偶然的机会,笔者发现,接纳同济入川的十六字“电文”——“ 同大迁川,李庄欢迎,一切需要,地方供给”,便是亟待“今史辨”的一例。近十年来,无论在宜宾李庄与上海同济的历史展厅,还是在公开出版与内部发行相结合的海峡两岸关于李庄叙事的书籍、图册、纪实影视与网络文字,部分作者与编者都在绘声绘色地演绎这个“电文”,还把它当做珍奇的文献资料,修改历史的记忆,掺入史书的编撰。有鉴于此,笔者不忍置若罔闻,拟就“电文”的由来及其真实性作出专题考察,就教于方家与读者。

  

   谨以此文,纪念我所任教的同济大学建校110周年。

  

   一、原件安在

  

   宜宾的李庄确乎抗战时期不可多得的库存中国人文学科精英与文物精品之重镇,也是同济大学不可多得的避难所。2017春节过后,笔者有感于同济大学110周年校庆即将来临,带着寻根与兼顾民国时期政党政治生态的考察之念,首次走进抗战时期同济大学第六次迁徙后的李庄校区[2],颇受教益。但无意中发现,无论是地主热忱的座谈现场,还是东岳庙同济大学工学院旧址的陈列馆和“中国李庄抗战文化陈列馆”,都在深情地凸显以罗南陔的名义书写的“电文”。

   图1 李庄罗南陔欢迎同济十六字“电文”

  

   初见此件,专业的警觉驱使我委婉地请教讲解员与陪同的主人:手迹原件与“电文”原件今在何处?不意有关答案并不统一,归纳起来大致有四:一、“还不太清楚”;二、“要找人问问,但肯定有”;三、“在同济大学校史馆”;四、“很多书上有”。

  

   坦言“还不太清楚”比较实在,“要找人问问”也不无诚恳,至于该找谁问,问的结果又将何如,尚需持续留意,企盼回音。

  

   第三种回答“在同济大学校史馆”倒是最易验证,回到上海查实即可。如果这个回答与事实相符,那是最有说服力的。东归之后,虽然在校史展厅看到这份“电文”手迹的复制品,再向校史馆与档案馆负责人追询手迹出处与“电文”原件时,所得答案都是异口同声:没有见过手迹原件,更没有见过电码原件和译件。[3]

  

   查实的结果事与愿违,其实也是意料之中的。[4]在我看来,即便能够顺利地找到那十六字“电文”的书写原件,也不能取代电码原件和译件,无法消除我对“电文”原生态及其真实性的追问,十六字“电文”究竟有无存在的可能,关乎“电文”的应然与实然,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至于十六字的书写原件究竟在哪,它是怎么生成的,这对历史研究者来说,就未必那么重要了。

  

   关于第四种回答,即“很多书上有”,倒是事实。至于书上有的是否都可信,却需另当别论。

  

   若就现有资料来看,最先提到“同大迁川,李庄欢迎,一切需要,地方供给”十六字“电文”的,是一篇署名为“李清泉遗稿”的文章《同济大学迁李庄期间简况》,标明“李庄镇人民政府出版”的内部读物《四川省历史文化名镇——李庄》,印制于1993年,该书分设“特约专稿”“古镇概况”“规划开发”“名胜古迹”等栏目,各篇的质量参差不齐,编校欠精致,取材倒是比较丰富。此书既是李庄开发与宣传热潮的阶段性见证,亦乃关于李庄叙事的基本素材与价值评判的话语模板。署名“李清泉遗稿”的除了《同济大学迁李庄期间简况》一文,另有两篇。

  

   李清泉,李庄人,查阅南溪区[5]档案馆所藏《中国国民党四川省南溪县党部第四区党部当选职员履历表》可知,生于1908年,[6]曾任县党部干事,1941年3月,李庄士绅32人为支持同济大学租定孝妇祠向专冷熏南员联名之呈文,他列在第五。[7]

  

   “李清泉遗稿”中的《同济大学迁李庄期间简况》一文称,李氏在李庄的同济大学任职将近四年,从训导处训导员、文书组办事员到文书组组员与同济大学的招生委员。[8]正是这份“遗稿”首次宣称:

  

   校方电托前中原纸厂钱子宁,在宜宾、南溪一带寻找校址……李庄人知道这个情况后,立即邀集地方各界有关人士商议,大家一致同意欢迎同大迁到李庄,并发出欢迎电文‘同大迁川,李庄欢迎,一切需要,地方供应’。电报发了以后,又写了几个内容大略相同的文件,从历史、地理、交通、物产、风俗民情等各方面介绍李庄可以接受一批内迁机关学校的优越条件,分致同济大学和当时国民党政府的行政院、教育部,学校很快复电委托钱子宁先生到李庄接洽。[9]

  

   这份“李清泉遗稿”写出的十六字“欢迎电文”是否可靠?“遗稿”本身是什么物态?印刷之前有无他人增减或改动?这些问题倒是比较重要。我曾托请宜宾市、翠屏区和李庄镇三级部门寻找“遗稿”的原件,回答是“已经找不到”,颇费猜思。

  

   基于此,笔者只能就已刊的“遗稿”审视一二,其中也有不少疑点。“遗稿”本身也承认,李清泉“对当时经历事件至今尚能忆及的不多”。不仅如此,“遗稿”还存在某些不应出现的硬伤。例如,李清泉作为曾在同济工作近4年的职员,对同济建校的基本历史还不算清楚,甚至连同济大学乃何年创办,都出现明显的差错。“遗稿”称:“一九四四年办三十周年校庆时,我已取得了校友会会籍”,[10]殊不知,同济大学的30周年校庆并不是在1944年,而是在距“八一三”抗战不到3个月的1937年,当时,除了蒋介石、林森等政要题词,教育部长王世杰委派专人赴沪致贺,还有浙江省政府主席朱家骅、德国驻华大使陶德曼等中外嘉宾专程赶来,盛况空前,同济档案与上海报刊俱在。同济师生倒是在李庄组织过35周年的校庆活动,但也不是在1944年,而是1942年。至于1944年的同济师生在李庄办过什么校庆活动,还不得而知。出现如此大的硬伤,我都有点怀疑这究竟是不是李清泉的“遗稿”。又如,“遗稿”对周均时校长的继任者丁文渊特别反感,说他“官僚架子十足,是蒋帮的一个文化特务,他在郊外购有住宅,出入不管远近都要坐轿,每天所着西装都要换上几次,一副假洋鬼子像”,[11]把校长丁文渊说得如此不堪,显系夸大其词,也不太像是熟悉同济的职员所作,除非作者有意丑化。

  

   还有,“遗稿”的执笔者也罢,讲述者也罢,并不知道钱子宁还不是一般的“电托”者,而是与同济联系密切的校友。谁想给同济大学发送电报,恐怕也要通过钱氏转述,顶多请他转发,却不必绕过他。另外,钱子宁创办的中元造纸厂饮誉长江,至少在宜宾一方声名显赫,“中元”的口碑至今未绝,“遗稿”却把“中元”误作“中原”,也不应如此粗糙。

  

   笔者无法揣测后来使用十六字“电文”的叙事者与作者为何都不提及这份在李庄很容易找到的《四川省历史文化名镇——李庄》一书中的“李清泉遗稿”,但有一点值得注意,“李清泉遗稿”虽然抛出了十六字“电文”,却没有说是谁起草,更没有说就是罗南陔的手笔,全稿甚至没提及罗南陔之名。

  

   2000年7月,为李庄的历史积淀之名走出巴蜀立下汗马之功的《四川政协报》记者陈岱峻(署名“岱峻”)公开撰文,与十六字“电文”有关的叙述内容与用词同李清泉的“遗稿”基本相同,但作者这时还没有提到罗南陔,而是说“大家”:

  

“同大迁川,李庄欢迎,一切需要,地方供给。”正是这16个字的电文,改变了中国文化的命运, 也改变了李庄的命运。……同大校方电托校及(友)、 前中原(元)纸厂厂长钱子甯在川南寻找校址。宜宾人口拥挤,无力安置。南溪有闲置空房,当地士绅多不乐意。李庄有人得知此事,立即召集各界人士聚议,大家一致欢迎同大迁李庄,并发出“同大迁川,(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郭世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同济大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406.html
文章来源:《东南学术》2017年第三期

1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