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同学:中国基层官场生态:“站对队”升官,“站错队”休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74 次 更新时间:2017-03-26 00:43:14

进入专题: 基层官场生态  

谭同学  

   程成信对于当镇干部这段人生经历,另一个感触很深的话题是“站队”。尤其在忆及他和曾经的国土所同事陈金华的对比时,程成信总是感叹,“站错了队”。

   1998年,将程成信招录进渡桥镇规划办,乃是时任镇委副书记兼副镇长方立正的主意。其提议在获得镇委书记和镇长等人同意后,首先代表镇领导找程成信进行谈话的也是方立正。此后,在乡镇招干考试中,尤其是在面试中,程成信能够顺利过关,也与方立正分不开。对此,程成信回忆道:

   方书记前前后后帮我打了不少招呼,不然我这初中文化的底子,(而且)荒废了那么多年,肯定考不上。不过,也正因为这样,我进镇政府,大家就把我看成是他的人,是站他这一队的……基层都这样啦,桌子上(正式制度)谁和谁是上下级关系、谁管谁是一回事,桌子下(私下)谁是谁的人,又是另外一回事。你直接管的下属,站队的时候,不一定跟你站在一起。摆到台上,谁也不会说的,但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过,面子上的功夫也很重要。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把站队的小圈子表现得太明显。相反,要让人觉得,四面八方的关系都还过得去。较劲只能暗中较的啦。

   程成信说,正式上班后,作为土生土长的干部,在镇政府2条新街道建设征地的工作中,他无疑展现了优势。在这件事情上,镇委书记、镇长好几次在党政联席会议上表扬过他。在私底下聊天时,方立正也夸奖程成信:“还不错,算是给我长了脸”。几乎在同时,渡桥镇根据梧县及国土局要求,开始编制第一轮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由于渡桥镇规划办与国土所合署办公,在其他人看来,就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该项工作也成了程成信的中心工作之一。但在这项工作中,程成信几乎成了“文盲”,而国土所的陈金华是中专毕业生,比程成信“专业”得多。

   程成信回忆道,陈金华当时和一个排位比较靠后的副镇长肖某走得比较近,算是站一队。但是,“这种小圈子还几乎冇向心力”,因为肖某“在镇里完全说不上话”。除此之外,陈金华在梧县并没有可靠的关系。程成信则算是进了方立正的小圈子,而方立正在渡桥镇是有实权的“三把手”,除了“老大”(书记)之外,连镇长都要对他让三分。因此,陈金华虽对程成信的工作水平不屑一顾,却又没办法。对此,程成信说:“当时,我觉得他(陈金华)有点书生意气,懒得去跟他计较这些。他能干,那就多干点啦,我乐得清闲。”

   1999年下半年,渡桥镇党政班子面临换届。程成信认为,在通常的情况下,方立正接替镇长的职位,应算是顺理成章。但结果出人意料,渡桥镇书记、镇长均被调走后,方立正也被调往了山塘镇担任镇长,而且一走就是6年。渡桥镇新上任的书记、镇长全部从外地调入,其中镇长与陈金华是中专校友,办公室里的局面马上对程成信变得不利。对此,程成信回忆道:

   新镇长是他(陈金华)的同学。估计原来关系其实也一般,没见有多少来往。不是学一个专业的。但现在(此时)在一个地方工作,又都是外地人,可能觉得还是同学比较值得信任吧。第一次见面喝酒,镇长就主动跟他喝酒。他也终于“醒目”了,马上就打得火热,站到他那一队去了。很多时候,下午下班回梧城的时候,镇长就说:“坐我的(专)车吧”。有时候,他们一块值夜班,不回梧城,就在饭店里喝酒喝到半夜。

   在工作中,新镇长经常“鼓励”程成信加强“学习”,暗示其文化水平不够。不过,程成信说,新镇长做得也不算过分,毕竟涉及处理一些地方上的事务,他还是比较得力的。程成信自己则开始试图努力地跟新镇委书记拉近关系,但是他发现:

   要拉近关系容易,但是,要真正取得一个陌生领导的信任,不是那么容易的,可能需要很长时间。原来(和)方书记打交道时间长,可以掏心窝子。新的(书记)不行,他是个谨慎的人。不是说你简简单单拿钱开道,多送点礼就行的。没有信任,礼送得太多了,反而不敢收啦,谁知道你有没有做手脚?

   程成信感叹,“时间不等人”。在新局面下还没有稳固地站好队,很不凑巧,他人生的关键时刻却到了。2000年初,渡桥镇规划办主任兼国土所所长办理了提前内退手续,职位出现空缺。这对程成信、陈金华都很重要,它不仅意味着是一个正股级的干部岗位,而且是公务员编制。结果,镇领导把这个机会给了陈金华。据程成信说,在当时的渡桥镇,公务员编制和事业编制待遇已略有区别,此后差别更大。更何况,此时国土所还变成上级垂直管理的机构。陈金华从此主要以国土所所长身份活动,其工资待遇与县国土局其他正股级干部一样,约为程成信的2倍。

   程成信也曾与副镇长肖某“走得比较近”,原因是肖某发现,自从新镇长到位后,陈金华即与之“走得比较远”了,于是主动有意向程成信示好。对此,程成信说:

   当时换届,他(肖某)也算是升了一级,还是副镇长,但原来排名比较靠后,这个时候排在副书记兼人大主席后面,也算是“四把手”或者“五把手”了。(他)有事没事叫我去他办公室喝茶,有时候晚上叫我去陪他下象棋,其实我下象棋技术很差的。有时候出去办事,也喜欢叫上我。开会时,找机会表扬我。总之,有点叫我站他这一队的意思。

   但是,程成信说,后来他主动退缩了。退缩的原因,是因为程成信了解到,肖某在更高一个层次站队时,和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是一个圈子,他们原来是战友。而渡桥镇镇长和县委组织部长有亲戚关系,他们是一个圈子。程成信“担心水太深”,就没深交,免得肖某和镇长两个圈子不和,“神仙打架、小鬼遭殃”。此外,程成信说,他一直摸不透新镇委书记的态度,所以更加不敢冒冒失失行动。他跟我感叹道:

   人家都说,搞政治,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话当然是对的,但也不全对。就拿我们基层来说,一个小小的镇,甚至一个县,都是一个小圈子,大家都熟悉。根据利益变化重新选择站队当然很正常,但你如果经常换来换去,站不同的队,名声就会坏掉。人家觉得没法信任你。谁知道你哪天会不会调转枪口,变成一个“反动派”?所以,真正站队的时候,其实也没多少选择。你如果跳来跳去,可能哪个队都站不进去。

   程成信还分析过其办公室其他人站队情况。1998年他进镇政府工作时,办公室名义上共有5个工作人员,国土所、规划办各2人,另有许某兼任主任和所长。国土所除陈金华外,另有25岁的小伙子李哲文。规划办除程成信外,还有一位中年妇女曾某。

   李哲文从某名牌大学毕业后即在国土所工作,事业编制,此时已被借调到镇党政办公室写材料达3年之久。在程成信看来,李哲文的文凭、能力都不应该那么长时间被埋没,只能天天写材料,地位几乎就跟打印室的合同工差不多。究其缘由,就是李哲文比较清高。据说,他到渡桥镇后,不仅不懂得站队,还很快就得罪了书记、镇长及方立正,也就是渡桥镇几个主要圈子都被他得罪完了。程成信对此评价道:

   这样不行的。开始可能是刚毕业,书呆子气,以为别人只是中专生或大专生,自己是名牌大学正规本科生。结果,还没适应社会,就被人摁倒在地了。但后来,交往多了,我觉得是性格问题,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难得成熟得起来,或者说思想上成熟了,但因为性格原因,在行动上做不到。领导换了几茬,都没解决站队的问题。办公室所有的同事,别人都升了,就他一直是个写材料的“专业户”。

   2005年,方立正、何平、文质彬调至渡桥镇分别任书记、镇长和副镇长。据文质彬和程成信说,方立正与何平勉强可算站一个队,他们都是梧城某几个石材老板的好朋友。虽然他们在政治上还有别的圈子,但并不冲突。何平与李哲文是大学校友。在何平的调和下,李哲文担任了渡桥镇党政办公室主任,级别上算正股级,但主要工作仍是写材料(2009年,李哲文在另一个担任某领导秘书的同学协助下,终于调往梧县某局工作)。

   规划办的曾某,因年龄已达40多岁,不再思进取,其丈夫为梧县农业局某科长。曾某在渡桥镇基本上不站任何一个队,处理人际关系时“和稀泥”,跟谁都不冲突,也不深交。曾某在工作上,常应付了事,全部丢给程成信。但因其家庭背景虽不硬也不软,加之在渡桥镇一副“老好人”形象,包括程成信在内的所有同事,一般也不去得罪她。

   至于办公室的“头头”许某,其丈夫为梧县某镇人大常委会主任。在渡桥镇,许某也不站任何一个队。在工作上,许某表现平平,但书记、镇长均对她比较客气。程成信说:“大家心知肚明,她就等着内退,没人去拉她站队,也没有去故意得罪她的。”

   程成信还提到,人们常说的通过贿赂领导,跟领导站成一队,得到提拔的现象,也确实有。但如果不是最后被查处了的话,一般都没有直接证据(在2012年的“三打两建”中,渡桥镇有1人因行贿被查处)。

   2005年,方立正回渡桥镇任书记,对程成信而言自然也很重要。程成信回忆道,当他得知这一消息之后,感叹“最终还算是站队站对了”。确实,此后程成信在办公室的日子好过多了。方立正曾含蓄地跟陈金华说过几次,对程成信这样的老干部、本地干部,要多爱护,很多工作,这样的干部有不可替代的作用。陈金华也早已不再将程成信视作竞争对手。于是,在做包村干部时,文质彬、陈金华、程成信选择了在同一个小组,负责程村。不过,关于程成信想转成公务员的想法,方立正明确予以了拒绝。他说:“现在公务员逢进必考,没办法操作”,并劝程成信还不如在工作之余,多花点时间安安心心带好孙子、外孙。

   “为什么必须要站队?”2010年8月,在文质彬即将调走前,我趁和文质彬、程成信吃夜宵问他们。程成信答道:“别人都站队。你不站队,孤掌难鸣,遭人欺。”文质彬则说得更全面一些,其答案如下:

   如果不想升迁,不站队当然也可以。如果想升迁,站队,进小圈子,提拔的机会就多点。否则,你就算干得好,上面也未必知道啦。或者,(上面)就算知道,在干部任命、推荐进修、组织外出考察等有好处的事情时,人家对你的成绩也可能会装作不知道。再说了,工作干得好的人,毕竟不止你一个啦。

   当然了,领导也有主动拉下属站队的需要,要不然就是一厢情愿,站队也就站不成。领导之所以有需要,是因为你(领导)在工作中不可能亲自把所有的事情做完。但是,单纯靠制度要求下属去做,人家(下属)未必真心实意、百分之百尽力地给你去做。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私人圈子里的人才会尽力啦。再一个,尤其是在基层,现在好多工作都是“打擦边球”,是“变通”的,甚至是违规操作的。如果不是“自己人”,你敢信任他(她),交给他(她)去办吗?这还不用说那些干违法勾当的人,他们就更加需要私家班底。

   本文摘编自谭同学新著《双面人:转型乡村中的人生、欲望与社会心态》(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版)

  

  

    进入专题: 基层官场生态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759.html

3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zxccx 2017-03-31 02:26:02

  陈丹青先生说:年龄是个宝、学历不可少、利益共参考、关系最重要。

zxccx 2017-03-31 02:12:15

  明哲保身的是大多数,现在一个县里科级干部太多了!本科工作三年转副科,但好多副科转正科等到头白。这个副乡长就是那种,想做官,又舍不得花钱。混小圈子,最怕的是猪一样的队友。不花钱去买,就得靠亲戚提拔,所以关系最重要。混小圈子站队,是基层干部抱团的一种表现。动机当然不单纯。银子更重要,脑子是关键,有些人有钱,没脑子一屁股的骚!人家想提拔他觉得老火。做官一定要会使钱,怎么送,新到的县委书记,一定要捧好,先送东西,润物细无声!先投其所好,行贿是门艺术。就这个智商还想做官!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30 06:49:12

  若按照发达国家的贪腐标准(接受价值超过百余元的礼品即以贪腐论处)来衡量,那么可以说中国官场的基层基本上是烂掉了,到了无人不贪的地步,差别仅是贪多贪少的问题,约束得紧就收敛一些,约束得松就肆无忌惮。
  
  极少数不贪的,要么被当成另类,要么是“立志”钻营投机之辈,后者注定会蜕变为“中国特色”的权力动物。

zbwt9y 2017-03-26 16:32:15

  毛左左、习左左们是一队,民主共和制是一队。

zbwt9y 2017-03-26 16:29:38

  毛左左、习左左门是一队,民主共和制是一队。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26 13:32:17

  “站队”问题是党国体制政治伦理(亦即政治逻辑)的本有之义。习大大等红二代“龙种”们虽然可能也在基层呆过,但恐怕不会有非“龙种”们才有的那种“站队”选择与体验。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