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东屏:制度决定生产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35 次 更新时间:2017-02-13 17:53:42

进入专题: 制度   生产力   生产制度  

韩东屏  

   摘要:我的“制度决定历史”的观点需要应对生产力决定论。尽管在历史唯物主义的叙事中,制度毫不显眼,但只要细察其特别看重的生产力就可发现,制度仍在里面起决定作用。历史唯物主义的生产力指人类的物质生产力,但对之一直缺乏严格而妥当的定义,现可抗拷问地定义为:人通过劳动作用于外在物质对象而取得所欲之物的活动能力。由于生产力中的生产者和生产资料必须结合起来才能进行生产并成为活的生产力,而且生产者之间也需要相互结合,所以能实现这两类结合的生产制度,尽管无影无形,却也是生产力必不可少的内在构成要素。并且,还是其中最为显要的决定性因素。因为它不仅始终支配生产者和生产资料,而且也是整个社会生产力得以发展的决定因素。而科学技术等则只是生产力的外部影响因素。决定生产力的生产制度只能是由生产制度安排者制定的,因而生产力并非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这表明我的生产力理论表面上是唯制度论的,实际上是唯人主义的。一个社会的生产力整体状况,是由生产力的内外因素共同起作用、并由生产制度起决定作用形成的。既然如此,这个由诸多因素一起促成的结果,就不可能是这些因素的原因,更不可能是整个社会历史发展的终极原因和根本动力。能成为终极性或根本性的东西只能是单纯的事物,而生产力却是一个相当复杂而需要继续分析的事物。所以,把生产力说成社会历史决定因素的观点,乃是结果和原因的倒置。

  

   关键词:制度、生产、生产力、生产制度、决定因素。

  

   [基金项目] 2014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一般项目《制度在社会历史中的地位与作用》(项目批准号:14YJA720002)。

  

   我去年在《南国学术》发表了一篇题为《制度决定历史》的文章,[①]这意味我是制度决定论者,同时意味我的制度决定论,需要应对已经存在许久且影响巨大的生产力决定论。

  

   尽管在历史唯物主义的叙事中,生产力是社会历史的决定因素,而制度则毫不显眼,但是我们只要细察被其特别看重的生产力就可发现,制度仍在里面起决定作用。

  

   1、生产制度也是生产力必不可少的构成要素

  

   物质生产力概念是历史唯物主义的最为重要的范畴,或曰第一范畴。然而令人费解,马克思有关生产力的说法很多,却从未给出过一个严格的定义。尽管他的“生产力是人们的实践能力的结果”[②];生产力包括“物的因素和人的因素,即生产资料和劳动力”[③];“生产力当然始终是有用的具体的劳动的生产力,它事实上只决定有目的的生产活动在一定时间内的效果”[④],而“有用的具体的”“劳动过程本身,就是劳动通过劳动资料作用于劳动材料”[⑤]等等说法已是在对生产力进行界定,但所有这些还不能称为生产力的标准定义或严格定义。是故,国内的马克思主义继承者就只好根据自己对马克思诸多相关说法的理解来用自己的语言给出,其中的主流定义是从人与自然的关系入手给出的:“所谓生产力,是指人们改造自然,使之适应人的需要的物质力量,标志着人类改造自然的实际能力和水平。”[⑥]

  

   从改造自然的维度对生产力进行解释不能说不对,因为它客观上确实有这种效果。但需要思考的是,人们从古至今,难道都是为了改造自然才进行物质生产,并拥有了物质生产力的吗?显然不是。而是该主流定义所说的“适应人的需要”。这就说明,“改造自然”并不是生产者的自觉,也不是生产者必须具有这种意识才能进行生产。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将这种不必要的东西放到生产力定义中加以强调?将生产力这种如此经验可感的每日每时都在大量发生的具体活动用一个如此抽象而高大的概念来加以界定,即便不算错,至少会给人以“小头戴大帽子”的不当之感。

  

   诚然,如此下定义者可以说,这是因为人的物质生产过程或生产力,客观上确实有这种作用。这一点我已承认。但是,这个过程客观上其实也有改造人类自身的作用,不仅能改造人的身体或体质,也能改造人的大脑或智慧,在恩格斯看来,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祖先”才完成了“从猿到人的过渡”,最终变为了“完全形成的人”。[⑦]如是,那又为什么在定义中单单只提“改造自然”的客观作用?这又是何道理?从逻辑上说,人类物质生产力在客观上所具有的改造自然和改造自身的客观作用,可以在定义了生产力的概念或说揭示了其本质之后再进行论述,而不应用它们或其中的某一个来对生产力概念进行定义。

  

   不仅如此,从改造自然的维度定义生产力还会导致定义不周延的问题。试问:人类之初的采集时代,乃至后继的采集-狩猎时代,有没有生产生活资料的物质生产?显然也是有的,否则人类连一天也存在不下去。可是,对植物的采集和对动物的猎杀,能叫“改造自然”吗?如能,岂不是动物的采集和狩猎也属于“改造自然”?如果回答是“也属于”,那就再次表明,我们有何必要将并不属于人类物质生产力之特点的“改造自然”,也放到生产力定义中加以强调?所以这类生产力定义不仅未使马克思的生产力界说精确化,反而更远离生产力的本质。

  

   生产力作为人类生活须臾也不能缺失的现实力量,与人一样早就存在,只不过人们对其命名较晚,并且解释不一。虽说历史唯物主义视生产力为第一范畴,但这个概念并不是马克思的创造。据考证,历史上首次使用“生产力”概念的是法国古典经济学重农学派的创始人魁奈,不过他并没对这个概念做任何界说,只有“土地生产力”、“人口生产力”的说法。其后,亚当·斯密把生产力视为生产的能力或劳动生产率;李嘉图把生产力看作是各种不同因素的自然力;李斯特把生产力理解为人们获得物质财富的一种能力或手段。[⑧]在这些关于生产力的不同解释中,相对而言斯密的说法最可取,只是过于简略,未能凸显其本质。

  

   在我看来,术语“生产力”作为一个由“生产”与“力”构成的组合词,应该就如亚当·斯密所言,指“生产的能力”。这种能力,既可以是现实性的,已经发挥了作用的能力;也可以是潜在性的,尚未发挥作用的能力。不过,对生产力的定义不能到此为止,关键是其中还应包含有对“生产”的解释。学界鲜有对“生产”的专门定义,仅有的几个辞典定义也往往存在用“生产关系”解释“生产”的循环解释。如“生产是以一定的生产关系联系起来的人们利用工具改变劳动对象以适合自己需要的过程。”[⑨]

  

   有鉴于此,我将“生产”确切说是“人类物质生产”的概念定义为:人通过劳动作用于外在物质对象而取得所欲之物的活动。生产的定义既出,人类的物质生产力的定义自然就是:人通过劳动作用于外在物质对象而取得所欲之物的活动能力。我如此定义生产和生产力,应该是能经得起任何拷问的。

  

   在这个定义中,通过劳动作用于外在物质对象的人是生产者,也叫劳动者,既可以是单数,也可以是复数;被劳动所作用的外在物质对象,既包括用于生产的原料,也包括用于生产的工具,可统称为生产资料或劳动资料;而最终取得的所欲之物就是生产果实,或曰产物、产品。至于“所欲”,即人的需求,既包括出于生物本能的先天需要,也包括出于非生物本能的后天想要。因而人类物质生产的目的,抑或发展物质生产力的目的,只能是为了满足人的需求。为预解用“劳动”解释“生产”是否也属于同义反复的循环定义之质疑,现在还需要解释定义语中的“劳动”,它不是“生产”的同义词,而是指人为取得所欲之物付出自己的体力和脑力。

  

   根据这种理解,物质生产力作为取得人类物质需求品的活动能力,离不开两个实体性的存在者,这就是生产主体和生产客体。生产主体即生产者,是具有一定生产技能的人。生产客体即生产资料,其中又有生产工具和生产对象之分。生产工具包括直接作用于对象的各种用具,也包括场地、道路、仓库、安保设备等生产辅助设施,而生产对象就是指生产原料,是被生产工具作用于其上并最终变为产品的客观对象。

  

   毋庸置疑,在人类生产中,生产主体和生产客体这两种实体缺一不可,否则,不论缺少其中的哪一个,都注定生产不出任何东西。同时,如果这两种实体只是各自独立的互不相干的存在者,也同样生产不出任何东西。反过来说,这二者必须相互结合起来才能开始进行生产并产出东西,成为现实的生产力。马克思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不论生产的社会形式如何,劳动者和生产资料始终是生产的因素。但是,二者在彼此分离的情况下只在可能性上是生产因素。凡是进行生产,就必须使它们结合起来。”[⑩]万分可惜,马克思一直没有就此进一步探究:二者怎样结合以及能将这二者结合到一起的究竟是什么?在我看来,它不是别的,正是制度。确切说,是制度中的生产制度将这二者结合到一起的。而且,也正是由于有了生产制度,才使生产具有了马克思所说的“社会形式”。当然,除了生产制度之外,将生产中的主体和客体即生产者和生产资料结合到一起的还有生产习俗或生产道德,因之我们也可以更宽泛地说,是生产规则将生产者和生产资料结合起来的。但是,由于生产制度是由组织制定的正式规则,比自发约定俗成的生产习俗和生产道德有更为强大的规导性,所以,生产制度才是决定生产者和生产资料如何结合的关键因素和最终决定因素,而生产习俗和生产道德则是从属于生产制度的东西。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只能是首先由生产制度决定生产者和生产资料结合的方式,生产习俗或生产道德则只起辅助作用或次要作用。

  

   在人与物即生产者与生产资料的结合上,生产制度有生产资料归谁所有,由谁支配的规定,也有谁有资格使用生产资料进行生产和怎么使用生产资料进行生产的规定,于是生产者和生产资料才得以结合而形成现实的生产力或“活的生产力”。而这种结合的实质,就是生产者按照生产制度的规定使用生产资料并取得产品的活动。这种活动从开始到结束的过程,就是生产过程;这种活动因为总是按照一定的制度要求进行的,所以必然会形成某种固定的活动形式或活动模式,这就是生产方式;而这种活动的结果,即单位时间的产量,就是这种活动能力即生产力的体现。由此可知,生产、生产过程、生产方式和生产力这四者,虽名称不同,其实都是同一个东西。后三者,都是对生产这种活动的不同视角的称谓。“生产过程”强调的是这一活动的时序性,“生产方式”强调的是这一活动的形态,“生产力”强调的是这一活动的能量。因此,没有生产制度,就不可能有生产者和生产资料的结合,就不可能有现实的生产活动、现实的生产过程、现实的生产方式和现实的生产力。所以,制度这个非实体性存在者,尽管无影无形,其实也是构成生产、生产过程、生产方式和生产力的一个必不可少的要素。这就是说,生产制度并不是也从来不是在生产、生产过程、生产方式和生产力之外,而是在它们之内;生产、生产过程、生产方式和生产力不仅必然要包括生产者和生产资料这两个有形的实体性要素,还必然要包括生产制度这个无形的非实体性要素,它是勾连生产主体与生产客体并使之形成活的生产力的关键所在。

  

由于人的需求有“从匮乏到满足再到匮乏”的周而复始,所以人类的生产也注定不是一次性的,同样有“从生产到消费再到再生产”的周而复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制度   生产力   生产制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政治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18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洞穿迷津 2017-03-20 18:19:11

  我是上文作者,现就以下评论中存在的各种质疑答复如下:
  1、我的“制度”概念与中外学界主流观点不同。我认为,制度仅仅指正式规则,是由组织制定的规则。所以,习俗、道德等非正式规则,在我这里不属于制度。
  2、制度是被组织中负责此事的制度安排者制定出来的,他首先根据自己的制度思想制定制度,所以完全可以闭门造车,至于他的制度思想又从何来?可以是学来的,也可以是自己创造的。虽然历史上很多情况下,制度是沿袭下来的,但最初的制度和新的制度,一定都是被创造出来的。所以,创造就是人类历史的开端和历史进化的原因。也正因此故,人才是历史的创造者和主体。否则,什么都是被物决定好的,哪里会有人类及其历史?
  3、在说生产制度决定整个生产力这个问题时,精神信仰不仅不比制度更重要,而且没有任何直接作用。抛开这个前提时,可以说精神信仰比制度重要,但这也是一个个人偏好的问题,而非事实必然如此。
  4、只有制度安排者的制度思想才能决定制度,而不是任何一种“思想思维”,更不是非制度安排者的“思想思维”,所以不能将抽象的“思想思维”当作制度的决定者。虽然是制度安排者的制度思想决定制度,但不是制度安排者的制度思想直接决定生产力,而是必须变成生产制度才能决定生产力,所以在说什么决定生产力时,只需说到生产制度即可。制度何来不是此文要讨论的问题。有兴趣的,可以去看另文《制度安排者决定制度演变》(右栏中就有)。
  5、说不通的理论不管叫什么名字,都是过时的理论;能说通的理论,不管叫什么名字,哪怕叫决定论,也不过时。换言之,以前的各种决定论不行,不等于以后的决定论也都不行。
  6、制度决定论,是说制度对人们的活动以及生产力等起决定作用,并不否认其他也有一定作用的因素存在。
  7、关系和制度不是一回事,生产关系和生产制度也不是一回事,以前的生产关系概念的一个内伤,就是把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都说成是生产关系。如果可以同意生产中人与生产资料的结合和人与人的结合是按制度的规定结合的,那其结果自然就是形成了一种固定形式的生产关系。所以,生产关系乃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概念,它只能被生产制度决定,而形成不了任何反作用。

xyz31 2017-02-28 20:21:20

  各自保留,有机会再讨论。

三羊 2017-02-28 18:42:41

  我理想的社会是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的实现了动态资源面前平分与竞争平衡的民主宪政社会,我认为这也是人类终极形态的社会。

xyz31 2017-02-28 17:15:00

  @三羊:
   《共产党宣言》中的“共产党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的理论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这句话中被译为“消灭”的德文词是aufhebung,其含义是“扬弃”而没有“消灭”的含义。也就是说,该句话德文原意是:共产党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的理论概括起来:“扬弃私有制”。注意,辩证否定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重要观点,“在辩证法中,否定不是简单地说不,或宣布某一事物不存在,或用随便一种方法把它毁掉”。恩格斯指出:“像对民族的精神发展有过如此巨大影响的黑格尔哲学这样的伟大创作,是不能用干脆置之不理的办法加以消除的。必须从它的本来意义上‘扬弃’,就是说,要批判地消灭它的形式,但是要救出通过这个形式获得的新内容。”对于“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的资本主义私有制也一样,不能是简单的说消灭,应当是辩证否定的扬弃。
   扬弃的“扬”是保存、发展事物的正作用,“弃”是消灭、废除事物的负作用,不扬不能弃,只有扬弃才能完全实现消灭。
   至于《共产党宣言》中“无产阶级运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所有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手里,即集中在已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并且尽可能更快地增加生产力的总量。”这句话,所说的是“所有权”而不是“所有制”。
   在马恩著作的中译本里,“所有制”一词的德文是Eigentum,词本义是“所有”即所有物(财产)、“所有权”(财产权),不具有体系或制度一类的含义。所有制则是我国依据俄文版的马恩全集翻译而产生的,是派生词义。
   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出现“公有制”三个字的次数不足80次,基本上是指原始社会的土地公有制,只有一次恩格斯在《致奥托•伯尼克》信中这句话涉及到现代社会的生产资料所有制:“我认为,所谓‘社会主义社会’是一种一成不变的东西,而应当和任何其他社会制度一样,把它看成是经常变化和改革的社会。它同现存制度的具有决定意义的差别当然在于,在实行全部生产资料公有制(先是单个国家实行)的基础上组织生产。即便明天就实行这种变革(指逐步地实行),我根本不认为有任何困难。”其实。恩格斯的这句话也是在表述组织生产的“所有权”而不是“所有制”,否则恩格斯就不会说“我根本不认为有任何困难”了。众所周知,建立一种新的生产关系比用暴力革命建立一个新的政权要漫长得多。
   你脑子里的“公有制”那套东西,全是斯大林政治经济学的传统内容。你应当认真理解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关于对共产主义所有制的这句名言:“资本主义的私有制,是对个人的、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私有制的第一个否定。但资本主义生产由于自然过程的必然性,造成了对自身的否定。这是否定的否定。这种否定不是重新建立私有制,而是在资本主义时代的成就的基础上,也就是说,在协作和对土地及靠劳动本身生产的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的基础上,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请看清楚,否定资本主义私有制的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公有制,也就是说,否定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不是公有制。关于马克思主义的ABC,我无能为力,靠你自己多学习。
   你的空间资源理论,根本没有理论故无须用理论来推翻,因为是违背唯物史观的,而人民公社饿死三千万是违背唯物史观的最佳案铁例。
   我理想的社会政治体制是符合“巴黎公社原则”的,建立在民主与法治之上的宪政体制。你理想的社会制度是怎样的?

三羊 2017-02-28 16:11:59

  马克思主义不承认共通的人性,只承认阶级性,建立在消灭私有观念基础上的共产主义公有制,因为违背人性之天然具有私有观念这一不可更改的事实,必然用暴力和专政推行方可实施,这就决定了马克思主义与民主宪政天然是对头的性质。以马克思主义为理论指导建立的政权,不敢给公民自由选举的权利,因为一旦这样做了,公民获得了自主权,天性之私就会冒出来,就会潜滋暗长,蔚然成风,只要把这个人性中的私放出来,共产主义公有制赖以存在的基础就会轰然倒塌,不复存在。这是由马克思主义本身建立在违背人性之私基础上所决定的。所以,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就别指望有民主。

三羊 2017-02-28 15:57:18

  xyz31:你好!《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共产党宣言》之265页:“共产党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的理论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
  272页:“无产阶级将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的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
  这是不是主张生产资料公有制?
  马克思说在此之前的私有制社会,都是建立在阶级对立、阶级压迫和剥削的社会,这是不是等于说只有公有制社会才是符合劳动人民根本利益的,消灭了压迫剥削的社会,从而使公平正义的社会?
  我要的证据,是推翻我的空间资源理论的证据,跟人民公社饿死三千万不相干。
  我的理论也是建立在唯物史观上的,我也否定什么“制度决定生产力”;
  请问,你理想的社会政治体制是怎样的呢?

xyz31 2017-02-28 14:39:13

  你说“按马主义论断,只有公有制才是符合人民根本利益的,才是合乎公平正义的”,你能从马克思恩格斯原著中找出依据吗?从其他人的论著中找出的依据,不能称为“按马主义论断”。

xyz31 2017-02-28 14:29:19

  你到底要什么证据?大跃进人民公社饿死三千多万人!这还不算证据吗?现在有人借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之口号,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否认这一历史事实,这种没人性之行为迟早会遭天谴的。
   必须重申,生产力是社会发展的决定性因素,这个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不容置疑。按照这个唯物史观,共产主义是一种层次高于资本主义的社会形态,但在资本主义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没有发挥出来以前,资本主义还不会消亡;共产主义的生产关系,在它存在的物质条件在资本主义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还不会出现。社会主义是从资本主义脱胎出来向共产主义发展的过渡阶段,并非由暴力革命夺取政权而形成。旧中国是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暴力革命夺取政权后必须补资本主义发展历史阶段的课,不可能另劈路径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所以,文革结束后的改革开放,看起来是被迫的,实际上是历史的一种必然选择。由于从计划经济+公有制转向到市场经济(哪怕是国家控制下的市场)+部分私有化(混合所有制),生产力才得以快速发展,创造了经济奇迹。
   至于在经济体制改革的同时,为什么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仍抓着“无产阶级专政”的专制不放,不走民主宪政之路,这完全是权贵既得利益之所在,是故意歪曲马克思无产阶级专政理论。
   恩格斯在1891年为纪念巴黎公社二十周年出版的《法兰西内战》德文第三版单行本所写的“导言”中,对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说得很清楚:“先生们,你们想知道无产阶级专政是什么样子吗?请看巴黎公社。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 马克思在1871年的《法兰西内战》论述所归结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巴黎公社原则”是:消灭专制集权的国家机器,建立真正民主制度的共和国,如果用等级授职制去代替普选制,那是最违背公社精神不过的。
   遗憾的是,上述原则被列宁所篡改,正如罗莎•卢森堡在《论俄国革命》中指出的那样:“列宁和托洛茨基用苏维埃代替了根据普选产生的代议机构,认为苏维埃是劳动群众唯一真正的代表。但是随着政治生活在全国受到压制,苏维埃的生活也一定会日益陷于瘫痪。没有普选,没有不受限制的出版和集会自由,没有自由的意见交锋,任何公共机构的生命就要逐渐灭绝,就成为没有灵魂的生活,只有官僚仍是其中唯一的活动因素。公共生活逐渐沉寂,几十个具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和无边无际的理想主义的党的领导人指挥着和统治着,在他们中间实际上是十几个杰出人物在领导,还有一批工人中的精华不时被召集来开会,聆听领袖的演说并为之鼓掌,一致同意提出来的决议,由此可见,这根本是一种小集团统治——这固然是一种专政,但不是无产阶级专政,而是一小撮政治家的专政,就是说,纯粹资产阶级意义上的专政,雅各宾派统治意义上的专政。”
   雅各宾派统治意义上的资产阶级专政,具有这样的一种模式特征:先镇压“反动派”,后是镇压“反对派”,再后就是“自我镇压”的一种循环模式。斯大林继承了列宁的这种专政模式,毛又加以继承并进一步发展,形成文革理论,至今仍有其痕迹。
   不能因为有人歪曲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从而否定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

三羊 2017-02-28 10:42:06

  当前,中国政治改革之所以遥遥无期,与其说既得利益者作祟,我更相信是执政者仍抱着机械的生产力决定论不放手。因为,按马主义论断,只有公有制才是符合人民根本利益的,才是合乎公平正义的。

三羊 2017-02-28 10:34:20

  在马克思主义视域和语境里,人类自进入阶级社会生产关系性质变化只有一次,那就是从私有制到公有制。但是,这种变化,如果不是隐含了资源空间绝对饱和这个认知前提,如何解释公有制的合理性呢?能说清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的逻辑联系吗?
  机械的说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请问,人的因素在哪里?不介入资源空间因素,不能从权利平等角度分析是平分合理还是竞争合理,如何说清人们为什么从心理平衡到不平衡,又怎能解释人们为什么抗争从而带来生产关系的变化?
  马克思主义诞生后,之所以导致实践中的盲目和失败,以及后马克思主义者五花八门,莫衷一是,其中关键一点就是生产力的机械决定论。可以说,缺少了资源空间因素的生产力决定论,是造成近一个世纪来人类赤色灾难以及当前我
  国仍陷于困境的总根源。

三羊 2017-02-28 09:51:58

  请问,按照马克思主义,人类社会从奴隶——封建——资本的运行,生产关系都是以私有制为基础,都是剥削性质,除了生产工具、生产组织方式有不同,生产关系性质有本质的变化吗?没有。所以,生产力推动的与其说是生产关系变化,不如说是生产形式变化。
  生产关系中起主导作用的是生产资料归谁所有,如果不介入资源空间概念,能说清生产资料应该归谁所有吗,即能评价如何分配资源更符合权利平等法则吗?生产资料的占有方式,要么平分,要么竞争,这是其性质变化,没有资源空间概念,如何说明生产关系的变化,以及如今的民主宪政国家轮流执政的两党争执的什么?
  我不否认生产力对于资源空间的决定性意义,但是,仅仅用生产力,是无法说明和分析生产关系是怎样变化的。
  把生产关系变化建立在资源空间的变化基础上,违背唯物史观吗?
  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生产力决定论,或者更适合中国的生产关系是资本主义,甚至是民主宪政的资本主义,为什么现在仍抓着无产阶级专政的专制不放呢?
  否定我的理论,请拿出论据和推理,不能简单套用我正反驳的理论,否则,那就不是讨论了。

xyz31 2017-02-28 08:05:53

  注意,某种新生产力的拥有者人数,不是资源空间由不饱和到饱和的决定性变量,更不是生产关系的决定性变量。人类社会从蒙昧时代发展到野蛮时代,再发展到文明时代,然后从奴隶社会发展到封建社会,再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这一路走过来,是生产力发展推动的结果,不是人口增长的结果,也不是资源空间变化的结果。对于人类社会发展来说,归根到底生产力是决定性的因素,这个唯物史观不容置疑。
   不知作者提出“制度决定生产力”,“制度决定历史”的原因何在,但其观点肯定是错误的,对社会发展实际是有害的,其实质是唯心主义的。苏联解体和中国人民公社及大跃进的历史教训已经够深刻了:超越生产力发展程度的生产关系和制度设计,只能阻碍生产力发展,甚至破坏生产力发展。作者的观点和你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新解》都值得再思考。

三羊 2017-02-27 20:21:47

  某种新生产力的拥有者人数,是资源空间由不饱和到饱和的变量。即当这个人数增加到资源空间不能再自由竞争的时候,资源就饱和了。

xyz31 2017-02-27 17:19:32

  什么因素引起资源空间从不饱和到饱和的质变?

三羊 2017-02-27 15:39:31

  同一生产力下(即量变未发生质变),可以导致资源空间从不饱和到饱和的质变——例如,工业化革命代表的生产力,开拓出新的资源空间,导致资本主义初期以竞争性质为主导生产关系,同时也产生了古典自由主义;但是同样是这样的生产力下,随着这一生产力技术的普及,资源空间却饱和了,进而既得利益者走向了资源垄断,这个时候,平分的要求越来越强烈,于是产生了马克思主义。因此,我说马克思主义是资源饱和状况下要求平分的一种表现。但是马克思把资源饱和状况看得绝对了,与资源空间本身的动态性,即资源空间一直处于不饱和与饱和的变化中的事实不符,从而导致马克思主义理论对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陷入极端和误区。

三羊 2017-02-27 14:17:36

  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是否加进资源空间因素,会产生本质的区别。首先,资源空间不饱和的存在,决定了竞争的必要。其次,同一生产力下(即量变未发生质变),可以导致资源空间从不饱和到饱和的质变,从而带来生产关系从竞争到平分的质变。然而,马克思的生产力决定论却没有这种变化,甚至从根本上否定竞争的合理性。

xyz31 2017-02-27 08:35:20

  @三羊:
   外出回来继续讨论。你说的“生产力的发展决定了资源空间的变化。资源空间从不饱和到饱和再到不饱和的交替螺旋上升,带来生产关系从竞争到平分再到竞争的更替”这句话,不正是表明了是生产力发展决定资源空间变化,再带来生产关系的变化,而你却说“资源与生产力是两个对等的相对独立的概念”,这显然是自相矛盾的。

三羊 2017-02-19 16:09:18

  下面的文字是答xyz31网友,谢谢关注。

三羊 2017-02-19 16:04:41

  马克思主义理论没有把资源上升为一般的与生产力对等的范畴来看待,而仅仅在作为劳动对象的概念里有所体现,这本身就是错误的,不科学的。也正是这个局限,即马克思眼里没有独立意义的资源概念存在,导致其理论实际上建立在一个隐含的前提之下,那就是人类面对的资源是静止不变的,至少是对生产关系不起独立作用的。
  正确的是,资源与生产力是两个对等的相对独立的概念,生产力的发展决定了资源空间的变化。资源空间从不饱和到饱和再到不饱和的交替螺旋上升,带来生产关系从竞争到平分再到竞争的更替,宪政就是人类主动适应这一规律要求的政治模式。宪政体制,总会趋于形成代表平分和竞争这两种倾向的政治代言(政党),隔几年的大选,就是全民对自己同时具有的这两种倾向进行重新选择。
  因此,是相对于生产力的动态资源空间,决定了生产关系性质在平分和竞争之间的变化,不是生产力决定了生产关系。相对于动态资源空间的平分与竞争的平衡,构成社会运行规律,不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构成社会规律。
  对社会规律的这两种认识有着本质区别,马主义导致射线形的历史轨迹指向共产主义,我的则是社会一直沿着平分与竞争的平衡拓展前进。
  宪政之前,这种平衡规律也是存在的,只不过是通过暴力和大振幅波动证明自身存在。宪政并不消除这种围绕平衡的波动,而是把波动限制在人类理性可接受的范围内。
  这种对动态资源平分与竞争的平衡规律,背后作为支撑的是权利平等法则。

xyz31 2017-02-19 00:21:26

  @三羊:
   才看到你的观点,没仔细理解你的文章,明天要外出几天,先请教一下:你说一定的生产力对应着一定的资源,比如草籽和动物、土地、矿产、……这些,那么资源似乎属于劳动对象,是生产力的要素之一。你又说资源归谁所有即生产关系,那么资源似乎又属于生产资料。请问:
  (1)资源到底属于生产力?或是生产关系?
  (2)你的“资源空间”之说怎么推翻了马克思主义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理论的?
  (3)如果生产力不能决定生产关系,那么生产力发展起什么作用呢?

三羊 2017-02-17 23:56:43

  下面是我的博文:《资源空间决定生产关系》
  http://sanyangkaitai.blogchina.com/480413735.html

三羊 2017-02-17 23:47:49

  马克思主义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理论是错误的。生产力与资源空间直接有关,与生产关系没有直接关系。决定生产关系的,是资源空间的是否饱和状态。请看我的文章:《生产力与生产关系新解》

xyz31 2017-02-17 20:09:02

  @法家
   对文中的“生产制度”,按我的理解,作者是指整个生产管理制度(包括生产、交换、分配以及消费全过程)。在传统的政治经济学中,这就是生产关系的概念。而且,文中也明确地说:“生产制度有生产资料归谁所有,由谁支配的规定,也有谁有资格使用生产资料进行生产和怎么使用生产资料进行生产的规定”,这正是典型的生产关系概念。因此,我说“生产制度的本质是生产关系”是成立的。在马克思政治经济学中,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两者不能含混,否则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这一马克思主义基本的唯物史观就被否定了。

法家 2017-02-17 09:57:16

  @xyz31:制度是制度,关系是关系,非要混为一谈是没意义的。制度对行为具有规范作用,制度肯定是人设计出来的。至于是什么促使这个人觉得应该这样设计,则取决于这个人的认知,比如当你在生产的过程中发现奖功罚过会导致效率的提升,那么奖功罚过就会成为你进行制度设计时的一条原则。如果你设计出来的制度在实践的过程中得到了印证,就会促使这一制度得到保留,直到更优的制度取代它为止。现实中区分两种同位制度优劣的方法就是看竞争的结果。
  制度的设计原则不会随着生产力变化而变化,比如奖功罚过,无论生产力发展到什么水平,这一原则都会起作用。因为制度的设计规根结底是对人类行为的规范,只要人性不变,那么触发人的行为的因素就不会有什么不同。而人性的不可改变又是很容易就能论证的。

三羊 2017-02-16 21:20:07

  从诺奇克的正义论说起——论资源空间决定生产关系
  http://sanyangkaitai.blogchina.com/2919196.html

三羊 2017-02-16 21:18:13

  从诺奇克的正义论说起——论资源空间决定生产关系
  http://sanyangkaitai.blogchina.com/2919196.html

赵祯 2017-02-16 20:33:06

  什么制度决定生产力。如生产力停留在远古难道天上掉下一套先进制度?只有生产力上去了,要适应生产力人才会探索出好的制度,同样只有好制度能保障生产力持续提高。一对相互想成的关系,硬是被说成决定论。

赵祯 2017-02-16 20:27:42

  决定论是过时理论。现实中各个因素都是相互影响相互转换的,关键是平衡。偏执的决定论,将导致一方过于强大,而其他全都被扼杀,失去平稳发展的安全保障。

赵祯 2017-02-16 20:26:35

  决定论是过时理论。现实中各个因素都是相互影响相互转换的,关键平衡。偏执的决定论,将导致一方过于强大,而其他全都被扼杀,失去平稳发展的安全保障。

xyz31 2017-02-15 00:03:34

  生产制度本质是生产关系。无论哪一种社会形态,在它们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存在的物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只有生产力的发展才能产生新的生产制度,人为主观臆造的生产制度,不是生产力,它的存在取决于是否适应生产力的发展,它反作用于生产力的表现就是对生产力的适应而不是促进。明确这一点,是必须的。
   任何生产力都是一种既得的力量,是以往的活动的产物,生产力是人类全部历史的基础。后来的每一代人都得到前一代人已经取得的@生产力并当作原料来为自己新的生产服务,由于这一简单的事实,就形成人们的历史中的联系,就形成人类的历史。没有生产力的发展,哪里来的社会制度的更迭?
   根据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历史过程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到底是现实生活中的生产和再生产,也就是生产力的发展。无论马克思或恩格斯,都从来没有肯定过比这更多的东西,生产力归根到底是决定性的。作者把“生产关系”改成“生产制度”,再把“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发展”变成 “生产制度决定生产力发展”,又进一步把“生产制度”简化为“制度”,于是提出所谓“制度决定历史”,“制度决定生产力”的结论,这种荒谬的概念偷换和实质变换,其手法实在是让人惊讶,甚至令人望而生畏。

夜啸夜啸 2017-02-14 11:36:33

  什么决定制度?

夜啸夜啸 2017-02-14 11:34:04

  制度比生产力重要,精神信仰又比制度更重要。制度的本质是人与人关系的共同规范。精神信仰的本质是确定支使人们行为方式的思想思维。思想思维为什么决定制度,一则是任何制度都是不能自行作用的,而需要靠一定思想思维的人去执行;二则是制度的产生要靠一定的思想思维来想象、来构建、来(用语言文字图案等)表达。所以,只讲制度的这种次生型决定性是不全面的。比较积极稳妥的思路应该是搞清楚我们的思想思维的状态、来源和改进方向,想清楚创新的制度如何适宜于这样的思想思维,又如何调动各种力量促使人们的思想思维逐渐演进,并且配合经济社会的发展来推动民族整体上的不断进步。

三羊 2017-02-13 19:39:35

  韩东屏先生:制度当然是由人设计和安排的,但是,人又是依据什么设计和安排制度的呢?难不成是某些人闭门造车顶层设计出来?而制度的优劣又以什么标准来衡量呢?

自由公民保卫共和 2017-02-13 18:23:12

  习俗主要是自然法的结果,否则怎么解释荷兰和欧洲的差别,荷兰是欧洲最早的民主共和革命的社会,也是最自由的社会。也是一直到现在经济繁荣科技发达的社会。英国光荣革命有赖于威廉亲王的睿智,二战有赖于荷兰后裔小罗斯福的狮子的勇敢和狐狸的狡猾。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