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妮娜:羁縻与外交:中国古代王朝内外两种朝贡体系

——以古代东北亚地区为中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97 次 更新时间:2016-08-08 10:34:00

进入专题: 朝贡制度   东北亚  

程妮娜  

   摘  要:中国古代王朝的朝贡体系分为“内圈”边疆民族的朝贡制度与“外圈”周边朝贡国的朝贡制度,二者具有两种不同的政治属性。从东北亚地区朝贡制度的角度出发,对两种朝贡体系进行历时性和全景式的考察,二者与中央王朝的关系“是否被纳入地方行政管理体系”、“是羁縻建置的君臣身份还是具有独立性的藩属国身份”、“是否存在政治隶属关系”,以及“是发展为民族地区建置还是被条约体系所取代”等四个方面,是区别中国古代王朝朝贡制度“内圈”与“外圈”的核心标准。

   关键词:朝贡制度;羁縻;外交;东北亚

  

   作者简介:程妮娜,吉林大学文学院中国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中国边疆史、辽金史、东北民族史。

  

   中国古代王朝的朝贡制度建立在传统的“天下观”、“大一统”理念和“华夏中心论”的基础上,由边疆地区推广到邻国,甚至遥远的国家。中外学者常用同心圆来比喻以中国王朝为中心的具有等级特点的东亚朝贡体系,即以天子所居的京师王畿为中心,其外是州县地区,其外是边疆民族地区,其外是藩属国地区,其外是贸易国地区。朝贡制度主要实行于后三个地区,因此“朝贡制度”涉及古代王朝两个领域的政治制度与活动,一是历代王朝统辖边疆民族的羁縻制度,二是中国王朝与周边国家的外交制度。中外学界一般认为古代边疆民族与朝贡国之间的界限模糊,二者有时会互相转换,往往视为一类不去分辨。近代以来国内外学界在涉及这一领域的研究中出现过诸多学术用语,如“中国的世界秩序”、[①]“华夷秩序”、[②]“册封体制”、[③]“封贡体制(体系)”、[④]“天朝礼治体系”、[⑤]“中华朝贡贸易体系”,[⑥]等等。现有研究成果不仅多数是从中外关系的角度研究朝贡制度,而且绝大多数都混淆了两种朝贡体系的区别。国外学界一般认为古代中国是汉人的中国,其辖境仅限于郡县地区,这种状况直到清代才发生重大的转变。

   然而自秦汉大一统王朝建构朝贡制度以来,随着王朝对边疆地区政治统治的加强,两种朝贡体系的区别日趋鲜明。近年有学者注意区别两种朝贡体系,从一种朝贡制度入手展开研究,并取得重要成果。[⑦]但目前学界对于什么是区别两种朝贡体系的核心标准?仍然模糊不清。我认为首先应明确朝贡制度的基本属性,抓住根本问题进行考察,才可能将这一复杂的问题分辨清楚。中国古代王朝建构朝贡制度最核心的部分是政治制度,对于中国王朝而言,无论是作为边疆统治的朝贡制度,还是作为外交关系的朝贡制度,其政治属性居首要地位,经济与文化属性居附属地位。本文以东北亚地区朝贡体系为例,重点从政治关系的角度来讨论两种朝贡体系的区别。以就教于方家。

  

一 中央与地方:两种朝贡管理体系

  

   朝贡制度发端于秦朝建立大一统王朝之后,形成于西汉王朝时期。秦汉统治者秉承传统的“天下观”,在中央集权确立后,开始着手在郡县以外社会文化风俗各异的边疆民族地区建构具有羁縻特点的朝贡制度。秦与西汉时期被纳入朝贡制度下的主要是先秦以来与中原王朝、诸侯国保持各种政治、经济关系的周边民族政权和部落,也就是《周礼•夏官司马》说的“四夷、八蛮、七闽、九貉、五戎、六狄之人民”;荀子所说“同服不同制”的“蛮、夷、戎、狄之国”。[⑧]朝贡制度的建构有一个从内向外的发展过程,在东北亚地区最早被纳入的是西汉孝惠帝时期东南部的朝鲜国及其附近真番等“诸蛮夷”古国、古族,或封朝鲜国王卫满为“朝鲜王”。[⑨]汉武帝时纳入东北中部第二松花江流域的夫余国与西部松漠草原地带的游牧部落乌桓人,汉朝封夫余王为“濊王”,册封各部乌桓大人为“亲汉都尉”、“率众王”、“率众侯”、“率众君”等。[⑩]接着汉武帝灭朝鲜设四郡,昭帝合并四郡时,将句骊、沃沮等濊貊古族亦纳入朝贡体系。东汉光武帝册封高句丽国主为“高句丽王”;册封朝鲜半岛中部与北部的“不耐、华丽、沃沮诸县皆为侯国”,其渠帅封号当为“沃沮侯”、“不耐濊侯”、“华丽侯”等,“皆岁时朝贺”。[11]东汉初年,鲜卑人已由大兴安岭北段南下迁至邻近郡县的塞外地区,光武帝三十年(54)“鲜卑大人内属,朝贺”。[12]被纳入朝贡制度,汉册封其酋长为“率众王”、“率众侯”、“率众长”等。[13]

   此时东汉王朝建构的朝贡制度由内陆扩展到朝鲜半岛南端的三韩地区和日本列岛小国,光武帝“建武二十年,韩人廉斯人苏马禔等诣乐浪贡献”。光武帝封苏马禔为“汉廉斯邑君”,“使属乐浪郡,四时朝谒”。[14]日本列岛居民“分为百余国,以岁时来献见” 。[15]东汉光武帝末年,“建武中元二年,倭奴国奉贡朝贺,使人自称大夫,倭国之极南界也。光武赐以印绶。安帝永初元年,倭国王帅升等献生口百六十人,愿请见。”[16]1784年在日本福冈市志贺岛出土了一枚蛇钮金印,印文曰:“汉委奴国王”,[17]这极有可能是《后汉书》记载的光武帝所赐印绶。东北亚封贡体制在西汉时还处于草创状态,到东汉初年已经建构起来,其成员遍布东北亚各个地区。

   秦汉初建东北亚朝贡制度时期,主要以边郡和设在边郡的护乌桓校尉府管理各个朝贡成员的朝贡活动:

   辽东郡(郡治在今辽宁辽阳)先后掌管朝鲜国、鲜卑、夫余国等族的朝贡活动,孝惠、高后时天下初定,“辽东太守即约满为外臣,保塞外蛮夷,无使盗边;诸蛮夷君长欲入见天子,勿得禁止”。[18]东汉初年,“鲜卑大人皆来归附,并诣辽东受赏赐,青、徐二州给钱岁二亿七千万为常。明章二世,保塞无事”。[19]

   玄菟郡[20]先后掌管夫余国、高句丽国的朝贡活动,夫余国“其王葬用玉匣。汉朝常豫以玉匣付玄菟郡。王死则迎取以葬焉”。东汉末年,夫余国王“求属辽东云”。[21]高句丽国“汉时赐鼓吹技人,常从玄菟郡受朝服衣帻,高句丽令主其名籍。后稍骄恣,不复诣郡,于东界筑小城,置朝服衣帻其中,岁时来取之”。[22]其中“高句丽令”指玄菟郡郡治所在高句丽县的县令。

   乐浪郡(郡治在今朝鲜平壤南)先后管理沃沮、濊、韩人的朝贡活动,汉昭帝正始五年(前82),朝鲜半岛单单大岭(今朝鲜半岛北大峰山脉与阿虎飞岭山脉)以东“沃沮、濊貊悉属乐浪”,由东部都尉管理其朝贡活动。[23]朝鲜半岛南端三韩人朝贡,“使属乐浪郡,四时朝谒”。[24]

   护乌桓校尉府先后管理乌桓、鲜卑人的朝贡活动,汉武帝元狩年间(前122—前117),迁乌桓于东北五郡塞外,“其大人岁一朝见,于是始置护乌桓校尉,秩二千石,拥节监领之,使不得与匈奴交通”。东汉光武帝时,“置校尉于上谷宁城,开营府,并领鲜卑,赏赐、质子、岁时互市焉”。[25]

   东汉时期对于倭国的朝贡活动主要采取直接入京朝贡的形式,但到东汉末年,北方陷于各势力割据状态,公孙氏割据辽东,设带方郡,[26]“后倭、韩遂属带方”。[27]曹魏时仍以带方郡管理韩、倭国的朝贡活动,如景初中“诸韩国臣智加赐邑君印绶,其次与邑长。……下户诣郡朝谒”。[28]景初二年(238)“(倭)女王遣使至带方朝见,其后贡聘不绝”。[29]

   两汉东北亚朝贡制度的管理体系是以边地郡县代表朝廷管理朝贡成员的活动,各朝贡成员均以诣州郡朝贡为主,只有东汉时倭国朝贡不由地方政府统辖,直接至京师朝贡,这使东北亚朝贡制度一度出现分层现象,然东汉末倭国则被纳入边郡管理体系。可见在朝贡制度建立初期,内外分层尚不鲜明。

   魏晋南北朝时期,东北亚地区政治形势复杂多变,除高句丽、夫余国的名称没有明显变化外,其他朝贡国和古族因其内部的发展变化,国名或族名出现新的变化。两汉时受夫余国统辖的挹娄(肃慎)人,到曹魏时脱离了夫余国的控制,单独遣使向中原王朝朝贡,北朝时改称为勿吉。十六国时期,鲜卑人建立本族政权(诸燕政权),并开始建构和经营自己的朝贡制度。南北朝时期,西部地区又新出现契丹、奚、室韦等古族;朝鲜半岛南部的三韩发展成为新罗、百济二国;日本列岛的倭国由众多分散的小国发展为一个统一国家。魏晋时期中原王朝主要以设在边郡的护乌桓校尉府(初治昌平,后迁幽州即今北京,多由幽州刺史兼任)、护东夷校尉府(治平州,即今辽宁辽阳,由平州刺史兼任)分管东北边疆东、西两地的朝贡成员事务,朝贡地点以二府所在地为主。如,《晋书•唐彬传》记载:“彬为使持节、监幽州诸军事、领护乌丸校尉、右将军。……于是鲜卑二部大莫廆、擿何等并遣侍子入贡。” 晋武帝泰始三年(267),“各遣小部献其方物。至太熙初,……各遣正副使诣东夷校尉何龛归化”。[30]晋武帝时慕容鲜卑破夫余国“有司奏护东夷校尉鲜于婴不救夫余,失于机略。诏免婴,以何龛代之”。[31]东晋十六国与南北朝时期,内陆各朝贡国与朝鲜半岛、日本列岛各国皆至各王朝(政权)的都城朝贡。但是,内陆各朝贡成员如夫余、高句丽、挹娄(勿吉、靺鞨)、契丹、库莫奚、室韦等仍由地方政府幽州、平州、营州、护东夷校尉府管理其朝贡活动。朝鲜半岛的百济、新罗与日本列岛的倭国的朝贡活动未见受边州地方政府管理的事迹。这一时期东北亚朝贡制度出现内外两种朝贡体系,一是受地方政府管理的朝贡体系被纳入边疆地方政治体系,二是不受地方政府管理的朝贡体系则向外交体系发展。对此应给予充分的注意。

   隋唐王朝以来,随着古代王朝国家结构形式的发展与变化,东北亚朝贡制度内外两种管理体系的区别日趋鲜明。

   隋唐时期两种朝贡体制的朝贡地点仍同为京师,由中央鸿胪寺掌管其朝贡事务,边疆民族朝贡成员的诸种事务同时要受边州、都督府进行管理,如隋营州总管韦冲“宽厚得众心。怀抚靺鞨、契丹,皆能致其死力。奚、霫畏惧,朝贡相续”。[32]唐玄宗开元二十九年(741)以“安禄山为营州刺史,充平卢军节度副使,押两番、渤海、黑水四府经略使”。[33]两番即契丹与奚人。唐代边地都督府、节度使还常派使者至朝贡成员地区,如幽州节度府遣行军司马张建章往聘渤海等。[34]作为朝贡国的日本国主要与中央政府发生朝贡关系,如《新唐书•高智周传》载,高智周子高涣,“永泰初历鸿胪卿,日本使尝遗金帛,不纳,唯取笺一番,为书以贻其副云”。记述了日本使臣与鸿胪寺官员的交往。与前一个时期相同,史籍中未见日本受边州地方政府管理的事迹。

北方民族建立的辽金元王朝时期,对边疆民族实行强力统治政策,在加大地方政府管理边疆朝贡成员力度的同时,进一步规范了与邻国的封贡体制。如辽朝前期边疆各族属国、属部的朝贡地点是契丹皇帝所在的捺钵,辽以地方详稳司、都统司与府州管理朝贡成员的事务,甚至以契丹人担任属部长官,辽中期以后大部分属国、属部的朝贡活动骤然减少,甚至不再朝贡,处于由羁縻统辖体制向一般行政建置管理体制转变过程中。[35]金元两朝边疆实行朝贡制度的民族地区越来越小,朝贡活动主要在边地进行,金朝由招讨司、元朝由万户府、宣慰司管理,几乎不见到京师朝贡记载。外交层面上,辽金时期是东北亚朝贡体制日臻完善时期,辽朝与高丽国的朝贡关系始于辽圣宗统和十二年(994),高丽“始行契丹统和年号”,[36]确立于圣宗开泰九年(1020),高丽显宗“遣李作仁奉表如契丹,请称藩纳贡如故”。[37]每年贺正、贺生辰、季节问候双方互遣使致贺,遇重大丧事互遣使吊祭。[38]高丽虽是辽朝的朝贡成员,但在外交礼仪上享有独立的国际地位。另外高丽与辽东京(今辽宁辽阳)偶尔会互派“持礼使”和“回礼使”,高丽地接近辽东京辖区,这属于一种礼节性的互访,与地方政府管辖无关。金灭辽后,“高丽以事辽旧礼称臣于金”,“凡遣使往来当尽循辽旧”。[39]金熙宗皇统二年(1142),高丽受金朝册封,行金朝年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朝贡制度   东北亚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92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