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冬至:比特犬与中国人——引入遗传学作为思考中国国情问题的新视角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184 次 更新时间:2006-05-15 00:37

进入专题: 中国国情  

郭冬至  

1

养狗是我长期以来的爱好,偶尔能够闲下来的时候和狗在一起是我最大的享受,我可以坐在那里半天什么事也不考虑就看它们玩耍,那会让我心情非常平静。但在行家眼里我是一个水平很低的养狗者,我养得多是一些从全国各地搜集的杂种狗,我曾经试过教它们一些简单的口令,但它们都显得很不乐意的样子,再加上我自己也觉得麻烦,所以就没有坚持,这样我养的狗都很没有教养,每次一见面就会跳起来舔我的脸,这样的狗在行家眼里都不入流,统称“串儿”,但我不管这些,只要自己喜欢就行。不过我倒是亲眼见过那些纯种狗,不仅外形俊美,更神奇的是,一些“血”好的狗往往确实不用训练就有某种本能比如灵缇,天生就会抓兔子,从小就爱追逐移动的东西,哪怕是一个皮球;还有一些牧羊犬的后代,即使从小离开了父母,长大以后见到了羊,也有保护的本能;更不可思议的是我过去一直搞不懂,为什么我们国家也有不少纯种德国黑贝,都繁殖了很多代了,要说长相,都挺帅,可每年还要从德国引进小狗,我听到一个行家说,人家外国人养出来的狼狗就是不一样,“生下来就懂事”,我怎么也不相信,都是同一个品种的狗,甚至可能是一个祖宗,怎么可能几代以后在德国和中国培育出来的“生下来”就不一样呢,心想这也太崇洋媚外了。

直到我见识了一种叫比特犬的狗,才叹服对于生物界代际之间遗传作用的神奇,人们过去的认识应该是很不充分。很久以前就听说有一种专门用于斗狗比赛的狗叫比特犬,象高加索、藏獒这样的猛犬咬起来都是不是它对手,第一次亲眼见到,是三年前在一个朋友家里。这个朋友家里还养了一头洛维那,一头狼青,客人离地老远就发出咆哮,好不凶猛,但挺听话,主人喝了一声就都不叫了。进屋朋友告诉我前些天从河南买了一条比特,问我想不想看看,我当然兴趣浓厚。在他家后院,打开铁门却让我大吃一惊,这哪里是什么猛犬?地上卧着一条看上去极为温顺的小狗,我称它小狗是因为它估计只有三十多斤,见到陌生人来了从眼神里就能看出来毫无敌意,而且起身冲你直摇尾巴。我几乎忘记了它就是能战胜藏獒的斗犬,忍不住伸手去抚摸它,才注意到这条小狗居然被用手指粗的铁链栓了。我问朋友它会不会咬人呀,朋友拍胸脯保证,绝对不会,你打它它都不会反抗。我不由奇怪,这么温顺的狗要用这么粗的铁链栓干嘛?朋友解释,只要一放开它,前院的洛维那和狼青都要没命了。我不敢相信在人面前这样温顺的一条狗,在同类面前居然会这么凶恨,就问:这狗见了陌生人一点敌意都没有,还能看门么?朋友说:这狗看不了门,专门养了和别的狗打架。我仔细观察这条比特犬,发现确实不一般,个头虽然不大,但脸颊很宽,这说明它有强有力的两颚咬合肌,颈部肌肉也很发达,身材显得很匀称,但对它能否战胜洛维那这样也以剽悍著称的大型护卫犬我还是将信将疑。于是朋友拿出了一盘录像带给我看,拍摄的是一条看上有一百多斤的杂种狼狗和比特犬打斗,两条狗体重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那条狼狗大概有些藏獒的血统,很狂野,冲上去就咬住了比特犬的脸,几乎把它叼了起来甩,血立刻就流了出来,看上去胜负已经见了分晓,可那只比特瞪着眼睛一点没有认输的样子,象摔交运动员一样僵持着,不过一分多种狼狗大概体力消耗过大就开始喘了,这时那只比特瞅准空子,猛的咬住了狼狗的前爪,立刻狼狗就受不了了,发出呜咽,全身都疼得发抖,就在狼狗松开口拼命想挣脱的一刹那,比特往前一窜,咬住了狼狗的脖子,这一咬住了就再也不松,一开始狼狗还想挣扎,很快就没有力气了,尿也流了出来,躺下眼看就要断气了,那只比特还是死死咬住它咽喉。最后边上的人用撬棒才把它嘴给翘开,总共不过五分种,那条刚才还威猛无比的狼狗已经躺在地上咽咽一息,而那只比特此时舔着主人的手,虽然脑袋上有很大的伤口,但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我这才叹服使比特犬成为斗犬之王的不仅是它身上蕴藏的旺盛体力,更的是它拼命三郎一样的斗性,决不会退缩、求饶,也不会放别的狗一马,只要和同类相遇,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2

从那以后我开始留意关注比特犬,尽管我对斗狗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比特犬却使我着迷,它的性格充满让你觉得不可理解的矛盾。当它不顾一切地疯狂进攻的时候,简直像是一头嗜血的野兽;当它静静地依偎在你脚边时,它又是一个标准的宠物;它能在筋断骨折,甚至肠子都流出来的时候,还是一声不哼地向前冲,如同一个视死如归的铁血战士;而在平时和你的嬉戏中,你踩着它的爪子或者拽耳朵,它就会发出可怜的呜呜声,像个娇气的小宝宝,讨你爱怜;你说它蛮勇吧,它在打斗时简直充满智慧,没有教练在一旁指导就懂得面对不同的对手,如何合理安排体力,控制节奏,进行攻守转换,最后制对手于死地;但你说它有智慧吧,它又是我所知道的最愚忠的犬种之一,哪怕主人虐待它,也决不会反抗。

而且比特犬的这些性格并不是后天训练的结果,其他犬种后天再训练也达不到这样,它的斗性是血系的遗传,一些比特犬幼犬刚长出乳齿就表现出强烈的好斗本能,以至于稍大一点就必须分开饲养。比特犬和别的狗打斗不需要任何理由,既不为争夺食物或者异性,也不为在主人面前争风吃醋,对自己没有任何益处,它只要见到其他狗就有一种遏制不住的冲动,要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

从我的角度来看比特犬是一种命运非常悲惨的狗,它就像罗马角斗士一样命运安排它们一生的事业就是用自相残杀来博得观赏者的喝彩,而且我一直以为这和西班牙斗牛一样是非常野蛮的所谓“运动”。但是斗犬爱好者们并不这么看,他们很推崇所谓的“比特精神”,我见过网上一位朋友说:“比特是斗犬,不让他去斗就好象不让鸟儿飞翔,限制了本性,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这样不是真正的爱他,而是禁锢了狗的心理,好斗的欲望得不到发泄,这样的狗一定是不开心的,所以我认为要是真的爱他,如果他想斗就应该让他去斗,竞技比赛没有不受伤的,但是他伤的光荣,伤的伟大,即便斗死了,想必狗心理也觉得死的有价值了,这样即便狗死了,也会很开心的。”

3

比特犬这样矛盾的性格是如何被培养出来的呢?为什么在面对同类和面对人类的时候会表现得如此截然不同?是怎样的力量在驱使它?

我查阅了大量的有关资料,找到了答案。比特犬(AMERICA PIT BULL TERRIER)是在十八世纪的美国被培养出来的,由斗牛犬和铁利亚等好斗犬种,混交产生的专业斗犬。培育者不仅从一代代中挑选身体素质优良的个体,“特殊组织不容易受伤的皮肤,麻木的疼痛神经,最强的咬合力,敏捷的动作,可怕的超级耐力”,更着重挑选在性格上好斗的作为种犬。但是问题随之产生,一种咬合力强健的猛犬,如果又如此好斗,会不会对人类自身造成威胁呢?万一什么时候野性上来了对陌生人甚至主人发飚,后果可不是闹着玩的。培育者也意识到这一点,于是在培育过程中,一旦发现某只狗有咬人的倾向,就射杀之,鼓励也只允许它“狗咬狗”,而绝不允许它“狗咬人”。这样的选育策略,几代之后就收到了不可思议的效果,培养出来的小狗,从小一见到其他狗就好像有前世的冤仇,而见到人只会摇尾乞怜,对同类的斗性和对人类的奴性两种完全矛盾的性格,奇迹般的结合到了一起,并且嵌入了它的基因,成为它自己都无法控制的本能。

与比特相对应的另一个极端,还有一种原产于巴西的菲勒犬,它是一种大型猛犬,但是当年培育它的目地是为了追捕逃亡奴隶,所以直到今天的菲勒犬还遗传了前辈的性格,天生对除了主人之外的人类非常敌视,而对同类则比较随和。

4

比特犬被培育的方式给了我很多联想的空间,尽管狗在中国的文化中常被用来骂人,但是毫无疑问,通过千万年的共同生活于合作,狗是和人类性格最相似的动物。而巧合的是美国曾有一只传奇的斗犬,它以“开膛手”而著称,曾经17分钟将对手开膛,一生在斗场上所向披靡,被公认为历史上“最伟大的斗犬”,其名字的含义据说是正处上世纪70年代,李小龙当红之际,所以把它叫做CHINAMAN,意思是“中国人”!

这让我联想到古往今来仁人志士对中国国民性的不懈批判,为什么中国人的性格如比特犬一样难于琢磨?不管我们是否愿意在外人面前承认,我们常常表现地懦弱而又野蛮,聪敏而又麻木不仁,自私而又缺乏主见,要面子而又无耻,凡此种种不可理喻之处,前贤之述备矣。但是是什么力量使中国人成为这样?当今中国几乎一切的问题往根子上看,都是政府的问题,但为什么这样的政府能够一统天下,那就是国民性的问题,究竟是这样的政府塑造了这样的人民,还是这样的人民成就了这样的政府,则成了一个纠缠不清的问题。近代以来有识之士从郭嵩焘到鲁迅无不意识到国民文化观念和思维方式的落后,认为国家富强和民族兴盛要靠国民的觉悟和奋起,但他们的认识中把国民的劣根性归于后天的教育培养和社会熏陶。而我观察研究比特犬所获得的启发,及由此产生的一系列思考却告诉我,这种劣根也许已经嵌入这个民族的基因,仅仅是想到这个念头便让我自己都觉得恐惧。

比特犬只咬同类却不咬人类,看似不可思议,其实却是对身存环境适应的结果。就好像生活在文革中的中国人,在外行眼里还以为是真民主,可以贴大字报,上街游行,一个个脸红脖子粗,亲戚朋友之间都相互检举揭发,批判打倒,乍一看中国人怎么都会变得这么“耿直”,连国家主席刘少奇和国防部长彭德怀都敢踏上一之脚,但任何人有胆量批评毛泽东,批评中央文革,哪怕批评一个当红的革委会主任试试?让你死无藏身之地还要株连九族。这种环境下的中国人多么象比特犬,让你咬谁你就必须咬谁,六亲不认往死里咬,并不是出于勇气,而是出于恐惧,只有这样自己才能生存下去。同时那个年代的领袖,多么象一位比特犬培育大师,一方面鼓励人和人之间的斗性,另一方面决不允许这种斗性危害自身,不断通过“引蛇出洞”等“阳谋”手段对哪怕还残留有一点点,正直,独立思考意识和人格尊严的同胞进行筛选和清洗,让他们家破人亡,象敢于反抗主人的比特犬一样被断子决孙,给其他同胞示范力图维持正直,独立思考意识和人格尊严者的下场。如此这般象比特犬一样野蛮冷血和奴性麻木两种矛盾的性格在中国人身上融合在了一起,并且都被发挥到了极致。

我们众所周知的种族主义已经臭名昭著,这种种族主义是仇恨不同的皮肤,眼睛颜色,而我相信还有一种更加卑鄙的种族主义,这种种族主义是仇恨一切正直独立的品格,必除之而后快。这种人种筛选并不仅仅体现在文革中,当年朱棣夷方孝孺十族,时人感慨,天下读书种子绝矣;而后集权社会的特点仍然是把一些谎言一遍遍地重复,这些谎言的价值已经不是追求人们相信,而是通过这样指鹿为马的荒唐,鉴别出谁是“不听话的人”,谁会对统治构成威胁,进而及早筛除淘汰之。

最后可怕的结果是,这种为了适应生存条件而形成的独特性格,不仅仅是一时的权宜之计,而象比特犬一样通过至今的科学上无法解释的神秘程序,被基因化,代代相传,不需要经过大脑思考,理性分析,直接成为行为本能。

5

有人会问人难道人可以和狗类比么?难道人的品性也会象身高一样被遗传么?我也曾经怀疑过,但是研究了一些专业知识以后,我发现,答案是肯定的,尽管心理倾向方面的遗传机理也许比身高的遗传要复杂的多。

固然我们可以举出一些“子不类父”,“ 一龙九子,各不相同”的例子,但这不能否认一个人的性格并非完全是后天培养的,而从统计概率和倾向上来讲,儿童的先天性格更不全是随机概率的产物。根据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在明尼苏达大学开始的一项研究,研究小组对于战争年代很多从小被分开抚养的双胞胎长大后性格的跟踪调查,如所预料的,发现尽管成长环境不同,双胞胎的性格仍然有很大的相似性,而且同卵孪生子的性格相似程度更是明显大于异卵孪生子。甚至有专家断言对于一个人的性格先天基因和后天培养的作用各占百分之五十,尽管这样的说法还有争议,但是人的性格同样可以受到基因的影响已经是定论。 有一个边缘学科叫做“心理遗传学”,不过这方面的研究也许由于往往会被社会达尔文主义者或种族主义者利用,涉及到政治正确的问题,所以多年来少有突破。

目前常规用于评价人的性格的有几个维度,比如:友好程度(“讨人喜欢、和蔼、友好”对“爱争论、有攻击性、不友好”)、严谨程度(“有条理、负责任、可信赖”对“粗心、易冲动、不可信赖”)、外向程度(“果断、外向、活泼”对“畏缩、内向、冷淡”)、神经质程度(“不焦急、稳定、自信”对“焦急、不稳定、不自信”)、开通程度(“有想象力、喜欢新奇、有创造性”对“目光短浅、避免风险、爱模仿”)。既然这些性格特征是通过统计证明是可以被遗传的,那么一定也可以设计出新的指标比如我们可以发明一个“易于被统治的程度”(懦弱、自私、缺乏独立思考)。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在某种环境下培养起来的族群有可能不仅是后天熏陶的结果,更具有某种由基因所决定的倾向,是“天生”的公民或者“天生”的奴才,遗憾的是人类基因组计划(HGP)恐怕不会给这样的研究留有位置。

而一个专制政权或者独裁者要成功地长久维持其统治,不二法门就是通过冷酷地筛选,扼杀一个民族中正直、开放、勇于独立思考坚守良知的人格基因,并把比特犬一样充满斗性和奴性的基因不断增强和固化。

6

回顾我们苦难的历史,在今天看来有多少次在千钧一发的关口,我们恰恰走上如今扼腕叹息的道路,中国人有多少历史性的选择其实隐藏在我们的性格之中,这样的代代相传,不知是使我们得以生生不息的护佑,或是对我们的诅咒,无论如何它已经融入了我们中国人的骨髓和血液。

今年是这个国家发动文革四十周年,所谓“主流”噤若寒蝉,前不久一个优秀的报纸又被勒令停刊,一种浓厚的悲凉在心头挥之不去,朋友们劝告我,不要着急,你自我牺牲也没用,这个国家仍旧民智未开!!所以在这个时刻,我把自己这点可怕的念头和大家分享,它和意识形态及种族主义无关,连我自己都不希望事实真是这样,宁愿这是一个假设。但是作为一个族群,也许它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我们是怎样的人,我们如何成为这样?这点清醒并不是为了让我们绝望,因为造物主从不象某些枭雄那样冷酷,遗传并没有封杀基因变异的潜力,即使在最荒唐的年代它也没有停止在每一代人身上创造出美好的人性奇迹,没有停止与环境的互动,如果那些优秀的种子有成长的机会,我们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明天。

但愿这种自觉能够帮助我们,给我们耻辱后的勇气,焦灼后的坚定,让我们这一代人走出历史为中国人安排的宿命。

    进入专题: 中国国情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953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天益发布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