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凯:伊斯兰国与基地组织在东南亚、南亚的扩张比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12 次 更新时间:2015-12-15 14:36:40

进入专题: ISIS   基地组织   东南亚   南亚  

杨凯  

   【摘要】以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为代表的新老恐怖主义组织在东南亚、南亚地区正在展开一场争夺支持者与势力范围的“暗战”。尽管它们的思想本质和终极目标一致,但两者在教义要旨的诠释运用、恐怖影响的传播扩散、分支机构的协调管理、组织成员的招募培训、活动资金的筹措运作等方面存在诸多差异,由此导致二者扩张效果的不同。在东南亚、南亚地区,伊斯兰国后来居上,大有取代基地组织之势,而基地组织也不甘式微,开始着手整合其在该地区的资源。无论双方竞争结果如何,都将对该地区产生溢出效应,威胁当地的和平与安宁。国际社会唯有协调一致,紧密合作,共同打击两股势力,才能确保东南亚、南亚的社会稳定与经济发展。

   【关键词】伊斯兰国;基地组织;东南亚;南亚;扩张

  

  

一 问题由来与已有研究回顾

   当叙利亚内战陷入胶着之际,异军突起的伊斯兰国(the Islamic State, 以下简称IS)忽然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IS的势力范围在短短半年之内便从伊拉克一隅扩展到了伊拉克、叙利亚两国大部分地区,影响力更是延伸到欧洲、非洲和亚洲,东南亚和南亚地区也未能幸免。2014年6月29日,IS领导人巴格达迪宣布建国,并号召全球穆斯林前来效命。之后不久,菲律宾的阿布沙耶夫武装、印尼的伊斯兰祈祷团、巴基斯坦的塔利班运动等组织即表示效忠IS。进入2015年后,IS对南亚、东南亚国家的重视程度开始显著提升,标志性的事件便是,IS宣布建立(伊斯兰国)“呼罗珊省”,其范围包括巴基斯坦、阿富汗在内的南亚主要国家,从而在行政区划概念上表明其对南亚地区拥有“管辖权”,而在东南亚地区“建省”的问题也已被提上议事日程[1]。针对IS咄咄逼人的战略攻势,基地组织(Al Qaeda,以下简称AQ)领导人扎瓦赫里随即于2014年9月3日宣布建立新的南亚分支,由该分支机构领导南亚地区的“圣战”,并努力在缅甸、孟加拉国与印度部分地区重建伊斯兰国家,以回应IS这个后起之秀对它的挑战,彰显其重夺东南亚、南亚地区“圣战”话语权和控制权的决心。两大极端组织为扩大自身的影响力,吸纳更多的追随者,在东南亚和南亚地区展开的竞争日趋激烈。有鉴于此,系统梳理及比较两大组织在东南亚、南亚的扩张渗透策略、方式及效果有助于国际社会更好地应对恐怖主义的威胁。

   比较而言,学界对AQ的追踪较早,“9•11”事件之后,相关研究分析更趋全面深入,而对IS的研究则刚刚起步,目前尚处于现象描述与规律探索阶段。

   从起源看,AQ缘起于20世纪80年代在阿富汗与苏联军队作战的伊斯兰抵抗力量,其前任领导人本•拉登曾为美国政府的政治盟友[2];而IS也并非新鲜事物,它深深植根于当地社会,是当地长期的专制独裁统治与落后的政治文化生态结出的恶果[3]。从资金来源看, AQ主要依靠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团体与个人的“慈善捐款”[4],而“石油走私则是IS最为驾轻就熟的资金渠道”[5] 。从组织形态看, AQ“从一个等级制组织转变为一个宽泛的国际圣战网络”[6],而IS无论是军事战略、治国方略还是宣传策略,都是通过高度集权化的、具有严格等级制的组织来制定和实施的[7]。从发展方向上看,AQ倾向于感召全球的圣战者们自发组织起来,通过遍地开花的方式反击西方世界的“妖魔”,而IS则热衷于招募各国的圣战者们,收编各地的圣战组织,组建“伊斯兰国”,共同致力于与西方世界的“最后的决战”[8]。从行为方式上看,AQ主要是针对西方国家,而IS则“一视同仁”,且在行为上更为残忍,这种行为的直接后果就是损害了所有阿拉伯国家政权的尊严[9] 。从宣传策略上看,AQ利用传统的网站论坛搜集传递信息,招募训练恐怖分子,发起宣传心理战,而IS则更善于利用社交新媒体,发起网络“营销”,实施全球推广[10]。他们借助煽动性的语言和震撼性的图片,迅速树立起了自己的“市场品牌”,成功地从全球招募到数以千计的“圣战者”加入。从地位和影响力看,AQ已经成为“一个试图激励和协调其他组织和个人的运动”[11],而IS则凭借异乎寻常的资源动员能力和策略选择能力[12],从一个小型的恐怖组织迅速发展成为一个初具功能的“恐怖国家”,并对域外产生了“溢出效应”[13] 。

   总体而言,国内外学者虽然在AQ与IS的组织结构、地位影响、发展前景等方面的研究探索建树颇多,但对于二者系统完整的对比分析以及双方争夺全球及地区恐怖事务话语权方面的专题研究却稍显不足。本文尝试对两者在东南亚、南亚地区的渗透扩展做一比较分析,以期抛砖引玉,裨补阙漏。

   二 IS与AQ在东南亚、南亚地区的扩张比较

   尽管IS与AQ的思想本质相同,终极目标一致,但二者在教义要旨的诠释运用、恐怖影响的传播扩散、分支机构的协调管理、组织成员的招募培训、活动资金的筹措运作等方面存在诸多差异。相比之下,IS似乎更胜一筹。

   (一)两个组织的共同之处

   1.思想本质相同

   经济全球化背景之下,恐怖主义问题的本质既是被边缘化的伊斯兰国家和地区经济发展停滞、社会民生困顿问题所引发的一种应激反应,更是穆斯林社群传统道德判断、价值取向和风俗习惯受国家工业化巨大冲击后产生的失落感、挫败感和愤怒感所导致的精神焦虑[14]。而社会现代化、政治民主化与经济全球化进程的复合叠加,又会加剧这一应激反应和精神焦虑,使这些国家地区的极端主义思潮进一步发酵,并进而转化为具体的反体制行动[15]。观察比较两大恐怖组织领导人的人生历程,不难发现这种思想转变的轨迹。从这点看,无论是AQ还是IS均未超出这一范畴。

   2.终极目标一致

   两大极端组织的最终目标都是要建立以《古兰经》治国的伊斯兰教国,实行沙里亚法(沙里亚法Sharia Law,原意为“通往水源之路”,引申为“应该遵循的正道和常道”,意指《古兰经》中所启示的和圣训中所解释的安拉所有命令和训诫,为每一个穆斯林必须遵行的宗教义务),只不过两者选择的复兴之路有所区别。由本•拉登一手创建的AQ成立于1988年,其最初目的是以此组织为基地训练抵抗战士,与入侵阿富汗的苏联军队作战。后来该组织的目标转变为消灭以美国为首的入侵伊斯兰世界的西方国家以及阿拉伯世界中的“腐败政权”,建立一个纯正的伊斯兰国家,而IS的最终目标则是净化伊斯兰教,建立哈里发国。

   (二)两个组织的不同之处

   IS最初是由其前领导人扎卡维在美伊战争时期创建的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机构,在2006年至2007年期间受到美军和当地逊尼派打击后转战叙利亚。由于政见不同,该分支机构逐步脱离基地组织,在后任领导人巴格达迪带领下,于叙利亚内战中迅速发展壮大。这个脱胎于基地组织,却青出于蓝的极端恐怖组织比起其母体,对世界的威胁更大。具体而言,两者区别如下:

   1.教义要旨的诠释运用不同

   尽管AQ与IS在广义上都可划归伊斯兰教逊尼派,但二者在对经典和圣训的诠释运用上却存在重大分歧。AQ的创建者本•拉登属于逊尼派瓦哈比(Wahhabi)支派,该支派严格信奉唯一的安拉,反对多神崇拜和异端邪说,坚持以《古兰经》、圣训立教,主张整肃社会风尚,净化人们的“心灵”,尤其倡导穆斯林内部团结,消除分歧和怨恨,停止自相残杀,同仇敌忾。而IS的领导人则更倾向于逊尼派萨拉菲(Salafi)支派,该支派主张恪守《古兰经》原文并践行圣训,回归穆斯林最初的生活。他们尊崇并效仿先驱们的一切,从生活礼仪到作战方式,从服装搭配到言谈举止,无不刻意表现出复古的气息。更重要的是,信奉萨拉菲支派的IS动辄使用“塔克菲尔”(Takfiri,意指将那些不信道的穆斯林逐出伊斯兰教),不惜消灭任何异教徒和“离经叛道”的穆斯林[16]。塔克菲尔的教义最初由中世纪伊斯兰学者艾宾•塔伊米亚(Ibn Taymiyyah)创立,后经阿布都•阿拉•马都迪(Abul AlaMawdudi)和赛义德•库特(Sayyid Qutb)传承发扬。依据该教义,任何受异教徒思想污染的穆斯林国家统治者、支持维护异教徒利益的穆斯林,都应被视为叛教者而被消灭[17]。这就为伊斯兰极端组织袭击穆斯林国家军政目标和普通穆斯林群众提供了理论依据。然而在实际操作中,不分青红皂白随意使用“塔克菲尔”存在“二者必伤其一”的风险,也就是说,如果指称对了,那么被指称者就是罪人;如果指称错了,那指称者就会因妄断他人而成为叛教者。叛教者和罪人的差别比较微妙,但这正是AQ和IS的根本分歧所在。尽管如此,嗜杀成性的扎卡维和他的继任者为了树立伊斯兰国权威,“净化”穆斯林世界,还是将可以指称穆斯林为不信道者的范围扩大了,因而在处理伊斯兰教内部矛盾冲突时,IS比AQ表现得更为极端和残忍,如炮轰清真寺、戕害穆斯林、屠杀异教徒等野蛮行径,并由此形成了一个以AQ和IS针对穆斯林世界内部分歧的不同做法为标志的分水岭。AQ禁止其分支机构攻击不同派别的穆斯林,力图建立伊斯兰各教派之间的统一战线,而IS则号召其联盟成员采取一切手段恢复伊斯兰教的纯洁性和正统性(对内不惜攻伐任何忤逆其教义的组织和个人,对外则惯常使用极端残忍的手段来恐吓胆敢与之作对者),用他们的话说就是,“任何与西方合作的穆斯林都不是真正的穆斯林,而是异教徒的帮凶,应该被处死”[18]。

   2.恐怖影响的传播方式与扩散渠道不同

   恐怖袭击常规的手段主要有爆炸、暗杀、劫持,非常规手段主要有核辐射恐怖袭击(通过放射性物质的散布造成环境污染或使人员受到辐射照射)、生化恐怖袭击(利用炭疽粉末、沙林毒气等剧毒的生物化学制品侵害人身安全)和网络恐怖袭击(利用互联网组织恐怖活动、散布暴恐音像制品、攻击政府部门的电脑系统等)。恐怖效果的大小、传播距离的远近取决于扩散渠道和传播方式的选择。尽管AQ与IS实施的恐怖袭击活动类型大致相同,但两者在扩散恐怖影响的方式和渠道方面却大相径庭。通常而言,越能冲击民众心理,引发社会恐慌的目标被恐怖组织选为袭击对象的概率越大,这类目标遭受恐怖袭击后往往能够得到国内外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而这恰恰是恐怖分子梦寐以求的结果。AQ通常依赖传统化的传播手段与碎片化的扩散渠道,即事后被动地借助广播电视、报刊杂志等传统媒体的新闻报道来扩散影响力,而IS则选择了现代化的传播手段与集中化的扩散渠道,即事前、事中、事后主动地通过微博、论坛等互联网上的新媒体来扩散影响力。具体而言,在东南亚地区AQ通过资助伊斯兰祈祷团,在外国游客云集的度假胜地先后制造了2002年和2005年的巴厘岛爆炸事件,以及2009年的万豪酒店爆炸事件和丽兹卡尔顿酒店爆炸事件,并借助国际媒体的宣传报道来扩散恐怖效果。而IS则采用了“兵不血刃”的方式传播恐怖理念,扩散极端思想。虽然IS迄今尚未直接在该地区实施恐怖袭击,但已经透过推特、脸谱等热门互联网社交媒体渠道,把恐怖主义的“火种”传播到了东南亚和南亚的城市乡村。IS的支持者们通过在互联网上大量转发斩首人质、枪杀战俘、火烧机师等血腥图片与视频,将恐怖影响发挥到极致。IS已经“把信息武器化,无需过多爆炸、暗杀就能兵不血刃地占领城市和乡村。”[19]

   3.分支机构的管理方式不同

IS甫一出现,全世界的原教旨主义者们便赢粮景从,唯巴格达迪马首是瞻。相比之下,AQ多年打拼也未能拉到几个坚定盟友,拉登死后其凝聚力和号召力更大不如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ISIS   基地组织   东南亚   南亚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安全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5150.html
文章来源:《东南亚研究》2015年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