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光:我所认识的四位日本首相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302 次 更新时间:2023-12-16 11:18

进入专题: 日本首相  

林晓光 (进入专栏)  

 

由于从事亚太地区国际关系、中国外交史、中日关系史的学习和研究,笔者对于战后日本的政治与外交,以及在政坛上翻云覆雨的政治家们多少有一些了解,并且在几次东瀛之旅中的不同场合,与几位担任过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的著名政治家有过一面之交或短暂的交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中日邦交正常化40多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订30多年后的今天,把这些点点滴滴的印象记录下来,就算做是中日友好交往的历史长河中的几点星光片羽吧。

观摩剑道识桥本

如果按照我与几位日本首相见面认识的时间顺序上来排列,1996年1月到1998年7月担任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的桥本龙太郎应该是最早的一位。

1997—1998年,我受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的邀请,以“中日两国国内政治的变动及其对中日关系的影响”为课题,到日本立教大学法学部,作为客座教授,从事课题研究和搜集有关中日关系史以及日本对华政策的资料。日方合作者是日本著名的中国政治研究专家高原明生教授。其间,为了扩大学术视野,了解日本学术界的研究现状,以及与更多的各国学者进行交流,我除了每周用3个整天到外务省外交史料馆查找中日关系史和日本外交的相关资料之外,也经常到东京大学、早稻田大学、法政大学、中央大学、明治大学等各大学府或国际问题研究所、霞山会、东洋文库等研究机构去参加各种学术活动,其中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到日本庆应大学去,或者听课、听学术报告,或者参加学术研讨会。

日本各个大学的学生社团包括体育团体都很活跃,经常组织各种比赛活动,如东京六大学的棒球联赛就是每年都引人注目的一大赛事。一到赛季,各大学的学生球迷和啦啦队都会跟随本校的球队转战各大体育场,为本校的球队呐喊助威。其中早稻田大学与庆应大学的“早庆战”更是重头戏,凝聚着两大名校在运动场上的“恩怨情仇”,就像英国的牛津大学与剑桥大学的划船比赛一样,也是历史悠久的对抗赛,历来吸引着众多“粉丝”的目光。

在庆应大学的众多学生体育团体中,剑道部是由来已久、声名显赫的一个,我们在学习日语的教科书中就已经有所耳闻。因此,当1998年11月庆应大学剑道部举办比赛的时候,法学部的国分良成先生就请我们几个来自外国的客座教授去观看比赛。虽然我对剑道比赛一窍不通,但是感觉到这是一个了解日本社会文化、历史传统的大好机会,于是欣然前往。说起来很有意思,作为庆应大学剑道部的部长,国分良成本人并不练习剑道,只是喜欢这项体育运动而已。

剑道比赛是在庆应大学日吉校区的体育馆进行。日吉是东京与横滨之间的一个小城区,我从东京的池袋车站乘坐电气火车需要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其间还要在涩谷站换乘一次。

在剑道比赛之前,我们在体育馆外面看见了桥本龙太郎。原来,桥本龙太郎不仅是庆应大学的毕业生,而且还是一位剑道高手,在校学习期间就酷爱剑道,是剑道部的积极分子,并且长期担任庆应大学剑道部的部长。进入政界后,尽管政务繁忙,但他仍然坚持练习剑道,而且长期以来一直担任庆应大学剑道部的名誉部长。只要能抽出时间,他总是会来母校观看一年一度的剑道比赛。当时,他刚刚下台,不再担任日本内阁总理大臣,但仍然是国会众议院的资深议员,仍然是执政的自民党内最大派系——--桥本派——--的领袖,因此也仍然是日本政坛上呼风唤雨、炙手可热的实力派政治家。惟其如此,不管他到了哪里,身边总是围绕着几个神情冷峻、目光警惕,戴着耳麦、不时巡视着周围情况的黑衣男子,看来就是他的保卫人员了。

桥本龙太郎的个子并不高,但是西服笔挺、皮鞋锃亮,头发梳得一丝不乱,一如以前在电视上经常看见的那样。国分良成把我们介绍给他,我们各自介绍了自己从哪个国家来、学什么专业、在日本的哪个大学、从事哪方面的课题研究等,然后彼此寒暄问候。随便聊了几句之后,就请他跟我们一起照个相。桥本龙太郎满口答应,并且第一个在体育馆门前的台阶上找好了位置,见随行的几个保镖分散开了,我们也走上前去站在台阶上,于是就留下了这一张不无纪念意义的照片。

把酒言欢晤村山

村山富市是我所认识的第二位日本首相。村山富市身材颀长、面貌清癯,是一位慈祥和蔼的长者,尤其是那两道长长的、雪白的寿眉,更是引人注目,为他平添几分仙风道骨。以至于每次看到他,我都会想起山中寺院里那与青灯古佛为伴、整日坐禅诵经的得道高僧。

村山富市是1994年6月到1996年1月出任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的。当时正是日本政局进入了战后以来又一个大分化、大动荡、大改组的风雨飘摇时期,政治力量此消彼长,政治人物纵横捭阖,政治局势瞬息万变。对于长期在野的日本社会党来说,政局的动荡既是挑战、也是机会,就看当时担任社会党委员长的村山富市如何应对和把握了。

1993年,自1955年以来一直执掌日本中央政府权力的自民党内部发生分裂,干事长小泽一郎率领一批自民党议员扯旗造反、另立山头,对于在野党提出的对自民党内阁的不信任案投了赞成票,导致当时的宫泽喜一首相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宣布解散国会众议院、举行选举。选举后,自民党失去了在国会众议院的多数地位,不得不将政权拱手相让,八个在野党联合组成不包括自民党的多数派内阁联合执政。战后以来自民党“一党独大、长期执政”的“55年体制”宣告崩溃。1994年,在野党联合内阁解体,自民党、先驱新党与社会党组成联合内阁,时任社会党领袖的村山富市被推举为首相。

村山富市首相在任期间的1995年,正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抗日战争结束50周年。为了表示对侵略战争的反省和对亚太地区曾经遭受侵略之国家的忏悔,村山首相竭力推动日本国会通过一项“非战决议”,并且由内阁出面发表声明,承认当年发动侵略战争、进行殖民统治的罪行,并表示深刻的道歉和反省。这一政府声明所表明的历史观和战争观为以后历届日本政府所承认和继承,成为日本官方对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正式立场。这一立场也得到了亚太地区曾经遭受过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国家和人民的认可。村山富市从内阁总理大臣的职务上退下来以后,积极从事日中友好活动,担任了日中友好协会的名誉会长。

2003年的秋季,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孙英率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代表团访问日本,笔者也忝列其中。到达东京的第二天晚上,日中友好协会举行宴会招待我们,村山富市作为日中友好协会的名誉会长以主宾身份出席。记得那是在东京著名的鲜鱼早市----筑地----附近的一家高级日本料理店,在铺着榻榻米的日式房间里,中日双方的出席者分别在长条餐桌的两边,两两相对就坐。村山富市和孙英先后发表了简短而热情的讲话,话音一落,盛在精致器皿里的一道道精美的怀石料理就顺序送上桌来,大家边吃边聊。村山富市和孙英通过翻译交谈,其他的出席者要么懂一点日语,要么会说一些汉语,在交流上面并无太大的困难,于是大家就无拘无束、海阔天空地聊了起来,气氛热烈而又轻松愉快。

宴会结束后,为人随和的村山富市跟中国方面的出席者一起照了相,还为我们几个人签了字,并跟每一个人握手告别,真诚祝愿中日两国世代友好。中日学术交流史上的这一段佳话,虽然未必会载入史册,但确实在我们中方代表团的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留下了值得永远记取的美好回忆。

一面之交中曾根

在日访学期间,我经常参加与本专业相关的各种各样的国际研讨会,以开拓研究视野,了解学界动向,汲取最新学术成果。于是因缘际会,在中日之间一次第二管道的民间战略对话会上,我很偶然地与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有了一面之交。

中曾根康弘是1982年11月到1987年11月出任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的,在任期间长达5年之久,在首相任期平均不足2年的日本政坛,也算是长期任职了。他在任期间,提出了日本不仅是世界经济大国,也要成为世界政治大国的战略目标,开始了日本政治大国化的进程。从内阁首相的职位上退下来之后,中曾根一直担任国会议员,在政界依然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尤其是坚决反对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但是2003年,小泉利用担任自民党总裁可以决定党内国会议员候选人名单的权力,以年龄过高为由,决定不再将中曾根列入自民党推举的议员候选人名单。中曾根虽然一千个一万个不情愿,并且试图以独立参选来对抗,但终于在亲朋好友的劝说下放弃对抗,退出政界,归隐山林。

退休,对于一个在政坛上叱咤风云多年的政治家来说,实在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中曾根也是一个不甘寂寞的政治家。近年来,中曾根以他牵头组织成立的“和平研究所”为平台,利用他在国内外积累的人际关系,广泛与各国学术界展开对话,举办各种形式、各种层次的研讨会,力图为政府决策提供思想性、学术性的资源,以保持对日本政治与外交的影响力。我就是在一次与日本国际文化会馆举行的中日民间战略对话会上,见到了当时已经80多岁的中曾根。他虽然没有发表多少讲话,但自始至终参加了一整天的会议。

会议休息时,我走到中曾根面前,寒暄问候之后,就中日关系、日美关系、日本外交战略等问题向他请教。他简单地回答说,中日关系是日本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必须通过对话来增加互相了解、解决现存矛盾。日美同盟是日本的外交基轴、安全保障,日本必须背靠美国、面向亚太,才能维护和实现国家利益。因此,日本外交不能过度偏向失衡,必须在维系日美同盟基轴的前提下,保持对美、对亚洲的外交平衡。言下之意显然是批评小泉内阁的“对美一边倒”的外交战略偏好。也许是怕他身体吃不消,我们交谈时间不长,也就10多分钟,中曾根的保卫人员就过来请他到休息室去休息,连我想与中曾根合影的要求也被拒绝了。

2007年福田内阁成立后,福田曾经与最大的在野党民主党的党首小泽一郎商量由执政党和在野党组成大联合内阁的事宜,因此在日本政坛上引发了民主党内的意见分歧和小泽宣布辞职、旋即收回成命的一场轩然大波。这一事件最主要的幕后推手据说就是中曾根。由此,中曾根在日本政界的影响力,也可略见一斑了。

相对交谈会福田

与现2007年出任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福田康夫的相识则颇具戏剧性,那是在2008年5月胡锦涛主席访问日本期间发表演说的同一个地方——日本著名的早稻田大学。

2007年,我第二次应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的邀请,到日本最著名的私立大学——早稻田大学,担任研究生院亚太研究所的客座教授,日方合作者是日本著名的中国问题研究专家天儿慧教授。这一次的研究课题是“中国周边外交与东亚安全:从六方会谈到地区安全机制——兼论中日两国的作用”。因为课题研究的需要,我更多地选择参加那些与自己研究课题相关的学术活动,在校内主要是参加早稻田大学所辖的亚洲研究机构、亚太研究所、现代中国研究所等研究机构主办的学习会、报告会和国际研讨会。

记得那是在樱花飘散、落英满地的仲夏之季,早稻田大学亚太研究中心举办了一个有关亚太地区安全与合作的国际研讨会。按照惯例,每天的会议结束之后,在晚上要举行一个小型的宴会,日语叫做“恳亲会”,一般都是自助式的。房屋中间的桌子上摆放着各种冷热菜肴,房间的一个角落摆放啤酒和各种饮料,另一个角落则是咖啡和甜点,四周几乎不放置桌椅,人们可以自由取用食品、自由寻找交谈对象。宴会无非是给与会的众多学者提供一个自由交谈、互相认识的机会。那天进入会场后,我正在寻找是否有相识的外国学者或中国同行,突然意外地在人群中发现了日本国会众议员福田康夫的身影。

对于福田康夫,搞日本政治外交研究的人都不会陌生。众所周知,30年前的1978年,正是福田康夫的父亲福田赳夫担任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福田赳夫前首相在任职期间,积极努力,克服困难,为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签署作出了贡献。福田康夫继承了这一宝贵的政治遗产,强调中国对于日本的重要性,充分认识到中日两国互为依存、利益交织的客观现实,主张要与中国进行耐心的对话和协商,解决两国之间存在的问题,发展中日战略互惠关系。

念及于此,我想既然有这样一个机会,不妨与福田面对面地随便聊聊,于是端起一杯饮料,向福田康夫走了过去。福田康夫已经年过70,身材不高,其貌不扬,穿着也很平常,并不是那种哗众取宠,性格张扬,善于“剧场政治”,特别爱惜羽毛的政治家。我首先做自我介绍,略致问候之后,我们的交谈很快就进入实质性话题。由于是中国人与日本人的对话,所以话题很自然地转到了中日关系、日本政治、东亚安全、日美同盟、地区和平与发展等问题上。虽说是初次见面,我很冒昧地请教他的看法,但福田康夫并没有王顾左右而言他,也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观点,而是用非常坦率的态度和明确的语言回答了我的问题,甚至没有因为我是中国人,怕中国人听了不高兴而有意回避中国国防政策透明度以及日美同盟对地区安全的责任、对中国军力增强的担忧等话题。

当我在谈话中得知福田康夫也是早稻田大学的毕业生时,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这么说来,我们算是校友,您是老前辈呀。福田康夫一边摇着手,一边谦虚地说:哪里、哪里,我可是名校毕业的无名氏啊。言罢,他巡视着在场的年轻人说道:还是后生可畏呀,我已经是老人喽,该退休啦。神情之中似乎流露出几许无奈和落寞,给人一种“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悲凉之感。交谈一段时间之后,因为另外有人找他,我们就礼貌地互相告别了。遗憾的是竟然连一张合影也没有留下。当时不仅是我,恐怕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几个月之后,这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老人竟然当上了日本内阁总理大臣。

第二次见到福田康夫,是在早稻田大学建校125周年的庆典上。2007年10月的暮秋时节,早稻田大学举行了一系列庆祝建校125周年的活动,其中最主要的一场庆祝活动是全世界近200位大学校长出席的规模盛大的庆典仪式。那天上午,我刚走到会场入口处,就发现一群身着深色西服、不苟言笑的人涌进了会场,被他们簇拥在中间的那个人就是福田康夫。原来他也是作为早稻田大学的毕业生来参加母校建校125周年的庆典。我刚想上前打个招呼,却猛然想起,他已经在一个月前成为日本首相,难怪今天如此排场,已然“非复吴下旧阿蒙”了。于是我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叫了一声“福田首相,您好”,福田首相听见后,向我点头示意,并挥了挥手,随即被保安人员簇拥着向主席台走去。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说起来,早稻田大学的办校宗旨颇有“不拘一格举人才”之风,致力于培养自由独立地进行思考的学生,其毕业生中既有政治家,也有企业家,还有名记者、体育明星,光是出任过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的就有宇野宗佑、竹下登、海部俊树、森喜郎、福田康夫等好几位。而这些人之所以走上了从政的道路,恐怕都与他们热衷于政治,在早大学习期间参加了学生社团“雄辩会”不无关系,因而练就了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本事。这个看家的本事对于经常要向选民发表演说,在国会进行辩论的政治家来说,几乎是必不可少的。

福田首相在致辞中当然不会不提到以上这些让母校蓬荜生辉的人和事。他巧妙地套用了一句中国的成语“大器晚成”,说自己虽然不像其他几位前首相一样成就“大器”,但绝对属于“晚成”,既恭维了其他几位前首相,又解嘲了70多岁才当上首相的自己,不卑不亢,非常得体。话音刚落,场内便爆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声,接着就是热烈的鼓掌。我不由得对福田首相的汉语功底和运用能力由衷地感到钦佩。说实话,连很多中国人都不一定能如此巧妙贴切地运用成语描述眼前景致或抒发内心情感。不久,福田首相在访问中国的“迎春之旅”中,在北京大学的演讲再三引用中国古籍古训,又特意访问了中国古代先贤孔子的故乡曲阜,再一次显示了他深厚的东方文化积淀,博得了中国的大学生、民众和媒体的一致好评。

2006年到2008年,中日两国领导人和人民为推进中日关系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从安倍首相的“破冰之旅”,温家宝总理的“融冰之旅”,到福田首相的“迎春之旅”,中日关系逐渐升温。2008年5月,胡锦涛主席进行了访问日本的“暖春之旅”,与福田首相举行会谈,并发表了中日关系的“第四个政治文件”,为中日战略互惠关系的进一步深入广泛发展规划了新的蓝图、确定了基本框架。胡锦涛主席还在早稻田大学发表了情真意切、感人至深的演讲。当时,我还作为嘉宾,应邀在中央电视台,随着前方摄影记者的镜头,为国内观众讲解早稻田大学的有关情况。我有幸身处这一历史进程之中,并竭尽所能为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略尽绵薄之力,也算是不负所学、报效祖国吧!

 

进入 林晓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日本首相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往事追忆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9222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