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堂:透视迷雾:1950年华北地区“割蛋”谣言再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78 次 更新时间:2015-04-01 21:10:13

进入专题: 割蛋   谣言   一贯道   集体记忆  

刘晓堂  

  

   内容摘要:1950年夏季,"割蛋"谣言在华北地区较为集中的爆发。 "割蛋"谣言爆发在社会变革和社会转型的历史情境之中。而面临被取缔的一贯到组织,确切的说是华北地区一贯道金线派有计划地制造了"割蛋"谣言。"割蛋"谣言唤起了民众对采生折割和拍花的恐怖记忆,进而导致民众强烈恐慌。而保卫世界和平签名运动则在客观上加速了谣言的传播。

   关键词:割蛋谣言;一贯道;集体记忆

  

   1950年华北地区爆发的"割蛋"谣言曾经引起民众的强烈恐慌,谣言是十分荒唐的,这一事件十分值得我们重视和研究。就学界研究而言,李若建先生对1950年华北爆发的"割蛋"谣言做了开拓性的研究 。李若建先生描述了1950年华北地区"割蛋"谣言的基本情况,指出谣言爆发是建立在民间的集体记忆和民间话语所形成的不安气氛之上的,一场突如其来的签名运动是谣言爆发的导火索,而一贯道则是点燃导火索的群体,干部、侉子、花花脸和白毛鬼则是"割蛋"的主要人群。

   李若建先生观点新颖、视角独到,其研究给人以振聋发聩之感。但是笔者经过分析后认为李若建先生的研究尚有可探讨之处。故不揣冒昧,为进一步厘清该谣言的真相,推动该谣言的学术研究,对该谣言拟从秘密社会史研究的角度,进行一次尝试研究。不正之处还望各位方家不吝批评指正。

   一、 谣言爆发的历史情境

   "割蛋"谣言爆发在非常复杂的历史情境之中。谣言爆发前后华北地区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社会变革和社会转型。而取缔会道门和土地改革正是新生政权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方式,同时也是在华北地区乡村进行权力实践以及社会控制的重要途径。

   华北地区是一贯道势力最为庞大的地区,同时也是会道门势力最为庞大的地区之一,更是最早开始取缔会道门的地区之一。华北人民政府于1948年9月26日成立,管辖河北、山西、察哈尔、绥远、平原五省和北平、天津两市。华北人民政府的管辖范围也正是"割蛋"谣言爆发和传播的主要范围。1949年1月4日,华北人民政府即发布《解散所有会道门封建组织》的布告,开始取缔会道门组织。1949年" 2月,察北地委社会部召开会议,贯彻取缔封建会道门指示。3月,(尚义)县召开派出所所长、区公安员联系会议,学习取缔封建会道门的方针政策,深入有会道门的村庄,宣传取缔封建会道门的意义,宣布一贯道是非法、反动组织,明令拆除佛堂,号召所有道众向人民政府声明登记,退出组织,停止活动" ,仅尚义县"截至1950年1月底,108个行政村、1525户、4293名道徒、20名道首、71名坛主和5名点传师,声明登记退道。对有破坏活动、拒不声明退道的13名道首,给予管制处分。" 华北地区以一贯道为代表的会道门组织的生存环境迅速恶化,面临被取缔的境地,其对新生政权的敌意是可想而知的。其组织活动亦由公开转向隐蔽,保存自己的实力。

   土地改革运动有力推动了华北地区社会变革和转型 。至1949年3月,察哈尔省"新区5790村,已完成土改者373村,正进行土改者2587村"。 一方面,土地改革有力地冲击了旧有的社会结构,调整着社会秩序,使社会生态发生了重要变化。另一方面,随着新生政权在乡村积极进行权力实践,土地改革引起了以一贯道为代表会道门组织的强烈反弹。新生政权仍需巩固,同会道门组织对乡村控制权的争夺比较激烈。1949年,蔚县展开土地改革运动,一贯道造谣说"挖了别人的眼,自己不会亮,白分人家的地,良心过不去。古人还提倡拾金不昧哩!"。 一贯道在华北地区根深蒂固,甚至已经渗透进基层政权当中。在察哈尔省宝源县 "五区某村党支部,共有五名党员全入过一贯道。经教育不能改正,最后决定解散了这个党支部。" 。"山西省代县74%的农村支部均有党员参加一贯道,全县不到三千名党员中,有18%参加了一贯道。" 有鉴于此,中共察哈尔省委指出"不少村庄群众还没有真正掌权(估计土改分配上因此亦会有不少不合理),相当多的群众为过去的敌伪宣传及现在的地富造谣(较普遍说日本出兵东北)所麻痹……发展巩固党的群众的组织及村政权组织仍是很艰巨的任务。"

   这一复杂的历史情境中,社会心态亦是非常复杂的。一贯道等会道门的上层以及地主、富农等受到冲击的群体无疑对新生政权充满了敌意;广大的一贯道道徒则存有浓厚的迷信思想和躲灾逃难的心理,他们往往唯一贯道上层马首是瞻;而在土改过程中,农民大众有着浓厚的传统观念,既有不敢斗争的怯懦心态,又有逐渐孕育增强的被剥削感甚至对地主的复仇感 。加之大部分一贯道道徒本身就是农民,这就使得他们的心态更为复杂。以1947年的山西代县上花庄为例,全村一贯道道徒 占全村总人口的75.9%。全村地主、富农61人全部入道,中农、贫农入道者549人,占中农贫农总数的73.99%。其中为躲在逃难而加入一贯道的,有230人,占到了45.82% 。另外,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后,第三次世界大战即将爆发的谣言尘嚣日上,对于刚刚经历过解放战争、开始相对平静生活的民众来说,"战争"一词显得格外敏感。在察哈尔省宣化县一贯道造谣说什么"第三次世界大战起来了,共产党不行了"。 蔚县一贯道四处造谣说"好铁不打钉,好人不当兵。"又说"第三次世界大战就要爆发了,当兵就是炮灰!"

   二、 谣言的制造者:一贯道金线派

   尽管大规模谣言的产生和传播在一定程度上受社会变迁的影响,但也不必然就是社会变迁的产物,谣言也可能是由社会组织或个人进行预谋和策划的。历史上,秘密社会往往就是谣言的制造者。以光绪二年(1876),安徽、江苏等地发生的一起由秘密社会制造的"剪辫"谣言为例。该年"五月间,安徽巢县、庐州、池州等府县,陆续盘获'匪犯'多名,官府严加审讯,有供认拜会传徙者,有供认念咒剪辫者,'诘以剪辫何用,则谓得生人之辫,分插木人头上,练以符咒,可化为兵,恦恍迷离,肆无忌惮'。自六月以后,'剪辫'风波蔓延至扬州、镇江、常州等处,渐至苏省省城,"讹言四起,剪辫不已,继以打印,打印不已,继以梦魇。城乡彻夜不眠,鸣锣巡警。或捕风捉影,或逞忿挟嫌,灾害良儒;甚至觊觎孤客,以搜查为名,有图财害命者。是非颠倒,不可究诘"。

   "剪辫"谣言是由秘密社会利用人们对于"剪辫"的恐惧心理编造散播,并且传播规模大、传播范围广,引起了人们极度恐慌。这是秘密社会制造谣言的一个典型案例。

   其实谣言本就是秘密教门神秘语言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是秘密教门为达到某种目的重要手段和途径。而秘密教门造谣的目的非常明显,收圆教教首方荣升就直言不讳地说:(造谣)"是要抛砖打入人丛,使人处先乱,我好从中取事。"

   从秘密教门蜕变而来的会道门组织先天具有使用谣言等神秘语言文化的能力,一贯道更是深谙其道。抗日战争时期一贯道就积极制造散布谣言,传播亲日、恐日言论。在山西,"代县(一贯道)大道首安本源在办道中还和本县日伪警备队大队长秘密勾结,为打击我抗日力量出谋划策。我扩兵抗日,他们造谣:'日本人进中国收人啦,赶快进道避难,不要跟上八路军白丧命'"。 在山东,一贯道宣传"炮声起,石桥断,南方火牛冲下山,燕京失,天津光,兵马直到黄河边。过一劫,又一劫,劫难不难,万路不通,惟一线" 。

   那么"割蛋"谣言到底是否是一贯道预谋和策划的呢?李若建先生指出"一贯道是一个松散的、派系林立的宗教团体,虽然其成员在谣言传播中起重要作用,但是不足以认定谣言传播是一种有预谋和计划的事情。再有,以当时的交通通讯条件,除了京(北京)包(包头)铁路沿线之外,大部分地区交通不便,很难想象会道门如何能够短期内,让谣言散布开……也就是说谣言并不是精心策划有预谋的结果,而是由一件在谣言传播地区都共同发生的事件引起。" 。笔者对此不敢苟同。

   笔者认为,华北地区一贯道,确切的说是一贯道金线派有计划地制造和散播了"割蛋"谣言。

   历史上,一贯道与国民政府上层交往密切,实际上是一种相互利用、"共生共存"的关系,使得其自身带有浓厚的政治复杂性。在抗战时期积极充当日寇侵华的帮凶和马前卒,并积极拉拢王揖堂、周佛海、褚民谊等汉奸入道,充分展示出了明显的反时政、反社会的负面功能。 "割蛋"谣言爆发时,一贯道确已分裂为"金线派"和"正义派",其中以孙素贞为首的"金线派"势力较大,"正义派的力量,仅及金线派的1/5左右。" 一贯道金线派组织严密,道徒众多,影响力巨大,对"割蛋"谣言传播区域基本实现了组织覆盖。"割蛋"谣言传播范围涵盖了山西省北部、绥远省、察哈尔省、北京市、天津市郊区 ,恰恰属于一贯道金线派的主要活动区域。山西太原直属线总柜就设有"四贤"、"八俊"、"十明",下设仁、义、理、智、信五大常柜,以太原、崞县(今原平市)、代县等为基地,人数100万左右,并向全省和周边省份发展。我们可以通过下图一窥一贯道金线派组织之严密。

   一贯道金线派道徒众多。山西省天镇县在1950年有道徒3.3万名,占当时全县人口的近四分之一。 察哈尔省宣化县有道徒3.6万多人,约占当时全县总人口的五分之一,且多为成年男性。宣化境内除一些天主教集居村以外,几乎村村都有教徒。 山西省阳高县是村村都有一贯道。 如此众多的道徒,在谣言传播过程中自然成为了谣言传播的主要人群,这也是谣言能够在华北地区迅速传播的重要原因。

我们认为,道徒众多、组织严密、影响力巨大的一贯道金线派积极策划和散布了"割蛋"谣言。确实如李若建先生指出的,虽然多数材料将矛头指向一贯道,但大都语焉不详或一笔带过,缺少证明一贯道明确制造谣言的史料。笔者翻阅相关史料,发现除绥远省陶林(今内蒙古自治区察哈尔右翼中旗)外,绥远省丰镇、山西省崞县、察哈尔省阳原县等地一贯道组织均通过聚会或传达指示,积极进行"割蛋"谣言的组织、策划和实施。1950年"4月14日,丰镇一贯道组织接受了头目张吉祥、柳继陶策划'剜心割蛋'阴谋后,召集会议,分配任务,于5月1日晚,他们用打手电、扔硫磺弹、扔石头、呐喊'有剜心割蛋的来了'等手段,制造恐怖事件,弄得人心慌慌,鸡犬不宁,社会治安混乱,市民不敢上街,农村不敢夏锄,粮食大量减产。" 1950年5月16日,作为山西一贯道金线派总柜所谓"八俊"之一的王世昌,组织崞县点传师崔权江、皇甫佩及护驾点传师王守文开会,对所谓"法术流行"和制造"割蛋"进行积极部署。之后,点传师皇甫佩接受道首、崞县礼字柜大掌柜李尚林命令,在李家窑村及东坡梁村与各坛主、领袖布置"割奶骟(阉)蛋"等任务。点传师赵达智召集南乡一带20余个村庄的小道首安排活动。点传师赵雷在田家庄道徒刘环家中召开"割奶骟蛋"会议,参会者是来自远近一些村庄的道首。"割奶骟(阉)蛋"活动的安排,由上而下,很快展开 。1950年7月,察哈尔省阳原县"西城一贯道前人魏子英、李坦,在薛廷甫指使下,召集揣骨疃点传师薛玉逢、东坊城堡点传师白树枝等8人,在西城北关郭尚有家开会,布置反革命破坏任务。之后,他们化装成小商贩、医生深入乡村,联络一些坏分子,散布谣言。 1950年8月,察哈尔省延庆"一贯道首张梅召开怀来、赤城等10余县道首秘密会议,散布'割蛋'谣言。" 而绥远省陶林(今内蒙古自治区察哈尔右翼中旗),绥远省丰镇、山西省崞县(今原平市)、察哈尔省阳原、延庆等地一贯道组织均属金线派。(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割蛋   谣言   一贯道   集体记忆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共和国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610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