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纪茂:自由主义公共话语的困境

——桑德尔对美国宪政观与政治经济观的反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19 次 更新时间:2015-01-27 15:01

进入专题: 桑德尔   共和主义   自由主义  

曾纪茂  

摘要:桑德尔追溯了美国公共话语的历史演变,发现美国传统中的共和主义宪政观和政治经济观与自由主义的宪政观和政治经济观存在很大差异。桑德尔指出,与共和主义相比,当代自由主义优先尊重个体的自我选择,忽略了市场力量对公民品德、公民和共同体自治资源的损害,削弱了公民自主的能力和公民与同胞共同掌握集体命运的能力。


关键词:桑德尔;共和主义;宪政观;政治经济观;公民品德


自由主义引领近代欧美公共话语的主流,迄今已无疑义,思想界发生的重大争论,都围绕着自由主义可能遭遇的问题。自由主义经受的各种反驳,其他思想路线的种种尝试,都激励自由主义的信徒调整政治社会方案,自我完善。20世纪90年代社会主义运动遭到重大挫折,美国成为无可匹敌的世界霸主,让自由主义失去了强有力的对抗力量,增强了自由主义在全球的声誉,更确切地说,增强了美国模式及其对政治的理解在全球的吸引力。但是,随着后发展国家实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遭遇重大挫折,以及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全球金融危机,并可能进一步导致全球经济危机;对美国倡导的新自由主义经济观,各国在实践上应当会更为谨慎,而在理论上的反思也已引起广泛回应。不过,当今美国对宪政的理解、对政治经济关系的理解,依然在很大程度上左右了后发展国家知识分子思考问题的路径、谈论此类问题的话语。就此而言,迈克尔桑德尔(Michael Sandel)对美国宪政观与政治经济观的反思,对后发展国家而言,也许具有不同于对美国人的意义。在中国学术思想界,桑德尔的大名与在美国同样响亮。他的成名作自由主义与正义的局限(Liberalism and the Limits of Justice,1982),国内已有连篇累牍的介绍和讨论,而民主的不满则是桑德尔沉潜10多年后的又一部力作。自由主义与正义的局限一书专注于对以罗尔斯为代表的自由主义哲学进行艰深的学理剖析;与该书不同,在民主的不满中,桑德尔选取美国司法实践中的宪政观念与社会生活中的政治经济观念,分析美国公共话语的演变及其存在的问题。当代美国人本以为当代这些观念是美国历史传统的延续,把这些观念当做是超越时空的普遍真理。桑德尔深入辨析当代这些观念如何在美国历史中慢慢呈现,美国历代先贤在这些问题上又经历过怎样的考虑与争议,当代人习以为常的那些核心观念与美国人自以为傲的历史传统存在何等重大差异。由此,这些观念是否真具有超越时空的合理性,也变得可疑起来。


一、对自由主义宪政观的反思

美国宪法是现代世界第一部成文宪法,宪法审查则是美国宪政实践对现代政治文明的重大贡献。二战后,美国人充分自信地认为自己掌握了对何谓宪政最得当的理解,而学习了这些学理解释的中国知识分子一时间也以为找到了走向现代政治文明的最佳指南。

当前美国司法界以及美国主流政治法律话语对宪政的解释最核心的宗旨是:悬置道德判断,保护公民权利。然而,桑德尔追溯美国先贤对宪政的理解,发现当代美国知识界对宪法原则的阐释与开国先贤的理念存在重大差异。新的解释是在近一百多年的时间里慢慢形成的,直到二战之后才在公共话语中占据主导地位。宪政观念涉及非常广泛的领域,桑德尔专门选取宗教信仰自由、言论自由、隐私权以及家庭法这几个领域,梳理出传统共和主义在这些问题上的宪政理解,及其与自由主义宪政观的差异,并对自由主义宪政观存在的问题作了精致的剖析。

1.宗教信仰自由。当前自由主义对宗教信仰自由的理解是,宗教信仰是个人选择的事情,政府应该对此保持中立。桑德尔认为,美国的宗教信仰自由传统并非如此,比如麦迪逊与杰斐逊就是把宗教自由理解为根据良心的指示来践行宗教义务的权利,而不是选择信还是不信教的权利。[1](P65)开国先贤力主宗教信仰自由,本意是保护宗教践行的自由,而不是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更核心的差异在于,基于什么理由来保护宗教信仰自由?自由主义的主要根据是,这是个人自己自由的选择,要尊重每个人为自己做选择的权利与尊严;而美国开国先贤则认为,给予宗教信仰自由特殊宪法保护的主要理由在于宗教信仰在道德上的重要意义,以及相应地对于培养良好公民品质的政治重要性。

桑德尔进一步推断,自由主义把宗教信仰视为自愿选择的问题,这样就无法把基于宗教信仰的要求与个人的偏好进行区分。这一混淆导致最高法院限制了它应该保护的宗教实践,也允许了它可能应该限制的实践。[1](P71)

2.言论自由。传统上对自由言论的辩护强调其对于追求真理或实践自治的重要性。各州以及最高法院起初在保护言论自由时,都要对言论的内在价值进行判断,更高社会价值的言论自然优于较低价值的言论。自由主义的解释在二战后逐步占了上风,它认为对言论自由的保护,是为了保护个人自我表达的权利,应悬置价值判断。保护言论自由理据上的这一变化,对于判断何种言论与行为应该受保护、何种不受保护带来了重大影响。

桑德尔分析了一系列案件,其中特别详细地探讨了斯科基镇纳粹分子游行案与印第安那波利斯市反色情作品案。[1](P86-90)他认为,在上述两宗案件中,可以看到自由主义的主张面临两大难局:(1)以中立性为理由来保护纳粹分子,实质上未能尊重纳粹大屠杀的幸存者。虽然个人没有受到指名道姓的伤害,但对这些群体的诋毁,让归属这些群体的个人的尊严受到损害,因为这些人的社会尊严在很大程度上与其归属的群体密切相关。(2)有自由主义者声称,这些言论只是在宣扬,而不构成社会实践。这个说法没有认识到言论本身也能产生伤害。这样,与宗教信仰自由问题上的情况类似,自由主义的主张会导致原本应该予以保护的言论却因缺乏足够的根据而得不到保护;原本应该予以限制的言论却不受限制。

3.隐私权。当今流行的自由主义隐私权主张保护个人做出某些重要决定的独立性,尤其是指不受政府限制从事某些行为的权利。然而,美国传统的隐私权则是保护个人避免把个人事务暴露给公众。[1](P93)为什么要保护某些事务避免遭受外部的干涉,依照当代自由主义的论证,是为了保护个人的自由选择;而在传统观念中,则往往需要说明得到保护的事物有什么样的社会价值,以此作为保护的依据。按照自由主义的自愿论理解,一些原本在传统观念下不是侵犯隐私权的行为,现在会被视为侵犯隐私权。从避孕、堕胎到同性恋,隐私权变成了不受国家干预的某种可以选择的权利。

桑德尔断定自由主义的隐私权观念同样面临两大难题:(1)对于有争议的实践,如果没有得到实质性道德判断的支持,仅仅依靠对自主选择权利的保护,难以有效地维持社会合作。(2)没有实质性道德判断的支持,没有对这些实践在道德上的争议给出真正有说服力的回应,这些有争议的实践恰恰可能会被当做是低劣的、无价值的东西,仅仅是需要被容忍。因此,自由主义在隐私权问题上悬置道德判断,难以为隐私权提供稳固的基础。

桑德尔提炼出共和主义宪政观与自由主义宪政观的界分,眼光独到,但也招来不少批评。首当其冲的批评是,桑德尔把共和主义与自由主义之间的界线划分得太绝对,自由主义内部有左翼、右翼的区别,共和主义内部同样也有温和派与强势派的差异。桑德尔批评自由主义中极右的倾向,不足以否定全部自由主义。[2](P131-149)其次是,共和主义与自由主义在宪政问题上有很多共同点,即使是桑德尔归于自由主义的一些论点,在实践中其实也与共和主义的论点在一起运用。[3](P184)再次是,桑德尔的叙述实质上是在主张司法机构应以对实质性价值的维护为基础来保护宗教信仰、言论自由和各种人身权利。但在现代多元化社会的背景下,这种主张不仅难以实行,而且容易导致不宽容的危险。

桑德尔承认这些批评都有一定道理,但他并未因此改变自己的基本论点。[4](P210)其理由主要是,应该区分理论维度与实践维度:在实践中,最稳妥的办法是综合的、折衷的,不要走极端,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都不妨采纳;但在理论上,却需要逻辑严格一致,以辨明理论的力量与限度。批评桑德尔未能提出切实可行的替代性方案固然在理[2](P131),但这并非针对理论本身的批评。此外,认为桑德尔所批评的自由主义极右倾向不足以概括自由主义全部,也是合理的回应。但有两项理由可以为桑德尔开解:第一,桑德尔借批评极端的自由主义倾向来阐发共和主义,可能是策略性的,其目的并不在于全部否定自由主义,而在于借此阐发自己的政治理念。第二,桑德尔特别批评某种版本的自由主义,是针对该种自由主义在当代公共话语中的支配地位及其后果而立论的,关怀的中心不是理论辩驳,而是社会反思。


二、经济安排的公民后果

在桑德尔看来,自由主义的观念不仅主导了二战后美国的司法实践,而且也支配了美国政治中思考和论证经济问题的方式。自二战以来,美国经济政策方面的争论围绕着两项考虑展开:繁荣与公平。各派政治倾向无论主张什么样的税收政策、预算提案和管制方案,基本的辩护理由都是声称这些政策有助于促进经济增长或者改善收入分配。但桑德尔指出,美国历史的多数时期,政治家都认真地考虑了另一个问题,即什么样的经济安排最适合于自治[1](P124)。当代政治经济政策在追求繁荣与公平的时候,遗忘了必须注意经济政策的公民后果。

在共和主义的传统中,在美国20世纪之前的政治争议中,经济安排的公民后果方面的考虑占据了相当重要的位置。桑德尔花费了大量篇幅来追溯美国开国先贤对经济政策公民后果的争议。美国独立后,面临是鼓励发展制造业还是保持本国的农业特质这一重大抉择,就这一问题,美国开国先贤争论长达数十年。独立宣言的执笔人、美国第三任总统杰斐逊,是坚持美国应该保持农业共和国道路的主要代表。他提出的理由是:农业的生活方式有利于培养有品质的公民,适合于自治,而大规模制造业的生活方式败坏工人的品德,产生卑躬屈膝及以权谋私,窒息美德的萌芽,并为野心图谋准备适合的工具。[1](P125)在这样的背景下,主张美国大力发展制造业的人也要极力证明,发展制造业非常必要,非如此不足以减轻对英国的依赖,而且美国发展制造业可以更多地雇用穷人,培养勤奋,减少欧洲及其他地方外来奢侈品的不良影响。

此后的杰克逊时代,杰克逊派与辉格党人在经济政策上的争议聚焦于国家银行、关税、国家资助企业等问题上。杰克逊反对国家银行,反对联邦支持商业与工业,反映了传统共和主义者的担心,即有权势的、自利的力量会掌控政府,获得特殊权益,并且剥夺人民统治的权利。他不支持资本主义企业,希望减慢市场关系的推进。辉格党人则热心于商业、工业与经济发展。杰克逊派担心的是集中的经济权力,而辉格党人担心的是集中的行政权力。杰克逊派与辉格党人共享着共和主义的观念,即集权是自由的敌人,政府应该关怀公民的道德品质。

多数开国先贤的经济观念在现在看来与后来的发展完全不符。他们追求农业共和国理想,反对发展制造业、反对城市生活,今天看起来特别不合时宜。但在这些讨论背后隐含的关注,即什么样的经济政策会塑造什么样的公民,却在美国历史上影响久远。

桑德尔接下来探讨了一个让人感到震惊的问题,那就是为工资而劳动的人是否是自由的,换句话说,为挣工资而劳动是否是自由劳动。桑德尔详细梳理了美国前贤对什么样的劳动才算是自由劳动的争议,揭示了共和主义传统对自由劳动原则的理解与我们当今的理解有多大差异。在共和主义传统看来,自由劳动是在更可能培养让公民适合于自治的那些品质的情形下工作[1](P169)。只有在能够参与自治的情况下公民才是自由的,而这又反过来要求公民具有某些习惯与气质的品质。例如,经济独立对于公民必不可少。像靠雇主付工资维持生活而其他一无所有的无产者,很可能缺少道德上与政治上的独立性,这就很难自我认定是自由公民。

随着工业资本主义的发展,工人不再期望自己能独立开办小农场、小工厂时,美国劳工运动很长时间以另一种方式按照共和主义的理想努力抵制工资劳动制度,希望建立合作制度,培养工人的独立自主品质,让工人摆脱依附的结构性困境。当时劳工运动呼吁的是创造合作的共富国,生产者与消费者组织合作工厂、矿业、银行、农场与商店,把资源联合起来,共享收益。这样一套制度将不仅让工人在劳动成果中享有公正的份额,还会让工人恢复独立。但劳工运动最终向工资劳动制度妥协,放弃了共和主义的理想,而走向了工联主义。这表明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实现共和主义的理想越来越困难。

桑德尔把它归结到自由主义的名下,当然不算冤枉自由主义。但我们似乎也可以说,在自由主义的思想谱系中,其实不乏思想家关注经济制度、经济政策的道德后果。桑德尔在这里批评的是当今时代经济学思维支配经济政策的缺陷,而且自由主义当代发展的具体内容,可能与20世纪前的自由主义观念也已经有了很大距离。就连不同意桑德尔拒斥自由主义的达格(Richard Dagger)也认为,当今时代依然必须探讨公民的政治经济学,必须注意什么样的经济安排与自治相适合[5](P201)。

在肯定桑德尔提出的问题极为重要之后,也得承认,这是极为棘手的问题。首先,公民品德的词语过于宽泛含糊,截然不同的经济安排都可以声称有利于公民品德,公民品德的话语更多时候是为自利作掩护的修辞,而很难确认经济安排与公民品德之间的真正关联。[2](P81)其次,桑德尔也看到了共和主义传统内部存在截然不同的应对思路,但对何种思路更为合理,他未予置评。既然此前美国历代先贤为此付出了很多心血,而自由主义思想谱系中也不乏关注经济安排的公民后果,但最终还是无功而返。这可能表明,在现代经济条件下,尤其是全球化情势下,要实现共和主义的自由劳动太过艰难。


三、组织化时代的民主困境

从传统社会群体中解脱出来的个人,原本以为就此找到了个人自由竞争的广阔天地,但到19世纪末,欧美社会就从以中小企业为主的自由竞争时代迈进了大型组织迅速发展的垄断竞争时代。面对组织化的时代,如何保持民主,在美国历史上也是共和主义传统苦心孤诣地应对的问题。桑德尔考察这一时期美国政治思想演变的考察,让人发现这些话题今天依然打动人心。

现代世界是日益组织化的世界,多数人都生活在组织之中,组织的身份是个人的主要认同,多数人在工作与生活中,是以组织的身份又与他人打交道。而与他人的交往,在很大程度上是与巨大的非人格企业、组织打交道。同时,在社会事务的进程中,个人如果与组织的倾向不同,就会发现作为个体的自己无足轻重,是庞大的非人格组织在决定社会事务进程。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把个人从传统共同体纽带中解放出来,与此相应,这一进程伴随着对自我的自愿论理解,个人从传统共同体中解放出来,看起来是为了争取个人自由,但奇怪的是,个体解放的过程也解除了个人与地方政治单元的力量。究其原因,是在激烈的斗争中,传统的社会联合遭到谴责,除非是个人自愿选择或者同意,这些东西就被看做是自由的敌人。然而诡异的是,高度发达的后工业化社会,统治人们生活的权力结构,超出个人选择可及的范围,新的社会经济机构规模大、强度高,正是这些大型组织在掌控社会生活的基本过程。[1](P204)

当时美国的思想界、政治界也痛苦地感到,这种变化与崇拜独立自主的个人这一美国精神背道而驰,他们殚精竭虑,探索解决办法。主要的想法有两种:一种是坚决反对托拉斯、卡特尔这种大型企业,认为这种大型企业主要依靠垄断来获利,排挤了独立自主的小企业主的生存空间,必须瓦解大型组织,确保独立自主的个人小企业的自由竞争。另一种则认为,企业组织的大型化发展是时代所趋,要应对商业组织大型化对民众生活的威胁,必须有同样强大的政治机构来抗衡。桑德尔认为,这两种思路实际上都体现了共和主义的宗旨:第一种偏向小业主的思路代表的是传统的共和主义思路,而想要以强大的全国性政治力量来抗衡全国性经济组织的思路则是这一时代特有的,与共和主义传统上怀疑强大的集权政府有不小差异。但他惋惜美国最终走上的是另一条道路,即以强大的国家权力来保障消费者福利。

按照桑德尔的诊断,自由主义构想个人自我形象的方式与经济生活实际组织起来的方式之间不匹配[6](P60),导致公民在巨变的社会面前日益陷于软弱无力。当代美国自由主义设想的个人自我形象是,可以选择各种人生价值、独立的自我,这个自我不受任何并非自愿选择的道德束缚。对于自由主义的自我来说,最核心的属性不是我们担当什么价值,而是我们选择人生目标的能力。这种自由独立、不受不是自己选择的事物束缚的自我形象,意味着可以摆脱习俗、传统的约束,自己的自愿选择是约束自我的唯一来源。就各种社会群体而言,如果这个群体不是自己自愿选择加入的,则这个群体以及这个群体的价值观对于个体就没有约束的合法性。对于国家而言,也要避免在各种不同的价值观之间作选择,要避免偏袒,避免把不是个体自己自愿选择的价值强迫个体接受,而要做的是为公民提供权利框架,在这一框架内每个人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人生价值与目标。自由主义设想的这种个人形象,桑德尔称之为自愿论,这种个人自由观,称之为自愿论的自由观。

桑德尔认为,自愿论的自由观无法回应组织化时代的问题,按照自由主义自愿论的话语,甚至无法解释当今在公民社会权利与经济权利看来日益受到更全面保护的时候,公民何以陷入目前这种软弱无力的处境。在他看来,自由主义自愿论的自由观,导致自由主义的公共话语既无法探查公民深陷无能为力处境的缘由,也看不到威胁公民全面发展的力量来自哪里,更无法为解决这一问题提供有足够针对性的方向。仅仅是尊重每个人为自己选择的价值与目的,扩展公民的社会权利与经济权利,无法培养更深厚的共享公民身份感,不能培养公民参与民主政治所必需的公民能力;反过来,甚至可以说,自愿论的自由观在侵蚀公民能力,在削弱公民得以集体协商公共事务的精神资源。


四、结语

桑德尔对自由主义公共话语的剖析,不足以对自由主义盖棺论定,自由主义不是只有他所分析、批评的话语范式。他关于共和主义传统的梳理也不足以让人相信共和主义思考这些问题的方式就更为可取。而且,人们也满可以挑剔,桑德尔并未为当代公共问题的解决提供更有效的解决方案。[5](P184)桑德尔所论述的共和主义传统在美国历史上的种种努力,倒更像是共和主义一连串的失败记录。同时,桑德尔自己也意识到共和主义对塑造公民品德的关怀可能暗含强迫公民有德的危险,这一点让自由主义者尤其不能释怀。[7]

不过,比较传统共和主义考虑这些问题的方式与当今自由主义的差异,无疑可以激发当代人的思考。我们确实可以反省,能否把自由主义话语的盛行轻易地当做时代的进步。传统共和主义思考这些问题的方式,也许更接近常识;而时代的变化,尤其是熟人社会向陌生人社会的转变,共同体的共识价值向社会的多元价值转变,让共和主义的原则更难实行,但自由主义的办法看来倒更像是不得已的妥协办法。而且,在承认共和主义并未提供足够让人信服的最佳解决方案时,并不妨碍我们确信,桑德尔对自由主义公共话语困境的分析,一方面展现了当代自由主义话语中隐含的某些极端倾向具有的悖理性;另一方面也凸显了社会经济发展带来的巨大挑战。桑德尔对共和主义思考宪政与政治经济问题的种种方式的引介,丰富了我们对公共问题分析的思想资源,也有助于我们避免把当代美国自由主义的理论话语当做超越时空的普遍真理。


参考文献:

[1]桑德尔.民主的不满[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8.

[2]Anita Allen,Milton Regan.Debating Democracy's Discontent[C].New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8.

[3]James Fleming,Linda McClain.In Search of a Substantive Republic[J].Texas Law Review,1997(2).

[4]Michael Sandel.Liberalism and Republicanism: Friends of Foes?[J].Review of Politics,1999(2).

[5]Richard Dagger.The Sandelian Republic and the Encumbered Self[J].Review of Politics,1999(2).

[6]Michael Sandel.America's Search for a New Public Philosophy[J].Atlantic Monthly,1996(3).

[7]应奇,刘训练.共和的黄昏[C].长春:吉林出版集团,2007.


Dilemma of Liberalism Public Philosophy

——Sandel's Diagnosis on American Constitutionism and Politic Economic

ZENG Jimao

Abstract:Retrace the transmutation of American’s public philosophy,Michael Sandel found great disparity between traditional republican constitutionism and liberal constitutionism today.Sandel found that liberal constitutionism was sunk into dilemma,would result in after effects which deviate from traditional constitutionism.Which also deviated from traditional republican politic economic,today liberal politic economice steem individual's self choice,clap eyes on those corrode which market powers did to civils and communities,hence impair the collectively self-rule.

Keywords: Michael Sandel; republicanism; constitutionism; politic economic; civil virtue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06CZZ004)。

作者简介:曾纪茂,上海财经大学(上海200433)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博士。

原载于天津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第4期


    进入专题: 桑德尔   共和主义   自由主义  

本文责编:zhangli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哲学 > 政治哲学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8319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