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平:下向因果何以存在?——兼评金在权对下向因果的消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96 次 更新时间:2014-09-25 16:20:16

进入专题: 下向因果   功能主义   随附性  

陈晓平(华南师大) (进入专栏)  

  

  

   摘要:

   下向因果关系的重要性在于,它表明包括心理功能在内的功能层面的性质具有实在性,尽管功能性质不能还原为物理性质。金在权通过对下向因果的消解来反驳包括主流功能主义在内的非还原的物理主义,并用还原论取而代之。笔者区分功能的两个层面即功能意义和功能结构,并主张,功能意义不能还原为物质层次,而功能结构则可以还原为物质层次。在此基础上,又区分了功能整体和功能实现的整体,强随附性、中随附性和弱随附性;进而指出,所谓下向因果关系实际上是功能实现的整体对于其物质基础的关系,亦即整体对于部分的关系,而不是一般的层次之间的关系。对下向因果作这样的理解,加之对物理因果闭合原则的摈弃,可以使金在权的论证归于无效,从而为不可还原的功能主义作出辩护。

   一、功能主义与下向因果

   下向因果(downward causation)是相对于上向因果(upward causation)而言的,这一对概念对于非还原的物理主义(nonreductive physicalism)是至关重要的。非还原的物理主义是当代心灵哲学的主流,其中包括功能主义、突现主义、异态一元论等。相对而言,功能主义对于本文的讨论尤为重要。

   功能主义得益于20世纪50或60年代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当我们考察一台计算机执行的计算程序时,我们实际上撇开了它的物质硬件。两台结构完全不同的计算机能够执行相同的软件程序,这种现象被叫做计算功能的“多重实现”(multiple realization)。多重实现表明:一方面,功能本身不同于实现它的物质基础,否则,功能和物质实现者之间只能是一一对应的关系,而不可能有功能的多重实现;另一方面,功能依赖于物质基础,即它必须由物质基础来实现。计算功能同实现它的物质基础分别属于不同的层次,一般把功能层次称为高层,把物质实现者称为低层。这也就是说,高层对象不能还原为低层对象,但是高层对象却依赖于低层对象。高层与低层之间的这种关系常常叫做高层对低层的“随附性”(supervenience)。把世界现象看作具有随附性关系的层次结构,这是所有非还原的物理主义的共同主张;功能主义进一步强调处于高层的功能对其物质实现者的随附性和不可还原性。关于心身问题,功能主义的主张是:心灵是一种功能,处于高层,身体是实现心灵功能的物质基础,处于低层。心灵状态不能还原为身体状态,但却以某种方式依赖于身体状态。

   功能主义的非还原论立场使他们不得不承认心灵具有某种实在性。功能主义的代表人物之一福多(Jerry Fodor)谈到:“我并不真正认为精神是否物理的问题很重要,更不用说我们是否能够证明它。然而,我想得到因果性地导致我抻手,我痒因果性地导致我搔,我相信因果性地导致我说,……如果这些都不是真的,那么,我对任何事情所相信的一切实际上都是假的,那将是世界的终结。” (Fodor, p.156)在这里,福多表达了他的一个信念,即:精神或心理对身体具有因果作用,因而精神或心理是实在的,而且这种实在性并不依赖于精神或心理性质是否可以还原为物理性质。用现象之间的因果作用来证明这些现象的实在性是被广泛接受的一种做法。这种做法的根据,金在权(Jaegwon kim)称之为“亚历山大格言”(Alexander’s dictum),即:“是实在的就是具有因果力”(to be real is to have causal powers)。

   通常认为,精神或心理对身体的因果作用是一种下向因果关系,反之,身体对精神或心理的因果作用是一种上向因果关系。粗略地说,处于高层的功能或性质对于处于低层的物理结构所产生的因果作用是下向因果关系;反之,处于低层的物理结构对于处于高层的功能或性质所产生的因果作用是上向因果关系。对于功能主义来说,下向因果关系的重要性在于,它表明包括心理功能在内的功能层面的性质具有实在性,即使功能性质不能还原为物理性质。可以说,下向因果关系的存在是坚持非还原的物理主义的重要依据。

   当然,在一定意义上,上向因果关系也能表明功能性质(如心理性质)的实在性,但是,这对于物理主义(无论是还原的还是非还原的)是没有说服力的,因为他们认为,上向因果关系恰恰表明物理层次决定心理层次,进而直接地表明物理层次的实在性,而不是心理层次的实在性。正因为此,人们把争论的焦点仅仅放在下向因果关系是否存在的问题上。

   在此,有必要提一下戴维森(Donald Davidson)的异态一元论(Anomalous Monism)。异态一元论也属于非还原的物理主义。戴维森说到:“精神实体(个别的时空约束的客体和事件)是物理实体,但是,精神概念却不可以通过定义或自然律还原为物理学概念。用更为一般和更为熟悉方式讲:它只承认本体论上的还原,而不承认概念上的还原。”(Davidson, p.3)可以说,戴维森的异态一元论是本体一元论和概念二元论的结合。异态一元论与功能主义同属本体一元论,其区别仅仅在于,作为不可还原的第二元是功能还是概念或是其他什么?这个问题在笔者看来颇为重要,将在第三节详加讨论。

   眼下更为迫切的问题是,下向因果关系是否存在?若不存在,非还原的物理主义将被还原的物理主义所代替。

   二、金在权对下向因果关系的消解

   金在权断然否定下向因果关系的存在。以心身关系为例,其论证简要陈述如下。(参阅Kim, 1993, pp.353-357)

   假设某一心理性质M因果性地导致某一物理性质(或生理性质)P*,即存在M对P*的下向因果关系。根据物理实现观点(the Physical Realization Thesis),心理性质M是被某一物理性质(或生理性质)P实现的。既然P是实现M的基础,那么P是M的充分条件;又因M是P*的充分条件,那么P也是P*的充分条件。这样,我们便面临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不能忽略M或者把M作为副现象,而把P做为P*的原因?在金在权看来,我们没有理由不这样做。

   假定我们正在寻找物理性质P*得以出现的原因,我们发现在它之前M出现并且我们能用某一规则将M的出现同P*的出现联系起来。然而,我们还发现,物理性质P与M同时出现,既然P是M的物理实现者;并且P和P*之间也有某条规则相连接。这样一来,P至少像M一样可以成为P*的直接原因。既然如此,我们便不应继续把M做为P*的原因。理由如下:

   首先,根据简单性原则,对于物理性质P*,我们已经找到其物理原因P,便没有必要再把心理性质M作为其原因了。也许有人说,M是P与P*之间的中间环节,在这个意义上,M和P都是P*的原因。然而,不要忘记,P是M的物理实现者,它们是同时出现的,因此,M不可能成为P与P*的因果链条上的中间环节。

   其次,如果坚持P同时具有两个充分的原因,那么便会遇到因果解释的排他性问题(the problem of causal-explanatory exclusion),这是一种对因果决定的过度诠释,几乎等于没有给出因果解释。也许有人说,M和P各自都不是P*的充分原因,而只是必要因素,仅当二者联合起来才构成P*的惟一的充分原因,这样便没有因果解释的排他性问题了。然而,在金在权看来,P和M的结合对还原论来说不成问题,但对反还原论来说则存在困难。在笔者看来,金在权的这一说法是欠妥的。一般而言,P和M结合为一个原因,这对反还原论者也不成问题;相反,恰恰因为P和M是两种不同的性质,二者的结合才能构成一种既不同于P也不同于M的新的性质。与之不同,还原论所说的结合是把M归于P,而不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结合。金在权之所以说P和M的结合对于反还原论不可行,他实际上还依据了一条原则,即物质世界的因果闭合原则(the principle of causal closure of the material world)。根据这条原则,导致物理性质P*的原因只能是物理性质,既然M不可还原为P,那么M就不是物理性质,M同P的结合也不是物理性质,因此,M和P不能结合成为P*的物理原因。显然,在这一点上,金在权的论证只是对于接受了物质世界的因果闭合原则的人才是有效的。

   事实上,金在权在其论证中把物理因果闭合原则作为另一个重要依据,由这条原则和因果解释的排他性原则导致的下向因果问题被看作非还原论所面临的难以解脱的困境。他说:“此时此刻我们可以非常合情合理地说,对于排他性问题和物理因果闭合问题的唯一解决存在于某种形式的还原论,这种还原论将允许我们摈弃或者至少修改那种主张,即:心理性质不同于它们赖以存在的物理性质。” (Kim, 1993, p.356 )本文最后一节正是针对这两个问题着手解构金在权的论证的。

   三、功能结构与功能意义

   以普特南(Hilary Putnam)、福多和布洛克(Ned Block)等人为代表的经典功能主义强调功能的实在性和不可还原性,与之相反,以金在权为代表的新功能主义却强调功能的可还原性。金在权的还原的物理主义是以“功能还原模型”(the functional model of reduction)为其核心的。

   功能还原模型的基本思想就是把被还原的性质M功能化,即把M与其他性质联系起来,形成一个因果链条或因果网络,显示其发挥作用的因果条件。如果发现另一低阶性质P也满足这一因果条件,那么由此可以确定:M=P;从而把高阶性质M还原为低阶性质P。例如,对温度这种性质进行还原。首先从功能方面对它进行解释即:温度是物体的这样一种性质,当两个物体接触时,本来温度低的那个物体的温度就会升高,本来温度高的那个物体的温度就会降低。当温度足够高时会使某种材料燃烧起来,当温度足够低时会使某种材料变得易碎,等等。当我们发现物体分子的平均动能也满足这一因果条件,于是得出结论:温度=物体分子的平均动能,从而将温度还原为物体分子的平均动能。金在权把性质的功能化也叫做性质的关系化或外在化。(Kim, 1998. pp. 97-103)

   功能还原模型受到许多批评,例如,作为反还原主义的突现论反对把高层性质功能化,其理由之一是高层性质对于低层性质来说是不可预测的。如水的流动性、透明性和无味性等不能仅从两个氢原子和一个氧原子的性质加以预测。对此,金在权不以为然。他说:“我相信,此类解释或预测的关键是关于被解释现象或性质的功能解释。不妨考虑水的透明性:看来,一旦对这种性质给以功能的理解,即理解为某种实体完整无损地传播光线的能力,那么,对于H2O分子为何具有这种力量的问题,在原则上便没有什么能够阻碍我们给出一种微观物理学的解释。” (Kim, 1998, p. 100)这样,水的透明性或透明的功能便被还原为水的分子结构。总之,功能还原模型就是通过把所研究现象功能化,显示功能作用的因果条件,从而揭示这种因果条件的微观结构,据此将高层功能还原为低层结构。

前面提到,主流功能主义也是反还原的。针对主流功能主义,金在权谈到:“我在这里所论证的恰恰相反,关于心理性质的功能主义观念对于心身还原来说是必要的。事实上,它对于可还原性既是必要的又是充分的。如果这是正确的,那么,关于心理现象的心身还原主义与功能主义方法便站在或滑入同一立场;他们分享相同的形而上学命运。”  (Kim, 1998, p. 101)这里出现一个有趣的问题:为什么同样强调功能的作用和地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晓平(华南师大)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下向因果   功能主义   随附性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829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