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理泰 朱惠忠:北京不宜划设南中国海防空识别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5 次 更新时间:2014-02-17 23:15:07

进入专题: 南海防空识别区  

薛理泰   朱惠忠  

  
美国国务卿克里2月7日表示,美方将捍卫日本在包括中国声称拥有主权的岛屿上不受任何攻击。他指出,牢固的美日关系是区域和平与安全的基石,美国将按照条约继续努力承担对日本安全的义务,而这一承诺“包括东海”。

   克里是在与来访的日本外相岸田文雄举行会谈时做出如此表态的。正值美日两国出现公开分歧之际,岸田文雄出访华盛顿,此行显然是衔首相安倍晋三之命,致力于修复日美关系。

   值得观察家关注的是,克里此番表态不同寻常。一来他是在同衔命前来修复日美关系的日本外相会谈这一特殊场合下作此表态;二来他的表态明显直指中日钓鱼岛争端,同过去美国官员谈及《日美安保条约》涵盖范围包括钓鱼岛的说法相比,更加明确无误;三来他是在即将访问中国前夕作此表态的,显然是华府已经做出了应对的方案。

   紧接着多位美国官员做出中国计划在南中国海划设防空识别区将引发地区不稳定的警告之后,克里作此表态。可见正是有关南中国海防空识别区之争推动华府做出在中日争端中进一步向日本倾斜的决策。

   美国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拉塞尔4日在出席国务院记者会时,警告中国不要划设南中国海防空识别区。他指出,中国领导人绝不应该怀疑美国对任何威胁现状的行为的坚决反对。5日,他在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作证时又表示:“中国在东海划设防空识别区是向错误的方向迈出了一步,我们已向中国表明,不应落实已经划定的防空识别区,同时应避免在该地区的其他地方采取类似行动。”此外,他还要求中国说明南中国海九段线的含义,并谴责海南省不久前颁布新的渔业法办法。他声称,声索领土主权必须源于公认的地貌特征,以符合国际法。

   拉塞尔对北京提出警告的含义相当明确了。去年12月,美国副总统拜登在同中韩领导人会谈时说过,“美国从来言出必行。跟美国对赌绝不会有好结果”。此语针对朝鲜执意研制核弹之举,也不乏对北京的警示。

   在美国官员中,拉塞尔首次在法理上对南中国海九段线的正当性提出了挑战。此说若在国际社会中形成势头,则将撼动中国声索南沙群岛主权的行动的正当性。或谓划设南中国海防空识别区的“计划”引发了美国针对性的系列性表态,势必推迟甚至撼动了中国收复南沙群岛的大计。

   有鉴于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7日指出,美国官员未经核实,仅凭日本右翼势力在南中国海问题上散布的谣言就对中国无端指责,极不负责任。他早在1日就指出:“日本右翼势力近来再三炒作所谓中方马上就要在南中国海划设防空识别区,纯粹是试图转移国际视线,以掩盖自身修宪扩军的图谋,实属居心叵测。”在美方眼里,中方辟谣的仅是“马上”而已,并未排除在稍后划设南中国海防空识别区的可能性。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美日指称中国正计划划设南中国海防空识别区,其来有自,恐非空穴来风。所幸中国外交部先行辟谣,否则,处境更为被动。借箸代谋,试观在南中国海的大国博弈的态势:

   东北亚(包括日韩两国)80%战略物资以及西方国家40%战略物资的海运都要通过南中国海。南中国海交通线被称为西方国家的生命线,诚不为过。一旦九段线作为国界线的国际地位确立了,整个南中国海成为中国的内海,美国要在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间自由调动军事力量,受到强力阻遏的可能性不能排除。美国可能接受这个事实吗?

   另外,东盟(亚细安)有五国同中国大陆和台湾在南中国海形成六国七方紧张对峙和角逐的局面。东盟诸国控制的海域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2010年采油5350万吨,天然气产量也相当可观),而中国大陆、台湾占据部分岛礁的现实,除了维护主权的需要以外,是“只赔不赚”的活计。俄国、欧盟、美国、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新加坡早就不同程度地参与了南中国海油气开发,与东盟各国结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经济共同体。一旦南中国海争端加剧,全球各强国均将以强势介入。

   在中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之初,笔者在《空识区博弈将聚焦于南中国海》一文中指出,美中战略博弈将聚焦于北京划设南中国海防空识别区之举,此乃测试中美双边关系底线的试金石,不幸而言中。倘若在这一节点上,中美两国以国家意志互相较量,则北京将面对来自几乎整个国际社会的反制。

   基于这一点,则在中国崛起未竟之际,南中国海前景只有维持现状之一途了。倘若不此之图,至少是自取其辱,画虎不成反类犬;想深一层,则无非坐实了西方战略家信誓旦旦所称的中国威胁论,亦即有朝一日中国将以武力改变现行国际政治格局,则对中国内外并举,分进合击。中国来日大难矣。

   如今中国周边情势日益明朗化,美国已经在全方位打桩布局。情况十分清楚:你要躁动、膨胀,就此请君入瓮。一旦情势对中国不利,南中国海风云陡起,则台湾军队连续据守近六十年的太平岛(南沙群岛主岛)易手的可能性也不是不可想象的。设若如此,就是中华民族的耻辱了。

   安倍拜鬼时,笔者判断,《左传·郑伯克段于鄢》一文适合于异动过程中的中日关系,北京应转忧为喜,趁势而动。事后安倍致力于修复日美关系,力图挽回颓势。如今,美中两国围绕着南中国海防空识别区发生了争端,焉知此文并不适用于异动过程中的美中关系呢?

   一言以蔽之,战略规划是否妥帖,关乎国家兴衰。正当习近平大展宏图之际,准备推出南中国海防空识别区,出谋划策者是在添乱了。

   薛理泰是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和合作中心研究员

   朱惠忠是中国战略发展基金会主席

   来源: 联合早报

  

    进入专题: 南海防空识别区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2381.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