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理泰 朱惠忠:北京何故不阐释新型大国关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67 次 更新时间:2013-06-13 10:20:08

进入专题: 新型大国关系  

薛理泰   朱惠忠  

  

  中国作为一个崛起中的大国,正在全球事务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而美国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国家利益遍及全球。两国政界、学界异常关注这两个国家究竟将如何处理彼此关系。

  值得关注的动态变化之一,是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6月1日在新加坡举行的第12届香格里拉对话中发表主题讲话时强调,美国将继续落实去年宣布的亚太战略,美国空军将在亚洲保持60%的海外军机和飞行员的比例,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将在亚洲发挥先前的作用。哈格尔并作出暗示,将在亚洲优先部署包括定向能激光武器在内的最先进武器系统。

  美国前国防部长帕内塔去年在香格里拉对话上曾经宣布,至2020年美国将在亚太地区部署60%的海军力量,包括增派八艘军舰到亚太地区。哈格尔是在帕内塔宣布的往亚太地区增加海军力量的基础上作此宣示的。至此,美国业已明白无误地宣示,海、陆、空三个军种都将在亚太地区增兵。

  同时,哈格尔指出,“美国同中国建立积极的、建设性的关系,是在亚洲执行‘再平衡’政策的重要一环。”“美国和中国确有分歧,重要的是以持续、互相尊重的对话为基础,解决这些分歧。”他强调,解决亚太地区安全问题将有赖于美、中两国更密切的合作。

  当年老罗斯福总统在一次演说中曾经援引了一句非洲谚语:“手持大棒口如蜜,走遍天涯不着急”。由此可见,当前美国为防范亚太地区出现战乱而采取的措施是坚强有力的,同对方接触时所说的语言则是温和、理性的。

  值此中国崛起的关键节点,以美、欧、日西方国家为主导,外部世界正在加强针对中国的挤压行动,而针对中国的军事压力首先在西太平洋集结出现,构成主要的来自外部世界的军事压力。这说明中央军委不久前确定东南沿海及西太平洋是中国主要的战略方向的依据不是空穴来风。估计今后外部世界对中国的挤压行动还会加剧,对北京说来,情况不容乐观。

  许多西方官员、学者依据一次大战、二次大战前以及冷战期间大国相处关系的历史经验,经过系统的研究以后认为,世界资源有限,崛起国通过一场体系争战,才能取代霸权国而主导世界秩序,得出霸权国与崛起国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冲突迟早不可避免的结论。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崛起忧心忡忡,正在作两手准备,说到底,无非是遏制、接触并举,合作、防范(乃至对抗)共存。

  中国领导人迭次强调,中美两国需要增进战略互信,推进务实合作,共同建设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合作伙伴关系,构建新型大国关系。至于中国学者对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理论基础及现实性的系统研究,迄今付诸阙如。如果中国领导人仅凭“相互尊重、互利共赢”这八字真经,尝试以抽象的语言取信于注重务实的西方国家的领袖,则显然是低估了西方战略家的政治智慧了。

  

  旧理论或冷战理念不能阐释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何去何从,确实耐人寻味。习奥峰会本月7日和8日已在加利福尼亚州安纳伯格庄园举行,在今后中美关系的走向上,很可能会产生风标似的作用。无论如何,北京不能忽视这次峰会当前的作用和未来的意义。

  无论中国史上,还是世界史上,假若一个政权或者一个国家坐稳了“老二”的席位,又朝着“老大”的地位急起直追,即使“老大”、“老二”同属一个阵营,因为涉及切身利益的再分配,又牵涉到“尊严”和“既得权力”,最终双方高层不容退让,“实逼处此”,恐怕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在所难免。

  一部世界现代史或者一部冷战史,无非揭示一个客观事实:小则在一个地理区域,大则在全球范围,举凡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意识形态层面的斗争,主要都是环绕着“老大”、“老二”之间结构性的矛盾,不惜代价地反复展开。结果很难善了,无非成王败寇,以一方被彻底击垮而告终。

  于是,西方战略家比较倾向于相信崛起国与守成国(亦即“老大”与“老二”)必然冲突的论断。目前这一论断在学界、政界已经形成了气候,似乎颇难挽狂澜于既倒。

  然而,毕竟星移斗转,时代不同了。至今“老大”、“老二”之间关系包含的各种主客观因素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再说中华民族的历史性格也与过去崛起国(如德国、日本、苏联)民族的历史性格有着巨大的区别,岂能一概而论呢?探讨当代中美关系的底蕴以及未来走向,不能也无须误入上世纪“老大、老二”之间关系的历史怪圈。

  随着经济、军事、外交、科技、内政诸因素的变化,无论华府还是北京,都不应该再套用旧理论或者冷战理念来阐释中美关系了。所谓上世纪“老大、老二”之间的关系,既是历史魔咒,也是宿命论断。

  尤其是在核时代,这个宿命论断不应该影响甚至左右人类历史发展的进程。中美关系未来走向不应该也不致于朝着全面而持久的争战的方向演变。诚然,要打破这一历史魔咒,还需要两国决策层具有大智慧,先决条件是北京领导人需要具有大智慧。

  中国在崛起的过程中,与美国的关系并不一定会陷进“崛起国与守成国必然冲突”的历史怪圈。如今美中关系犹如逆水行舟。中美共同构建新型的大国关系,对于中美两国说来,不但具有紧迫性,也具有可行性。对此,必须予以全面、深入的考虑,才能得出答案。

  令人颇为不解的是,为何迄今中国政府仍未组织国际关系学者对于这个具有紧迫性的课题进行系统的研究呢?难道北京认为美中关系“轻舟已过万重山”了吗?

  

  薛理泰是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和合作中心研究员

  朱惠忠是中国战略发展基金会主席

  来源: 联合早报

    进入专题: 新型大国关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475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