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岱:《晕眩》(节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4 次 更新时间:2012-08-11 22:28:20

进入专题: 晕眩  

金岱 (进入专栏)  

  

  

  长篇小说"精神隧道"三部曲之二

  

  《晕眩》(节选)

  

  金岱 著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1994年出版,中国青年出版社2002年5月再版

  

  卷一

  

  1

  

  ……尿热辣辣的,急在鸡鸡头上,想尿,尿不出来,想憋又憋不住……心悬了起来,像被一根细绳子绑住,吊在嗓子眼里,晃晃荡荡,也是吞不下吐不出,弄得五脏六腑都要翻了出来……脚呢,一定是踩在了破棉絮,或者是掉进了烂泥塘里,反正站不稳,踩不实,跳不起,动不了,晕晕乎乎,云里雾间……

  

  ……妈的,电梯肯定出毛病了,那一溜红字像患了什么神经症的眼睛一样,一个劲儿地直眨,54、43、31、29、25、18、13……十楼,我要到十楼,我想我多半是要到十楼,可是它不停,它想必是失控了,就连一楼它也不停,就连地下室它也不停,它一个劲往下掉、往下掉、往下掉……

  

  奶奶的它现在一定钻破地表了,如果不是电梯间的六面墙壁挡住你,你一定连阴惨惨的地狱都看见了,青面獠牙的群鬼,影影绰绰的地火,分布在十八层地狱中的各式各样骇人的刑具……可是就连地狱的牢底你也钻穿了,你看见了沸腾咆哮的熔岩,你看见了金刚石一般无比坚硬的白热化的地核……地核也不能阻挡你,你穿过地核,又看见熔岩、地狱、地表……你从地球的另一端掉出来了……

  

  应该找个地球仪来查查,这地球的另一端,是什么地方?是美洲?还是太平洋里的一个岛?……可是来不及了,你继续往下掉……你永无休止地往下掉,像判了坠落的无期徒刑,尿急、心悬、呕吐、晕眩,整个世界在你身外永恒地飞转,呼啸……

  

  "喂,你又睡着了?"

  

  是不是睡着了呢?十一床自己也闹不清楚,十二床的声音他倒是听得分明,但却显得非常遥远,遥远得像在另一个世界里,他反正还在掉,在永恒坠落的电梯里下不来,真难受哇,难受得想一死了之……宇宙并没有一个底,这一点他好像是知道的,那么他从地球上掉了出来,会掉到哪儿去呢?……

  

  "这老兄福分好,他能睡,能睡就好,我就是睡不着,"十二床嘟嘟哝哝地自言自语道,"睡了就不晕,你知道晕有多可怕,我们得的这该死的病!我什么都不怕,就怕这晕……"

  

  十一床微微翕动眼皮,让眼睛张开一条缝,一抹透着幽蓝的白光,在他眼里向四面八方延展而去……

  

  他知道这是病房的颜色,但很可能这也就是宇宙的颜色,无边无际的宇宙一定正是这种颜色……是的,十一床知道自己躺在一间病房里,这病房里除了两张病床,两个床头柜,一架电视机外,便什么也没有了,它显得那样空阔,像旋转不停的宇宙那样空阔……病房里照例都是白的,白的病床,白的床单,白的电视机外壳,白的天花板,白的地板,白的墙壁,当然还有两张煞白的病人的脸……不过,这一片的白色里暗含了一种幽幽的蓝色的调子,大概这是墙壁的涂料微微着了一点色的缘故,然这一微微的着色,便使这一切的白光增添了许多渺远,使小小的病房获得了某种延展,躺在这里,就像躺在蓝天里,躺在宇宙里,躺在无

  

  边无际,无有着落的太空里……

  

  "原来你没睡着,十一床?"十二床发现了他的邻居的目光,支起身子,嚷起来。

  

  "不,我要真没睡着才好呢,睡着比醒了还晕。"

  

  "比醒了还晕?不会的,睡了才不晕呢。"

  

  "醒了才不晕,我说。"

  

  "睡了才不晕。"

  

  "醒了才不晕。"

  

  "睡了……"

  

  "醒了……"

  

  "得了得了,我看还是死了才不晕。"

  

  "你这话也对,"十一床轻轻叹了一口气,"人只要活着,就没有着落的。"

  

  十二床嘴角抽搐着,万念俱灰地伸开四肢,沉重得将身子落平在床上。

  

  病房里笼罩着死一般的寂静,宇宙一般空洞的寂静……

  

  十二床那些毫无血色的,修长而美丽的手指在床单上神经质地弹动着。他是瘦削、好动而焦躁的,终日说个不停,动个不休,仿佛是在黑暗的地狱里盲目和疯狂地寻找着逃生的门径,他那双嵌在高鼻梁上的奇凸的眼睛,也是变幻多端的,时而绝望,时而快活,时而张皇,时而放任,时而咄咄逼人,时而茫然无边……

  

  与此正好相反,十一床却始终一动不动,任何一点轻微的动作,似乎都会加剧他的晕眩,加剧他的失落的痛苦,而且他也不知怎么动,往哪儿动,他的身体尽管庞大,头颅是那样硕大,肩膀是那样宽阔,可是在无垠的宇宙里却像一片悲惨的树叶,永远找不到栖身的处所,他知道自己眼睛里冷雾迷漫,最多偶尔会迸出一些狐疑的火花,他不再有任何一点生的信心,他什么也不再相信,什么也不再希望……

  

  "喂,十一床,你说我会不会智力受损,会不会变成傻瓜,那种口里流涎,眼睛发直的……真可怕!"十二床耐不住寂寞,又聊开了。"你知不知道我到底是几级脑震荡?医生干吗不肯告诉我……"

  

  "我看不会,我看你说不定会变得更聪明些。"十一床实在不想说话,可他也想努力说说,也许说说能使脑子里的电梯暂时刹车。

  

  "别胡说了。"

  

  "不是胡说,你没听说过,有人摔一跤,摔出特异功能来了。"

  

  "那敢情我这回翻车翻得好,我这回脑震荡震得妙,上帝保佑,给我震出点特异功能来。"

  

  "没问题。"

  

  "我要是有了特异功能,头一件事,就是探视一下你的脑袋,看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把自己结果掉,这可得有什么样的勇气呀,噢,天哪,对不起,我……"

  

  "没关系。"十一床拼命撑出一副坦然的样子。是,是没关系,把自己结果掉需要什么勇气,要是可能的话,他愿意再来一遍,甚至十遍,百遍,只要真的能把自己结果掉,别像这次,该死的不死,不该死的却……他不记得是哪个剧本里说过,命运之神眼是瞎的……他痛苦而深重地叹了一口气……

  

  "我真该死,"十二床欠起身子,"我真该死,惹你难过了?捅你疼处了?想起往事了吧?得得,别想了,还是接着听我的故事吧,我的故事还有点意思,是不是?我的故事荒唐滑稽,不比你的故事,你的故事一定悲惨凄凉……"

  

  2

  

  ……他第一个来到这间寝室。寝室门上贴了一张有八个人姓名的纸条。他在纸条上挑出了自己--乔启隆--便用肩膀撞开门进去了。他放下行李,举目环顾:四张上下木床,八张单人课桌,还没住人,已经满满当当,毫无疑问,这里将是一个拥挤和吵闹的世界,而他乔启隆将要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呆上整整四年,真是不可思议,不过,这可是没办法的事,眼下的乔启隆还不能够向校方申请一幢小洋楼哇,因此,他面临的第一项使命便是,在这八张床位中,选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僻静的角落。

  

  是的,他需要僻静,他已经习惯了孤寂,很长时间以来,他都是一个人住在一间很大的茅草棚里,草棚周围两三里内没有人烟,有时候他一整天看不到一个人,与他做伴儿的只有一大群胖乎乎又傻乎乎的猪,他曾经颇为满意自己的那个处境,老实说,他更喜欢猪,而不喜欢人,人的样子、声音,甚至气味儿都令他生厌、憎恶,当然,除了他自己,不,或许也包括他自己。

  

  这八张床位他可以任意挑选,他知道,任何一个具有这种首选权的人,都会挑选一张靠窗的床,那儿可以享受阳光和南风,窗外还有常青的夹竹桃,一年里有许多时间,抬头可见那绯红的夹竹桃花,也是够令人赏心悦目的了,但是,夹竹桃外却是马路,这校园里的马路虽不会车水马龙,可人来人往总是免不了的。他不能忍受,他决意选那张靠门的上铺。门外虽是走廊,也会有人走动,也会有所干扰,但门是可以关的,门可不像窗户,门一关就万事大吉了,视线与声音都消失了,即使门不关,他也好歹在门之后且高居门之上呀!不过,更为重要的是,他看中了这张床的床头和墙壁之间的那段距离,他灵机一动,觉得这段距离大有益处,足可以供他营造一座堡垒。

  

  是的,他需要一个堡垒,他乔启隆必须把自己装甲起来,必须建造一个能攻能守,能战能退的据点,他要这样的一个据点养精蓄锐,埋头攻书,汲取一切养料,以便使自己的羽翼丰满起来,然后他乔启隆就要从这里出发,像饿鹰似的,闪电般扑向天空,他要去征服,征服什么呢?他不知道,反正什么都得征服,什么都是可以征服的……他在接到入学通知书的当儿,就已经下定了这样的决心……既然上帝又把他抛入人间,又给了他一次生活的机会,那他可就不客气了,他必须把自己遭过的难,把自己受过的一切损失统统地捞回来,他绝不会像从前那样愚蠢了,他也绝不再是从前那个傻瓜、笨蛋了,他现在什么都懂了,没有任何人再能够欺骗他乔启隆了……从前的那个世界完全崩毁了,他差不多也已经粉身碎骨了,谁知他竟鬼使神差般地从那片废墟中爬了出来,那他就要像涅槃了的凤凰一样,把自己重新铸过,用最坚硬的钢铁,把自己从头发尖到脚指甲都重新铸过!总而言之,过去的一切都死掉了,现在的乔启隆是一个崭新的乔启隆。

  

  他把被褥和旅行包往那张上铺丢去,然后,坐在自己的那只大木箱上,凝视着床头的角落,开始来设计那段距离。是的,他需要一个堡垒,一个与世隔绝的堡垒,这必须是一个书和床的世界,除了读和写便是睡觉,他可以一整天一整天地呆在里面,不往外迈半步……没有必要往外去,世界是不存在的,存在的只有你自己--他从自己的全部惨痛经历和漫长的苦苦思索中,终于明白了这个真理,是的,除了我自己的存在,没有任何什么是存在的,"世界就是我的表象"--他不记得这是谁说的,好像是从一本什么大批判书里看来的,但也许这就是他自己的发明也未可知,他不管那么多,反正他喜欢,他认为这才是千真万确的大实话,这才是世界上惟一的真理,哪怕世界上的人都死光了,这句话还会留在这世界上的,批判什么,有什么可批判的,越批判越说明有道理,是的,他乔启隆受的骗也太多了,什么弥天大谎没见过,现在他老人家什么也不相信,什么也不崇拜了,惟一的只相信自己,只崇拜自己,我怎样觉得怎样琢磨,这世界就是怎样的样子,没什么希罕,我才是这个世界的总裁判,我才是这个世界的总导演,导演不是电影的中心吗?就是,怎么样!不相信,走着瞧吧,只要有足够的意志和智慧,我就可以征服一切,主宰一切……所以,现在我第一步必须加固自己,重新锻铸自己,像诸葛亮躲在他的茅庐里一样,修炼成精,修炼为神……当然,眼下你的茅庐不可能在山清水秀的卧龙坳里,但是,心远地自偏,就地取材,巧于设计,工于建筑,给自己造一个茅庐,一个堡垒,一个根据地,并非一件难事。

  

  ……他很快在心中画好了草图。首先他需要两三块木板,一大把钉子,他果决地站起身,走出门,在校园里游荡起来。他的运气不错,他很快在据说是物理大楼的一个楼梯下的角落里,找到一个旧五斗桌的抽屉,他把这抽屉拆散了带回来。他又从一位正在检修新生寝室的年轻电工那儿,借到一把老虎钳,他带着这把钳子搜寻了五六间还未住人的新生寝室,在那些旧木床上拔到了一大把钉子,他用这些战利品把他的床头和墙壁间连接了起来,然后,他把他的那口大木箱搁了上去,搁得稳稳当当,他使劲摇了摇,没有任何动摇的迹象,很满意,他对自己的设计,对自己的运气和敏捷,全都表示满意。

  

  现在他把行李包解开来,将包被褥的那块淡蓝的塑料布拆出来,抹抹平,铺到大木箱上,四个角用图钉按好。他又从木箱里取出一个夹子台灯和一对铁皮书夹,他选了个位置挂好台灯,再把书夹竖起来,然后他打开他的那一大捆书,从中挑出了几本《辞海》,一本《英汉辞典》,一本《哲学辞典》,几本世界史著作--全是厚厚的、精装的、象征着知识的分量的书--夹进了铁皮书夹,好了,那口大木箱转眼间变成了一个漂亮而庄严的工作台了,他坐在床沿上,伏着他的工作台试了试,妙不可言,不用下床,就可以看书写作,面对墙角落,不会有任何干扰,堡垒的第一期工程胜利完成了……接着他就铺垫褥,挂蚊帐--尽管他们入学时间推迟了,已接近入冬,房间里绝对不会有任何蚊子,但他还是挂起了蚊帐,蚊帐实际上就是第二期工程,别小看了薄薄的蚊帐,蚊帐一挂,人往里面一躺,这世界就会在蚊帐里了,外面就不再存在了,加上它和那绝妙的工作台珠联璧合,构成一个完整的系统,一个坚固的堡垒,一个藏龙卧虎的根据地,世界上再没有比这更伟大的建筑了!

  

  他的伟大的堡垒完工之后,他坐在里面,端详了好久,这坐卧读写,游刃自如的世界,真是令人无限惬意……他看着看着,又就势躺下,觉得八脉畅通,百骸舒松,心安神定,恍兮惚兮,如入太虚仙境……是啊,眼下的乔启隆还需要什么呢?什么也不需要了,有了一个把自己裹得紧紧的堡垒,一个供自己读书、思想和休息的天地,人还要什么呢?读书和睡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金岱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晕眩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634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