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峰:浅谈学生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03 次 更新时间:2012-04-29 15:06:42

进入专题: 学生会  

邓峰  

  

  2010年,清华才女蒋方舟写了一篇揭露大学学生会官场丑态的文章,叫做《学生官场无处话凄凉》,其中有这样一段话:“进入包厢,所有人都不急着落座但也不谦让,都垂目颔首微笑站得笔直,我不明就里,也模仿他们谦卑温婉如良家宫女,最后走进来的是学生会主席,直到他落座并露出众爱卿平身的表情,所有人才按照官阶大小依次坐下。整场饭局让我像是客串了某个低成本的清朝皇帝剧,大王一挥袖,众臣举杯欢畅。”除了官气十足的饭局外,在文章中,蒋方舟还将高校学生会干部比喻为蚁族,“把腰杆子弯曲到一个难以负荷的极限,搬运累积着自己一点点的政治资本”,甚至为了取悦学生会主席,新成员不惜“扮丑扮女”。

  

  才过一年,又一起炮轰大学学生会的事件发生。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陈伟在网上发文《学生会:大学最阴暗的一角》,矛头直指学生会,引来很多学生心中一片喝彩,真是大快人心。陈伟在文中写道:“一线教师在课堂上苦口婆心地激励学生上进,要求学生珍惜大学时光,努力求知,试图引导学生培养独立人格、自由精神,而党团学生会组织的存在,则以其不容忽视的体制力量,削弱甚至抵消了教师教育工作的努力,它诱人堕落,逼人为娼,可谓毁人不倦。”

  

  在权力主宰一切的大学校园里,学生会官僚主义倾向比较严重,接二连三地上演校园版《官场现形记》。陈伟的文章对此有着犀利的分析,其原文写道:“假民主、假自治,不代表广大学生,而是代表上级领导,代表权力部门对学生进行组织、监控、管理,目前中国社会政治体制所具有的种种恶劣做法,在大学里面首先得到了演练。如何看领导的眼神行事,如何陪领导喝酒,给领导挡酒,如何说官话、套话、假话,如何溜须拍马、阿谀谄媚,如何经营自己的权力,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大学生从中过早地学会了中国官场的做派。团委、学生会让大学生侏儒化、官僚化、庸俗化,不遗余力。”

  

  起初我还以为学生会堕落的现象只存在那些差劲的大学,可是当2010年寒假与几个同学一起做了一次关于大学现状的调查后,又加上看完蒋方舟和陈伟的分析,不得不让人痛惜,庸俗化、官僚化的学生会普遍地存在于中国大学的校园里。

  

  学生会是学校学生组织的核心,对学校日常管理及各种集体活动的实行有着决定性影响。当学生会走向堕落时,其它的学生组织自然同样难以避免这种不良影响,形式主义就会盛行,校风就会退化,无聊的活动就会雨后春笋般出现,只为多些期末综合测评的加分。

  

  蒋方舟在文中谈到,她有一个外校的同学从大一开始,就丧心病狂地推荐她加入学生会。大一的时候,那个同学说:“人上大学,还是应该培养点公共服务的意识。你应该进学生会,大学生可不能都像你一样。”然而,过了一年半后,那个同学的推荐语变成:“人准备进入社会,总是要了解一些腐败和阴暗面,这样以后才不至于被人万箭穿心死无葬身。你应该进学生会,大学生可不能都像你一样。”

  

  也许刚开始还有不少新生是抱着锻炼能力和培养公共服务意识的心态进入学生会的,可是学生会早已成为了一个大染缸,如同腐败盛行的官场,你不投机,你不搞形式,你不残酷斗争,你不媚权媚上,如何爬上去?于是,新生在经历一番内心挣扎后,大都双手投降式融入其中,毕竟中国人适应官场的能力还是特别强悍的,哪怕纯粹是意志不坚定的问题,也要找出一句话来为自己辩护——要想改变学生会,必先适应学生会。然而,多年以来,许多学生在用这句话话时,往往有选择性地遗忘下句——等你适应学生会后,你还会想着去改变它吗?到了最后,估计大多数学生都会慢慢变得世俗,成为蒋方舟笔下那个同学,从早年的热血沦为今天的油滑,可是一旦大多数学生都将这种堕落视为正常现象时,具有现代公民精神的大学生便永远难以产生。

  

  许多关心时局的学者都有一种观点,即辛亥革命一百年以来,中国经济虽然取得巨大进步,可是中国社会的不少东西都比一百年前落后,特别是在政治制度以及思想文化方面。学生会的情况同样如此。早期的学生会都是民主精神的试验地,是宣扬民主、正义的学生组织。

  

  1919年12月23日晚,中国第一个全校性学生会成立于清华大学,是在“五四”爱国运动的民主、科学潮流影响下正式诞生的。1919年“巴黎和会”中国外交失败后,举国愤慨,学生游行示威运动如火如荼,为了统一行动,整合力量,保障学生游行示威的秩序,清华大学成立了学生代表团来领导和协调清华学生投入反帝爱国运动。

  

  在“五四”运动的影响下,清华学生的爱国热情和自我意识开始觉醒,到了那一年的12月 23日晚,全体学生在没有校方控制的情况下自发聚集在饭厅里面,举行学生会成立大会。清华学生连续参加学生运动引起了学校当局的不满,校长张煜全竟派巡警干涉学生会成立,乘学生开会之际派人关掉电灯以迫使学生散去,想不到此举激怒了学生。在几支洋蜡烛的照耀下,清华学生会庄严成立。学生会设评议部和干事部,由刘驭万、罗隆基为评议部正、副主席,时昭泽为干事部主席;干事部下设总务、交际、文牍、会计、新闻五科,其中文牍科正副主任为闻一多、潘光旦。随着学生会的成立,学生活动日益活跃,校内刊物《清华周刊》也由学校派定学生编辑改为由学生自选编辑,各种学生团体如雨后春笋般兴起。

  

  后来的历史证明,清华学生会虽然还存在一些缺陷,但是正面作用远远大于负面。不少学生会成员都成为影响历史的杰出人物,诸如前面提到的闻一多、潘光旦、罗隆基这三个人,无不是声名显赫、影响深远的杰出人物。清华学生会有力地培养了学生的民主、自治、爱国精神,使其学生不仅可以做到奋发求学,还能忧国忧民,在黑暗的社会的面前,在众人麻木的局势下,能够挺身而出,铁肩担道义。近代中国历史上所出现的一次次反侵略反暴政的学生运动,很多都可以看到清华学生会在背后所发挥的统筹作用,例如12·9运动便是如此。

  

  相信很多人都会问,清华学生会为什么会发挥重要的历史作用呢?在我看来,原因或许会有很多种,但是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清华学生会真正践行了学生自治,真正是为学生服务,唯此才能赢得学生发自内心的支持,才能激发学生的公民意识和担当精神。

  

  那么,学生会到底是什么?凭什么要进行学生自治?顾名思义,学生会是一种学生组织。自治是学生会的本质属性,只有进行了自治才能称学生会为真正的学生组织。学生会作为一个学生自治组织的存在,那必须要有作为一个组织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否则就没必要存在。那学生会的意义何在呢?通过维护学生的利益和实现自主管理,促进学生更好的发展。要想做到这些,必须真正践行学生自治,唯此才能保证学生会是诚心为学生服务的,否则学生会迟早要侵害学生利益,走向学生的反面,沦为学校统治学生的机构。

  

  何为学生自治?这里有两层意思:第一,所有学生都有参与学生会的资格;第二,既然是自治,那也就是说,学生会必须实行民主竞选、民主选举、民主管理。

  

  在这里又有两个方面的问题,值得我们去探讨。第一,学生利益问题。现实中,不少组织和人都以所谓的各种各样理由来忽略学生的利益,这就要求学生会要承担应有的责任,代表学生与各种忽视学生利益的现象(包括学校和老师)作斗争,否则学生会就丧失了它存在的基本理由。要想让学生会代表学生利益,就必须保证学生会一定的独立性,这就是为什么要民主选举和民主管理的原因。之所以是保证一定的独立性,那是因为学校和学生不是完全对立的,很多时候可以通过协商和相互妥协而达成一致,但也正是因为有矛盾存在,所以要保持一定独立性。第二,自主管理问题。这要考虑学生的成长程度,像小学生的自主管理就只能在老师和学校的监护下进行。至于初中生和高中生,应该就实际情况有选择的进行。既然中国教育当局一直在宣传我们的学校教育是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培养接班人,那就不能只是空喊,这就要培养学生的独立和自由意识,而这刚好也可以通过学生会来培养学生这方面素质。所以在小学和中学(主要是初中)阶段,学校就应该有选择的保障学生会按照自己的轨道运行,出了问题时要及时维护。到了大学,学校只需充当一个守夜人即可,努力保障学生会拥有一个正常的运行环境,尽量不要干扰。

  

  然而,在今天的中国,不仅中学阶段的学生会没有做到自治,更没有培养学生自主管理意识,就连大学学生会的学生自治都只是一种口号,假民主、投机取巧现象十分普遍,远远赶不上90多年前的清华学生会。大学作为学生进入社会的重要站台,倘若学生会只是团委的一条腿,官气十足,不仅全校学生都要受其不良影响,而且这些官僚化的学生会干部进入社会后只会危害社会。关于这一点,陈伟的文章作了有力的分析:“而中国的大学,实际上被党团及其附属性的学生会搞得精神全无、灵魂缺失。大学的党团、学生会组织,搞大量无意义、甚至有害无益的活动,不仅浪费了学生的时间和精力,更恶化了大学的学术氛围,扼杀了大学生追求真理、进步的精神。面对这样的团委、学生会,任何一个有追求、注重名节、对自己负责的大学生,都不应与之为伍。浪费美好的青春,得到的是堕落、世故、少年老成、不学无术。而这些学生会干部未来一旦步入政坛,则会祸国殃民,他们不会成为‘社会栋梁、国民表率’,只会成为社会上寄生腐朽的蛀虫,成了压迫人民、鱼肉百姓的帮凶,其堕落无耻的底子,在大学时代即已打好。”

  

  年轻人是民族的主力军,大学生则是主力军中的主力军。90多年前的清华学生会尚且能够践行自治,可是今天的学生会则逐渐走向堕落,如同工会用来统治工人一样,学生会早已沦为了学校领导统治学生的机构,不再是学生们的学生会。在假自治、假民主中成长起来的大学生,如何能保证自己不成为犬儒主义者?学生会干部的办事能力本来大都比较好,可是深入虚伪残酷的学生会,如何能保证这些干部不变质?如何能保证他们一旦进入社会会不去助纣为虐?试想下,倘若未来社会里的一些重要岗位都是被这些早已犬儒化的学生会干部充斥着,后果将会如何?

    进入专题: 学生会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279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