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伟珏:权力与时尚再生产 布迪厄文化消费论再考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70 次 更新时间:2012-03-04 11:59:38

进入专题: 布迪厄   文化消费   时尚再生产   生产场域   权力关系  

朱伟珏 (进入专栏)  

  

  

  论文来源:《社会》2012年第1期

  

  摘 要:本文从权力与权力关系的角度出发,对布迪厄文化消费理论的核心之一--时尚再生产理论进行了较为详尽的考察。时尚再生产理论基于以下两大主张:1、时尚是生产场域与消费场域这两个相互独立的场域共同"协作"的结果; 2、权力关系贯穿于时尚与流行再生产的每一个环节。布迪厄指出,不论是生产场域还是消费场域都是斗争的场所,行动者在此为争夺合法性与卓越化而展开激烈的竞争。时尚生产场域具有相对自主性,权力斗争并不直接表现为阶级或阶层间的对立,而是以更为隐秘的方式呈现。时尚生产者们通过区分诸如传统与现代、高价与低价、前往与后卫等分类斗争从事着时尚的再生产,并以迂回的方式参加社会权力的合法化和再生产斗争。另一方面,消费场域即指阶级场域或支配阶级场域。在此,消费者进行着无休止的分类斗争(阶级斗争)。权力关系直接反映了阶级关系。而且只有支配阶级才有权参加时尚与流行的再生产,中下阶层是无法加入此类卓越化游戏的,他们至多只能作为反衬而存在。反映统治阶级合法品味的时尚被广泛用来对下层阶级实施符号暴力。布迪厄的从阶级与阶层角度出发的文化消费理论为我们全面了解贫富分化时代的消费现象及其特征提供了独特的视角。

  

  关键词:布迪厄 文化消费 时尚再生产 生产场域 权力关系

  

  当代人文·社会学科的转型很大程度上建立在对政治的重新理解与解释上。这种对政治的理解与解读超越了诸如阶级结构、社会制度、政党、国际关系、官僚机构等传统政治学范畴,将视野扩展到消费、教育、大众文化、性别、日常生活及其文学艺术等各个领域。对于众多学者和研究者而言,任何事物都是政治的。任何事物都是一个被争夺的权力关系问题(阿雷恩·鲍尔、布莱恩·朗赫斯特等,2004:228-229)。

  

  社会学领域里的政治转向主要来自福柯、吉登斯、贝克尔和布迪厄等一大批当代社会学家。这些社会学家摆脱了功能主义与马克思经济决定论的双重束缚,从权力和权力关系的角度重新理解社会世界。福柯认为"权力无所不在;不是因为它包含一切事物,而是因为它来自所有地方"(转引自:阿雷恩·鲍尔、布莱恩·朗赫斯特等,2004:97)。因此在他看来,文化与社会结构之间不存在决定性的关系。相反,权力、话语和客观事物,这三者之间存在着一系列变化不定的关系(阿雷恩·鲍尔、布莱恩·朗赫斯特等,2004:31);吉登斯提出了"生活政治"构想来理解当代社会。"生活政治"是一个针对马克思主义 "解放政治"的概念。"解放政治"是一种旨在消除剥削、不平等与压迫,实现人类自由与解放的宏观政治。而"生活政治"则主要关注性、性别、自我、自我认同、身体、生活方式的选择和生态等微观政治问题,并将其与国家权力、制度、阶级等宏观政治问题结合起来进行思考,以期将人类从现代社会形形色色的压抑下解放出来;贝克尔提出了与吉登斯"生活政治"相类似的"亚政治"概念,用于理解风险社会并解决由全球生态环境恶化所引发的各种社会问题。

  

  另一方面,布迪厄的社会学则由于从阶级的角度揭示文化、社会结构和行动者三者之间的关系,而直接被视为一种关于符号权力的社会学。布迪厄指出,在传统社会,社会结构的演变与重构是依靠阶级的分化与对立来完成的。而如今我们已经步入充满着文化氛围的消费时代。消费社会的社会区隔与重构通过消费活动、生活方式以及生活品味的差异得以实现(高宣扬,2004年:78)。也就是说,在消费社会,政治斗争和权力竞争不仅存在于传统意义上的政治领域,而且也延伸至消费、休闲、生活方式以及生活品味等日常生活的各个领域。

  

  布迪厄政治理论的独特之处,是把权力斗争与不同社会场域结构及其运作机制结合在一起进行思考。对于他而言,现代社会是高度分化的社会,由充满着权力斗争的大量场域所构成,会随着不同社会阶级与阶层之间力量对比的变化而进行调整、演变或重构。换言之,社会并非一个实体,而是动态、不确定及变幻不定的。支配阶级为了维护其统治,必须维护既定的统治秩序,以保证权力的成功实施。但在现代社会,要保证权力的成功实施必须依赖于合法化的程序。因为与传统社会不同,现代社会由于统治阶级权力的相对削弱,权力斗争通常并不采取露骨的暴力形式,而是通过正当化形式,完成正当化程序(高宣扬,2004年:75-76)。

  

  布迪厄指出,所有场域都是依靠权力关系来运作和维系的,但不同场域的权力斗争形式各异,具有自身特有的逻辑,某一特定场域的运行机制与逻辑无法化约成支配其他场域的运作逻辑。也就是说,作为一种社会关系和社会力量的权力在不同场域将以不同方式表现出来,既可以体现为一种政治权力,也可以是经济权力或文化权力。各个不同场域中权力斗争的不同形式,反映出社会正当化程序的复杂性与多样性。

  

  布迪厄的文化消费理论贯彻了其一贯的立场。在他看来,随着社会的现代化,消费活动越来越具备政治、经济和社会权力斗争的象征性质。如今,消费已并非凡伯伦或齐美尔等早期社会学家所主张的那样,仅仅是体现自我认同的途径。在布迪厄那里,消费同时也是行动者为表达自身社会认同而采取的策略。也就是说,消费是行动者在社会空间内为占据更为有利的位置而采取的社会阶级再生产策略。为此,他从阶级的角度出发,运用其独特的概念体系,即场域、策略、资本等概念,将消费置于场域权力斗争的视角下进行了深入研究。本论文计划从权力与权力关系的角度,对布迪厄文化消费理论的核心内容之一--时尚再生产理论进行较为深入的考察。

  

  

  

  1. 时尚生产场域的象征斗争

  

  布迪厄的时尚理论是从揭示文化商品生产这一特殊场域的运行机制入手的。他指出,商品具有明显的等级性。任何商品都可以在显示正统性的等级序列中寻找到相应的位置。处于等级序列前端的商品如奢侈品和文化商品,至少隐含两大利益,即卓越化与正统性利益(Pierre Bourdieu,1989:349)。因此,消费者为了在社会空间内占据有利位置,必然会选择处于等级序列前端、具有正统性与卓越化效果的商品。一旦此类策略得到广泛认同,便会形成一种消费时尚。但与此同时,商品的象征性收益很大程度上又取决于稀缺性。当某种时尚被大众普遍接受并遭到纷纷模仿时,也即当时尚的分类功能显露无遗时,便失去了等级区分功能。时尚也不复存在了。换言之,拥有"卓越性"商品人数的大幅攀升将导致消费者自身象征性收益的急剧下降,进而对既存的商品等级序列构成威胁。因此,商品生产者们不得不采取应对策略,通过不断推出新商品的方法来维护商品既存的等级体系,避免其出现大幅波动。在此,生产场域与消费场域共同成为时尚生产与再生产的重要场所。

  

  和消费场域一样,文化商品的生产场域同样以合法性与卓越化为争夺对象。生产场域内围绕着合法性与卓越化而展开的斗争主要体现在传统与现代、高价与低价、古典的与实用的等区分成年人与年轻人的对立中。布迪厄在《时尚与文化》一文中以时尚设计场域为例,深入考察了设计师们围绕着合法性与卓越化而展开的激烈竞争。为了清楚地说明问题,布迪厄首先对时装生产场域进行了界定。他指出,通常情况下,场域指游戏空间内个人或团体为争夺"赌注"而展开竞争时所形成的客观关系结构。在时尚生产这一特殊场域内,支配者即指那些通过"品牌"策略创造商品稀缺性的设计师。换言之,场域的主宰者即是那些有权力给自主品牌标上更高价格的设计师们(Pierre Bourdieu,1991a:253-254)。例如,香奈儿的香水,其价格甚至高达普通品牌香水的30多倍。

  

  那么,时尚生产场域究竟按照怎样的逻辑运行?时尚究竟通过怎样的机制被生产与再生产出来?而流行与时尚又是如何变迁的呢?如上所述,布迪厄主张权力斗争是场域的普遍特征。"场域是各种斗争的场所","场域结构即指加入斗争的行动者之间,或机构同事之间力量关系的一种状态"(Pierre Bourdieu,1991a:255)。按照场域的普遍运行规律,场域内占支配地位的先进入者与新加入者之间总是处于相互对立的竞争状态。两者之间的斗争通常围绕着1、控制有价值的资源,2、界定什么才是场域内最有价值的资源而展开。在此,资源即指某种特定的资本形式。布迪厄指出,当资源成为争夺的对象并发挥着"社会权力关系"作用的时候,就演变成一种资本形式。场域的斗争首先就是围绕着争夺特定形式的资本如经济资本、文化资本或宗教资本等等而展开。其次,斗争也体现在如何界定什么才能成为场域内最具价值的资源,即合法性的争夺上。这在品味与风格急剧变化的文化领域表现得尤为显著(戴维o斯沃茨,2006:142)。时尚生产场域的斗争很大程度上也集中在合法性的争夺中。

  

  为了占据更为有利的位置,行动者通常会根据自己的客观状况采取不同策略。先进入场域的支配者们,为使自己长年积累起来的资本生产出更大利润,倾向于采取保守的策略。而没有积累起任何资本的新加入者则往往采取颠覆策略。就时尚生产场域而言,处于支配地位的设计师们为了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竭力阻止既存的等级秩序发生任何改变。为了引领时尚潮流以确保自身地位的正统性与优越性,保守派设计师们从事着时尚的再生产。他们以合法趣味为标准设计出各种不同的时装款式,源源不断地向消费者提供符合既存正统性等级序列的服装。而这些商品进一步巩固了既存趣味的合法地位。

  

  另一方面,新锐设计师们为了争夺统治地位则采取了颠覆性策略。由于他们是场域的新进入者,并未积累起大量特定资本。因此,要有效对抗既得利益者只能另辟蹊径,竭力推广新的时尚理念。一旦这些理念获得认可,就有可能颠覆既存观念并导致体现正统性的等级序列发生改变,最终引发消费场域内趣味原理的改变?事实上,流行与时尚的变化,很大程度上正是依赖于生产场域内此类围绕着合法性性与卓越化而展开的斗争,以及因斗争而可能出现变化的运行逻辑?

  

  布迪厄以20世纪60-70年代巴黎时尚界为例,具体考察了生产场域的变迁过程及其促使这些变化的动力学基础。他指出,处于场域内不同位置的设计师们通常会使用不同的形容词来表明自己的美学态度和立场。场域的先加入者、即占支配地位的设计师们经常用 "豪华的、独特的、有品位的、传统的、精致的、精心挑选的、恰当的、持久的"等词汇来表达自己保守的美学立场。另一方面,新锐设计师们则偏爱"特别纯粹的、附庸风雅的、幽默的、令人愉悦的、诙谐的、耀眼的、奔放的、令人着迷的、结构坚实的、功能性的"(Pierre Bourdieu,1991a:255)等形容词。巴黎时尚界的这一倾向充分体现了文化商品生产场域的运行逻辑。设计师们对自己(或所属公司)创建的品牌所持有的态度,同样可以通过服饰、香水等物品来表现。因为在消费社会,物品如罗兰o巴特(Barthes,R.)所言,已经"成为了一种语言"。事实上,在巴黎时尚界的变迁过程中,设计师们的斗争正是通过制作或推崇不同的商品(此时商品成了传达某种理念的符号)体现出来的?随着支配权从保守设计师向新锐设计师的逐渐转移,流行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在巴黎举办的各种时尚展览会上,定制服装的数量明显减少,取而代之的是女装喇叭裤的大肆流行;印有家族纹饰的蓝色地毯被身着迷你裙推销铝合金制商品的售货小姐所取代。与此同时,消费者也从塞纳河右岸纷纷涌向了左岸?

  

  面对这种局面,时装界的保守派和先锐派是如何应对的呢?布迪厄发现,时尚生产场域尽管具有相对的自主性,但其对立方式却颇有些类似于政治场域的左右派之争。与前卫时装设计师们的颠覆性策略相对抗的正统性维护者们,也即占据着支配地位的保守派设计师们在变化面前处惊不变。他们依然墨守陈规,继续从难以言传的"当然的事实"中获取隐晦且自命不凡的言说(Pierre Bourdieu,1991a:255)。如同阶级关系场域内统治阶级经常采取的保守性防卫策略一样,要维护既存的等级秩序,保守派设计师们只需维持现状即可?因此,他们缄默不语,一如既往地以合法趣味为依据从事着时尚的再生产活动?

  

  相比之下,左岸设计师们的处境则要艰难许多。因为,任何场域都有一定的准入条件。要想获得参加游戏的资格,他们必须遵守某些基本底线。事实上,布迪厄认为场域内斗争双方在事关场域的根本利益,即在确保场域存续的问题上保持着高度一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朱伟珏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布迪厄   文化消费   时尚再生产   生产场域   权力关系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思想与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081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