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谈谈方舟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35 次 更新时间:2012-02-23 13:48:23

进入专题: 韩方之争  

许锡良  

  

  1、今天想写写方舟子。说来话长,作为大学一个普通教师与教育学者,韩寒与方舟子两个人都是我长期关注的对象。以前韩寒遭受质疑之前,我关注韩寒主要是关注他这个人的成长经历,因为我是研究教育的,韩寒对我来说有一种典型案例的价值。因此,我写韩寒本身的文字比较多,而他的小说,思想观点,我很少关注到。我主要是用韩寒这个案例来反映中国应试教育存在的问题。即使韩寒这个偶像倒塌了,让韩寒横空出世的那种文化土壤与教育背景也并没有过时。残酷的应试教育,仍然是摆在中国人面前的一道坎。并不会因为韩寒怎样,就会改变。韩寒只是借用人们对应试教育的仇恨而被包装出来的偶像而已。

  2、但是,我写到方舟子时几乎从来不涉及他这个人究竟怎样,而只是论及他所做的工作对中国学术研究的意义与价值。当许多人对他恨之入骨,把他骂得一文不值,简直十恶不赦的时候,我几乎从来不受其影响。但是,我也不会因为方舟子所做的工作在中国有很大的意义,就将他神化。在韩寒遭受质疑事件中,我最终在强大的逻辑与众多的证据链面前转而支持方舟子,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就是方舟子的粉丝。因为,我从方舟子那里学到的质疑方法,同样也随时准备用在方舟子身上,假如他有一天也有学术不端,也公然造假牟取暴利的话,那么我肯定是坚决站出来反对方舟子,揭露方舟子的坚定分子。我之所以支持方舟子,是因为方舟子所做的工作有益于社会的公开透明,减少那些靠欺蒙拐骗取得成功的现象。方舟子打假,我会大力支持,方舟子如果造假,我会激烈反对他。这就是粉丝、偶像崇拜与一个学术同道的区别,逻辑与证据支持下的真相要远优先于立场。即使是你不喜欢的人用逻辑推理说理,用证据证明了一个正确结论,即使你不喜欢他这个人,但是,也要承认他使用的工作工具、工作方法和工作结果。

  3、当方舟子用他科学的思维方法质疑韩寒的代笔包装的时候,他确实是取得了胜利,因为那个证据链之下的结论不能不信。但是,因此转而崇拜方舟子也是一样混蛋。那仍然是成王败寇的思维方式与价值取向。方舟子的质疑与批评,只是为中国人提供了一个不崇拜偶像的理性支架。没有这个理性支架,人确实是容易滑向狂热而不自觉的。

  4、方舟子作为科普作家是比较成功的,至少他已经可以靠科普文谋生,但是方舟子作为科学家、作为生物化学博士确实是失败的。因为,他在科学上远没有多大创见的情况下,就跑出来做科普作家。而这样的工作,在美国常常是一些顶尖级的科学家,在为科学做出了杰出贡献之后,老来继续为科学事业发挥余热时的一种选择。但是三十出头的方舟子拿到生物化学博士学位之后,又接着做了几年博士后研究,实在研究不出什么名堂,在科学尖端领域无法取得突破性进展,因此,选择跑到中国来做科普作家,还兼业余打假斗士。因此,美国的科学界同行瞧不起方舟子的研究成就,那是有道理的。事实上,在美国,方舟子远算不上是杰出的科学家,其作用确实很平庸。显然,没有突出的科学研究成果的方舟子在美国的价值其实并不大。

  5、因此,聪明的方舟子想到的是回国谋求发展。在美国价值不大,但是,在中国可能就是价值连城。为什么这样说?因为,美国的学术研究几乎没有人敢公然造假,大家都规规矩矩,老老实实做研究,谁有水平,谁没有水平,大家清清楚楚,行就行,不行就不行,造假包装的空间并不大。但是,在中国就不同。中国的学术研究领域,简直就是一个万花筒,如果方舟子以学有成就的“海龟”身份回国,用了陈进教授的方法加上肖传国教授的霸气,肯定也是一个科学研究的大腕人物。即使做不了学霸,做一个学阀的资格也还是有的。可是,他没有这样选择,而是选择了老老实实承认自己科学研究不行,出不了顶尖级成果,然后安心做一个科普工作者,靠科普文赚点稿费与版税生活。正是在做科普工作的时候,他竟然发现中国有那么多的博士、教授在用人家的科普知识包装自己的顶尖学术成果,并且成为国家重点项目的主持人,成为教授、博导甚至院士。还有许许多多神神怪怪的人,在那里装疯卖傻,成神成仙。这样一来,方舟子可不干了。那明明只是一点科普常识,那明明是违背了科学常识,那明明是造假的学历,那明明是谋财害命的所谓“发明”,却被说成举世无双,世界首创,怎么能够这样呢?看来,在中国,学术界黑暗的揭幕人非方舟子莫属了,这是一批在有使命感的年代里造就的有使命感的人。

  6、我曾经有一篇文章,写过六十年代中期以后出生的人,谈到这批人的青春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许多人亲身经历过八十年代末的那件众所周知的事件,有理想,有激情,却缺乏足够的生存能力。方舟子就是这样一代人中特别典型的代表。我年龄上比方舟子长一岁,但是,高中毕业参加高考却比他晚一年。因为小学初中都留过级,这个两年的落差也是有来源的。他在中学时文理皆优,我只是文科不错,高考作文也是接近满分,但是,理科一塌糊涂。今天回过头来看,如果当年是用了美国学校的自然课那样的教学方法,我也可能也是一个理工科的工作者。今天偶尔翻翻牛顿、爱因斯坦的文字,看看波普尔的《猜想与反驳》、美国欧内斯特.内格尔的《科学的结构》之类的书,感觉还是津津有味的。方舟子的科学研究,其实在中小学时就被教坏了。他在科学研究上弄不过美国的科学家,那本是正常的。但是,他老实巴交,承认自己不行,不是学术大师的料。

  7、在生活中,如果我遇到方舟子,我不一定会与他交朋友。因为,很简单,你跟着他不可能会有什么个人的私利,而只会与他一样遭受骂名,因为他显然是学术界树敌最多的人。还因为,这个人太较真了。在学术研究上较真,那是应该的,但是,在生活上也那么较真,那么有洁癖,那么偏执,那怎么活啊?“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朋”。这个古训还是很有道理的。

  罗永浩作为他的铁杆哥们,作为一个真挚的朋友,仅仅只是在办出国外语培训班时缺少了政府验证的许可证,而向其他人借用一下证件办班,他就去揭露人家,将之作为假来痛打,还说老罗想当“青春偶像”与“青年导师”,事业刚刚起步的老罗一下子就鸡飞蛋打,事业上立时处于被动。

  8、其实,中国政府不是美国政府,中国社会也不可能是美国社会。社会诚信的丢失是从政府与制度开始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处处诚实,就没有办法活下去。那所谓政府颁发的办班许可证,那简直有如黑社会要求生意人向他们交的保护费一样。政府先将资源垄断,然后再去寻租,在这样的情况下,守规矩的人就没有办法活,罗永浩要在中国这样的社会环境里求得生存,他不可能一点不违规,因为政府本身常常就是违法违规操作的,培训的事情本来就不是政府应该管的事情,更何况有时因为立场的关系,而有了政治上的歧视,把应该发的证就是不发给你,让你无法生存去呢?但是,方舟子打假不问政治,只求真相,忽略了如果政治恶劣到了不说假话,就办不了大事,甚至无法生存的时候,打假确实有可能会产生助纣为虐的效果。方舟子把老罗揭露出来之后,竟然还将这个事情当成2011年他的十大打假成果。一个人洁癖与偏执到这个份上,确实令人生畏。老罗与韩寒式的包装确实还是不同的。

  9、许多被他打过的作假人,常常会恨方舟子,说他是有选择性打假,无论主观上如何,客观上确实是这样的。比如说,大家都靠造假取胜,私酒家家有,不犯是高手。在不造假的就要遭受淘汰出局的命运的社会(在中国的学术界领域特别明显),许多人被迫做出造假的生存策略确实是情有可原的。因为,在这个社会,许多人就靠造假得以节节高升,成为学霸学阀,弄得那些学术小字辈们,实在无法老老实实生存下去,在被逼得实在无法生存下去的时候,也想偷偷摸摸地效尤一下,结果刚出道,就被方舟子抓了个正着,没有捞到半点便宜不说,还弄了个身败名裂。你说可恨不可恨?因此,方舟子不选择那些没有名气的打,而是专门选那些名气比较大的来打,这样有选择性的打假是有道理的。名气比较大的造假,影响力也大,其造假对社会的危害也大。而那些无名的初犯者,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在打学术之假上,无论能力还是胆量,对方舟子都望尘莫及,我只能够要求自己老老实实做点学问,写点点实实在在的文字,浅薄也好,孤陋也罢,赞成也好,批评也罢,也就是那样的水平。老实巴交做学问的人需要方舟子这样的唐吉.诃德来领头战学术腐败的巨型风车,去主持学术公正,虽然效果并不太好。这也是方舟子树敌那么多,却仍然能够在中国生存下来的原因吧。

  10、学术打假本是学术共同体与法律要做的事情,但是,却由方舟子一个人来做了,把学术环境的清洁的希望就这样寄托在一个孤独的方舟子身上,正如公民社会本来应该是众声喧哗的社会,却让一个韩寒来担当自由言说的责任,甚至不惜作伪包装他,而自己躲藏在这个巨大的虚假影幻后面张目摇舌,人云亦云一样。不要把韩寒当偶像,也不要把方舟子当英雄,韩寒折射的是中国教育的病态,方舟子反映的是中国学术的病态。韩寒式的话语权可怕,方舟子式的话语权也要警惕。在中国,韩寒类的虚假偶像毫无疑问应该消灭,但是方舟子式的打假也应该退场,那样中国才会有希望。

    进入专题: 韩方之争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0452.html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1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