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仲兵:重新认识殖民主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60 次 更新时间:2012-02-04 14:18:26

进入专题: 殖民主义   专制主义   民权主义  

金仲兵  

  

  引言

  

  殖民主义本身为人不屑,加之中国特定政治语境所致,国人对其负面影响达成共识易如反掌,“罪恶”之意从未有变且根深蒂固;学界“理论主线”亦百年如一,观点难见高远,其类似仅为生存而工作,为研究而堆积,沉疴已久,难以救药。

  

  殖民主义及殖民者因自身的历史性罪行之缚,没有足够的道德底气进行自我还原或责功梳理,往往沦于后发国家后发制人的理论奴隶。在殖民地或曾经的殖民地国家中,这个“历史毒瘤”在更多时候竟被专制主义乘虚而入,做为打压它国和己民的罪名加以滥用,过多地进行常识性扭曲和舆论灌输,无限扩延政治化和仇恨化解读,以图殖民后代“子还父债”、固化国民意识、转移国内矛盾和注意力,为专制主义恣意横行做道德替罪羊和法律托词,进而维护其合法存在。如此,殖民主义难免沦为“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在“新帝国主义”、“新殖民主义”等极左“阴谋论”思潮再度沉渣泛起之际,本文希望理性探讨殖民主义的历史表现和现实影响,对历史形成的部份殖民主义观点进行剖析和矫枉,对偏激的民族主义对抗性倾向进行祛魅,并奢望对未来彻底摆脱专制主义,追求最大民权有所借鉴和启发。如:在殖民主义负面意义之外,对人类历史发展和世界文明融合有何正面作用?如何重新辨清殖民主义与专制主义的利害关系?并衍生出殖民主义与资本主义、殖民主义与市场经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相关思考,等等。

  

  

  一、前后殖民主义的鉴别

  

  关于殖民主义,有两种不同解读。一是维基百科:“一个比较强大的 国家 直接干预比较弱小的国家的 政治 、 经济 和 文化 的系统,越过自身的边界而建立移民 殖民地 或行政附庸机构,藉以对外延伸其 主权 。而该地区的原住民会被受到直接统治,或被迁徙至其他地区。是一个不分时间,不分地域的历史现象。”二是中国百度:“殖民主义(colonialism),资本主义 国家 采取军事、政治和 经济手段 ,占领、奴役和剥削弱小国家、民族和落后地区,将其变为 殖民地 、半殖民地的侵略政策。”二者几乎代表了当前对待殖民主义的思维取向,但前者趋于中性叙事,而后者则符合一而贯之的中国特色,似有霸气十足和不容置疑的主观逻辑,所以也将是本文关注的重点。

  

  殖民主义在不同时期和不同地方有不同表现,不同的殖民主义带来不同的思想、文化、制度、政治和经济模式,先进的殖民带来民主、宪政和市场经济,落后的带来专制主义和集权经济,可分为前、后殖民主义两个历史发展演化阶段。

  

  一般认为,殖民主义当特指从十五世纪末开始,至今仍然较为强大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下同)国家,再精准一些,就是针对西方欧美文明国家,如历史课本中耳熟能详的“西班牙、葡萄牙、荷兰早期殖民者”,中后期的“英、法、美国殖民者”等。殖民主义与霸权主义、大国沙文主义、帝国主义、军国主义和种族主义等有很大共性,往往间杂而行,区别有时很难理清,但最大特征是异族势力入主。总体而言,殖民主义的性质是自私自利,表现为军事占领、经济掠夺、不平等贸易、金融战争、政治统治、文化同化、人格奴役等。殖民扩张活动曾经纵贯数世纪,遍及全世界,给各地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

  

  二十世纪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使殖民主义对殖民地的管治能力进一步削弱,许多殖民地、附属国继承了殖民时期遗留下来的工业基础、制度文明和思想文明。殖民主义开始弱化,国际规则逐渐萌芽,可以看做是前殖民主义时代的结束。

  

  后世人们曾着力推理当时一些土著文明是何等“高度成熟”,但在整个殖民时代,在欧洲制度和文化的现实冲击面前都相形见拙,一败涂地,很好地证明了二者软硬实力对比之悬殊。所以后人难舍其怀的抽象而遥远的虚幻主义和怀旧主义,并不能决实际的难题,只能做为一种道德说教存在罢了。在此特别强调,人类现代文明是与殖民主义的脚步同步前行的,也就是说,没有殖民主义就没有现代人类现代文明。殖民主义在展现丑恶的一面的同时,也客观上传播了它的制度文明和技术文明,为世界更多地方带来了现代科技和社会文明的曙光。尤其是当个体人步入“平等的边界”(另见拙文:“平等的边界”)之后,一介平民也能享有个体公民的尊严---人权,则更使其文明大放异彩,也足以标柄千秋。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亚、非、拉美地区民族解放运动进一步高涨,殖民地、附属国纷纷走上了独立的道路。世界两大阵营和两大制度体系形成,联合国出现,殖民主义产生明显分化,可以看做是后殖民主义时代的开始。

  

  后殖民主义在前殖民主义的基础上有继承、也产生了变异和分野,细分为两类。

  

  第一类是变异后有所改良的现代主流文明模式,以民主、宪政、市场经济为特征,如美国之于日本。

  

  西方文明既主导了前殖民主义,也主导着当前国际交往的规则,所以往往让人有“国际规则同样是殖民主义”的嫌疑。到底国际规则和国际化与殖民主义有所区别和关联,需要认真体味。无可置疑的是,虽然殖民主义并未完全消失,或许在手段和形式上有所变异,比如经济战争和金融战争等,但它已注重于交往规则化和手段文明化,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前殖民主义的战争和武力掠夺,避免了无数生灵涂炭,说明殖民主义已趋于淡化、善化。仅此一项,就是莫大的进步,这种改良是非常值得鼓励和推动的。

  

  以饱受争议的美国为例。从历史表现上看,一战时期表现并不突出,二战后期则承担了最大的国际责任,成为国际和平力量的中坚;二战后美国主导了西方阵营和世界主流文明价值观体系,也以自身努力为人类树立了国家主义层面的民主、人权和宪政典范,完成了“边界内的平等”,并在日本成功复制这一制度模式;有人常指以“世界警察”,但其战争并不针对平民,而多针对那些“内紧外松”、不铲除不足以平民愤的专制集权主义集团、家族或个人进行定点清除,以争取最小平民伤亡为做战理念,战后美国继续提供军事保护,将国家行政权力移交本土;在利益分配上,战争付出最大的美国并未“独吞和掠夺”,反以市场规则与各国展开竞争,连中国竟也分得一杯羹;当今世界仍处于国家主义至上的历史阶段,专制主义仍是人类最大的威胁,如果国家维持稳定需要“人民警察”,世界同样需要一个具有责任意识和较强道德风范的大国来凝聚和联合世界各国,共同维护一种良性的国际秩序。目前除美国具此综合实力外,尚无它选。

  

  第二类是继承、变异和强化为主线,以专制主义、集权经济为特征,最具迷惑性和欺骗性者,乃其多披科学主义和大同世界外衣,让身在其中者难以自觉和自拔,如苏俄之于社会主义阵营诸国。

  

  俄罗斯文明成熟很晚,属于“西方的东方和东方的西方之中间文明”,其殖民扩张以陆路为主,一直努力向西伯利亚、远东、高加索和中亚推进其统治版图,对土著民族采取了文化同化和社会同化,贯穿于从 俄罗斯帝国 时期到苏联帝国时期的全部历史。第一次世界大战促使俄罗斯帝国爆发了资产阶级二月革命,不久更引发了列宁的十月共产革命,从此,东方专制极权制度再度确立。

  

  后来居上的俄罗斯与积弱的中国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利益之争,于是纵跨两朝一而贯之地对中国奉行不择手段的南压国策,进行不遗余力的军事渗透和文化同化,一举超越欧美日,成为殖民中国最严历、最彻底的国家,中国则成为后殖民地中最具代表性的国家范例。

  

  第二次世界大战未能终结殖民主义和专制主义,并且随着冷战开始,东方集团以苏联帝国为保护伞的新型殖民主义宗主国及其受保护国范围反而得到加强,东方专制主义和后殖民主义盛极一时。“苏联则利用其强大的武力来影响东方集团各国的政治生活,以占领和威胁来确保东欧各国遵循苏联的政治系统,外交政策,法律,学术思想,军事活动,以及经济各方面的命令,以保持所谓(名义上的)独立,被透过苏联的军事力量而纳入所谓 势力范围 之内。”(维基)

  

  殖民和被殖民是人类社会进步(进化)的自然规律,在生物学上称物竞天择和弱肉强食,在政治学上则称为殖民和被殖民,二者身份随着实力变化而相互转换。根据中国历史和中俄互动史可以看出,中国自国家概念成形以来,一直是以天朝之名对周边民族进行征服、殖民和同化,也形成一套可以拿得出手的宗主国理论来保驾护航,称为民族大融合,诸如此类,大抵如此。但风水轮流转,自西学兴起中学式微之后,因积弱之故,中国被殖民也在历史安排之中。只是当中国面临被动局面,对自己耳熟能详但已力不从心的行为有了自然的心理转变并产生抵触情绪,甚至最后成为闭国的理由和爱国的口号而走向极端保守和排外。

  

  中国也并非一直坚持反对殖民主义和西方文明,并有选择地接受(或被接受)了苏俄输送的马列殖民主义所代表的专制文明,长期受惠于苏俄孵化和支持,同时排斥其它一切类型的殖民主义;中国不是被殖民主义的主流---西方现代民主宪政殖民,而是被动地继承了欧洲文艺复兴的余脉---后文艺复兴产生的变种---唯物主义及其附产品---马列主义和暴力革命;中国未得其利益而尽承其恶劣,既是前殖民主义的受害者,更是后殖民主义---马列殖民主义的沦亡者,几尽彻底沦为苏俄的殖民地;固有秦制社会再承受殖民,即令“秦始皇加马克思”二者沆瀣一气,国人承受了内外夹击的双重奴役,所受伤害不仅是政治、军事、经济,更多的是人性、道德、文化和信仰;如果说早期殖民主义的伤害是外伤和硬伤,马列殖民之伤则为软内伤和精神伤,乃至让中国所代表的东方文明之魂几尽阙无,这才是最为可悲之处。

  

  二、对殖民主义的历史偏见

  

  对待殖民主义的态度各国各民族见仁见智,总体而言有两种,第一种如日本是接受和尊敬。

  

  日本早期承制汉唐,另立门户;中国自宋而衰后,日本即以中国文明正统自居;自西学东渐,又加紧承袭西制,行明治维新,乃有起色;借二战后被殖民,忍辱负重,后来居上,终雄居亚太。

  

  第二种如中国是排斥和鄙视。中国文明成熟过早,自喻5000年光辉,定制已固,积习难改,但除了可资摆弄的点滴奇技巧术外,鲜有为人类发展进步做出重大科技贡献,至后清则更显愚顽――其实在人类自然演进过程中,有很多科技发明是历史条件成熟后的自然现象,如果不是因为专制主义的阻碍,人类思维不至于产生固化或倒退,并将有更快的发展和进步。

  

  中国只学西学中最低端的“器物之学”这些硬实力,没有反思先进之所以能够先进的深层原因,即最终影响现实行为的制度之学、文化之学和人性之学这些软实力;仅限于爱国大义和民族激情而无视个体权力,无法理性看待殖民主义的良性改良,一刀切地奉行排外对抗理念,期图在精神真空世界中敝帚自珍我感觉依然良好,一直深陷老大帝国梦中难以自拔,所以只得皮毛难得实质,只能失败而难成功,才有后清那样的悲惨命运。

  

  要不是西学冲击,“伟光正”的中国没有可比性,也难有“自身不足”的反思,会无以复加地沉沦下去;要不是百年前那一次失败了的共和革命,中国人还不一定明白,原来祖传家法之改变,虽以革命手段而为,竟也无能为力,难撼其本;“救亡图存”的强国梦,目的仅在于富国和强兵,而不言强民---没有强民,何来强国?于是终成为专制主义的强权复国梦;只反外辱而不反专制,实在是找错了对象,选错了道路,最终“救亡压倒启蒙”,是政治压倒人性,是专制主义借抗击外来殖民主义的政治正确,行压倒民智主义的历史倒退,于是,专制主义站起来,全国人民爬下去;无视殖民主义的积极意义,将其以马克思主义视角进行彻底的政治丑化和肢解,将之与国际规则、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做等号定义,抛弃和拒绝与之有关的一切先进事物,造成闭关锁国的历史悲剧;要不是专制主义治国无作为和长期坚持愚民教化,何致国人如此知足而乐,裹跳不前,难思进取?

  

  不论是殖民主义还是专制主义,异族统治或同族剥削,皆是强者对弱者的压迫和对人类尊严的践踏,皆是人类公敌,客观上并无区别。特别是,专制主义在少数地方改头换面之后,挟有国家、统一和主权之实和科学主义之名,仍继续存在并危害人类,其对内欺压力度早已远超殖民主义,甚至比早期殖民者更为残暴和恶劣,国人承受着内外双重压迫,如果说殖民主义是深重的灾难,专制主义就是不覆的劫难。辨清了殖民主义、专制主义和民权主义的轻重之别就会明白,反专制主义比反殖民主义更加迫切和重要。

  

  “两百年来在人类的历史上起过重大作用的有六个国家,分为三组:英、美,法、俄和德、日,主线是英美和法俄争雄,副线是德、日串导其间。用思想家顾准的话来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殖民主义   专制主义   民权主义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962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