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达内:汉奸与五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09 次 更新时间:2011-11-22 10:50:05

进入专题: 汉奸   五毛  

徐达内  

  

  一

  

  胡温在外交场合上的言行成为机关报与市场化媒体的一周共同关注点,尤其是由领导人们表达的那些涉美议题。

  周初是总书记的夏威夷之行,他在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会场上与多国元首微笑致意。此时,《人民日报》(海外版)头版的评论《也说发达国家债务问题》:“希望美国能够拿出负责任的态度,充分挖掘自身潜力,通过自身努力来解决债务问题”;而后更根据胡锦涛与奥巴马的会谈通稿口径,由经济教授出面重申“人民币升值无助美国解困”。

  TPP,作为 “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简称,值此成为热门搜索关键词。就在各家媒体延请专家分析其间蕴含美国亚太攻势、争论中国是应当将计就计还是静观其变之时,中国外交部迄今口径是:“中国的对外贸易关系是全方位的,中方对包括《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在内的任何有利于亚太地区经济融合、共同繁荣的合作倡议都持开放态度。”

  TPP只是美国“太平洋世纪”宣言的一步。中国总理温家宝在公开承诺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后,代表中国来到另一个度假胜地巴利岛,新华社发稿提请各位注意,奥巴马正在这里成为了第一个参加东亚峰会的美国总统。在刊出温家宝与印度尼西亚、日本、韩国领导人等会晤的消息同时,《人民日报》(海外版)亦开始分析《美国“回归”后东亚合作的变与不变》,并在《积极稳健推进地区经济一体化》中强调美国的TPP设想“难以达到”、加入战略合作和价值观内容“显得有些节外生枝”。

  最终还是这张最高党报的另一家子报直截了当,以11月18日社评号召“不能让美国‘重返亚太’太顺利”。这篇《环球时报》文章认定,美国欲将东亚峰会变成“南海讨论会”,而这和其与澳菲升级军事同盟关系,均是“亚太新战略篮子里的鸡蛋”,进而呼吁中国领导人打破美国与一些国家之间的“相互利用”:“只要中国投入力量,就能让这种获利变得痛苦不堪,使它伴随代价,有一两个回合,就有希望让争议国家在海洋问题上回归同中国协商的合作态度……只要中国耐心、持续地做下去,中国周边‘经济靠中国、安全靠美国’的生存之道就维持不下去,美国‘重返亚太’的傲慢也将收敛。”

  胡锡进总编在本周不止一次发生如此“鹰派”声音,前一天,这份报纸不仅直接允许评论者“唱衰”《TPP无法让美日相互取暖》,还用社评位置瞄准了“一些国家”,即《冷淡菲律宾,让其付出代价》。在这段由公开出版物号召的点名对抗中,作者斥责这个邻国在南海问题上乱出牌已有“无赖”之嫌,吁求决策者“惩罚”菲律宾:“要通过这一轮斗争,让菲律宾,也让整个地区搞清楚,把美国拉过来平衡中国,或者打着合作的幌子,做美国遏制中国的棋子,不是它们可以在安全上藐视中国一劳永逸的筹码。它们必须认真、讲道理地同中国相处。”

  11月20日,除了刊发温家宝例行外交活动稿,《人民日报》在头版腾出位置宣布《温家宝就南海问题阐明中方立场》。根据这篇通稿,温家宝于此重申了“南海争议应由直接相关国解决”的摒美立场:“关于南海问题,东亚峰会不是讨论这一问题的合适场合。我本来不想说这个问题,但一些国家领导人点到中国,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愿重申一下中方的立场……南海争议应由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友好协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这是《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共识。”

  

  二

  

  对那些时常警惕“帝国主义亡我之心”的人来说,美国的“太平洋世纪”梦想加深了他们的忧虑,围绕“汉奸媒体”的论战也就更加有了紧迫意义。

  比起央视与中国电信、联通之间有关“是否垄断”的争论,这场由“孔和尚”在微博和视频节目中公开斥责南方系媒体而起的骂战似乎更有延续性,以及娱乐性。

  《环球时报》通常会被视作孔庆东教授在意识形态上的同盟军,他们定于本周一发表由单仁平署名的文章,分析“脏话风”为何在中国越刮越烈。在介绍了“目前大多数媒体评论都对孔庆东持批评态度,但各互联网站的调查却显示,同情和支持孔庆东者占了大多数”的对峙舆情后,这位评论员感叹:“由于孔庆东在微博中指责约访他的周刊是‘汉奸刊物’,使得争论超出了‘动粗口’本身,混杂了大量价值观的‘站队意识’。中国社会现在经常是这样:事情本身就蹊跷,事情的背后及其牵动的各种情绪就更加复杂。”

  不过,文章终究还是回到了“单就动粗口本身”,承认这“无疑是错误的,发生在一个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身上,尤其应被指责”。根据原因分析,“当前互联网、特别是微博上骂人成风,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秀脏话’,似乎话越脏,越能表达立场的鲜明和坚定;近年来中国媒体和知识界在价值观上的分裂越来越严重,导致了理性争论逐渐被相互攻讦所取代。”不过,“汉奸媒体”最终还是成为了这篇环球时报文章中的反面典型:“在动车7?23事故之后,一家有名的报纸甚至把带‘妈’的脏话放到了文章大标题上。”

  在这样不具名地指责了《南方都市报》后,《环球时报》文末寄语:“孔庆东骂人是错误的,这个结论大概一百年也翻不了案。我们希望,围绕他错误的复杂争论,也能和这种错误行为一起从中国社会消失。”

  怎么可能消失?虽然有关公众人物发言礼仪的讨论就此告一段落,但那些事关意识形态、价值观的对峙才是议题实质,由来已久,并且不知所终。也和往常一样,中共宣传官员一般并不允许这种涉及“左右”终极命题的辩论在媒体平台上公开进行,但自媒体渠道的崛起,使得越来越多的对手们愿意告别匿名模式,改为实名骂战。

  作为《环球时报》的评论负责人之一,王文11月13日傍晚微博叹息:“中国媒体舆论出现了22年来最大的‘右倾’迹象,甚至出现了集体失控的前兆。大多媒体不在新闻事件中总结国运成功的经验,进而对国家发展查漏补缺;而几乎都在努力证明中国改革开放的失败,以期扭转当下道路。这种媒体转向是危险的,令人担忧的!”显然,“右倾”的不只是媒体,中国互联网上的海量抱怨构成了这些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民意基础。

  但在过去数年间所向披靡的公共知识分子正面形象,似乎也正在从内部分崩离析。尤其是那些冲锋在多种揭黑话题前沿的媒体人,蓦然回首时会发现,身后不只是论敌们的鄙视目光,现在多了一些昔日追随者的失望眼神。《新发现》杂志主编严锋总结认为,“中国媒体有两面:一面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一面坚持真理,建设舆论监督。孔庆东以挑逗发泄的手法,把民众对媒体前一面的合理愤怒,巧妙地转移到媒体另一面头上去。这场大战,媒体必输。媒体败给了自己的原罪,而这原罪恰恰是孔庆东们坚决捍卫的。”

  此时,吴法天、方舟子们仍在继续揭发“公知”们的“原罪”,网名“西门不暗”的《南都周刊》执行主编许庆亮是重点打击对象。而作为曾经的南方系战友,林楚方一边嘲笑“反汉奸没问题,但一群汉奸来反汉奸,问题就大了”,一边已经与前同事翟明磊产生了公开分歧。后者为前《财经》记者杨海鹏之妻所涉案件奔走喊冤,更在这份杂志与杨解除工作合约后大为不平,所以,当林主编讽刺那些“被认为很勇敢正义”、“把正义当‘生意’做”的同行后,翟明磊甚为不满,反驳道:“没有民间独立社会与价值,中国变革难,当所谓专业主义成为逃避良知勇气与牺性的安乐窝时,专业就不存在了,遮羞布而己。”

  笑蜀,前《南方周末》评论员,在因为在陈光诚、艾未未等多桩事件中的“宽容”而被批评为“对当局心存幻想”、“骑墙妥协”,也在这个高潮时刻感叹,在那些“自由知识分子”中同样“有不惜踩着朋友站队卡位”的现象:“碰到任何一个个案,只有立场,只有站队,只有意识形态,没有具体问题。拒绝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尤其拒绝对政治过程的精微分析,及个性化的精确应对。思想之僵化、模式化、绝对化及极端化,其实不在自己反对的对象之下,仅标榜的口号不同而已。对这已厌倦之至。”

  在这种“公知”内外交困的时刻,11月17日、18日连续从山西太原和河北石家庄传回了现场图片,显示一些“爱国群众”聚集在街头,在“愤怒声讨汉奸卖国媒体——南方报系”的横幅下,点火焚烧以《南方周末》为代表的“汉奸报纸”。

  与孔庆东是否应该被开除出北大一样,围观者再度分为三支。除了那些与司马南们站在一起的“五毛党”外,一些人承认焚烧报纸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倾向于把烧报纸视为一种意见表达,只不过较为激烈了点”,而另一些更加坚决的“汉奸党”则针锋相对,怒斥这些“爱国群众”只不过是左派道具、违背历史潮流。

  周末,在宣布“汉奸们反腐是假,卖国是真”之时,静观变局的“孔和尚”开始上层路线:“南方汉奸报系最可耻的一点是,经常依靠共产党的权力来打击压迫陷害良民,但平时又极力辱骂颠覆共产党。一旦受到批判,又马上躲到共产党的裤裆之下,大喊自己是广东省委领导的。其罪恶目的就是破坏汪洋同志的名誉,让中央以为汪洋同志妄图篡党夺权。南方汉奸报系真是坏透了。强烈要求汪洋同志整顿之!”来源:金融时报中文网

    进入专题: 汉奸   五毛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6960.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