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保安:中国特色的债务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87 次 更新时间:2011-10-12 10:43:16

进入专题: 地方债  

杨保安  

  

  美国雷曼兄弟在2008年9月15日宣布破产后六个星期,中国政府迅速推出4万亿元(人民币,下同)的经济刺激配套。这使中国渡过上一轮的金融危机,国内生产总值在2008年至2010年分别取得9.6%、9.2%及10.3%的高增长。

  在这一轮的欧美债务危机,市场人士除了期望美国联储局再度推出量化宽松措施外,也在关注北京是否会重施故技。

  然而,2008年的经济刺激配套,加上美国两轮的量化宽松措施,吹涨了中国的资产泡沫,多个产业出现产能过剩的现象。在资金乱窜、资产泡沫及物价高涨的情况下,中国政府去年开始控制信贷规模。直到今天,北京还是将通货膨胀问题摆在第一位。

  除了应对物价高涨外,中国国内其实也有类似欧美的债务问题需要清理。中国债务问题的风险主要体现在地方政府的债务违约及民营企业资金链的断裂。

  

  地方债务偿债高峰期

  

  中央政府4万亿元的经济刺激配套,激励地方政府投资的冲动,相继出台的投资计划约为20多万亿元,其资金主要来自商业银行的信贷。在2008年,银行的新增贷款达4.82万亿元,在2009年则猛升一倍至9.59万亿元。据估计,地方政府担保的基础建设项目占了银行新增贷款的三分之一。

  由于中国的地方政府不准直接从商业银行取得贷款,也不得自主发行地方政府债券,因此地方政府通过组建融资平台公司绕过限制。这些大大小小的融资平台公司超过1万家,其债务属于地方政府资产负债表以外的表外债务,大多以土地作为抵押。

  根据审计署的统计,截至2010年底,全国地方政府债务达10.7万亿元,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约27%;其中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6.7万亿元,占地方综合财力的比重(债务率)52.25%。如果按地方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全部转化为政府偿债责任计算,地方政府的债务率达70.45%。

  但个别地区的情况较为严峻,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海南省政府的债务率高达93.18%。重庆40个区县中有11个债务率超过100%,偿债率(地方政府贷款需偿还本息占当年地方政府可用收入的比率)高于20%。

  据估计,在10.7万亿元的地方政府债务中,有4.6万亿元(43%)将在今明两年内到期。吉林省审计报告指出,“近几年,吉林省政府性债务陆续进入偿债高峰期,偿债压力较大,存在一定的债务风险。”

  评级公司标准普尔估计,银行借给地方政府的债款,大约有30%会成为坏账。原中国人大副委员长成思危则指出,美国的次贷是把钱借给了没有还款能力的个人,而中国特色的次贷是把钱借给了没有还款能力的地方政府。

  

  民间信贷资金链断裂

  

  银行新增贷款在2009年创下接近10万亿元的纪录后,中国当局开始收紧银根,自2010年以来12度上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从16%提高到目前的21.5%。在银根收紧下,民营企业向商业银行融资更为困难,即使获得银行贷款,其支付的利率也比基准利率高出许多。全国工商联的调研显示,90%以上的受访民营中小企业表示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小型企业选择民间信贷的高达67.8%。

  曾经是民营企业楷模的温州,最近因为有多名企业老板在银行及高利贷的逼债下出走,凸显了民间信贷的问题。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指出,由于民间借贷利润高,这个巨大的市场吸引各路资金,整条资金链包括了银行、担保公司、国企和公务员、上市公司和企业以及追求高回报的个人投资者。据统计,温州89%的家庭、个人和59%的企业都参与了民间借贷。

  银监会主席刘明康指出,由于信贷需求旺盛,一些国有担保公司,财务公司也利用国有银行的资金,偷偷地放高利贷,获取利差。他估计,流向民间信贷的资金大约是3万亿元。

  瑞士信贷证券报告则估计,中国的民间借贷规模达4万亿元,相当于正规银行贷款总规模的8%。自今年以来,民间信贷的增长急速,其资金有60%来自银行,20%来自私人企业,而另外20%则来自个人投资者。这些资金有60%是流入房地产,主要是中小型的发展商;约20至30%借贷给生产经营类,以短期过渡为主。

  该报告指出,随着银根抽紧,中小开发商对资金的渴求是民间借贷升温的重要原因。中国的发展商绝大多数没有经历过熊市,在成交量下降的情况下仍拒绝降价,希望拖到政府政策转向,这为今后民间借贷崩盘埋下了伏笔。

  中国2010年的银行新增贷款是7.92万亿元,但社会融资总规模则达14.27万亿元,后者包括了民间融资及银行通过表外(不反映在银行资产负债表)做的业务,如银行当中介的委托贷款及包装成理财产品的信托贷款。最近,存款加速流出银行体系,转向民间信贷及银行包装的理财产品。

  地方债务与民间信贷是否崩盘,取决于房地产市场调控措施的力度。不少地方政府以土地抵押贷款,土地价格下降将影响其偿债能力,因此地方政府对中央的房地产调控政策阳奉阴违,不难理解。民间信贷资金也有不少是流向房地产开发商,限购房政策如果奏效,势必影响他们的资金流。

  中国官方认为这些债务问题是局部性的,其风险“总体可控”,但是市场担心,如果债务人在银根收紧的环境下无法贷新款还旧账,次贷的风险将向银行体系传导,从而出现系统性的风险。民间信贷及银行表外贷款迅速增加显示,中国债务的资金链涉及多方人马,债务问题如果恶化,很快会演变为社会及政治问题。

    进入专题: 地方债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5057.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