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涛:再论"今日中国为何出不了大师"是伪命题

——兼对侯西安教授的回应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28 次 更新时间:2011-09-24 10:45:48

进入专题: 中国   大师  

李涛 (进入专栏)  

  

  原载于:《中国社会科学报》第225期

  

  

  笔者《“今日中国为何出不了大师”是伪命题》(《中国社会科学报》2011年5月26日)一文发表后,侯西安教授发表了《“今日中国为何出不了大师”是真命题——兼与李涛商榷》(《中国社会科学报》2011年7月28日)(以下简称“侯文”)。通读侯文,不难发现其所谓“真命题”逻辑混乱。

  

  侯文混淆了“真伪”的评定逻辑

  

  侯文推导出“‘今日中国为何出不了大师’是真命题”的内在逻辑是:因为今日中国“大师”在内涵认定中具有“传统”与“当代”之分的历史性错位和迷误,而社会意识具有相对滞后性,故而导致国人对大师的认定出现了思维断裂,而这种思维断裂是社会转型的精神产物,故由今日社会转型所致的政治文化价值观变迁也将经历一个漫长的历史时期,即侯文所谓的“空窗期”;“今日中国为何出不了大师”正是当代中国社会转型存在的真实反映,是真命题。

  

  不难看出,侯文判定这一命题的真伪标准是:一个社会提出了一个命题,而这个命题本身反映了社会的某种结构特征,不论这个结构特征是健康的还是病态的、是客观自然确定的还是被人为妖魔化建构的,都是真命题,其本质与黑格尔“凡是社会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内在逻辑相同,显然这种判断命题真伪的标准是外部性的。

  

  笔者《今日中国为何患上“大师臆想症”》一文,诠释了这一命题存在的社会生态,但并不能逻辑推导出由其所提出的所有命题都是真命题。真伪结论的判定应该从命题本体意义上,而非命题的发生逻辑上来讲。如果单纯从发生逻辑上来看,任何命题的产生按照侯文的标准,无疑都是真命题。故按照侯文的潜伏逻辑来检阅任何一个社会命题,这个命题本身的存在都会有其发生机理,在这个意义上,还有什么伪命题?

  

  大师概念的彩绘性及其后果

  

  笔者是在讨论“今日中国为何出不了大师”这一被定性判断的过程中得出其真伪性的,大师一词的模糊性本身包纳了其意义任意生长的可能性,任何人都可以对其作狭窄化和宽泛化解读,学者可以将之无意识地主观标的为学术大师;而在学术大师中,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者则将之窄化为思想大师或者文化大师,侯文无疑将大师作了此无意识的窄化处理:“大师是以其特殊的禀赋和超常的对于社会真谛的把握能力而领悟到人类社会生活真相……”

  

  侯文将大师单纯理解为人文社会科学领域中的文化和思想大师,明显是屏蔽了自然科学领域出大师的可能性的。从事自然科学领域研究的大师有其自身的一套规则确认逻辑,除此之外,谁又能独断艺术界、体育界等社会各个领域就出不了大师?如果按照社会影响力和专业成就来看,赵本山、邓亚萍、姚明为什么就不是各自领域的大师呢?

  

  由此观之,众说纷纭的大师命题本身无所谓真伪,而“今日中国为何出不了大师”命题的荒谬在于:一是“今日中国出不了大师”被恶意独断了;二是在这个独断基础上,假意讨论“为何”出不了。这个“为何”本身就是建立在一个非确定性的前提之上,故其“为何”本身也就变得更为模糊,所以才有了在“为何”基础上对今日中国诸多尚未确凿定性的制度规范予以全盘否定。

  

  不可否认,今日中国确实存在“成绩显著但问题不少”的国情,中国历史和世界时局告诫我们,今日中国的诸多问题都只能在进一步的发展中来予以渐进式的调整和改革。一句“今日中国为何出不了大师”被别有用心的少数人士所利用,以此来全面彻底否定今日中国诸项制度,这显然是对“今日中国为何出不了大师”这一伪命题的真实意义嫁接。

  

  大师确认规则与评判依据多元性

  

  大师概念的任意生发性也模糊了大师的确认规则与评判依据。今日国人绝不会因为传统大师概念潜伏在文化基因之中,就否定以“知行不一”的塞内卡、“为纳粹服务过且终身没有忏悔”的海德格尔等为代表的学者就不是大师,可见侯文所论的国人“传统”与“当代”大师概念认识的意识滞后性或者思维断裂,并不能很好地解释今日中国为何陷入大师追问之中。

  

  所谓“圣师”到“真师”的转型只是头脑中的风暴进而被主观所区隔出来的,按其逻辑,难道中国传统“圣师”的生成在其主观上就以“不真”为基础?而中国当代“真师”就可以以“不贤”为榜样,显然这是对中国社会生态的误读,是简单将西方大师标准作为“当代”的同义词而践踏中国大师社会生态环境的体现。

  

  大师命题衍射了中西之间的新争论,一方面,30多年改革开放的成就令国人走出百年匮乏,国家形象建构与民族软实力输出成为几代国人复兴之路的时代强音,崛起的中国需要民族大师以平等身姿与把持世界学术规范的西方世界对话;另一方面,遭受百年欺凌从而被迫打开国门,进而全面学习异邦的历史事实会浸染到今日国人深埋的民族情感中,在学术精神图式中不免陷入深层矛盾,既呼唤中国出现独立的大师,同时又不免无意识地以西方大师标准的中国化为依据而独断今日中国没有西方标准下的顶尖人才,同时又屏蔽了标准本身的合理性事实。

  

  大师存在与否的真相直白性地体现为标准之争,在不同标准下,大师认定的结果完全不同,可见独断地讲“今日中国为何出不了大师”显然是将标准特定化了处理的结果,故今日是否有大师,这本身会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命题。由此可观,“今日中国为何出不了大师”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伪命题,真命题应是“今日中国到底有没有大师?”

  

  (作者:李涛,作者单位:东北师范大学农村教育研究所)

进入 李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   大师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460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