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凯:王二择业、中国的尴尬和巴西的烦恼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27 次 更新时间:2011-02-15 12:43:15

进入专题: 巴西  

郭凯  

  

  王二家祖祖辈辈都是铁匠,这是一个辛苦且没有太高社会地位的职业。从小,王二的父亲就跟王二说:长大以后一定要好好读书,做医生、做白领、做工程师,总之要选择一个好点的职业,千万别再靠打铁营生。因此,不做铁匠,一直是王二的理想。

  只是世事变化很快。旁边钟家村这两年富了起来,村里家家户户都在盖房、装修,对各种铁制品需求特别大。作为方圆几十里手艺最好的铁匠铺,王家的生意好得不行。即便价格一直在涨,王家的铁匠铺也从来没有缺过顾客。王家很快就成了村里最富的家庭,王二的想法也开始有点动摇。王二觉得,村里那些出去做白领的,最后好像很辛苦却也挣不了什么大钱。如果当铁匠,挣钱挣得很容易,而且从小一直耳濡目染,上手肯定不会很难。这么一想,似乎是当铁匠更好。可是,铁匠确实不能算一份体面的工作,而且打铁这份手艺今后也难免被机器取代。现在靠打铁挣钱确实好挣,但很难说这口饭能吃一辈子。

  这一正一反的两种想法,让王二觉得很煎熬。他当然很享受现在富裕起来的生活,在很大程度上,这些其实是钟家村的功劳。但是他又觉得,是钟家村的需求让自己原本清晰的职业选择变得模糊,自己难道真的要沦为王家历史上又一个铁匠?他开始不知道是该喜欢,还是该讨厌那些钟家村的顾客。

  笔者在国内农历新年期间,去了一趟拉丁美洲,第一站就是无论在地域上还是在经济上都是拉美最大国家的巴西。这是一个仍然不算非常发达,但是很明显正欣欣向荣的国度。巴西最大城市圣保罗的那种拥挤、繁忙、略微的凌乱和嘈杂,以及交通拥堵和大气污染,让人很容易联想起国内的大型城市。

  到达圣保罗的当天,美国的财长盖特纳也在城里。盖特纳访问巴西的目的是“增进两国的经济联系”并为计划中的奥巴马总统的巴西之行打前站。只是,从各种公开的报道和讲话看,在美巴经济会谈的会议室里,分明有一个不在场但又无处不在的国度──中国。

  同在美洲,美国原本是巴西最大的贸易伙伴,但就在这两年,远在万里之外的中国已经取代了美国,成为了巴西最大的出口国。便宜的中国货在悄然取代越来越贵的国产货,大量出现在巴西商店的货架上。巴西是个吃牛肉为主的国度,但是这里不少人都知道中国人爱吃猪肉,因为他们知道从这里一船一船运往中国的大豆,最终的用途是作为猪饲料。他们当然更知道中国的街道和他们的一样拥堵,知道中国如火如荼的城市化进程,因为正是大洋另一边对钢铁的巨大需求,才让大洋这一边淡水河谷的巨大矿山昼夜不停地开采。在很大程度上,中国对巴西经济的影响已经超过了美国这个相对近的邻居。但问题是,中国的到来并不对所有人都是好消息。

  巴西,作为一个资源异常丰富的国家(除了铁矿石和大豆,这个国家刚刚发现了可以让其变成第二个沙特的巨大海底油田),但也不得不面对不少资源丰富国家都曾经遇到过的难题──荷兰病。荷兰病因荷兰而得名。荷兰在上世纪发现北海天然气田后,造成出口剧增、汇率升值、工资上升、通货膨胀,最终导致制造业的竞争力下降,从而出现了“去工业化”的现象。

  出口剧增、汇率升值、工资上升、通货膨胀,正是巴西现在面对的问题。中国对巴西自然资源的大量购买,虽然不是这些现象背后的唯一原因,但很难否认它不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而在这个过程中,巴西的制造业则受到了不少的冲击。汇率的升值和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使得不少制造业企业的竞争力下降,“去工业化”已经成为了巴西的一个流行词汇。

  如果事情仅仅停留于此,那还简单。问题是,取代巴西已经丧失了竞争力的制造业的国家中,最引人注目的,不是别的国家,恰恰也是中国。从中国一直擅长的衣服鞋子,到更为高端一点的机器设备,中国产品在这两年开始迅速进入巴西市场。巴西本地制造业企业对中国的抵触情绪,也很自然地与日俱增。从中国和巴西两国的双边贸易结构就不难看出这种抵触情绪的根源:虽然中国从巴西的进口比其它国家都要多,但是中国几乎只进口两样东西──大豆和铁矿石;而中国出口到巴西的产品则几乎完全是制造业产品。巴西的一些更为激进的声音甚至在说:中国正在把巴西变成一个初级产品出口国,巴西正在被中国“去工业化”。

  从纯粹经济的角度说,这种变化也许是自然的。一个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从事更多的自然资源开采和更少的制造业,是经济规律使然。开矿是这个国家最能挣钱的行业,自然就成为这个国家成长最快的行业。矿的价格上去了,就会拉高工资、地价和各种非贸易品的价格,这些都会造成制造业的成本上升,使得制造业出现萎缩。这就像在高涨的需求面前,王二发现选择继续打铁似乎比去当白领更能挣钱一样,完全是经济力量在起作用。

  但不管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不少人觉得初级产品出口国不是一个值得羡慕的经济模式。欧洲殖民美洲,最初就是把美洲当成一个初级产品输出地,处于美洲的巴西对这件事情的敏感,十分可以理解。这就像王二一直有一个白领梦一样,觉得靠打铁致富不算真的富,只有当白领了,那才算出息。

  而在这件事情上,中国的角色就变得有点尴尬。中国一方面帮着巴西更快地富裕起来,另一方面则似乎让巴西人的制造业大国梦变得遥远了一些。这也是巴西人对中国的态度开始变得复杂的原因,可以说是既依赖又反感。依赖和反感,对于一个同样正在崛起的发展中大国而言,在短时间内造成的政治上的压力都是一致的:那就是远离中国。

  中国的经济增长还将继续下去,我们必须习惯于这样一个事实:中国的事情已经不只是我们自己的事情,而是会牵扯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哪怕是距离中国最遥远的国度之一──巴西。因此,中国必须意识到各种政策的份量,要有国际视野,以避免引起不必要的反感。

  

  (本文作者郭凯是专注于中国和新兴市场国家问题的经济学者,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专业方向为国际金融和中国经济,现就职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1年1月出版新书《一沙一世界:郭凯经济学札记》。文中所述仅代表他的个人观点。)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

    进入专题: 巴西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8820.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