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春晖:老哥,你走好!——悼念程春明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63 次 更新时间:2008-11-02 16:37:54

进入专题: 程春明   法大弑师案  

韩春晖  

  

  万万没想到,今早收到的第一条短信,竟是关于程春明老哥被害的噩耗。急忙打电话回去确认消息时已经是哽咽失语,悲痛难当。事发前一天,我还曾与春明老哥电话聊天,谈及我去珠峰的感受,共同感慨雪山的圣洁久远,深叹生命短暂,并恭喜他生命已有传承,相约回京后兄弟们把酒言欢。不料人生竟如此无常,有言无信,已是一约难偿。一天下来,精神一直恍惚不定。事发突然,我并不明了这一悲剧中种种缘委,现也难保持充分理性去反思到底谁应该对此负责。但一个激情的生命个体嘎然而止,一束炫目的思想光芒突然逝去,一段诚挚的兄弟之谊转瞬即失,心实不甘,情更难堪,悒郁难消,终于决定写点什么。

  古语有云:或“白发如新”,或“倾盖如故”。大意是有的人相识一辈子,等到头发也白了,也成为不了好友,还像是刚刚认识;而有的人因缘能同聚在一辆车盖之下,就有如认识了多年的好友。我想,我和春明老哥的相识应当属于后者,而因缘相聚的“车盖”则是昌平校区的一个教室。当时,我还是北京大学的一个博士生,因毕业求职到政法大学的昌平校区试讲,而他隐身于在座的十几个评委老师之中,并不起眼。但是,当我试讲完之后,他向我提出的问题居然是“法律保留”译成英文到底应当是:law reserve 还是legislature reserve,这实际上是对于是否存在层级法律保留体系的一种质疑,一下子切中了我讲授内容中的肯綮之处,不由动容。事后,探知了老哥的大名,并得知老哥居然是法理学教授,不由更为其学识渊博感怀不已。暗自思量,若能有友如此,当为人生快事!

  果不其然,当有幸成为了法大的一员后,我与老哥的相交也是性情飞扬。老哥是身为教授,却并无许多教授“爱摆谱”的习气,总是以平等的姿态来和我来讨论许多学术的问题,并且反复纠正我只能叫他“老哥”,不能叫“老师”,更不能叫“教授”。老哥喜欢将昌平校区的课程排在晚上,而我也常常在昌平的蜗居闭关写东西,因此我们碰上的时候总是一番昏天黑地的神聊,往往一聊就是几个小时,有时甚至到午夜一点。而聊天的地点有时是在主楼的办公室1106,有时则在学校后面家属院里的小路上绕圈。当然,不论在哪都少不了烟,一支接一支地吸,一个话题又一个话题地接力式交流。每次烟雾缭绕中,老哥消瘦却精神的脸庞都如涂有光彩,眼睛中的光芒也如指头的烟头一样忽明忽暗,我们的脑海中也不断地有灵光乍显。就在这样的交流中,我知道了法国行政法制兴起中的真正文化性因素,知道了我国公务员制度移植过程中的种种问题,当然也窥到了老哥心中那源自地中海中点点白帆的浪漫情怀。

  老哥是个喜欢交流的人。他不仅喜欢与年轻的同事交流,也喜欢与学生交流,而且思维方式很年轻。他与人交谈语速极快,并往往辅之以手势,谈到愉悦之处还情不自禁晃头晃腰。与老哥在校园信步,老有学生主动和他打招呼,他也总是称学生为“孩子们”,并总是多予激励之辞。他也坦承,能被学生认可是作为老师最大的成就,而与学生交流则为老师最大的享受。每及于此,我也深有同感,并期冀能如老哥般怡然自得地体味这般幸福。

  老哥是一个有激情的人。有激情的人多个性,他更是如此。老哥的衣着当然是法大一景,堪称“酷毙了”,然老哥更是“内酷”。于不平处,他也常常仗义执言;于感慨处,他也往往拍掌击节,于激愤处,他也时时狂言叠出。老哥与我等虽然不会大口吃肉,却也大碗喝酒,大声谈掌故,在法大旁边的“风波庄”大快朵颐时,也会大呼“小二,快上酒”。这实在与他年龄似乎不相称,但却成就了许多兄弟情份,我甚至曾戏称老哥、卫海与我简直是“三个火枪手”。

  老哥是个热爱生活的人。法学院的新年晚会上,他会拉着其他老师翩翩起舞,优雅浪漫;卡拉OK的时候,他也是歌声嘹亮,豪气干云;偶尔静默,他会不经心地讲起他的妻子,语带调侃,却宛转深情。他也曾把他到过所有的地方的明信片一张张介绍给我听,说那是他生命的足迹。

  当然,他还想在许多地方都留下他的足迹。学术上,老哥多次向我提及他今后研究想朝公法方面有所涉猎;生活上,老哥曾感怀一家三口后一生何求;地理上,老哥前日也说今后带着他的孩子也把脚印印到珠峰的雪线上去……

  老哥你喜欢谈佛,佛法曰:众生平等,人人皆佛;这是你对每一个人的尊重。兄弟我喜欢翻《圣经》,《圣经》载 :上帝造天使,也造撒旦;这是我对每一种体制的质疑:到底是谁制造了撒旦?

  当然,生命本身就像一场戏,一曲舞,一盆火。戏完了,曲终了,火熄了,我们也该走了。当激情不再的时候,我们就该走了。可是,在前天电话中的老哥你依然那么激情彭湃。那时,锣鼓正响,舞步正欢,炉火正旺。

  哀哉痛哉,要走不想走最寂寞,激情未了却已重归荒漠;心碎前已无法相拥着沉默,惟我心跳送给你辛酸的离歌。

  老哥,你走好!

  

  2008年10月29日夜于拉萨

  作者为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师。

    进入专题: 程春明   法大弑师案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曾经心动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188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