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睿:詹姆斯·曼:资本主义会给中国带来民主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74 次 更新时间:2008-09-16 19:01:41

进入专题: 民主  

沈睿 (进入专栏)  

  

  昨天去听詹姆斯·曼的演讲,题目是“资本主义会给中国带来民主吗?”。詹姆斯·曼1984到1987年间是《洛山矶时报》驻中国的首席记者。他本人多年担当记者,也为很多大报写作国际事务、国家安全专栏。作为一个出色的记者,他得过很多新闻奖。现在他在世界著名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先进国际研究学院作驻校作家,专门做研究,研究国际问题。这些年来出版了五本书,其中四本是关于中国的:《北京吉普》(1989),《面子:美国对中国好奇的关系的历史-从尼克松到克林顿》(1999),《国会与台湾是怎样制定中国政策的》(2001),《外交幕僚的崛起:布什的战争内阁》(2004),《中国幻想:我们的领导人是如何为中国的压迫而开脱的》(2007)。

  曼上来就说他的新书《中国幻想》,并不是关于中国的,而是关于美国人对中国的想象和概念的,特别是美国对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们对中国的概念和想象。他回顾自尼克松访华以来美国政府对中国的政策的出发点,认为美国政府以及美国的新闻界一直从两个出发点来看待中国。曼把这种出发点归结为“情景”。第一个是“让人安慰的情景。”这种观点看中国的经济建设,认为中国的资本主义经济慢慢地会带来政治制度的变化,会给中国带来自由选举,会建立独立的司法制定,会有更进步的人权政策。这个看中国的座标系统对中国的政治民主化抱很大的希望,认为民主政治是或早或晚的事情。持这种观点的人特别强调中国的中产阶级的出现以及未来中产阶级为自己利益要参与政治改革。《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纪思道曾写到他自己在上海的星巴克里坐着,意识到如果中国的中产阶级可以选择咖啡,有一天他们就会要求选择发言。曼把这种论点称为 “星巴克幻想”。持这种观点的人也往往拿亚洲四小龙的政治民主化做样板,认为中国总有一天会走亚洲四小龙的路。第二个情景是“起义”情景。这种观点是认为中国社会的矛盾正在激化。贫富差别日益扩大,农村与城市差别日益加深,开放的经济与国有经济的日益激化,而这些矛盾由于政治体制的限制会越来越严重,中国现在每年几万起的抗议活动等等都说明不会很久,人民的不满最终会爆发,中国的政治体制自己就会垮台。持这种观点的人以Gordon Chang为代表。Gordon Chang 是律师,也是一个自由写作者,为美国的报纸写作。他常驻上海,于2001年出版了书《中国将要到来的垮台》。他论证中国的银行坏帐将拖垮中国的银行制度,导致中国统治党的垮台。曼说,美国对中国的政策一直就在这两种看法中摆动。比如里根和克林顿总统都公开地对中国领导人说过,“潮流在我们一边。你们的制度是反潮流的,你们早晚会垮掉,会变成民主制度。”

  曼对这两种意见都不同意。认为这两种看法都没有看到中国的现实。他认为中国的现实就是中国的政治改革不会有什么进展,但是中国的经济发展会继续下去。上二十年来中国一直这样做的,将来恐怕还是这样,中国的一党制,没有反对党,没有独立的司法制度,没有独立的新闻制度等等都不会有什么戏剧性的转变。用一句话说,中国的资本主义发展不会带来民主。他接着详细地分析中国的情况,认为西方期待的民主只是西方自己的幻想。第一是,中国的中产阶级,人数不但相当少,他们成为中产阶级的方式是依靠这个体制,是现行体制给他们的好处让他们成为中产阶级的,所以他们不会要求变革体制。相反,他们会期待保持现行体制,从中捞到更多好处。他们倒有可能成为体制变革的阻力。第二,中国的银行制度的确有问题,但是问题到不了拖垮整个银行制度的地步。第三,中国与亚洲四小龙都不一样。首先中国是一个大国,国家幅员辽阔,这么大的国家管理方式与亚洲四小龙国家都不一样。亚洲四小龙属于沿海地域,历来都容易接受外来影响,而中国的地理条件完全不同。其次,亚洲四小龙的民主制度的建设,美国有很多直接介入。比如美国政府派人到韩国、台湾等直接给他们指令:你必须民主化,不然我们不同意。这些国家都是在美国的直接介入下民主化的。美国对中国没有这样的力量。从这两点看,中国不可能走亚洲四小龙的道路。

  曼演讲后很多学生都提了问题。关于奥运会对中国的作用,他认为奥运会对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没有什么作用。对中国的自信心有作用,对世界,奥运会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对中国的未来,他说他不愿意预言具体的未来,但是有一点可以很清楚,那就是中国的经济发展还会继续,因为现在中国就已经是世界经济大国。中国的确取得了成就,那就是在三十年里帮助很多贫穷的农民脱贫,但是,中国仍然非常贫穷,经济发展还会继续下去。可是政治体制改革不会有突破,新闻自由等等也不会实现。从这样的现实立场出发,美国政府必须重新调整对中国的政策,不能抱着幻想,幻想中国会实现政治民主化。对中国保这种幻想本身,就是从美国的角度看问题,就是美国中心论的反映:因为持这样观点的人认为中国会跟美国一样,以为我们的道路就是唯一的道路。现实可能是中国人会有中国自己的道路。我们不能假设中国会学习我们,走我们的路。

  曼演讲完后我跟他还有另外一个教授一起吃午饭。我问他中国会不会出现像戈尔巴乔夫一样的新的领导人,他表示怀疑。他告诉我他采访过胡耀邦,当时对胡的印象没有什么特别的,最大的印象就是,他真矮!他说反精神污染和资产阶级自由化时他都在中国,他现在几乎年年都回中国去,继续关注中国的发展。

  

  9/12/2008

进入 沈睿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民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和文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082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