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思源:修改理论、修改宪法、推动私有化

——2002年11月02日在宁波镇海“东方财富论坛”的演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633 次 更新时间:2008-06-16 14:47

进入专题: 私有化  

曹思源 (进入专栏)  

(在热情的掌声中走上讲台,到台上后听众鼓掌更加热烈)

大家热情的掌声我理解是友善提醒。提醒什么呢?是时间已经超过了,会议原定12点钟结束,现在已经是12:10。大家很累,肚子还有点饿。在这样一个特殊氛围里有必要强调一下:请大家放心,我会严格遵守会议给我的时间,决不延长一分钟。(众笑,鼓掌)

我今天的发言是从现场找题目,现场题目何在?就在镇海区。镇海区的工业总产值,据我所知,国有的只占4.7%,非国有的实际上也就是私有的占95.3%。它包括三个部分:集体所有制企业改制成自然人持股的企业是私有,个体私营本来就是私有,外资是外国人私有。在你们这里,私有经济达到了95%以上,我感到很亲切——因为我跟你们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我的企业也是私有的。(众笑,鼓掌)

不仅仅在镇海如此,国家公布的统计资料表明,在全国工业总产值中,私有经济实际上已经超过了国有经济与集体经济的总和,成了主要的组成部分。

如此一来,现实与理论就发生了矛盾。中央文件、政府文件总是告诉我们,国民经济要以公有制为主体,而经济生活中的事实却是以私有制为主体。难道生活本身错了吗?没错。难道镇海要退回去,退到以公有制为主吗?不行。生活是日新月异的,理论是灰色的,灰色的理论只有一条出路——与时俱进!(热烈鼓掌)

因此,有必要修改我们的理论,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要由公有制为主体改为私有制为主体。这样改是有风险的。与时俱进很好说,可有风险谁来承担?谁来滚地雷?我说大家不要滚地雷,大家都牺牲了太可惜。有愿意滚地雷的,谁?在下——曹思源。(热烈鼓掌)

大家请看,我写了这样一本书——《人间正道私有化》。(热烈鼓掌)这是我研究国有经济与私有经济四十年之后的一本心得之作。我不仅在北京讲私有化,到天南海北讲私有化,而且还把私有化讲到了江泽民的面前。(众笑,鼓掌)

机会来源于美国《财富》杂志在上海举办的全球论坛年会。

那天下午4点钟年会开幕,4:30曹思源在会上第一次发言;晚上8点钟,江泽民也发了言。(众笑,鼓掌)

江泽民发言的时候,曹思源在哪里呢?曹思源站在离他三十米开外之处。江泽民发完言回到座位上时,我拿起书大摇大摆地向他走去。

有人问,国家主席的保卫工作那么严,你怎么走得过去?因为我在中南海工作了六年,深知中央首长的保卫要诀。(众笑)不过,这个要诀今天还不能公开。(众笑,鼓掌)

江泽民眼看前方,视线的余光发现右边有个胖呼呼的人在向他靠拢,本能地转过头来,与我的视线相交了。

他盯着我,我呢,也盯着他,迎着他的目光走到跟前,把手中的书递过去,对他说:“江主席,这是我刚出版的一本新书《人间正道私有化》。” 江泽民怎么样?—— 微笑,点头,收下。(全场热烈鼓掌)

看到封面上印的四个小字“曹思源著”,他说:“喔,你就是曹思源啊!”

我并不是心血来潮,不是看着国家主席一激动就送书给他。这件事情我是策划已久。(鼓掌)

《财富》杂志给我发邀请函的时候,就提到江泽民也要在会上发言。这就是说,我跟江泽民将同时出现在一个屋檐下,同在一个大厅开会。用时下的商业术语来说,这是一个机会,得好好策划策划!

于是我突击写了《人间正道私有化》这本书,并为送书之事在我小小的思源社会科学研究中心讨论了一番。一部分同仁说千万不能把这本书送给江泽民,因为前不久他还在报纸上说:决不搞私有化。现在你不但要搞私有化,还搞到江泽民面前去,如果他一发脾气,桌子一拍“拿下!”(众笑)那我们的饭碗就砸了,你这个私有企业也就完蛋了。

另一部分人则认为,江泽民的器量不会那么小吧,也许这本书还能影响他哩,会认真想一想,曹思源为何如此大胆?为何要把“私有化”说成“人间正道”?不妨翻开书来看一看。我相信,江泽民只要翻开《人间正道私有化》看上十页,我就有把握说服他。如果江泽民因此而对私有化放开手脚,那对宏观改革不是有很大的好处吗!

面对宏观改革的利益和我们单位微观安危之间的矛盾,作何选择呢?作为民办研究机构的小小老板,我采纳了后一种意见,所以就义无反顾地给江泽民送上了《人间正道私有化》。既然这是有风险的事,江泽民要找我找不到怎么办?不能抽身就走啊,好汉做事好汉当,我又拿出名片放在江泽民手上,说:“有事找我。拜拜!”(众笑,热烈鼓掌)

可喜的是,在我给江泽民送书之后,他发表了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八十周年的“七一”讲话,私有化的环境比原来要宽松一些了。(众笑)我这里说的是时间顺序,至于他是不是因为看了我的书才有这样的“七一”讲话,我不敢妄加推测。(众笑)但是,目前中国私有经济的发展仍然还有很多问题有待解决。

为了进一步推动私有化,我们还需要做些什么呢?我想讲两件大事。

第一件大事是应该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我这里不是讲国家机关应该如何修改宪法,而是强调作为国家的主人,我们公民有责任去推动修改宪法,以保护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也许有人会说,老百姓还能推动修改宪法么?我说这很有希望,我可以现身说法。

1981年我就提出修改宪法,并提出了十点具体的建议,发表在《民主与法制》月刊上。建议之一是恢复设立国家主席职位。文化大革命打倒了刘少奇,把国家主席职位也打倒了。后来林彪想当国家主席,国家主席的位子就搞得更臭了。我国1975年宪法和1978年宪法都没有设立国家主席职位,那时是由全国人大委员长代行国家元首职能。

我认为一个国家没有国家主席是不健全的。当时国家修改宪法委员会的秘书长张友渔教授坚决反对设立国家主席职位,他的理由有一二三四五;我谈应当设立国家主席职位的理由也有一二三四五。最后国家采纳了我的建议,恢复设立了国家主席的职位。(众笑,鼓掌)

恢复设立国家主席职位以后,第一个当国家主席的是李先念,第二个当国家主席的是杨尚昆,第三个是谁呀?(听众中有人说是江泽民)对,是江泽民。当时我是唯一公开提出建议恢复设立国家主席职位的人。如果我没有提出这项建议,或者提出后没有被采纳,也许中华人民共和国至今还没有国家主席的职位哩。如果没有国家主席这个职位,江泽民水平再高,能当国家主席吗?(众笑)

可是这么多年来,李先念、杨尚昆、江泽民他们从来都没有对曹思源表示一点感谢。(大笑)当然,作为理论工作者,我并不看重感谢不感谢,我追求的是“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热烈鼓掌)

第二件大事,也是当前经济工作中的一个重要课题,就是要在深入考察的基础上积极推动私有企业兼并国有企业。国有企业总的效益多年来一直是“倒三七”。也就是在工业部门中,国有企业占有固定资产原值70%左右,但总产值不到30%;非国有企业占用的固定资产在30%左右,创造的总产值却占70%以上。由此可见优劣悬殊。

“倒三七”导致我国相当多的宝贵而稀缺的资源抛进了无底洞,国有资产陷在没有效益的国有企业里去了。这不是优化投资,而是劣化投资!这种危局亟待拯救。如何拯救?私有企业堪当重任——有必要、有可能、也有经济动力去兼并收购国有企业!

到哪儿去找值得收购的国有企业呢?找“思源”!

我这里说的“思源”是指北京思源兼并与破产咨询事务所。有好多国有企业希望我们把它们介绍给私有企业。如果你们镇海的私有企业有兼并国有企业的需求的话——既符合国家发展的利益又符合自己的利益——我愿意为你们做媒人,做中介。

好了,谢谢大家!(众笑,热烈鼓掌)

现在还节约了一分钟时间。(全场热烈鼓掌)最后我把我手里这本《人间正道私有化》送给今天会议的主席先生。(全场长时间热烈鼓掌)

进入 曹思源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私有化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9226.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