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奥本海默:哲学造王者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67 次 更新时间:2008-05-01 21:38:58

进入专题: 哲学  

马克·奥本海默  

  (吴万伟 译)

  

  布莱恩·莱特(BRIAN Leiter)用一个简单的排行榜改变了整个哲学界。

  一九八九年,还是密歇根大学研究生的布莱恩·莱特编制了美国大学最好的哲学系排行榜。他没有进行正式的研究或者调查,他的排行榜只是根据他对于最好的二十五个哲学系的“格式塔意识”。他把这个排行榜留在了图书馆,有些朋友就把它复印给申请攻读研究生的学生。

  

  更多的此类故事

  

  莱特定期更新的这个排行榜很快就在哲学界研究生中间流行开来,他们把它当作“苏联时代的地下出版物”一样传播。一九九六年,纽约大学在经过他的允许后把这个排行榜贴在互联网上。该大学在排行榜中取得了进步所以想以此宣传他们的成就。今天的莱特排行榜是帖在网上的建立在几百专业哲学家的调查基础上的,哲学系对它的期待简直就像巴西人期待世界杯赛中的名次。考生向它们咨询,迅速发展的院系为排行榜中地位的上升而欢呼,过了高峰期的院系则对排行榜胆战心惊。

  排行榜首次被复印二十年后,我们可以大胆地说如今是得克萨斯法学院教授的莱特是哲学界影响最大的人物。他的哲学美食家网站(PhilosophicalGourmet.com)从2006年以来的点击率超过三十二万。尖刻的话语和犀利的评论使得他成为大明星,用他的话说是“一不小心出了名”,但是他似乎不大可能从公众瞩目的中心逃离。

  莱特对于哲学的热情开始于长岛的纽约市花园城市高中,在那里上大学先修课程法语时,他阅读让·保罗·萨特。莱特说“我被提前录取到普林斯顿大学,而我之所以选择那里是因为听说它们的哲学系是一流水平的。我当时根本不知道那里的许多教授觉得萨特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哲学家。”

  在普林斯顿,他研究哲学家理查德·罗蒂(Richard Rorty)和雷蒙德·盖斯(Raymond Geuss)的著作,毕业后,他获得密歇根大学法学院和哲学系的博士学位。在圣地亚哥大学短暂停留后,来到得克萨斯大学任教至今。今年秋天他就要离开这里,前往芝加哥大学法学院工作。

  莱特现年四十五岁,有三个孩子,他坚持认为他的排行榜并没有帮助他获得芝加哥大学的教职,或许他是对的,因为在他的排行榜中,芝加哥哲学系排名只是二十位,他注意到芝加哥哲学系未来排名的上升现在可能就被认定为近水楼台先得月。(莱特还制作了法学院排行榜,虽然影响没有哲学系的大,在法学院排行榜上,芝加哥大学就好多了。)莱特排行榜上的前三甲是纽约大学,罗格斯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和密歇根大学(并列第三),第五名是匹兹堡大学。哲学界经典故事的冠军纽约大学在莱特的排行榜的纪录是从一九九五年的排名第十四位到第二年的第二位,在引进了几个大牌名家后,在二〇〇一年坐上头把交椅。其他哲学系比如康乃尔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已经看到了所谓的地位衰落成为公开的秘密。

  莱特的排行榜改变了曾经是君子文化的内涵,在这样的文化中,崇高的名声最重要,口头传诵最重要,小道消息只在私下交流,现在这些变得更加原始、更加民主了。从前想考研究生的学生主要通过本科读书时的教授打听研究生院的情况,这使得在名牌大学获得本科学位的教授获得很大的优势。

  戈登学院(Gordon College)毕业生朱恩·科顿(Jon Cotton)在近四十岁的时候决定报考研究生,就不是少数的幸运者。他说“我一直想攻读哲学学位,但是长期以来我一直没有信心申请。”后来他发现了莱特的排行榜,里面还包括硕士项目,其中谈到塔夫斯大学(Tufts)是希望到一流博士项目读书的大龄学生的很好选择。最后考入塔夫斯大学的科顿说“排行榜帮助我了解情形”。

  莱特对排行榜非常自豪的另外一个影响是:因为哲学系现在能向大学管理者展示可以量化的进步,所以在申请经费的时候就更有说服力。莱特说十多个系主任都对院长说“给我们经费,我们就能出色”时,谁将占有很大的优势呢?“院长怎么知道你们系的情况呢?但是如果一个系主任说‘我们需要做下面一些事’,两年后,‘我们的排名从四十九上升到了三十四’,或者“现在我们已经被列为能够进行中世纪和古典哲学的地方了”,优势就不言而喻。

  《高等教育记事》二〇〇五年关于莱特排行榜的一篇文章支持了他的主张:比如,在杜兰大学(Tulane),它发现院长非常清楚学院的哲学系接近于莱特排行榜上的前五十名。迈克尔·赫尔曼(Michael F. Herman)院长对《高等教育记事》的罗宾·威尔逊(Robin Wilson)说“它是我在编制预算时一直考虑的事情之一”。(作为最新的报告,杜兰大学仍然没有闯入前五十名)

  因此,许多顶尖哲学家公开拥抱他的排行榜,即使他们对于笼统的排行榜的影响感到绝望。很少本科学院的院长批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调查是原始的工具,非常不准确,很多哲学家公开支持莱特排行榜。

  莱特确实遭遇诋毁者。二〇〇二年,哈佛哲学家理查德·海克(Richard Heck)(现在供职于布朗大学)开始批评排行榜,指出其方法上的缺陷和对哲学界的危害,他得到将近三百人的签名支持。

  海克现在说报告已经得到改善,虽然还不够(他最新言论可参阅布朗大学网站(frege.brown.edu/heck/philosophy/aboutpgr.php)其他哲学家也提出了不同的批评意见,报告测量学院老师的质量而不是学生生活的质量,也有观点认为它对于大陆哲学有偏见,对于分析哲学有利。

  有些哲学家认为莱特的排行榜会扭转教师聘任向有些附属领域倾斜。比如,海克在网站上说“哲学界普遍的理解是聘任在思想哲学领域特别精彩的人对于哲学系总体排名的影响比聘任研究逻辑的更杰出哲学家对排名的影响更大,更不要说研究古典和中世纪哲学的人了。有人经常告诉我这个事实已经对于聘任决定产生影响,也就是参与这些聘任决定会议的人所透露的。”

  莱特刚开始或许是意外的评价者,但是随着网络让他一举成名,现在他已经被吸引到这个舞台上,现在他坐在自己的聚光灯下,做了很多工作。他在二〇〇三年开办了哲学博客“莱特报告”,现在他定期写为两个博客写文章,“莱特报告”和“法学院博客”,还零零碎碎地写关于法哲学和尼采的文章。

  在“莱特报告”或短或长的帖子上,他挑战批评他排行榜、批评他的左翼政治立场或者哲学自然主义的人。(认为任何事物都可以不需要形而上学单靠自然来解释的信念)有一个叫“知道得越少,对它的了解就越少”的帖子类别,在这样的类别下,人们能发现比如“卡琳·罗马诺(Carlin Romano):对哲学一窍不通不是发表对于理查德·罗蒂的观点的障碍”标题的帖子。(罗马诺经常为《费城问询报》和《高等教育记事》投稿)

  莱特把不称职的人认定为“笨蛋”或者“呆子”或者“十足的傻瓜”。同行把他也归入此类。比如有名的例子,威斯康星大学法律博客作家安·奥特豪斯(Ann Althouse)把莱特称为“笨蛋(她还把他称为“讨厌鬼”)

  如果你仔细考察,他的三位一体身份学者、调查者和博客作家在为哲学的重要性呼喊中统一起来。(对卡琳·罗马诺严厉批评的理由是因为他误解了罗蒂。有些白痴对于列奥·斯特劳斯过分推崇)。学术自由重要是因为没有了学术自由,人们在追求真理的过程中受到阻碍。

  但是在另一个意义上,不同的莱特似乎在进行着一场战争,如果涉及的赌注非常高的话,事实上确实如此,比如从莱特博客上举个例子,哲学必须帮助我们战胜上帝造人的智慧设计,让人吃惊的是莱特反应非常缓慢,一个在课堂中高谈阔论、帮助世界各地研究生寻找最好家园的牧者,但是在虚拟空间里却是穴居人。

  从这个角度看,莱特的排行榜的危害或许比他愿意承认的更多。通过增加哲学界的竞争、刺激虚荣和幸灾乐祸(Schadenfreude)、撰写类似足球流氓一样改变哲学的博客文章,莱特确实可能在希望推动民主化的过程中把哲学研究的意义彻底抹杀。

  

  译自:“The philosopher kingmaker”by Mark Oppenheimer

  The author can be reached at meoppenheimer@yahoo.com.

  http://www.boston.com/bostonglobe/ideas/articles/2008/04/20/the_philosopher_kingmaker/?page=full

    进入专题: 哲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861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