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耀邦:一位海外华人看2008西藏事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791 次 更新时间:2008-04-20 23:08:26

进入专题: 西藏  

马耀邦  

  

  2008年3月14日,《经济学家》杂志的James Miles——当时唯一一位在拉萨的西方记者,发出了以下快讯:

   "记者看到一群人,在老藏民区向商店投掷混凝土块,这些商店是汉族人经营的。他们在街上袭击汉族人——一个骑自行车的小男孩,出租车司机(那里的出租车司机大部份是汉人),甚至公共汽车里的人。一群年轻的暴徒(他们中有人手持着藏刀)冲到人群中、在狭窄的藏民区街道上胡作非为,人群中甚至有妇女和孩子。他们砸坏了商店的门窗,冲进去抢劫所有的东西,从几块肉到瓦斯罐以及衣服等等。几小时之内,熊熊的大火蔓延到城市大多数的街道上,甚至一些高楼也起了火。"

  这是一场暴乱,一次有组织的恐怖主义活动。不幸地是,整个西方媒体却没有把它看作一场暴动,而当作抗议汉人或者抵制汉人在西藏统治的偶然事件来报道。最典型的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Jim Yardley 以"在西藏省会抗议者和警察发生冲突"为标题的报道。他把这次暴乱描述成佛教僧侣以及其他藏民和汉族武装力量发生冲突的"暴力抗议"或者"暴力示威"。却只字不提那些"抗议者"殺人和实施恐怖主义的行径。

  甚至扭曲事实地宣称这是一次和平的抗议活动,抗议者却被中国军队杀害。这种观点被传送到了全世界的每个角落。因此,指责、夹杂着对中国政府谴责的、扭曲事实的报道出现在西方报纸上。这次恐怖活动的受害者——中国,再一次成为西方世界人民眼中的最下流国家。主要的媒体诸如《美国有线新闻电视网》、《华盛顿邮报》、《英国广播公司》不仅播出这些有偏见的新闻报道,还修改图片甚至使用中国以外的其它地区的图片去说明中国政府的暴虐行为。例如《美国有线新闻电视网》,一部分图片剪去了暴乱的场景或者聚众闹事的画面。华盛顿邮报刊登了一幅全副武装的警察在殴打一些藏族抗议者的图片,并以"中国政府殴打上街抗议汉人对西藏统治的示威者"为标题。但如果有人仔细观察图片就会发现这实际上是尼泊尔警察驱逐藏族在尼抗议者的行为。

  这与中国媒体的报道形成鲜明的对照,因为覆盖中国报纸的是在拉萨,无辜的汉人被胡作非为的藏民杀害的报导,诸如五个年轻女孩及婴儿在仓库里葬身火海、一位被抗议者砍掉耳朵的汉族妇女等事件。

  结果,在千千万万的中国人面前西方媒体成了充满偏激、无知、傲慢、不道德的、双重标准的机构,它们不惜通过欺诈的手段去丑化中国。但是让中国人民更为痛心的是虽然在近几年,西藏人民的平均生活水平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但暴徒们依然还是对自已的同胞实施暴行。在达赖喇嘛时期的西藏,实际上是一片充斥着经济剥削和奴役的土地。百分之九十的人口是农奴或者奴隶。"在达赖喇嘛时期的西藏,酷刑和肢解——包括挖眼睛、砍舌头、打折腿和肢解等,是实施在逃跑的农奴和小偷身上的刑罚。在现代西藏,适龄儿童入学的比例接近100%,同时文盲率低于10%。从1978年开始,中央花费了数亿元去修复西藏的寺庙,还进行了大量的铁路、公路,以及其它基础设施的建设。贫困和文盲已经成为历史,所以在今天的西藏,还会发生如此规模的有组织的暴乱,让许多中国人民都瞠目结舌。

  Zepp-LaRouche女士,德国公民权利团结运动的负责人,为许多对西藏问题迷惑的中国人解答了这个问题:她写道: "此次西藏暴乱的独立运动,已经准备了很多年。NGO和各种基金会一直为:在中国的奥林匹克年制造巨大的麻烦,甚至导致部分省区从中国独立出来而努力工作着。西方的一些媒体也参与了进来,与这些组织的活动相得益彰,他们拿尼泊尔和印度军队对付示威游行者的照片作假以使人们相信是发生在拉萨的事件,但是他们并不觉得这样做是多么羞耻的事情。

  Richard Bennett先生,一位著名的国际安全问题专家,于2008年3月25日发表在《亚洲时代》上的一篇文章,为我们揭露美国中央情报局支援参与了这次恐怖活动。

  依据Bennett的叙述,一位受人敬仰的专栏作家兼资深的前印度情报官员,在西藏暴动之后评论说:"基于一些明显的证据,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次暴动是预先策划和精心准备的。"作为结论,Bennett认为"如果没有前期的储备,任何叛乱是不可能被实施或者发生的,甚至很可能是得到了总部位于兰利市的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支持。

  众所周知,CIA参与了1951年以来藏独势力试图推翻中共统治的活动。达赖喇嘛的两位兄弟:Thubten Jigme Norbu和 Gyalo Thondup是中情局核心的西藏特工。"早在1956年,中央情报局就在西藏领导大规模的秘密活动反对中国共产党。这导致了1959年升级为一场灾难性的血案,数千名西藏民众死亡,达赖喇嘛及其约十万名拥护者被迫通过险峻的喜玛拉雅山脉逃亡到印度和尼泊尔。

  此后,中央情报局和印度情报机构联合参与了西藏特工和特种部队的训练,并从二十世纪60年代持续到二十世纪70年代。直到尼克松访华,对藏族游击队的支持才正式结束。但仍然盛传美国中央情报局仅通过代理的方式参与了发生在1987年10月的另一场失败的叛乱。Mr. Bennett写道:随着奥运会的临近,对于一直妄图搞乱中国在西藏统治的中央情报局来说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很好的时机。

  Bennett先生还透露说, "在过去30年中,大量的前东欧集团的小型武器和爆炸物据称已经走私到西藏。但这些武器会很安全的藏匿起来,直到有合适的机会出现" 。

  在各方面,华盛顿把中国看作是战略对手,或者"在经济和军事上主要的威胁者,不只是在亚洲,还有非洲和拉丁美洲。"作为2008年奥运会的东道主,中国面临着维吾尔族问题。美国也认为"新疆反华行动的升级将分散中国政府应对美国和台湾事务的精力,新疆问题也能在将来的中美谈判中成为一个利于美方的交易筹码."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两百多名印度人和藏民策划大规模抗议活动,并于2007年6月在新德里举行,作为"奥运会能提供给西藏人民一个绝无仅有的实现解放和抗议的机会。该策略还呼吁世界范围内的抗议,以及从印度向西藏的进军。与此同时,美国驻印度大使David Mulford在达兰萨拉(Dharamsala)与达赖喇嘛进行了为期两天的会晤。接着是美国副国务卿Paula Dobrinsky于2007年11月进行的访问。Paula Dobrinsky是华盛顿新保守主义的成员之一,曾经参与过东欧的"颜色革命".因此,"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流亡藏民举行抗议游行"的计划在2008年1月出台了呼吁西藏人民独立的声明,声称这是又一个即将动摇中国对西藏控制的起义,标志着摆脱中国统治的开端。

  因此,从2月15日至17日在达兰萨拉 对四十名基层活动者进行培训,两本主要的"颜色革命'教科书由总部设在美国的爱因斯坦研究所翻译成藏语,并由达赖喇嘛撰写前言。

  随着1972年尼克松访华,中美关系得到改善,中央情报局结束了对西藏反中国行动的公开支持,但由其它新的组织出资支援流亡藏民的公开行动在里根政府时期又开始了。依照2007年国会研究机构报告,美国政府涉及西藏的支持金额已经由"2002年的1000万美元增加到2006的2300万美元"。除此之外,国会增加了对中国的民主基金超过1500万美元,主要是提供给美国基层的非政府组织,同时有一些给了中国的非政府组织伙伴,这些组织的名字至今还是个谜。

  另一个重要的因素即是"颜色革命",尤其在西藏事件中起关键作用的角色是美国国家民主捐赠基金会(NED),它创立于1984年。据它的首任主席Allen Weinstein的说法,NED的任务是接手25年前由中央情报局暗中进行的工作。众所周知,美国国家民主捐赠基金会扮演的角色是作东欧颜色革命的煽动者。1988年它资助了一个名为"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的组织,这个组织的主要目标是在中国传播西藏的书籍和文章,将中国记者、民运领袖与流亡的西藏领导人拉在一起。"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的部分成员以推动民主而闻名,包括前美国驻华大使的美国华裔妻子Bette Bao Lord和前美国国务院助理和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Julia Taft,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委员会的顾问包括和美国国家民主捐赠基金会密切联系的Harry Wu(吴弘达),Fang Lizhi(方励之),美国国家民主捐赠基金会资助中国人权状况的执行董事 Qiang Xiao(萧强)。其他组织收到的资金包括为在西藏的农村社区制作录音带的西藏基金以及为总部设在伦敦的西藏信息网(TIN)的基金。TIN的主要任务是整理有关西藏的政治、社会以及经济发展的精确资料。虽然美国国家民主捐赠基金会建立的资金几乎都来源于美国政府,但它也资助很多组织,如:Gu-Chu-Sum西藏运动、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西藏妇女联合会、西藏Longsho青年运动以及西藏之声。这些组织全都鼓动和组织当前的暴动。所有这些组织都声称得到了达赖喇嘛的认可,而且他们的资金来源与达啦喇嘛是一样的。

  达赖喇嘛的主要资金支持来自西藏基金会,该基金会现在接受USAID的援助。USAID是一个政府性质的援助第三世界国家的机构。因此至少可以这样认为:目前无论是流亡在外的还是在西藏的抗议活动都受到了美国政府的支持,犹如进行"颜色革命"。半个多世纪以来美国一直把达赖喇嘛看作给中国施压的王牌。

  毫不惊讶的,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恰在此次严重暴力事件之后。中国市民被残忍的屠杀导致19人死亡、623人受伤,其中一些伤势严重。相应的,美国总统布什和国务卿赖斯都敦促中国政府与达赖喇嘛开展对话,并提出他们对骚乱局面的顾虑。布什总统竭力建议为媒体和外交人员打开方便之门。再者,这个侵害人权、暴虐横行、纵火掠劫、恣意殴辱的始作俑者,如今原形毕露,把他的真面目显露出来:就是把他的傀儡达赖喇嘛安置在西藏,好使西藏脱离中国,他便可以支配他在亚洲的霸业和施行在亚洲的霸权主义。

  显然,西藏问题的解决取决于华盛顿,因为没有任何一个政府能够容忍其它国家的这种干涉或赤裸裸的侵略。美国的跨国公司每年都从中国获得巨大的利润,对于这个依赖中国慷慨日常借贷的所谓超级强国,中国必须拿出坚定的立场——坦诚而中肯的把双边关系的恶化当作一种警示。否则会影响到无辜中国公民的安危——人们应当要牢记美国的任何行为一定是从自身利益出发!

  

  Notes:

  1.Miles James: "Fire on the roof of the world" March 14, The Economist.com

  2.Yardley Jim: "Violence in Tibet as Monks Clash with Police" March 15, New York Times

  3.BBC News: "Clash that 'sparked' Tibet's Violent Protest" March 14, 2008

  4.Anti-CNN.Com

  5.Elegant Simon: "China and Tibet: The Spin Campaign" March 26, 2008 Time.Com

  6.Dgateway: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Bomb" www. Wforum.com

  7.Bennett Richard M.: :Tibet the 'Great Game' and the CIA" March 26, 2008 Asia Times Online

  8.Mah B.: "America and China" P 132

  9.Margolis Eric S.: "War at the Top of the World" P 70

  10.Permalink: "Tibet Uprising and U.S. Government Grants" March 17, 2008 Moon of Alabama

  11.Barker Michael: "Democratic Imperialism: Tibet, China, and the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August 13, 2007 Global Research

  12.Mah B. "America and China" P 134

  13.BBC News: "Bush calls Hu to urge Tibet talks: March 27, 2008

  14.CBC: "Offical death tool rises in Tibet Riots" March 21, 2008.

  15.LaRouche Helga, Zepp: "The British Empire is Up To Its Evil Tricks" April 4, 2008 Executive Intelligence Review

  

  (作者系加拿大专业投资家,《中国与美国》的作者)

    进入专题: 西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842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