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兆勇:如何应对全面发酵的“奥运政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49 次 更新时间:2008-07-22 13:42

进入专题: 奥运   奥运政治  

蒋兆勇 (进入专栏)  

1月15日的外交部记者会上,发言人姜瑜态度依旧坚决,这已经不是发言人第一次批评“奥运政治化”了。

“在这个时候一些组织,出于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炒作一些议题,与奥运会挂钩,企图诋毁中国形象,向中国政府施压,这种行为明显违背了奥林匹克的精神和原则,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姜瑜在面对“荷兰政府和‘大赦国际’等人权组织将于近日举办圆桌会议,其主题是‘中国的人权与奥运会’。你对此有何反应?”的提问时,如是回答。

之前,还有外媒称“中国将在北京奥运会期间禁止外国人携带《圣经》进入奥运村。”“人权观察”组织还指责中国在奥运采访上对国外媒体予以限制等。

北京奥运一天天临近。所有这些批评所代表的力量,将使“奥运政治”在未来几个月内全面发酵。这也考验着中国方面的应对能力。

“奥运政治化”的含义

最近,有权威部门观察完近几届奥运会后发现,没有哪一届奥运会像北京奥运会这样,被如此浓厚政治气氛所笼罩。

莫斯科奥运会所遇到的抵制是冷战政治环境下的必然,而全球化影响下的北京奥运,却又有不同于以前的特点。

对中国人来说,奥运承载着复兴梦想,但对西方人来说,却是一个把中国人拖入他们认可的“民主自由”轨道的机会,而且不遗余力。

现代国际政治,不仅国家行为体在起作用,非国家行为体影响亦巨大。国家、非国家行为体的弹压,正日益显现出主权的被压缩。2008年,北京也许注定会成为部分人心中的靶心。

一些政治组织在倒计时一周年时,就开展了一系列“羞辱”中国的活动,如“人权圣火”的跨国传递,意图把话语拉向他们确定的轨道。

再以达尔富尔问题为例,近年来,严重的荒漠化导致阿拉伯牧民与黑人部落争水草资源而起冲突。2003年,黑人居民组建的苏丹解放军、正义与平等运动两只武装力量,要求自治并从事反政府武装运动。

连绵不绝的战乱使当地出现西方人所称的“人道主义危机”。美国的石油公司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就退出了苏丹市场,而中国的石油公司则与当地做生意。

中国与苏丹开展的石油贸易和石油开采合作,符合中国的外交伦理:不干涉别国内政。而西方人显然不认同,有人甚至把北京奥运贴上“灭绝种族的奥运”的标签。

其后,中国根据自己的国家利益,在达尔富尔问题上采取了更负责和更灵活的方法,并促使当地局势走向缓和,西方人于是认为,这是中国在国际压力下向苏丹施压。

缅甸的袈裟革命,中国从“不干涉别国内政”,到后来加入谴责行列,也体现出中国正在不断根据情势判断自己的外交方式,并避免奥运被政治绑架,已经取得了显著成效。

如何应对跨国抗议

中国通过更灵活和更负责任的方法,化解了道道风险,但对NGO的跨国倡议网络还需增加体认。

全球的NGO,数不胜数。最多的是人权组织,其次是环境组织。近一些年,都形成了对政府社会施压的一整套道德价值和物质利益捆绑的运转机制。

跨国倡议网络已形成,一国的国内结构与其他国家的开放结构国际组织结合起来,共同促成倡议网络采取典型的“回旋镖模式”。当一国的地方NGO与政府沟通不畅时就会有“回旋镖”效应,在中国有人称之为“告洋状”

不仅是这类问题,在政府和媒体的传统关系框架下,如何应付近四万名记者,以及“人人都是记者”的公民记者?

奥运倒计时一周年时,国际记者组织展示了象征五环的五个手铐,形容中国的新闻自由程度。尽管人数不多,却在国际上有震撼性影响。

这是一个前兆,试想,奥运会举办时,有几十万游客来京,国外游客如果突然在一些象征性建筑前聚会示威怎么办?如强硬驱散,无疑将不利中国形象。

公安部对此的回应是:任何人都必须遵守中国法律,任何示威抗议都必须经过批准。

观察员注意到,“任何人”当然包括外国人,任何示威抗议都必须经过批准,这实际也包含外国人的示威。观察员曾问一个权威部门官员:外国人在中国是否是游行示威主体时,他称,这是一个伪命题。

不经过官方批准的聚会如何处理?中外也有不同理解,对游行示威,特别是和平抗议,西方人觉得是家常便饭,而中方从维护政治秩序角度看,无异于是对现行制度的挑战。

问题在于,北京奥运是全球运动会,而且随着中国的进一步开放,还将遇到更多类似的跨国抗议。这是中国未来经常要遇到又必须做出回应的问题。

这是对官方政治智慧的考验。观察员注意到:北京奥运的新闻宣传和奥运安保都已由中央政府部门负责,奥组委也增加了不少“精兵强将”。观察员经常碰见一些奥组委官员夜以继日加班,眼里布满血丝。

而工作机制的局部调整,是否可以应对如此复杂的局面?无疑,应付这种局面,需要有体制性的安排、社会治理模式的改变、行政结构优化才能应对。

目前最令人感到担心地是,会不会有国家政府借抵制北京奥运“要挟”中国?有无国家会借议会通过所谓的促进中国民主化的议案,就象汉城奥运会遇到的一样?

2008年,是宣传与沟通、光荣与苦涩、艰难与进步交织的一年,中国人的2008?外国人的2008?看点纷乘。

进入 蒋兆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奥运   奥运政治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739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