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兆勇:找出不服从者行动的逻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090 次 更新时间:2007-02-04 23:24:21

进入专题: 公民不服从  

蒋兆勇 (进入专栏)  

  

  吃辣椒的四川人怎么这么猛,发生骚乱的又是四川。大竹县因为酒店女孩不明原因去世,引发骚乱。这是四川继汉源事件、广安事件之后,又一起群体事件。难道古训关于四川的治理之难也会有现代版?

  官方称:大竹莱仕德酒店的杨姓女孩得了胰腺炎又被同酒店员工强奸致死,从12月30日发生到1月17日发生骚乱,其间点燃骚乱的是传言。网上有各种各样的帖子,但最具煽动性的是:三个高官日死了十六岁少女!还描写了一些惨状。一个偶发的事件被抹上了悲壮的被压迫者的色彩。

  谣言止于智者,大竹这样的地方一个官员找三个小姐会有,我就不相信三个禽兽高官会去轮奸一个少女!但是就有人会相信这样的谣言,谣言得以发酵一定是那里的社会治理出了问题:总是有官员去风月场所,总是有官员欺负百姓,总是有对社会怨恨而要发泄攻击的人,借此事聚集,在不良的暗示下,好打抱不平的四川人群情激愤,要给个说法,有了“第一次冲动”,循环的情绪感染,群体激昂。有人用五粮液浇在沙发枕头上点火,有人用石块砸烂酒店的玻璃,异常的声音,燃烧的火焰,令群众热血沸腾,集体被催眠,英雄感、荣誉感的驱使,攻击性群众、流氓群众就登场了,他们冲进那间酒店的房间,浇上汽油,点火了!全城都一片混乱,救火的消防员被打,穿制服的也被攻击。从网上的视频看,当地政府的处置毫无章法,有的人赶几十里路来看热闹,简直成了民众的狂欢。

  四川省已解除当地的县委书记的职务,“处置不当”,看来政治承包任务未完成。传县委书记是省领导的秘书出身,看来他缺少对民情的把握.如果说汉源事件是因为拆迁补偿不当引致,象大竹这样与此并无关联,起哄、骚乱,更为可怕,民众的被压迫感更为强烈。想想前段时间,广安的爷爷抱着中毒孙子去医院,没钱医治而死引发骚乱,广安人对邓爷爷那样颇有感情,对政府也那样颇有感情,为何会骚乱?广安城建得很漂亮,大广场上,有全国难见的水幕电影,2004年我去广安,看到背着背筐,赤着双脚的农民噼噼啪啪地走在大街,我就在想,这么好的城市与老百姓有啥关系?四川的一些小县城比北方的一些大城市还建得漂亮.官员主导这城市的建设项目,有人从中捞取好处,占地愈多,失地农民就愈多,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人就多,一有事聚集的人就越多。

  “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未治”,大山阻隔,四川盆地交通不便,“天高皇帝远”,治理不易。我印象中四川人喜欢喝茶,茶馆是当地议论公共问题的场所,休谈国事,但川人却又常常在那里转弯抹角地议论时弊,起事往往从茶馆开始。小时候,看过《在其香居茶馆里》,那篇小说恐怕是四川人议论政治的典范。

  大家知道,保路运动引发辛亥革命,革命前,各种社会矛盾迅速累积,当年的成都还发生过这样一幕,农贸市场旁边有一家死了一个人,大放鞭炮,但有人喊:“开枪了!”惊慌的人们四处逃窜,摆小摊的也慌不择路,暴民们趁乱抢东西,成都为此骚乱了几天几夜!

  那个时候,社会紧张过度,军阀混战,苛政猛于虎,民不聊生,市民心理脆弱,恐怖的气氛笼罩,为一件小事,恐慌的气氛随时蔓延。今天的状况应该不会是这样吧?看看四川的城市,整洁的街道,灯火通明的繁荣,休闲的生活,“看看丫录像,打点小麻将”,也是十分的闲适,却出现此起彼伏的闹事,不服从者的逻辑是什么?“你们不听中央的,我们就不听你们的”,“你们要欺负我们,我们就要反对你们!”究竟治理状况出了什么问题,难道蚂蚁聚集也想绊倒大象?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小时候生活在四川的一个小镇上(现在属于重庆),每逢赶场,一大堆人围着补锅的摊摊七嘴八舌比口才,我钻进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墙,冻红的小手靠近呼呼作响的风箱吹出来的火苗,脸阵阵滚烫,听着大人们的龙门阵,唾沫飞溅的争吵,也煞是好玩!四川人对死了一个“耗子”(老鼠)也要围着议论一番。如果有值得看的热闹,看稀奇更是人头攒动!有什么不公平的事更要评头论足。独特的袍哥文化浸染川人,川人好打抱不平,伸张正义,好像是川人的传统!主持了公义,会被人们象英雄般传颂。

  我实在不清楚这样的记忆与今天的骚乱扯不扯得上关系?

  几天前,看过一篇文章,讲毛泽东的革命地理,也就是毛泽东深刻体认民众情怀,分析并利用社会阶层的矛盾,并把它意识形态化,恰恰是与现在的情况相反,他是先有政治革命图景,发动社会革命而达到胜利。似乎湖南人的革命就有点唱戏色彩,搭一个台子,有布景的,有敲锣打鼓渲染氛围的,有唱红脸的,有唱花脸的,有坐着看戏的!一出出的大戏就上演了.似乎湖南人普遍有哲学头脑,喜欢把具体的事例上升为哲学,上升为道理,有这样的民众也才有这样的革命领袖与革命果实。

  我也不知道只研究废话连篇的文件的那些地方官员,研不研究民间的话语,研究不研究闹事中的原始信息,好象四川的官员只研究宏大叙事,研究权谋,只研究人事安排的官员还没找到这些民间叙事的规律,也还没从汉源、广安事件找到不服从者行动的逻辑。一而再再而三地犯同样的处置错误,的确动摇了我们稳固的根基,令人忧心如焚!

  前些天,一位朋友看了我的一篇文章,发来短信:愿政客多一点清醒,老百姓多一点隐忍,中国必定不能革命,革命,中国经受不起。言之者切切,恐听之者藐藐……

进入 蒋兆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公民不服从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良治研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14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