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吉鲁:新自由主义的法西斯主义暴力文化和未来出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902 次 更新时间:2024-01-06 21:30

进入专题: 新自由主义   法西斯主义   暴力文化  

亨利·吉鲁  

 

一、残酷的政治和文化

残酷在法西斯主义政治中一直占有着特殊的地位。它不仅体现了仇恨、偏见和审查制度的话语,还引发了残酷的权力实践。例如,在希特勒统治下的德国、墨索里尼统治下的意大利等国,法西斯主义的遗产将恐惧、忌惮和蔑视的语言与广泛的镇压行为和国家镇压力量混合在一起,以消除所有与公正相关的政治概念。

在法西斯主义政权下,残酷及其向极端暴力的转变占据了日常生活的核心。作为一种极端暴力形式,残酷被构建在统治关系中,并在恐惧、不安全、腐败、被迫的不稳定和法国哲学家艾蒂安·巴利巴尔(Etienne Balibar)所谓的“死亡地带”进行交易。在此情形下,政治与暴力相互渗透,其结果是将权力保障型社会变成了惩罚型社会。法西斯主义政治不仅反对民主,还反对社会契约、公共产品和所有植根于“旨在改变统治结构的解放运动”的社会纽带。

法西斯主义政权不仅使政治失去了任何实质性意义,还将其推向了自我毁灭,使其沦为一种野蛮的形式。

法西斯主义政权将冷酷和残酷的文化作为其政治的核心。这种政治威胁到社会的方方面面,起着摧毁公民文化、包容性公民意识和批判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