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新结构经济学与最优金融结构理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29 次 更新时间:2023-09-12 23:25

进入专题: 新结构经济学   最优金融结构  

林毅夫 (进入专栏)  

新结构经济学的一个核心假说是,一个经济体在每个时点上的产业、技术,以及“硬”的基础设施和各种“软”的制度安排是内生的。内生于每个经济体在那个时点上的禀赋包含很多东西,比如资本、劳动、自然资源、基础设施、人力资本、社会资本,或者是一个经济体所在的地理位置,以及一些现有的软的制度安排,包括金融制度、法律制度等。所以,从新结构经济学的视角来看,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最合适的金融结构是不一样的。

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金融结构不同

金融学研究的核心问题是什么?现在新工业经济学在研究金融学的时候,一般认为金融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主要是金融发展水平、金融深化程度,金融结构不重要。

但是,新结构经济学会更关注金融结构,也就是金融体系内部各种不同的制度安排,比如说银行、股票市场、债券市场的大银行与小银行的比例是什么样的,它们的重要性如何?

从新结构金融学的角度来看,金融的目的是服务实体经济,主要功能在于动员资本、配置资本、风险管理或者分散风险。

这种功能的发挥,决定不同发展阶段实体经济的特性,也决定各种金融安排本身的特性。有些金融安排就比较容易分散风险,有些就不容易分散风险,但是在实体经济上面,有些风险就比较小,有些风险就比较大,那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什么是最好的金融结构呢?如果金融结构服务于实体经济,就必须跟实体经济的结构特性相符合,这样才能够比较好地发挥它动员资本、配置资本跟分散风险的基本功能,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

现有文献中,研究不同金融安排对经济发展的贡献,通常从金融安排本身的特性入手,比如有人强调以银行为主发展金融,因银行在信息披露和信息处理上有优势;有人主张用金融市场主导型金融体系来发展金融,因金融市场在分散风险、风险管控上有优势,又可克服银行信用可能存在的道德风险。也有一些文献认为,重要的是金融深化,是银行主导还是金融市场主导无关紧要。另外还有一些文献从银行业内部结构状况考虑,分析其是相对集中还是相对分散,得出结论为相对分散有利于竞争,在此基础上,有文献认为银行集中度较低,有利于新的企业创立和经济增长,有文献则认为较高的银行集中度有利于经济发展。

从新结构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一个最主要的观察是,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水平越高,其金融体系中的金融市场就越活跃,金融市场的重要性就越来越高,任何国家都是这样。同时我们也发现一个事实,小企业从大银行获得金融服务非常困难,也不可能在金融市场上融资,而且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小企业的比重和重要性不一样。收入水平低的国家,小企业越多,对创造就业、促进经济增长的重要性越高。

但是在目前的金融研究当中,这些事实特征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前面这两类文献基本上都是从金融的供给侧来考虑这个问题,基本上没有看不同发展程度国家实体经济需求侧的特征是怎么样的。这是目前我认为新古典经济学研究在金融上的一个很大的弊端。

那么从新结构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它强调实体的经济活动的特性,这个特性取决于企业对金融服务的需求的特征。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最优的产业结构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发展早期,资本一定是相对短缺的,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一定是劳动力相对密集的产业。劳动力相对密集的产业在国际分工当中一般是比较传统的、成熟的,这种产业的资本需求规模不大,规模效应小。反过来,发达国家的产业通常是在资本、技术很密集的产业,资本需求规模很大。

这种不同发展阶段的产业特征会影响企业的规模,进而对金融带来不少影响。金融交易当中存在一定的规模经济,不管是跟银行借钱还是股票上市,借100万元跟借1000万元的交易费用差不多,再比如企业上市,融资1亿元跟融资10亿元,其实交易费用也差不多。

不同发展程度的企业,信息的透明度也不一样。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企业规模小的时候,其会计、审计、成本这些信息不太透明;规模大了之后,这些就会有很多记录,很容易被披露,信息的透明度就高。

如果要直接发债或上市,初期发债时要请投行做各种发行之前的工作,有固定费用,成本相当高,上市以后的信息披露也有一定的成本。那对于小企业来说,在金融市场融资的时候,由于它的规模特性,这些成本会让它处于不利地位。

从企业的风险特性来看,企业生产的产品需不需要创新和新技术,面临的风险不同,因为创新风险很高,不知道能不能发明成功。如果要自己发明并设计出新产品,设计时有风险,设计出来之后市场不接受也是一个风险。

当然还有企业家有没有能力、可不可靠的风险。不同发展程度的国家,所在的产业不一样。发展中国家劳动力比较密集的产业,融入的技术一般是成熟的技术,生产的产品一般是成熟产品,那企业的风险主要在于企业家有没有经营能力,可不可靠。发达的国家的产业技术在世界最前沿,虽然也有企业家能力、信用等风险,但它在发展过程当中,必须不断自己发明新产品、新技术,所以主要有技术创新的风险、产品的风险。

根据这样的思路,发展中国家最合适的金融安排是地区性的中小银行,因为银行家跟企业家在同一个经济体里面,经常会有交集,对当地的产业和企业家都比较了解。

在发达国家,因为需要的资本非常多,风险大,所以比较合适的金融安排是大银行或发行股票、债券直接融资。这一方面有利于动员资本,另一方面也有利于管控风险。

最后,最优金融结果是动态变化的,不管从什么产业、什么法律系统开始,早期通常都资本需求小、风险小,因为早期都是以成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随着经济的发展,资本积累,产业升级,越来越往国际前沿靠,资本需求越来越大,同时产品、技术的风险也越来越高,金融安排就必须与之相适应。

早期金融结构应以地区性中小银行为主

从新结构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不同发展阶段,由于要素结构不一样,产业技术的风险特性不一样,金融需求的特性就不一样,金融服务的特性也很不一样。早期应该以地区性中小银行为主,随着经济发展,在此基础之上不断往大银行、股票市场等直接融资的方式发展。

经济落后的国家,应该防止在金融发展过程中,直接以发达国家的金融结构作为自己的金融结构。世界银行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这一点上曾经犯了很大错误。20世纪80年代,“华盛顿共识”改革以后,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发展中国家推动的是全国统一的大银行。它们认为原来那些地区性的、比较传统的金融结构是落伍的,应该取消,在发展中国家普遍推动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的发展。但是,发展中国家的生产活动主要在传统农业,还是以微型、小型的企业为主。

在这种金融制度的赶超之下,结果可想而知,金融没有办法服务于实体经济。

最优金融结构要随着经济发展来演进,才能真正服务于实体经济。

孙希芳、伍晓鹰和笔者合著的《银行结构和产业增长:来自中国的实证研究》一文是最优金融结构理论的一个应用,以实证分析方式研究中国的银行结构和产业发展的关系。中国银行体系非常庞大,但从现有实证研究来看,金融业的发展与经济发展之间没有显著的正相关性,甚至近年金融业的发展和实体经济产生了负的相关性。这意味着中国金融体系当中信贷配置存在扭曲,导致金融资源没有办法配置到经济中最有效率的部门,才会产生金融业发展程度很高,但越发展对实体经济的贡献越不显著的现象。

是什么导致中国金融业配置的扭曲?目前有两种看法。从新结构经济学角度来看,是结构的扭曲导致的。中国在20世纪80年代到2002年是一个低收入国家,经济中主要的生产活动是以小农户为主的农业,以及以微型、小型、中型企业为主的制造业和服务业。即使到今天,80%的企业还是中小微企业和农户,50%以上的GDP还是由这些微型、小型、中型企业创造的。但是,在大银行加上股票市场为主的金融结构当中,这些主体是得不到金融服务的,必然产生融资难、融资贵的难题。这是从新结构经济学的规模结构观来看的。

新古典经济学的解释认为,中国的金融结构中一个最大的问题是银行,是以大银行为主,而且是国有的,它们有自己的偏好,主要服务于国有大企业。

以大银行为主的金融结构导致的扭曲,其金融资源配置效率低下的原因到底是结构问题还是所有制问题,我们必须以实证的方式把它区分开来。上述论文做了一个实证分析,看1999年到2007年这几年中30个省份28个产业的增长率,并看其是劳动密集型还是资本密集型产业。文中的一个变量是和每个省份的非四大国有银行的交叉项,即中小银行的分量对其产业发展的影响。另一个重要变量是非国有企业和非国有银行的交叉项。总体而言,得出结论为,从规模观来看,中小银行越多,劳动密集型产业发展越快;而从所有制观来看,非国有银行比重越大,非国有企业发展越快。这是两个竞争性的假说。

论文在计算资本劳动比时用了三套数据。一个是官方的数据,即28个产业官方的数据,一个是美国NBER-CES制造业数据,一个是我们的合作者伍晓鹰估算的数据。这三套数据其实反映的基本还是相同的事实:控制了银行业所有制结构效应后,中小银行市场份额更高的省份,劳动密集度高的行业发展速度更快,支持了新结构经济学所倡导的观点,金融结构应该与实体结构相适应,这样才能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的发展。所有制假说也得到了支持,即控制银行业规模结构效应后,非国有银行市场份额更高的省份,非国有企业比重更高的行业的增长速度也会更快。

这些结论支持了中国2003年以来四大国有银行实施股份制改革,减少其国有特性的做法。这种改革一定程度上提高了银行业资金的配置效率。论文的实证结果也意味着中国当前的银行业改革很有必要改变银行规模过大、过度集中的特征,应落实第三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提出的支持地区性中小银行的发展。目前,这个方向是明确的,但是步伐非常小。实际上,有必要加快地区性中小银行的发展,以便更好地服务于现在产业比重较高、劳动相对密集、规模相对小且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发展。

 

本文根据作者2018年7月在清华大学“孙冶方金融创新奖”颁奖大会上的发言整理,有删节。

进入 林毅夫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新结构经济学   最优金融结构  

本文责编:chendongd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6003.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