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生:中国股市的问题、前景和后果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639 次 更新时间:2007-05-21 00:23

进入专题: 股市  

李云生  

2007年2月27日,中国爆发股灾,上海与深圳股市都有9%的跌幅,6成A股跌停,是10年来的最大跌幅。当天全球股市,除了台湾与越南,也都大幅下跌。作为世界头号强国的美国亦不能幸免,道琼斯工业指数下跌416点,约3.29%,是911以来最大跌幅。

27日深夜,美国东部凌晨,美国总统小布什紧急约见财政部长保尔森,听取有关中国股灾的分析和建议,这是美国历史上首次出现总统紧急听取有关中国情况的报告,也是美国历史上首次出现总统听取别国证券市场的报告。第二天,美国纽约头号新闻是中国股票市场灾难性暴跌。由此而发,全球金融市场出现了长达一个月的剧烈震荡。

难到,世界真是变得越来越平,成为一个地球村了吗?虽然,中国股灾震惊全球,波及世界。但令全世界大迭眼镜的是,从3月1日开始,中国股市照样一路凯歌,独步寰宇。

稍有常识的人都清楚,中国股市存在着太多的问题、孕育着巨大的风险。但日日一片彩虹的中国股市,不仅夜夜让老百姓兴奋难眠,而且让官员们常常心惊肉跳,更让世界莫名其妙。是什么原因,让素有崇洋媚外心理的中国人,竟将西方著名经济学家和股神的劝告置若罔闻;使早已惯于听命于上、听消息的股民,把总理的惊呼当耳边风?

是赚钱的利益驱动?还是是的媒体和官员已经失信于民?或者,莫非,中国经济已经走出一条《世界是平的》作者说的一条有别与西方的、崭新的发展之路?恐怕是前二者兼而有之,但更多地应当是狼来了寓言,是中国证监会、是中国的经济学家、是德隆和农凯这些上市公司老板一次又一次的欺骗,让一亿股民,谁都不信,只要想到毛主席(100元人民币大钞),就敢不怕牺牲,前仆后继!股市大跃进、股市文革,何之罪?

一、中国证监会

近年来,中国证监会先后有上市部副主任鲁晓龙;上市部副处长钟志伟;发行部副处长高良玉;发行部副主任刘明;期货处副处长、太原证券监管特派员段素珍;发审委工作处副处长王小石等被判刑。原因几乎一样,接受了上市或准备上市企业的贿赂。对企业为什么要行贿,是潜规则还是企业本身不具备上市条件,需要歪门邪道?如果是前者,那这些冰山之一角副职局处级干部,岂不觉得祖坟没有埋好?如果是后者,那就是里应外合,内外勾结欺骗芸芸众生。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原中国证监会贵阳特派办党委书记、主任高勇,本来,做官、读书两不误,不但获得了博士学位还著书立说,又做研究员,又当兼职教授,在官场和学界都算有少有成就。但自做了证监会的高官后,由于感觉到公司能否上市几乎就是他一句话的事,便乘机捞钱。因为高勇的帮忙,本不符合条件的托普集团便得以顺利增发了一次新股,从股市“圈钱”10多亿元,高勇也因之拿到了83万余元。“圈钱”十几亿才给83万,真是对我党干部价值的莫大讽刺!那多的黑钱究竟酿成了多大的股市之灾?在多大程度上扰乱了金融和经济秩序?有谁说得清楚?

最让人揪心的是,在证监会最核心最关键的部门—发行审核委员会,部分委员利用特殊的地位、垄断的权力、不对称的信息,以各种方式让配偶、子女、亲属、学生、朋友大肆参与炒股,有的人本身就是庄家,利用一级股票市场获得低价乃至无偿违法赠送的原始股在二级市场抛售,大肆牟利,获得超额利润。有的还公然担任任自己审核发行上市公司的法律顾问、财务顾问、经济顾问、高级顾问甚至独立董事。真是世界奇迹,唯我独有!

因为个人和直系亲属银行存款和所持股票价格突然增加,台湾检方就以涉嫌内线交易拘捕台湾领导人陈水扁的女婿赵建铭;因为掌握赵建铭与有关上市公司聚餐的事实,就可以判赵建铭8年刑期。而中国大陆证监会一位著名经济学家,在其魔术般的致富与敛财速度遭到人大代表的点名批评时,竟说:“只要有证据,你就去告!”“别理他”,猖狂之极!

1999年,时任中国证监会主席的周小川从美国请回4位在美国取得博士学位,并在美国证券机构和世界银行担任中级职务的海外精英担任司局级干部。一位未报到就去世,另3位自史美伦离开后,要么调走,要么被闲置,其规范中国证券市场的建议不仅束之高阁,还招徕上级的批评和股民的嘲讽与责骂。

半个月来,市场关于上市企业茅台老总乔洪去向的猜疑与演绎,犹如电视连续剧,疑云密布,跌宕起伏。按惯例,一个上市公司的高官变动情况,最具权威的说法,应该由公司董事会来披露,及时、准确、公开地告诉广大投资者。怎么由贵州国资委来说呢?怎么要将乔洪调离原工作岗位再双规呢?适得其反,只会加重对上市公司产生的影响!

这样的机构,负有监督、管理中国股市的正部级中国证监会,还真能让股民废寝忘食地做股票,以至乐以忘忧,而不知福兮祸之所依。这大概会被某些人认为是功,一些人甚至还可能加官进阶。将来如果出现问题,谁之罪?股民之罪,谁叫你聪耳不闻我大人的话!!

股市一旦暴跌,导致崩溃,将是一场全国性的政治、经济、社会灾难。谁能承担得起?这是人祸、是罪过!

二、中国银监会

就在本星期,世界银行执行董事会宣布,世行行长沃尔福威茨将于6月30日正式辞职,原因是沃尔福威茨在为其女友谋求升职和加薪问题上违反了利益冲突的规定,即使他这样做符合世界银行的规定。

不完全统计,自银监会成立以来,金融系统出现的大案有:中国银行广东省开平支行4.83亿美元的资金流失;吉林省建设银行流失3.4亿元人民币到澳门赌场和国内赌球;建设银行西安市分行北大街支行行长,用虚假金融凭证骗取储户存款达4亿多元;河北省保定工商银行定兴支行,采取伪造汇票专用章手段,骗取银行资金2.627亿元。中国银行原副董事长、中国银行(香港)有限公司总裁刘金宝违归规批贷款18亿元,造成损失5.45亿元。中国银行黑龙江的河松街支行原行长高山盗窃银行存款10亿元,并成功携全家出逃。建行吉林分行的一名原负责人因涉嫌挪用资金3亿多元;原中国银行湛江分行行长范绍润,违法放贷和非法出具金融票证的金额达到5亿元之巨;中银纽约分行违规贷款,赔偿1000万美元给美国,1000万美元给中国人民银行;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因石油衍生产品交易,总计亏损5.5亿美元;国储局由于铜期货的失误,宣称亏损超过1.5亿美元,实际亏损金额可能不低于中航油事件的亏损……

这些损失,比起沃尔福威茨为其女友争取的20万美元年薪的差额来,真是天壤之别!滑天下之大稽的是,至今没有那个中国某个银行的最高负责人引咎辞职,负有监管责任的中国银监会照样其乐融融,岂不羡慕死沃尔福威茨。

中国金融机构出现的众多问题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为什么身为建行一把手的张恩照受贿才400多万元,而中国银行北京分行的一个储蓄所里6名平均年龄不到33岁的女职工,在10个月内就敢挪用了3000万公款同客户炒汇呢?根本的原因是银监会的三级机构,而出问题最多是处在第三级的地市机构。

银监会地市机构是人数最多,机构最多,最腐败的基层机构。负责金融机构监管的科长都是从人民银行整体划转过来的。这些人绝大部分学历很低,业务能力极差,但跑官买官的能力却非一般人能比。他们早养成了猫不逮老鼠,反而处处保护老鼠的工作方式,帮着金融机构做假帐,明里暗里保护金融机构的违法经营行为。谁都不敢轻易挪动监管科长的官位,原因是监管局长可以从监管科长身上刮钱,科长则可以从商业银行身上刮钱。

这些科长手中的权利极大,能量也极大。在地市这一级,一般设有国家银行的分支机构,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大量的农村信用社。这些监管科长直接掌握着这些金融机构从人员到业务的生杀大权,不对这些人烧香拜佛,不对这些人唯命是从,就给你小鞋穿,就让你在竞争中处于劣势。反过来,要是维护好了这些监管科长,就是违法经营他们也会处处为你开脱,让你放心大胆的去糟蹋老百姓的存款而不必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当然,近几年频发的金融犯罪案件,也说明银行的“官本位”用人制度在控制风险、控制犯罪的机制上,存在着巨大的缺陷。现在,商业银行的各类各级员工按照加工企业的模式被分成三六九等,处在临柜的员工位于最底层,工资最低,但是他们的工作量却最大。位于最上层的行长、经理,工作最舒适,工资却最高,除每年享受3-5万元不等的补贴以外,还有15万元到1000万元不等的年终奖励。这种看似具有激励作用的官本位人事制度,在运行了近10后,可以说是使中国银行业变得更烂的一种人事制度,只会培养一波又一波的现代寓公,发挥移山的精神,将银行金山搬到自己的家、国外的家!更不肖说把银行的钱理直气壮地投入股市!

中央成立金融控股公司,最终是要把1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高效地利用起来。可能,将来,不会有那么多资金白白地注入到国有商业银行。那发展着世界最大最多呆账坏账的国有商业银行怎么办?只有依靠人民的力量,一个又一个地争相上市!

三、其他问题

1.黑钱

作为连续多次列为世界上最腐败国家的中国,最大的黑钱来自于官员和国营企业负责人的受贿。据海外媒体披露的内部资料,中国各大银行中有4万亿是“假名存款”,包括公款私存、贪污受贿者等。由于反贪污,这些“富人”已经转移一部分资金到国外,但大部分还在国内。炒股,是最快、最简单和最容易抽身的洗钱方式。

据说,中国证券市场上还有一种流行了10多年的安全行贿方法:把钱合法地借给一位官员或指定人,再以官员或指定人名义开户并购买建议的股票,庄家和上市公司有能力在短时间将着些特殊的股票翻几十甚至100多倍,在适时的建议下买掉股票,除去“还债”的收入就是合法的收入。

2.海外资金

由于外贸顺差还在扩大,人民币的5年期预期升值最低每年5%,而中国已经连续20多年经济增长保持在接近10%,这样一来,资金进入中国,一般而言,都会有15%的年收益。尽管壁垒重重,但还是有大批资金进入了中国股市。

首先,是中国政府允许的几个特殊金融机构的资金。另外,大多国有商业银行和中央企业上市前都争相对国外进行战略配售,这些握有中国股票的机构及其友好合作机构,能不把资金撒向中国股市吗?

其次是对中国进行的投资。如果一个投资项目实际需要1000万美元,但外方可以合理合法地做成3000万美元,地方政府一定乐不可支,说不定还会加好多优惠。但一旦这些资金变为人民币后,只有少部分用于实业,大部分却用于投资股票。

最后是对中国的贸易。外方可以合法地将贸易金额扩大增倍,资金到中国境内变为人民币后,便按事先约定,中方的合作方将多余的资金购买股票,不管亏赢,外方都付给中方10%的报酬,友谊也更深更长久。

3.地下钱庄

2006年,中国警方破获7起从事非法洗钱活动的地下钱庄案,涉及金额140亿元人民币。同年,海外媒体披露的内部资料显示,仅广东一年非法进出的外币资金就高达2600多亿美元。

中国地下钱庄十分活跃的原因首先是中国资本项目没有开放,很多资金希望进出。另外,中国洗钱活动规模很大,贪污等各种各样不正当来路的资金,通过地下银行很容易洗掉。

其次,中国对外汇实行管制。在外汇管制的限制下,地下钱庄为大量内地资金流入香港,香港资金以外资的新式进入大陆,提供了便利的渠道。由于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后,很多热钱纷纷进入中国内地,地下钱庄成为套利资金撤离的重要渠道。

4.原罪资金

虽然,从统计上说,民营企业从大国有银行那里筹集到的资金不到国有银行贷款总量的1%,创业的启动资金仅4%的资金来自官方的金融机构。但是,好多民营企业是把这些资金看做纯利润的,仅把少量的回扣当做成本。

民营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便成立比创业公司效益更好的公司,而将原始公司改制为国有或国有控股,债务当然由改制后的公司承担。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提心吊胆,怕追究原罪。《物权法》通过后,这些民营企业家终于找到一片自救的路。

四、中国股市的可能前景和后果

对于前景,除中国闯出一条独具特色的经济发展之路外,只有以下2种可能:

游资撤离,造成崩盘

国际热钱是最近推升中国股市的重要动力。这些热钱的持有者不会象中国的小学生、离退休老人甚至和尚那样把中国股票看作财神;也不会象中国一些基金老板、上市公司老总和满腹经纶的老股民那样对中国股市存有侥幸;更不会象中国国有企业和国有商业银行那样或胸有玄机,或崽买爷田心不痛。他们有周密的进入和抽身计划,有预期的赢利指标,一旦达到目的,会毫不犹豫地与中国股市说再见。

拿到国有商业银行和中央企业战略配售的国际金融机构,恰恰与掌握了世界最大游资的金融大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难道他们不比中国股民更清楚地知道自己参股股票的走向吗?

宏观调控政策改变,股市降温

这次操纵股市除了外国资金外,还有中国的银行和金融机构。他们是大户。中国的银行吸收了很多储蓄存款,又找不到符合宏观调控政策的可贷款的产业,就偷偷的把钱拿出来炒股。这样做是非法的,既不会说也不会承认。

中国的银行敢这么做,重要的原因是国有。股市一旦崩盘了,可以由国家财政给它兜起来。银行是拿着国家的信誉在那里折腾,赚了钱是私人的,吃了亏是政府的,是公众的。这就是为什么中国银行坏账那么多的原因。

或许,国有商业银行通过这次股市赚的钱,还能填补一些窟窿。

至于后果,还难以预料,但鉴古知今,继往开来,以下2个最有可能:

泡沫经济破灭,还中国经济一片干净的蓝天

多年来,中央政府数次向国有商业银行注入资本金,但接近5万亿人民币的投入还是杯水车薪,犯罪的烈火竟愈烧愈旺,窟窿还愈来愈大。迫不得已,国有商业银行只能靠国际金融机构,用现代手段,借助海外资金,召唤人民的积蓄,将这些商业银行彻底洗干净。

国有企业的改革,是中国政府10多年的心病,不管是免除债务和债转股,还是股份制改造和“国退民进”,都是越改问题越多、越大,苦无良策的无奈之下,只能把这些企业连国有股在内完整地推向证券市场,由国际资本根据市场来选择、来改革。

国家开发银行正在进行改制,中国农业银行正在准备上市,总有一天,全部国家级商业银行都会上市,都将被洗干净。中国的国有企业,业绩和资产稍好点的,都已经上市,不管它有没有70%以上不合格,一律由市场、由资本说了算,大浪淘沙后,方露英雄本色。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日本、韩国和东南亚国家再没有出现以前的巨大金融腐败案件;丰田、三星、现代等企业,形同再造,昂首屹立于世界工业之林,实在是拜金融危机之福。

中国民主进程加快

1997年的金融危机,就象一条播种民主的火龙,所过之处,独裁、贪污和腐败无一幸免,而民主的种子却生根发芽、开枝散叶。台湾地区走向了民主,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告别了民主幌子下的独裁和贪污;韩国结束了民主和独裁的混合怪胎;日本理请了权利和金钱、财阀和政党的关系……就连军事政变迭出的泰国,也保持了二战后最长时间的民选政府,去年政变爆发后,军方立刻成立了包括文职人员在内的最高权力机构,并承诺2年后大选,这都是史无前例的。

处在世界火车头位置的中国经济,必须跨越一座独木桥。这个桥就是对巨大海外资金的呼吸。只有经过多次一吸一呼之后,中国经济的深藏晦气才能吐干净,中国经济才能身强体健。再说,呼吸本是生命的必需和常态!呼吸之中,不管恶心还是气爽,民主的“灰尘”进来怎么办?这是额外的代价,还是意外的收获?

如果说呼吸之初必有股灾的话,早来比晚来好、来比没有好、在经济发展时来比经济萧条时来好。因此,愿中国的股市大跃进、大文革继续前进!同时,奉劝正在中国股市冲锋陷阵的股民们,不要在乎利而要取义,你们是国家的功臣、民族的自豪!向你们致敬!

如果说,中国股市不出问题,那就有力地证明政府和中国人民走出了一条前无古人的经济发展之路,是中国共产党对人类的划时代贡献,是万幸!如果不幸出现股灾,那是中国成为世界强国之前必须要经历的洗礼,是凤凰涅磐,必将浴火重生,是不幸中的万幸!建议政府,不要管它!

-----------------------

李云生,男,1965年12月生,先后在国防科技大学、中国科技大学、中国科学院、北京大学、复旦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求学。在总装备部工作过14年,从事国际安全与军备控制研究,现任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主任研究员。

    进入专题: 股市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40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