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生:从外蒙古的独立看台湾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984 次 更新时间:2004-06-16 01:31

进入专题: 李云生  

李云生  

蒙古独立,是中国人的恨和泪、中华民族的苦与悲、中国的伤与痛;台湾,孤悬海外,是中国人的忧与愁、中华民族的耻与仇、中国的战与和。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历史的悲剧会不会重演,国家的领土会不会再分裂?不妨从50多年前外蒙古的独立,来看看今日的台湾问题,台湾到底何去何从。

外蒙古是如何独立出去的?

从人种学上说,中国人属蒙古人种,蒙古人则称先祖是夏人苗裔。

公元前三世纪,在荒僻的中国北方活跃着几支游牧民族,主要的一支是匈奴族。春秋战国时期,他们被称为“胡人”,并被北方的燕国收容。到秦汉时代,匈奴族一分为二,北匈奴被远驱到阿尔泰山、高加索山脉以西,进入欧洲(即现在的土耳其人);南匈奴则降汉。

秦汉时代,阿尔泰山以东、贝加尔湖以南、额尔古纳河以西的大片地区成为中国的土地。但那时,蒙古这个民族还没有形成。唐代,开始在那里置府设州,实行直接有效管辖。宋代时,北方游牧部落的一支开始兴盛起来,因部落名字的缘故他们被称做蒙古人。在成吉思汗的率领下,蒙古人夺取大宋政权,建立元朝。他们也向中亚、西亚和欧洲进军,横扫高加索地区、里海、波罗的海沿岸,占领了大片土地,建立了前无古人的丰功伟绩。蒙古人从此为欧洲人所熟知,中国这个少数民族开始获得世界声誉。

元朝的建立,为中国各民族间的文化交流和相互融合提供了丰厚的土壤。蒙古人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开始更进一步与内地融合,并成为中华民族的重要成员。至明末,蒙古族内部分裂成几支,彼此争战不已,一部分蒙古人得到明政府允许,在长城以北与汉人和睦相处,游牧而居。另一部分被逐至“漠北苦寒之地”,从此逐渐开始有内外蒙古之分。清朝后,内外蒙古皆正式纳入中国版图,受中央政府管辖。(http://www.yannan.cn)

鸦片战争后,在西方列强的掠夺、打击之下,大清帝国日益衰落。沙俄趁机先后占去黑龙江以北、新疆以西大片领土后,接着便把魔爪伸向中亚大陆内这块大草原。1911年,经过沙俄多年的经营、分化、瓦解,在政治上、经济上和军事上已经完全被操纵了外蒙古,在上层王公的带领下开始宣布独立建国。袁世凯政府与沙俄艰苦谈判后,沙俄做出让步,承认外蒙古是中国的一部分,条件是在外蒙古实行“自治”。1919年,主掌中国政局的段祺瑞政府用铁腕政策迫使外蒙古放弃自治,外蒙古重新回到祖国的怀抱。1921年,受列宁和苏共支持的“蒙古人民党”军队,在苏联军队的援助下,将中国军队赶出外蒙古,并打败外蒙古上层王公和旧俄恩琴匪帮,组建“蒙古人民革命政府”。

1945年,中国中华民国政府,在既得不到美国的支持,又面对苏联的重压下,万般无奈之中,与苏联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正式承认 “蒙古人民共和国”。但蒋介石退到台湾后,以苏联违约(支持中共)为由,在联合国状告苏联,不承认外蒙古的独立。联合国对此予以承认。这是中华民国地图上至今仍包括外蒙古的法律基础。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百废待兴,急需苏联大量援助。毛泽东第一次出访苏联,本打算与斯大林讨论黑龙江以北、巴尔喀什湖以东的土地和外蒙古问题,却受尽斯大林的冷落。新中国领导人在国家统一与国家建设和社会主义大家庭团结之间左右为难,最终在与苏联签订《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也被迫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http://www.yannan.cn)

1953年,斯大林去世,赫鲁晓夫上台,决定与中国建立更密切的关系,开始与中国解决一些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通过谈判,苏联归还了旅大军港和东北铁路的管理权。但当周恩来提出外蒙古问题时,遭到无理拒绝。中国失去了又一次收回外蒙古主权的机会。

外蒙古独立的历史教训

首先,外蒙内部,有走独立路线的分裂份子。

1640年,在塔尔巴哈台,蒙古44部首领共同制定《察津•必祉克》,即《1640年蒙古——卫拉特法典》。各首领一致同意:联合抵抗外敌入侵,严惩发动内战的败类,维护祖国的统一。但40年后,在沙俄不遗余力的拉拢、收买下,准噶尔部的噶尔丹,竟向沙俄派使称臣,与之结成军事联盟,成了残害民族兄弟、分裂祖国的急先锋。

作为蒙古民族精神领袖的喇嘛教“最高圣僧”博克多格根,在武昌起义刚获得成功,中国各省纷纷宣布独立时,就急不可奈与王公、喇嘛们开始策划外蒙历史上的第一次“独立”。

十月革命后,共产主义的思想传到外蒙,以乔巴山和苏赫巴托尔为首,他们以革命思想为分裂祖国的工具,借助苏联的支持,把外蒙从中国版图上割裂了出去。(http://www.yannan.cn)

中国向赫鲁晓夫提出外蒙问题的消息传到外蒙后,他们立即行动,与中国交换地图,划定边界,以企使外蒙的独立永久化。

其次,政局的混乱,让外敌有了可乘之机。

面对武昌起义,俄沙皇宣称:“应当保护外蒙的‘独立’。使它脱离中国”。俄《远东评论》说 “给予亚洲俄国以保障的手段只有一个,就是只有修正国境,此外再没有其他办法”。“俄国要在有可能用墨水来划分的限度内,务必尽快早些来划这条线。如果把这种企图拖延下去的话,恐怕会要到非划‘一条血线’不可的地步””。

苏联十月革命,本给中国提供了一个国家统一的机会。但日本却趁机利用白俄反动将军谢米诺夫,窃据外蒙。谢米诺夫失败后,日本又利用了北洋军阀侵入外蒙,在那里建立了亲日的军事独裁。军阀失势之后,日寇复扶植谢米诺夫的一个助手,盘踞外蒙。

列宁在世的时候曾说过,要把沙皇掠夺的亚洲土地还给亚洲人民,当中国革命取得成功后,外蒙将自然成为中国的一部分。当时,如果中国能组织强大的军队,收复历代被俄罗斯占领的国土,也会让中国处于主动。列宁死后,斯大林杀掉曾经记载过列宁讲话的一位国防部副部长,然后拒不承认列宁说过的话。从此,中国再也听不到苏联要归还外蒙的声音。(http://www.yannan.cn)

再次,党派的纷争,使中国领导人难以高瞻远瞩

兄弟阅于墙,而外御其侮。

当外蒙宣布“独立”消息传到内地时,实权人物曹锟和吴佩孚对此十分恼火。东北的张作霖也异常愤慨、大骂俄国人,他一时冲动,竟准备发兵外蒙,以武力解决外蒙纠纷。但基于国内乱局和争权夺利的需要,都未发一兵一卒宣示中国对外蒙的主权。

苏联占领外蒙后不久,被剥夺了权力的上层王公开始醒悟,后悔反抗中国的行为,纷纷逃到中国要求发兵收回主权,赶走俄国人。虽然中国不可能与苏联不断增加的驻蒙红军相抗衡。但内乱的中国,也未能组织一个外蒙地方流亡政府,增加以后收回主权的砝码。

《雅尔塔协定》协定要求,有关外蒙的协定,须征得蒋介石委员长的同意。如果国民政府不屈服斯大林支持共产党的威胁,坚持在外蒙问题上拒不让步,不仅可以为杜鲁门反悔《雅尔塔协定》赢得时间,也可使苏联占据外蒙缺乏法律依据,为共产党赢得讨价还价的余地。

中国共产党主政后,如果不是那么急功近利,而能高瞻远瞩、从长计议,将外蒙问题搁置起来,与苏联和美国保持“平衡战略”,就不至于吞下斯大林的那颗恶果,那中国的版图和中蒙历史就可能完全是另外一幅样子。(http://www.yannan.cn)

最后,处于分裂状态的国家,其统一进程往往受制于人

冷战后,往日的苏联已不复存在。俄罗斯自顾不暇,外蒙被人无情地抛弃。中国内地蒙古族富裕的生活,开始对经济形势持续恶化的外蒙产生了强大的吸引力。于是,外蒙把眼光投向了南方的这个日益兴盛的、不久前的祖国-中国。

外蒙国会已经讨论了一项提议,提出把外蒙并入中国,成为中国的一部分,建成类似香港和澳门一样的中国特别行政区,或建立联邦国家,使外蒙最终回归中国,成为中国一部分。

中国有世所罕有的博大胸怀。当初中国衰弱的时候,外蒙背弃了祖国,先是投入沙俄的怀抱,后来又投入强大苏联的怀抱。今天中国强大了,他们又回过头来,要求得到中国的帮助。而中国待他们是何等的宽容。

然而,台湾的分离,使中国大陆必须全力以赴地首先应对台湾问题。将来,通过与外蒙逐步的经济、社会一体化,以及和平协商和友好合作,或许还有迎来外蒙回归的最后机会。反之,则可能助长外蒙继续独立的意志和信心。(http://www.yannan.cn)

外蒙与台湾问题之比较

基本共同点:

一对祖国都有战略价值。外蒙,由于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它的分裂形同把中国拦腰崭断,首都北京离边境的距离大大缩短,抵御外敌的战略空间急剧缩小。台湾,不仅处在太平洋还岛链的中心,而且是祖国东出大海的桥头堡,是中国死穴,如果它分裂,中国未来的战略发展将长期受制于他人,中国龙就会困在旱地。

二是祖国内忧外患时、强敌入侵的结果。外蒙同胞忍受了俄罗斯帝国和苏联长达300年的屠杀、欺凌、侮辱和盘剥,也遭遇过日本军国主义之痛。历经荷兰、日本、美国窃取,遭受明末清初、辛亥革命和国共内战之苦的台湾同胞,今天,却正在遭遇台湾分裂主义带来的经济下滑之害、民族前途之忧、社会分裂之苦、大国争夺之危和宵小国家牟利之扰。(http://www.yannan.cn)

三依赖祖国。外蒙没有出海口,进出口贸易主要依靠中国的铁路和港口。没有中国的帮助,经济上逐渐依赖大陆的外蒙可能无法生存。作为四面环海的小岛,没有大陆提供的低廉成本,台湾大中小企业和制造商,必将失去国际竟争力;没有大陆的市场和成本要素,台湾的经济,要么被边缘化,要么在国际竞争中被淘汰。

四受大国保护,有国外驻军。1986年,邓小平与苏联谈判关系正常化时,提出中苏关系的“三大障碍”之一就是苏联在外蒙的驻军。1972年2月28日《中美联合公报》中,美国“确认从台湾撤出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的最终目标。在此期间,它将随着这个地区紧张局势的缓和逐步减少它在台湾的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近年,美国和俄国正在争当“外蒙保护国”,外蒙也乐得搞“多角度外交”。而台湾一直受到美国的保护。(http://www.yannan.cn)

五不是真正的民族自决和完全意义上的独立。苏联时期的外蒙严重俄化,吃住行都是苏联的东西,甚至费除蒙古文,改用斯拉夫文拼写。外蒙的独立,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只是一种名义上的独立,只是写在法律条文上,展示给世界人民的一种展览品,曾经遭到过不少世人的讥刺。台湾,不仅将防御和安全寄托在美国人身上,而且将国内的民意、甚至选举的策略、岛内的纷争押在美国身上,与日本是剪不断、理还乱,哪会有现代意义的独立?

六会成为对抗祖国的壁垒。事实上,外蒙长期是苏联的附属国和卫星国,是中苏斗争中一个并非十分重要的筹码。独立的台湾,地理环境和人文历史决定了它必然要投靠一个或两个大国,充当反对祖国的急先锋。(http://www.yannan.cn)

主要不同点:

1、祖国的面貌已今非昔比。今日中国大陆,社会稳定、民族团结,国际地位处于明末以来最高峰。国际的利益是中国的利益,中国的利益也是世界的利益,没有中国参与的国际问题,自然缺乏国际性,祖国处在200多年未遇的太平盛世。目前,只有20几个小国与台湾保持外交关系,联合国和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历史和现实证明,大国、强国在维护其根本利益方面从来都是不惮于使用武力的,这,也是大国、强国的显著标志。中国愿意和平崛起,但也决心以台湾问题为平台,向世界宣告显示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挡中国前进的智慧和意志。

2、和平统一的方针初见成效。近一段时间以来,“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已经过时的论调甚啸直上。但是,和平统一是中国几代领导人确定的统一战略。不可否认,三线建设,是有武力解放台湾的考虑。但毛泽东、周恩来决定中美邦交正常化是和平统一台湾的第一步;邓小平改革开放,优先发展东部沿海的战略,既是中国的国家发展战略,也是在和平统一的战略。大陆已成为台湾最大的出口市场和贸易顺差来源地,台湾经济对大陆依赖占20%以上,有100万多台湾人长期生活在大陆,这些不断增加的数字说明和平统一的政策正在生效。(http://www.yannan.cn)

3、岛内和华人民意。依约,1945年10月20日外蒙举行公民投票,中国国民政府派员参观,结果97%以上的外蒙古人赞成独立。2003年3月20日,众所瞩目的有关两岸的两项公投,投票率分别为45.16%和45.11%, 均未达到法定门槛的50%,两项公投均告不成立。海外华人、华侨,反对台湾独立的占大多数,中国大陆,反对台湾独立的有12亿以上。台独永远不会赢得中国人的人心。

4、后台。不可否认,作为台湾最大后台的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几乎所有的国际关系都由美国主导、所有国家的对外关系都以和美国的关系为轴心。中美关系是中国最重要的对外关系,美国既是中国资金、高技术和管理科学来源地,又是中国产品最大的市场。但是,台湾问题,是中国通往世界、走向未来必须要跨越的一座桥,只有跨越这座桥,中国才可能成为世界大国,否则,只能是弱国、最多是地区性大国。如果,美国拦在这座桥上,已昂首阔步的中国只有不顾一切、倾力一冲,舍此无他。

台独走向何方?

以史为鉴,如果中国大陆再象晚清和民国那样腐败无能,软弱混乱,又有谁愿意跟他呆在一起,或者再度统一呢?如果国家的吸引力和民族向心力逐渐丧失,今天的台湾问题难免象当初的外蒙问题一样,演化成中国的另一次解体。

 

中国今天面临的挑战跟以前一样,不仅是外蒙或台湾少数人闹独立的问题,更根本性的是中国整体前途和发展问题。先进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制度,稳定、富裕和强大的国家,才是民族团结和统一的根本保障。混乱落后的国家、贫困落败、抱残守缺民族,才是国家分裂的根本原因,是统一的最大障碍。(http://www.yannan.cn)

两岸问题拖得越久,台湾就会象外蒙一样与大陆越来越生疏。这期间如果中国的政治改革和经济增长出现停滞或倒退,台湾问题将永无解决之日,甚至有一天会象外蒙独立一样做成既成事实,中国在极其被动的情况下被迫承认。

事实上,现在的台湾问题与外蒙问题一脉相承,是中华民族在近50年内遇到的两个同样的分裂挑战。未来是否可能出现一个统一的蒙古国家,或者重新与祖国统一,与台湾问题的走向休戚与共。

历史上,主掌中国政局的政府曾用铁腕政策迫使外蒙放弃自治。但是,这种毫不留情的手段却使中国失去了外蒙上层王公的人心,为后来的分离埋下了祸根。武力统一台湾的后果,要做好充分的估计和万全的准备。(http://www.yannan.cn)

台独就像寤生,即小孩倒着出生,阵阵骚动和臊行似尖刀直刺母亲的心。数不清的母亲由于胎儿的寐生,栽倒在血泪变混的地方,再也未能起来,永远永远离开了人世。孩子也成了没有母亲疼爱和照顾、受人白眼和欺凌的半个孤儿,为台湾和中国着想,台独怎会成功?

统一台湾的目的是为防止台湾象外蒙一样被别人拿去。但台湾当局渐进式的台独战略,走两步、退一步的方法,已经将大陆逼向底线。民族的悲剧不容重演,神圣的领土不许再分裂,难道只有兵戎相见、骨肉相残?果如此,同样是中华民族的悲剧。

    进入专题: 李云生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台湾研究专题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3058.html
文章来源:凤凰周刊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