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惨遭历史造假荼毒者何止郑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30 次 更新时间:2023-01-19 00:27

进入专题: 郑和  

梅新育 (进入专栏)  


三宝太监郑和不是色目回回穆斯林而是汉人、佛门弟子,因为“三宝”本来就是一个汉传佛教词汇,指代佛、法、僧“三宝”或佛教本身,“三宝太监郑和是穆斯林”这句话实质上就是说“大和尚郑和是穆斯林”,非常荒谬可笑;

因为《明史》郑和列传是汉人传主体例;

因为南京郑氏子孙族谱早已明确记载郑和是佛门弟子,郑和法名“福吉祥”是云南风格,表明他不仅从小就深受佛教氛围熏陶,而且是从幼年在云南家庭内就是如此;

因为郑和留下了众多佛道两教文物,但没有留下任何信仰伊斯兰教的文物,晚年也是在南京千年古刹修行养老;

因为南洋穆斯林国家三宝庙的传统形制、设施、庆典仪式等等违反伊斯兰教基本教义,已经足以表明郑和与穆斯林身份无关;

因为宣称郑和出身穆斯林家庭的唯一“文物”依据——1894年云南昆阳和代村“发现”的所谓“郑和之父墓碑”纯属低级大胆造假;

“郑和”就是他的本名,根本不是本名“马三保”受赐姓名“郑和”,中国历史上受赐姓名是为人臣者莫大的荣誉之一,正史列传必定载入传主受赐姓名及更改名字记录,《明史·宦官传一·郑和列传》中只字未提郑和有过受赐姓名或更改姓名的记录,而《明史·宦官传一》有3位宦官传主有获赐姓名记录;

……

无视正史记载、众多文物实物、中国历史的许多常识和伊斯兰教的一些基础知识,炮制所谓“郑和之父墓碑”(《马哈只碑》),宣称郑和是色目回回穆斯林,并由此不断发挥虚构出越来越多的情节,以至于在南京这个千年古都、历史文化名城给在古刹养老、安葬的郑和兴建阿拉伯式坟墓,在有的省份搞出连篇累牍宣扬这些、本质上是历史造假竞赛的所谓“郑和学”,……还企图把这些低级历史造假搞成不容质疑的“政治正确”,这是中国的耻辱记录,更是沉痛教训。类似郑和这样的攫夺中华文化历史名人、伪造历史并企图将这些低级历史造假搞成“政治正确”的案例还有很多,充分暴露了炮制和鼓吹者不仅没有实事求是的基本史德与诚信,更严重的是根本立场、认同与价值观有问题,……所有这些,都潜藏着颠覆性风险,正本清源,势在必行。

一、荒谬绝伦的“十大回将保明王”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被说成是少数民族、与中国文化和中国国体格格不入的外来宗教信徒,这类情况非止郑和一人,而是很多,其中被说成是回回穆斯林者尤其多,造假程度最为突出。

民间传说中的这种做法由来已久,以至于回民中长期流传着“八百里秦川是老回回开垦出来的”等一系列荒谬绝伦的说法;自晚清民国中国国运沦落谷底之时起,所有这些缺乏基本历史常识的民间梦呓开始被相关“学者”系统化、理论化,在学界、意识形态领域开创了从外来者立场“发明历史”、全方位攫夺中国文化成就和中国历史名人的传统,并在百年历史变迁中因种种原因而被推上“政治正确”地位。

他们的手法是把荒诞不经没有任何依据的民间传说、小曲、歌谣之类东西当作“信史”提升到比正史还高的地位,百般挖掘所谓“细节”,明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见微草而不见林莽,穿凿附会,所有这些“史料”凡与色目人、伊斯兰沾边者,无需考证即直接归为回民、伊斯兰,然后将“某某是回族”之类作为先决条件,挖掘搜索正史中历史人物的生活习惯、丧葬方式等细节,强行与伊斯兰挂钩,把这些当作信史写进所谓“论文”、“专著”。

在他们笔下,蒙元时期的“色目人”与“穆斯林”之间被画上了等号,但历史上“色目人”与“穆斯林”并非同义词,因为当时欧洲和拜占庭帝国的白人也列入色目人,如马可波罗。

在这种操作手法之下,最突出的范例莫过于大明王朝皇室及开国元勋都被他们说成是色目回回,从朱元璋及其马皇后,到徐达、常遇春、李文忠、冯胜、沐英、蓝玉、冯国用、胡大海、丁德兴、华云龙等开国功臣,都未能幸免;而这些“历史发明家”们“论证”之荒谬,甚至根本无需基本证据、逻辑,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历史发明界泰斗代表作之一《中国伊斯兰史纲要》宣称(写在脚注中):

“父老相传,明太祖原是回回;建文帝的出走,系赴天方朝觐。又颇有人相信,武宗也信教。”

把朱明皇室说成穆斯林,书面记录始于明朝时中亚、西亚一些穆斯林的意淫与以讹传讹,就这样无需任何依据被中国“历史学家”、“大师”写进了自己的代表作。

——某骨干历史发明家“论证”常遇春是回民的全部“论证”就是这样一句话:“传说常遇春的父亲是位阿訇,但没有记载”。

——冯胜、冯国用兄弟及其后人都被说成是色目回回,“论证”逻辑是冯胜的一个儿子冯直所娶妻妾中有一名回女,因此,冯胜、冯国用兄弟及其后人都是色目回回穆斯林。由于常遇春和冯胜是儿女亲家,这条结论又被当作“论据”宣称常遇春是回民。

与此类似的是他们“论证”明代思想家李贽是色目回回穆斯林的逻辑,理由是李贽的某直系亲属长辈有个兄弟,娶的小妾中有个色目女,于是他们据此宣称,整个李贽家族都是色目回回穆斯林。

照此逻辑,由于刘少奇同志长子刘允斌娶了苏联妻子,刘少奇同志及其政策家族、后人都应该定为俄罗斯族。

……

这些历史发明家们能够搞出这么多没有依据甚至彻头彻尾子虚乌有的细枝末节,却对《明史》等正史中上述人物纪传的详实记载、对朱元璋少年出家皇觉寺等众所周知的史实视而不见,对相关历史人物家族后裔的一再抗议、声明自家汉族身份视而不见,……这样的所谓“学者”、“权威”,是没有史德呢,还是没有治学基本能力,还是两者皆无?

元末人民起义是汉族人民反抗民族压迫的伟大民族解放战争,色目回回被视为外来压迫者而遭到了汉族人民的广泛报复,如何能够成为这场汉族人民民族解放战争的领袖?

从朱元璋《奉天讨元北伐檄文》中的愤怒声讨,大声疾呼“盖我中国之民,天必命我中国之人以安之,夷狄何得而治哉!”将色目视为“非华夏种类”,须“知礼义,愿为臣民”,方能“与中夏之人抚养无异”;到徐达《平胡表》中洋溢的翻身解放之情:

“惟彼元氏,起自穷荒,乘宋祚之告终,率群胡而崛起。以犬羊以干天纪,以夷狄以乱华风,崇编发而章服是遗,紊族姓而彝伦攸理。……臣(指徐达自己)与(常)遇春等,已于八月二日,勒兵入其都城。”

再到朱元璋治下全面剥夺蒙元乱政下色目特权,恢复华夏衣冠,禁止一切胡服胡语胡姓名,力推色目汉化,……历史发明家们竟能将朱元璋和他的开国元勋们说成是色目回回穆斯林,难道朱元璋和他的开国元勋们冒万死一生风险举义,为的是组织、号召汉族人民打倒自己?

在他们的操作手法下,但凡姓马,都有被他们“发明”说成色目回回穆斯林之虞,这种操作之手,已经伸向了中共党史、军史人物,包括还有子女家属在世的党史军史人物。民族英雄杨靖宇将军就因为原名马尚德而被一些势力跨地区串联,企图把他说成是回民穆斯林,并策划用少数民族优惠特权政策诱惑杨靖宇后人改换民族身份自称回民。

二、汉家之光海瑞如何发明为回民?

海瑞被说成色目回回穆斯林,是社会影响最大的历史发明之一。海瑞的汉族身份本来不成问题,只是到了惯于攫夺中国文化成就和中国历史名人的精神阿拉伯人历史发明家们笔下,方才生生被搞成了问题;时至今日,不能不正本清源。

(一)从正史记载到后人族属、家族祖坟无一不表明海瑞汉家族属

从作为原始资料的国家正史《明史》卷二百二十六、列传第一百十四《海瑞等传》来看,是标准的汉族传主列传开头格式:

“海瑞,字汝贤,琼山人。”

《明史·海瑞传》全篇没有一字一处提到海瑞是少数民族,如果他是少数民族,《明史》会如同对待其他少数民族传主一样在列传中写明。

正史《明史·海瑞传》记载的海瑞事迹中,多有与伊斯兰教背道而驰者:

买两斤猪肉为母亲祝寿(古文行文惯例,提及猪肉只说“肉”,牛羊肉才注明是牛羊肉);误以为是死刑前的送别饭而恣意吃喝(伊斯兰教禁酒);……

从海氏家族家谱资料和后人族属来看,更是明确的汉族。海瑞是海南望族琼山海氏的骄傲,琼山海氏明嘉靖本家谱就是海瑞堂兄编撰的家谱,将本支始祖追溯到南宋海俅,郡望薛郡。“郡望”概念存在于中国这样的东亚儒家文化环境,阿拉伯、波斯等穆斯林群体中没有这个概念,何况中国穆斯林中流行认阿拉伯、波斯祖先,有人自居阿拉伯、波斯后裔,但DNA检测结果表明是十足汉人。清朝时修订海氏家谱,春秋诸侯卫灵公大臣海春被齐郡、薛郡两地郡望的海姓人共同奉为始祖。目前,琼山海氏还有两百余人在海南生活,都是汉族人。

2010年,海南省社会科学联合会资助的研究课题组对海瑞祖居祖墓进行了考古调查,课题组成员分别来自海南大学社会科学研究中心、海南省博物馆、海口市海瑞墓管理处,考察对象涵盖了海瑞五世祖、迁琼始祖海答儿墓,而回民“学者”认定海瑞为回回的“依据”正是海答儿的姓名(参见后文),研究成果《海瑞祖居祖墓调查报告》刊发于《中原文物》2011年第6期,明确指出:

“海瑞祖墓反映了海南古代的地方风俗,与回族的墓地有很大的区别。大陆中原明代的家族墓地按辈份排列非常有序,即祖墓位于后部的正中,前面子孙的墓按左昭右穆的原则一代一代地排列。海瑞祖墓则不同,似乎没有什么规律。据当地人介绍,一直到近现代,屯昌县的墓葬并不一定夫妻同葬一地和合葬,完全由『风水仙』按风水指定地方而葬。所以就经常出现夫妻分葬的情况,有时夫墓在村东,而妻墓在村西,甚至夫妻分别葬在相距几十公里的地方。这是屯昌县一带独具特色的汉族埋葬风俗。”

在历史发明界已经挥舞“民族团结”大棒将“海瑞回民论”定为不可质疑的“政治正确”、制造了相关文字狱的背景下,上述结论实际上是明确了海瑞是汉族,否定了“海瑞回民论”。

(二)将海瑞发明为回民的“论证”何其荒诞

正史记载,海瑞生活习惯与价值观念,琼山海氏家谱,后人族属,海瑞家族祖坟,……样样都表明海瑞是汉族人,数百年来学界对此本无异议;民国二十四年,金吉堂《中国回教史》率先将海瑞发明为回民,虽因全无证据而沦为正常人学界笑柄,但历史发明界攫夺海瑞之风,由此而兴。

一九五九年底,南开大学历史系教员杨志玖在《光明日报》发文《海瑞是否回族?》,后收入其《元代回族史稿》一书,凭借海瑞同乡、明人梁云龙《海忠介公行状》(《海公行状》)文中一条孤证,即海瑞明初时先辈中可能有人名叫“答儿”,宣称海瑞是回民,其“论证”逻辑如下:

明人梁云龙《海公行状》记载海瑞先祖有名“答儿”者在海南落户入籍,“洪武十六年,答儿从军海南,著姓于琼,遂为琼山人。”

答儿姓海,就是“海答儿”;

“海答儿”可能是穆斯林常用名字“Haydar/ Haidar”;

现代海姓多为回民;

所以,海瑞这个先祖“海答儿”可能就是色目回回;

所以,海瑞可能就是色目回回;

所以,海瑞是回民。

至于海瑞买猪肉给其母庆寿、海氏家谱、海氏后人皆为汉族等众多证据,一概无视,也不管他列举的“论据”何其牵强。

相关“学者”盛赞杨志玖的上述“论证”,宣称“此篇考证精辟严密,使海瑞的回回族属成为‘定谳’”(丁明俊:《元代回族史研究的开拓者——杨志玖》,《回族研究》,1997年第1期,总第25期);他们这样评价,不难理解,毕竟历史发明界充斥将民间传说、小曲、歌谣之类当作依据立论的东西,甚至根本没有任何论据便直接断言,杨志玖的上述“论证”好歹找了一篇正常的古文作为依据,被他们奉为至宝,实不足为奇。但对正常人而言,杨志玖上述“论证”之荒唐,也实在是不难看出。

首先,色目回回姓名中的“海答儿”(Haydar/ Haidar)要么是不包括姓氏的名字,要么是姓氏,海瑞五世祖、迁琼始祖海答儿是姓“海”名“答儿”,不是姓“海”名“海答儿”;把这混为一谈,然后以此为据声称这是个穆斯林,这种“论证”逻辑是荒唐的。

这个道理本来不难理解,正如“卡尔·马克思”姓“马克思”名“卡尔”,不是姓“马”名“克思”;“孛儿只斤·铁木真”姓“孛儿只斤”名“铁木真”,不是姓“铁”名“木真”;外经贸大学一位教授、中国男子乒乓球队一位削球手名字都叫“马特”,他们是姓“马”名“特”,如果非要说他们两人这名字是“Matt”,是与好莱坞艺人“马特·达蒙”(Matt Damon)同名的鬼佬,谁都知道这是无聊扯淡,如果这样的胡扯淡不仅能够被一本正经当作“论据”发论文,拿课题经费、挣教授职称,而且还被当作“政治正确”,那就是可笑更可悲了。

毋庸讳言,“答儿”与正常的书面学名差别较大,更像是小名甚至诨号作名,与“狗剩”、“二蛋”之类一样性质;但古代文化水平低下的平民没有书面化学名,这一点不难理解,特别是在蒙元民族压迫统治下,汉族平民多不许取大名,只许以数字之类取名,包括朱元璋、张士诚等父母长辈都是以数字为名。海氏入粤始祖海俅,海俅之子、惠来县训导海钰,……这些都是正常学名;海氏入粤五世祖“答儿”作为士兵于洪武十六年(1383)随部队调到海南岛,随后落户当地,从这个时间来看,他出生于蒙元统治时期,且是平民,如同当时千百万其它汉族平民一样没有书面化学名,实不足为奇,他子孙名字海宁(海答儿次子)、海方(海宁儿子)、海翰(海瑞父亲)就是正常的学名了。直到本朝第一次人口普查时,不少成年贫下中农也没有学名,只有乡土气息浓郁的小名,妇女尤其如此,本朝普及基础教育和全面人口普查才彻底改变了这一现象,有兴趣者不妨向长辈了解一下自己家族当年第一次人口普查时的逸闻趣事。

此外,有海南本地居民称,“答儿”在海南方言中即为“三儿”,“海答儿”名字就是“海老三”,这种说法同样可供参考。

而且,在蒙元统治下,汉人被列为第三、第四等人备受欺辱,蒙古、色目打死汉人不偿命,当时汉人取个蒙古、色目名字,不足为奇。现在很多香港人都有英文名字,香港娱乐媒体报道艺人喜用他们英文名字,京沪中央商务区的外企职员、外资酒店员工们也很多都取了英文名字在工作中使用,倘若有人现在便以此为据声称成龙、李小龙、谭咏麟、四大天王、……他们都是盎格鲁·撒克逊人,肯定被视为疯子白痴,更不可能凭这种胡扯淡拿课题经费、发论文、评教授。

至于声称“现代海姓多为回民”,所以“海瑞是回民”;这种“论证”逻辑跟把伊斯兰教创建之前数百上千年的马援、马超、……都说成是回民的论调一样,中国网民早就拿这种逻辑取乐,声称马云、马化腾、马克思 ……都是回民穆斯林。

三、“发明历史”受害者并非只有汉族

作为主体民族,汉族是“发明历史”攫夺历史名人文化成果的最大受害者,但“发明历史”的受害者并非只有。

如某些“学者”格外喜欢总结蒙元统治时期担任过高官的色目回回人数之多、官位之高,并引为荣耀。有许多“论文”、“专著”引用了杨志玖的统计,宣称仅忽必烈一朝就有10名回回担任中书省正副宰相,他们是祃祃、赛典赤、阿合马、阿里、阿里伯、宝合丁、麦术丁、别都鲁丁、忻都、伯颜,担任行省正副长官的回回人也多达28个。我读到这份名单之后不能不目瞪口呆,因为其中有些人被说成是回回穆斯林,实在荒谬绝伦:

名臣伯颜本是十足的蒙古人,只因为少年成长于旭烈兀的伊尔汗国,就被当作回回穆斯林?

忻都是成吉思汗弟弟后人,一个十足蒙古人,怎么居然就被他列为回回穆斯林了?

……

再说,他列出的另外那几个人里面,除赛典赤一人之外,可有一个好货?能把这些货色当作荣耀,这价值观何其颠倒?


(初稿2023.1.14,修订2023.1.18,仅代表个人意见)


进入 梅新育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郑和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0153.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