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如何避免又一次世界大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77 次 更新时间:2022-12-19 23:49

进入专题: 世界大战  

亨利·基辛格  


作者:Henry Kissinger,美国前国务卿

来源:本文译自英国《旁观者》(The Spectator)周刊,2022年12月17日;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


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一种文化自毁,摧毁了欧洲的显赫声名。用历史学家克里斯托弗·克拉克(Christopher Clark)的话来说,欧洲各国领导人梦游般地走进了一场冲突——如果预见到1918年战争结束时的世界,他们中的任何人都不会卷入这场战争。在此前的几十年里,欧洲各国建立了两组联盟,表露出对抗之势。这两组联盟的战略通过各自的动员时间表联系在一起。这使1914年一个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在波斯尼亚的萨拉热窝谋杀奥匈帝国皇储的事件得以升级为一场全面战争。这场全面战争始于德国在欧洲的另一端进攻中立的比利时,以执行其击败法国的全盘计划。

欧洲各国对技术如何增强了各自的军事力量还不够熟悉,于是开始对彼此进行前所未有的破坏。1916年8月,经历了两年的战争和数百万人的伤亡,西线的主要作战方(英国、法国和德国)开始探索结束互相残杀的可能性。在东线,敌对的奥匈帝国和俄国也做出了类似的试探。因为任何可以想象的妥协都无法证明已经做出的牺牲是正当的,又因为谁也不想显得软弱,领导人们迟迟不肯启动正式的和平进程。因此,他们寻求美国的调停。伍德罗·威尔逊总统(Woodrow Wilson)的特使爱德华·豪斯上校(Edward House)的探索表明,以有所调整的原状为基础的和平触手可及。然而,尽管威尔逊愿意进行调停并最终热心于此,却将调停推迟到11月的总统选举之后。到那时,英国的索姆河攻势和德国的凡尔登攻势又使伤亡人数增加了两百万。

用菲利普·泽利科(Philip Zelikow)关于这个问题的著作中的话来说,外交成了一条人迹罕至之路。大战又持续了两年,又有数百万人受害,无可挽回地破坏了欧洲既有的平衡。德国和俄国被革命撕裂;奥匈帝国从地图上消失。法国被战争榨干。为了取胜,英国牺牲了许多年轻一代和很大一部分经济实力。事实证明,用来结束战争的惩罚性的《凡尔赛条约》比它所取代的国际格局要脆弱得多。

随着冬季迫使在乌克兰的大规模军事行动暂停,当今世界是否处于一个类似的转折点?我曾多次表示支持联合军事行动以挫败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但是,以已经实现的战略变化为基础,将其整合到一个通过谈判实现和平的新格局中的时机已临近。

乌克兰在现代历史上首次成为中欧的一个重点国家。在盟友的帮助下,以及在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鼓舞下,乌克兰已经阻击了自二战以来一直威胁着欧洲的俄罗斯常规武装力量。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体系正在反对俄罗斯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

随着事态发展,原先关于乌克兰加入北约的争议问题现在已无实际意义。乌克兰已经拥有欧洲规模最大、战斗力最强的陆军之一,由美国及其盟国提供装备。无论如何表述,和平进程应该将乌克兰与北约联系起来。特别是在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之后,中立的选项已不再有意义。这就是为什么我在今年5月建议沿2月24日开战时的边界建立停火线。这样一来,俄罗斯就要吐出开战以来占领的领土,但不是包括克里米亚在内的近十年前占领的领土。这块领土的问题可以在停火后进行谈判。

如果战斗和谈判都不能恢复乌克兰和俄罗斯的战前分界线,可以探讨诉诸自决原则。对于几个世纪以来反复易手的、尤其具有争议的领土,可以适用国际监督下的关于自决的公投。

和平进程具有双重目标:确认乌克兰的自由,并界定新的国际格局,特别是中欧和东欧地区的格局。最终,俄罗斯应该在这一秩序中找到一席之地。一些人更愿意看到俄罗斯被这场战争拖垮。我并不赞同。尽管嗜好武力,但是在过去的几百年里,俄罗斯对全球力量平衡和均势做出了决定性的贡献。它的历史作用不应该被贬低。军事上的挫折尚未消除俄罗斯的全球核打击能力,使其能够威胁将乌克兰局势升级。即使这种能力被削弱,俄罗斯解体或彻底失去战略政策能力,那么其横跨11个时区之广的领土将会变成被各方势力争夺的真空。俄罗斯内部相互竞争的势力可能会通过暴力解决争端。其他国家可能会以武力寻求扩大其主张。所有这些危险都将因俄罗斯拥有数千枚核武器而加剧,正是这些核武器使俄罗斯成为世界上核力量最强的两个国家之一。

在世界各国领导人努力结束这场两个核大国争夺一个常规武装国家的战争时,他们还应该反思初露锋芒的高技术和人工智能对这场战争及长期战略的影响。自主武器已经存在,能够界定、评估和瞄准自己感知到的威胁,从而可以发动自己的战争。

一旦这一领域的界限被跨越,高技术成为标准武器装备,而计算机成为战略的主要执行者,世界将处于一种尚无既定概念的状态。当计算机成规模地下达战略命令,而且是以其固有的限制并威胁到人类意见的方式,领导人如何行使控制权?在这样一个相互冲突的信息、知觉和破坏力的漩涡中,文明如何得以保存?

目前还没有理论能够对这个不断侵入的世界做出解释,关于这个问题的协商工作也还有待发展——也许是因为有意义的协商可能会披露新的发现,而这种披露本身就会对未来构成风险。克服先进技术与控制先进技术的战略观念之间的脱节,甚至是理解先进技术的全部影响,在当今是一个与气候变化同样重要的问题,它要求领导人既懂得技术,又熟知历史。

对和平与秩序的追寻包含两个组成部分,有时被认为是相互矛盾的:对安全要素的追求,以及对和解行动的要求。如果我们不能同时做到这两点,我们就无法做到其中任何一点。外交之路可能看上去复杂而坎坷。但是要取得进展,就需要踏上征途的远见和勇气。


(陈丹梅译)


    进入专题: 世界大战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39347.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