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稼祥:新儒家的政治幻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076 次 更新时间:2007-04-11 11:37:20

进入专题: 新儒家  

吴稼祥 (进入专栏)  

  

  彭德怀的厄运像一杯毒酒,酿造于何时,可能还是个历史悬案。不少人会认为,是彭某在庐山会议期间为民请命时,被人下了“毒”。在下猜测,那“毒液”在某个人心里该已窖藏多年,它分泌于朝鲜战争期间。当时,“太子”毛岸英被托付给彭大将军,在战场上镀金,不幸被美军炸死。父皇不仅有丧子之痛,更有王朝绝嗣,一世而斩的愤恨。在真龙天子心里,唯有毛岸英有继承他“皇位”的潜力,而他也正在这样造就这个“储君”。储君崩于朝鲜,在毛泽东那里,彭德怀能免于护储失职之罪么?

  

  1,复辟帝制成春梦

  

  辛亥革命后,在中国复辟君主制,希望最大的时期便是毛泽东登基、毛岸英储位的时候。以毛泽东空前绝后的权威,在中国做任何事,都有成功的可能。如果毛岸英得享天年,毛泽东会否朝着另一个方向,即恢复君主制的方向,而不是朝着共产主义和文化大革命的方向改造中国,虽然是个疑问,但毫无疑问的是,毛岸英的英年早逝,断绝了毛泽东家天下的希望。不过,如果林彪谋国成功,中国还有一个重建王朝的机会。就林立果当时的作为看,确有当朝太子,舍我其谁也的样子。可惜,这也成了南柯一梦。最接近这个目标的还是蒋氏父子。他们做到了大宝世袭,但未敢自称帝号。结果“皇运”不长,台湾的半君主制最终为民主制所取代。

  在世界民主化第二波到来之前,专制制度在全球范围内回潮之际,以海峡两岸的一代枭雄之龙威与胆略,尚且未能在华人社会重祭龙旗;在民主化第三波过后,以今日中国大陆“人主”之气象,想要在君主体制的框架里恢复“中国传统智慧”或“古典政治学”,看来没有指望。人们所能做到的最大限度,至多是使中国大陆现行的“模拟政体”摆脱对民主政体的模拟,单方面地模拟君主政体。这么做,说得庸俗点,民主的“牌坊”不要了,甩开膀子当君主制“婊子”;说得学术点,便是废除民主制形式,保留君主制内容。这样的政体,我们可以称之为“君主制模拟政体”,或纯僭主政体。

  

  2,僭主政体不穿衣

  

  按照这种设计,中国将有一个没有形式只有内容的君主制政体。说它没有形式,是因为“君主”权不会再有龙的象征,因此也不再有神圣的光环;是因为最高权力不再天经地义地是“君主”的私有财产,“皇位”世袭不再具有合法性;是因为“真龙天子”不再是神话,而成了鬼话,“皇上”职务终身制便失去了依据。当然,由于对民主制的废弃,这种君主模拟政体,或者说纯僭主政体也不会有“退休制”、“任期制”等民主共和政体的形式。

  如此一来,这种政体中的最高权力,既不会按照传统君主制中世袭的方法更迭,也不会按照现代民主制中选举和任期的方法更迭,它将如何更迭?只能是一种随机的不确定性更迭。如果在位者干得好,就让他一直干下去,即使死在位子上也没有关系;谁来继位?如果他有个好儿子,可以让他的儿子继位,如果没有,让别人干。在这种政体里,最高职位可终身,可不终身;可世袭,可不世袭,一切要看在位者是否好皇帝,他是否有个好儿子。显然,这是一种与程序政治相反的随机政治。

  问题是,在位者变成了混蛋怎么办?有办法,能救则救,不能救就把他干掉。怎么做呢?有三手,一手容易些,是赤胆忠心的犯颜直谏;第二手难些,是匡扶社稷的宫廷政变;第三手更难些,是替天行道的社会革命。

  在这里,起关键作用的,据说是权力精英和知识精英。权力精英先上,冒死进谏;如果无效,发动宫廷政变,换马就是了。这里的前提是,权力精英有自己的独立道德意识,不会和暴君庸主同流合污。因此,这些权力精英应当同时是知识精英,最好是儒家或新儒家。倘若不幸儒家或新儒家不能成为权力精英,整个统治集团从头烂到脚,这时,在野的知识精英或者说儒家们,便可动员群众,揭竿而起,改朝换代。按照中国传统政治智慧,这时,造反就不是颠覆政府的动乱,而是替天行道的革命。

  

  3,国家权力成赃物

  

  我所描述的这种君主模拟政体及其运行机制,不知道是否让当今中国那些反民主的义士们神往?其实,稍有点历史知识的读者一眼便可看出,这个劳什子并不陌生,它其实最接近中国战国时期最流行的政体。那时礼崩乐坏,乱臣贼子经常弑君犯上,取而代之,传统的君主职位终身制和世袭制,以及整套政治秩序有时起作用,有时不起作用。这一点,还优于上述的模拟君主政体。

  事实上,在这样的政体里,基本没有儒家思想家的位置。早在春秋末期,儒家学派的创始人孔子奔走列国,无用武之地,以至于他老人家发牢骚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不行,我到海外留学去也(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在此政体里大行其道的只有两种人,韩非子的信徒和鬼谷子的信徒。前者帮助君主守权,防止臣下行窃;后者指点臣子偷权,在瞒天过海中偷天换日。

  无论双方谁胜谁负,他们手里的权力都没有合法性。国家权力不是提供秩序的权威,而是暂时替别人保管的赃物。在权力斗争中,只有胜负,没有公平。小偷可能受到惩罚,因为他偷的东西不够大;大偷必定得到奖赏,因为他偷到了惩罚别人的手段——国家权力。此之谓“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也。在此体制中的所有人,包括“君主”和臣子们都没有安全感。钩心斗角,政权不稳,动乱频仍,甚至战祸经年,是这种体制合乎逻辑的产物。最后,出一个秦始皇式的暴君让社会恢复血腥的秩序了事。除了刚刚学成下山的权谋大师,我不认为这种体制值得当今中国的任何人向往,无论在朝,或在野。

  看来,希望中国回归君主制的人,有点生不逢时,辜负了他的平生所学。不知道想维持中国政治现状的人运气如何,下文分解。

进入 吴稼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新儒家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92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