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奚:《恒先》的宇宙生成论及其思想价值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5 次 更新时间:2022-12-01 21:32:55

进入专题: 恒先   宇宙生成论  

白奚 (进入专栏)  

  

   摘要:《恒先》宇宙生成论的核心概念“恒”与“或”实为二位一体的关系,类似于《老子》的“道”与“一”,“恒”为本体论概念,“或”为生成论概念。“或”是最高本体“恒”在生成论论域中的代名词,以“或”为起点的生成论本质上是古代哲学中常见的“气生论”。从“或”开始的宇宙演化,经形上之“气”的过渡阶段,最终落实为形下之“有”,展现了一个关于宇宙万物生成的更为哲学化的解释系统。对照传世典籍中的相关思想,可以展现这个久佚的解释系统中的独特思想价值。

   关键词:《恒先》;“或”;“气”;“有”;生成论

  

   上博简《恒先》的出土,使我们有幸见到了一个前所未知的宇宙生成论。在传世文献特别是道家哲学的典籍中,从“道”到“天地”再到“万物”的生成模式理论为我们所熟知,因而我们习惯性地认为以“道”为基础的解释系统是先秦两汉唯一存在的解释系统。《恒先》的出土打破了这样的认知,为我们呈现了一个多元的、更为丰富的古代哲人的思想世界。本文拟对《恒先》的宇宙生成论做一系统的梳理,在此基础上分析总结这篇佚籍的独特思想价值。

   一、“恒”与“或”的二位一体:以《老子》的“道”与“一”为参照

   上博简《恒先》是一篇讲述宇宙生成论的战国佚籍,讨论《恒先》的宇宙生成论,需要首先对其中两个重要的概念“恒”和“或”加以厘清。关于“恒”,由于整理者据该文献的首句“恒先无有”而将该文献定名为《恒先》,时下的研究者都据此把“恒先”作为一个表示宇宙本原或本体的独立哲学概念并由此展开研究。笔者的研究结论与此有很大不同,认为“恒先”并非一个独立的哲学概念,“恒”才是表示永恒、恒常、唯一、绝对等终极意义的最高哲学概念,“恒先无有”命题的思想内涵,是表示在“恒”之“先”是“无有”的状态,由此来确立“恒”作为哲学最高概念的性质和地位。(1)关于“或”,以往的研究都把“或”读作系指“空间”的“域”,笔者则认为仍宜读为本字,“或”是先秦宇宙生成论哲学的一个重要概念,《庄子》《管子》《吕氏春秋》中都有关于“或”的宇宙生成理论。“或”在《恒先》的宇宙生成论中作为“恒”的代名词出现,表示宇宙万物生成的起点。(2)在确定了“恒”和“或”的思想内涵之后,我们就可以讨论《恒先》的宇宙生成论了。

   《恒先》开篇曰:“恒先无有,朴、静、虚。朴、大朴,静、大静,虚、大虚。自厌不自忍,或作。”“大”即“太”,极致之谓也,“大朴”“大静”和“大虚”是对“无有”的内涵的展开,描述了“恒”作为宇宙终极根源的具体存在状态,同时也解释了为什么说“恒”之“先”是“无有”的理由。这句话旨在对最高本体“恒”的形上属性进行哲学规定,属于哲学本体论的论域。

   接下来的“自厌不自忍,或作”,则进入了宇宙生成论的论域。“自厌不自忍”是说最高本体“恒”固然是自我完足的,但由于自身中包含着自我逻辑演化的本性和冲动,其结果必然是“或作”,即“或”的出现。“或”的出现,标志着《恒先》的哲学理论由本体论进入了生成论的论域。

   笔者认为,“或”是宇宙万物的始基“恒”的别名,“或作”是为了给宇宙万物的生成提供一个具体的、便于“操作”的起点,因此“或”与“恒”实际上是二位一体的概念,只是用于不同的论域而已,并非在“恒”之外另有一个与之并列的实体“或”。这样的理论模式和思辨方法早在《恒先》之前就已被开创道家哲学的老子所创用,“恒”与“或”的关系同《老子》中的“道”与“一”的关系是一致的。在《老子》中,“一”是一个分量很重的哲学概念,老子经常通过对“一”的阐发来表达他的哲学思想,例如“抱一” “得一” “混而为一”等等。这个“一”其实就是“道”的别名,并非独立于“道”之外的另一个实体,例如“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所谓“抱一”显然也就是“抱道”、合于“道”。所谓“混而为一”也是说“视之不见” “听之不闻” “搏之不得”这些“不可致诘”的形上属性在“道”那里是集于一身的。可见,在对本体之“道”进行哲学阐释的论域内,老子经常借助“一”来进行。

   在老子哲学关注的另一个论域——生成论中,“一”的重要性就更为突出了。《老子》关于宇宙万物生成的思想集中在第四十二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所谓“道生一”,我们不能从字面的意义上理解为“道”于自身中“生”出另一个独立的实体“一”,此处的“一”实际上还是“道”本身,是在生成论的论域中的“道”。根据老子“道”的理论,万物归根到底都是“道”所生,那么老子为什么不说“道”直接生万物,而是要先“生”出个“一”来呢?因为“道”生万物必须有一个起点,由这个起点开始逐步展开创生万物的过程,这个起点只能是“一”。“道”创生万物是一个由简单到复杂的过程,从数量上来看,也就是由一到多的过程。王弼曰:“一,数之始而物之极也。”[1]106“一”是一切数目的起始和基础,由一到多必定离不开“二”和“三”,“道”不能直接“生”出“二”,须由“一”来“生”出“二”,再由“二”来“生”出“三”,“三”意味着“多”,继续下去就是“生万物”,这就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质言之,“道生一”,乃是“道”创生万物的逻辑需要或逻辑起点。这个“一”,就是万物创生过程中的“道”,就是生成论论域中的“道”。这个道理,汉代的思想家们已经讲得很清楚了,许慎《说文解字》释“一”曰:“道立于一,造分天地,化成万物。”[2]1这是从道家哲学宇宙生成论的立场上来解释“一”。“道立于一”是说,“道”生成天地万物需要一个起点、基点或立足点;因而,“道立于一”就是“道生一”,“造分天地”即“一生二”,“化成万物”即“二生三,三生万物”。《淮南子·天文训》亦曰:“道始于一,一而不生,故分而为阴阳,阴阳合和而万物生。故曰:‘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3]26这里的“道始于一”,亦即许慎所谓“道立于一”,是说“道”创生万物的过程是从“一”开始的。

   明白了道家宇宙生成论的这一逻辑,《恒先》中“恒”与“或”的关系就比较容易理解了:“恒”相当于《老子》的“道”,“或”相当于《老子》的“一”,“恒”与“或”乃是二位一体,前者适用于本体论的论域,后者适用于生成论的论域。稍有不同的是,在《老子》中,“一”作为“道”的代名词,适用于所有论域,而在《恒先》中,“或”只是在生成论的范围内才作为“恒”的代名词出现。“或”的出现(“或作”), 借用许慎的表述,是因为“恒”需要“立于或”,“或作”乃是为了给最高本体“恒”创生宇宙万物的活动提供一个起点、立足点。

   二、《老子》的“气”与《恒先》的“气”

   《恒先》的宇宙生成论是通过“气”的理论内涵的逐步呈现而展开的,同《老子》相比,“气”在《恒先》的宇宙生成论中具有更加重要的地位。为了深入探讨《恒先》的“气”论及其理论贡献,我们有必要对《老子》的“气”进行简要的分析。

   《老子》中“气”字凡三见,其中第十章的“专气致柔”和第五十五章的“心使气曰强”都与养生理论有密切关系,只有第四十二章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讲的是形上的哲学问题。所谓“万物负阴而抱阳”,说的是万物的具体存在状态,万物皆有“阴”和“阳”两面,“阳”是事物的正面,故曰“抱阳”,“阴”是事物的反面,故曰“负阴”。“阴”和“阳”是什么呢?从“冲气以为和”一句可知,所谓“阴”和“阳”其实就是“阴气”和“阳气”,也就是说,老子认为万物在本质上都是阴气和阳气的统一体。“冲气”是什么?我们认为“冲”在这里是作为动词出现的,指的是阴气和阳气的涌动激荡。“冲”字,王弼本、河上本、傅奕本皆作“沖”,《说文·水部》曰:“沖,涌繇也。”[2]547《说文》未收“冲”字,《玉篇·冫部》曰:“冲,俗沖字。”[4]208可见“冲”是后起的字,与本字“沖”混用。“冲气以为和”的“和”一般都解释为“和气”,这种解释是确切的,阴气和阳气涌摇激荡,在每一个具体事物上都达到了“和”即均衡、和谐的状态,所以万物在本质上都是阴气和阳气的和谐统一体,都是“冲气以为和”的。因而,“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一句,表达的乃是对万物的存在状态及其本质的看法,此句本身并不涉及万物生成这一层面的问题。对万物生成的问题做出阐发的,是其上面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句。“道生一”,如前解释的是“道立于一” “道始于一”,于是 “一生二”就成了解释此句的关键。关于“一生二”,学术界多年来通常都解释为混沌未分的原始宇宙(亦即“道” “一”)分化出阳气和阴气,阳气最终上升成为天,阴气最终凝滞成为地。不过这一解释明显是受到了《淮南子》的宇宙生成理论的影响,是用后来出现的理论来解释先前的思想。根据《老子》的原文“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其实并不能直接得出道生阴阳、阴阳生万物的解释。因而,虽然我们可以用《淮南子》这种后出的理论来理解《老子》此句,但并不能认定《老子》此句只能如此解释。笔者认为,《老子》此句乃是由上下两句构成的:上句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讲的是宇宙万物是如何产生的,属于生成论的论域;下句是“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讲的是万物生成之后其存在的状态和本质问题,属于本体论的论域。既然下句用的是气和阴阳的理论来解释万物的存在状态和本质,于是人们就容易理所当然地用这种气和阴阳的理论来解释上句的生成论,并把这种解释看成是老子本人的思想。但在笔者看来,这样的推论并不是顺理成章的,老子毕竟没有用气和阴阳的理论一路讲下来,这位最早的哲学家到底有没有用阴阳理论和气的理论解释万物的生成?其实是不能遽然认定的。笔者认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其实是表达了这样的思想:宇宙万物的生成是一个从无到有,从一到多,从抽象到具体,从简单到复杂的连续的过程。至于这其中的“一”“二”“三”具体应如何理解,诚如高亨先生所言“一二三者,举虚数以代实物也”[5]96,为后来的诠释和发挥留下了极大的理论空间。

   到了战国至秦汉时期,用“气”和“阴阳”解释宇宙万物的产生和万物的本质、存在状态以及运动规律,成为十分普遍和流行的哲学理论,在《庄子》《易传》《列子》《太一生水》《文子》《鹖冠子》、帛书《黄帝四经》、《吕氏春秋》《淮南子》等传世文献和出土文献中都有丰富的留存。这些典籍中的“气”论,无论是从内容的丰富程度还是从理论的深度来看,比起《老子》都有了长足的发展。《恒先》的成书年代大约是在战国中期,与上述大部分文献有着相同的时代文化背景。《恒先》中的“气”论,同当时流行的“气”的哲学互相激荡影响,反映了战国时期以气言宇宙万物生成的风气。

   《恒先》的“气”论,紧紧围绕着宇宙万物生成的主题展开,我们可以将其称之为“气生论”,其基本思想主要集中在以下这段文字中:

   有或焉有气,有气焉有有,有有焉有始,有始焉有往者。未有天地,未有作行,出生虚静。为一若寂,梦梦静同,而未或明,未或滋生。气是自生,恒莫生气。气是自生自作。恒气之生,不独,有与也。或,恒焉。生或者同焉。昏昏不宁,求其所生。

   下面我们将对其中的宇宙生成论思想进行逐层展开与分析。

   三、“有×焉有×”的表达方式

“有或焉有气,有气焉有有,有有焉有始,有始焉有往者”,这是《恒先》宇宙生成论的一个浓缩式的表述,或—气—有—始—往,表达了从形上本原“或”演化出形下万物的几个具体阶段。“焉”字在这里作“于是”解,“有或焉有气”,是说有“或”之后,于是就出现了“气”。(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白奚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恒先   宇宙生成论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8617.html
文章来源:《船山学刊》2022年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